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美國若承認「台灣獨立合法性」 美中台巨變
2020/08/01 05:34
瀏覽145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美國眾議院外委會首席共和黨成員、德克薩斯州的眾議員麥考爾(Rep. Michael McCaul, R-TX),近日在接受美國媒體的訪問時說:「對北京最嚴厲的懲罰就是承認台灣獨立的合法性」。這種公然主張美國承認台灣的說法,可說是投了民進黨政府所好,卻違背了美中之間的一些協議與默契,在美中關係越來越對立的情況下,這種呼聲恐怕會越來越多。

從1983年開始,當年的雷根政府知道兩岸關係的敏感性,所以當時就確立美國不再做兩岸之間的「協調者」。但是川普上台以後,由於走上國際民粹主義的道路,除了跟中國大打貿易戰、科技戰之外,「台灣牌」一直是美國恐嚇中國的一張「王牌」,尤其是蔡英文政府採取完全親美的政策,更是讓美國大舉的押注「台灣牌」。

美國意圖與台灣「結盟」

今年以來,由於新冠疫情從中國轉移到美國境內,川普政府在無力防疫的情況,為了尋求連任,更是把「台灣牌」當成是打擊中國的最佳武器。

美國這次打「台灣牌」已經比較傾向不再單打獨鬥,而是從地緣戰略上打出「台灣牌」,最顯著的就是把台灣拉入「印太戰略」一環。美國國務院所發佈的「自由開放印太戰略共用願景」報告中就明白的指出,川普政府正在加強和深化與印太地區理念相近國家的夥伴關係,包括同盟國、東協與印度等。此外,美國也和湄公河地區的國家、太平洋島國、南亞國家,以及台灣和其他夥伴共同面對新興挑戰。

報告在關於「雙邊夥伴關係」部分指出,美國對印太地區的願景和作為,是「緊密結合」(aligns closely with)日本的「自由開放印太概念」、印度的「東進政策」、澳大利亞的「印太概念」、韓國的「新南方政策」,以及台灣的「新南向政策」緊密結合。 為了把台灣的「新南向」納入「印太戰略」的範圍,美國就急於讓台灣在關島恢復設置辦事處,以做好美台更緊密連結的關係。

美國這次會把台灣納入「印太戰略」中的連結關係,俄羅斯學者沙特洛夫(Igor Shatloff)就認為,美國試圖說服盟國,一致批評中國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方面有錯。此舉類似於打造聯盟,以便通過多邊的方式要求中國提供後果補償。美國和德國已經向中國申訴數千億美元的款項,澳大利亞和瑞典也緊隨其後,實際是在支持美國所展開的指責中國的攻勢。

這是因為新冠病毒疫情把西方國家分裂了,失去互助希望後,所有國家都各奔東西,美國盟友可能產生的感覺是,單獨面對災難要比指望美國更有效。所以沙特洛夫認為,川普對局勢心知肚明,華盛頓擔心在此情況下,確實可能面臨孤立。因此,為了團結,需要共同的敵人。而中國,在美國看來,似乎是傳播世界性災難的國家,所以應該承擔責任。

沙特洛夫還說,川普拼湊某種聯盟的目標就在於此。他是為了恢復美國曾經擁有的地緣政治態勢。美國在很多方向失去領導地位之後,希望通過領導「反中政治聯盟」來恢復自己的領導地位。但問題是,只有美國經濟能夠與中國角力和競爭。歐盟經濟無法與中國對抗。在貿易制裁戰中,指望歐盟國家認真支持美國反中是不可能的。 就因為歐盟已經變成美國「不可靠的盟友」,所以美國為了反中,只能找一些美國更靠得住的盟友,像是澳洲就是美國最堅強,也是最敢跟中國嗆聲的盟國。

而台灣的蔡英文政府,也是緊抱美國的大腿,更是美國作為抗中的最前線陣地,所以,為了美國能實現壓制中國崛起的目的,非常時期就打出台灣這張「非常牌」,對美國來說應該是百利無害的「王牌」。 這也是美國國會議員不僅倡議要承認台灣,也更主張川普總統應該親自訪問台灣,對中國使出撒手鐧,以作為對抗中國「戰狼外交」最有力的工具。

雖然,台灣跟美國沒有「聯盟」的關係,但是美國的國會議員就一直利用模糊的國際操作,把台灣有意無意的稱為「盟友」。就以今年5月舉辦的世界衛生大會(WHA)操作為例,美國聯邦參眾兩院的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在5月初就致函超過50個國家,要求大家支持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因為為了對抗新冠肺炎疫情,需要盡可能廣泛的努力。

信上署名的包括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的民主黨籍主席恩格爾(Eliot Engel)及共和黨籍首席議員麥考爾(Michael McCaul),還有參議院外委會的共和黨籍主席里契(Jim Risch),以及民主黨籍首席議員梅南德茲(Robert Menendez)。這封信是發送給觀點相同的國家,有大有小,但都被視為是台灣的盟友或站在同一陣線,包括加拿大、泰國、日本、德國、英國、沙烏地阿拉伯及澳洲。 所以,由國會議員推動台灣變成是美國的「盟友」,已經是美國打「台灣牌」屢試不爽的操作模式,如果美國真的承認台灣,台灣自然就變成美國的「盟國」,美台「聯盟」也就水到渠成。

「武裝台灣」美國不變的策略

除此之外,美國一直在「武裝台灣」,這也是有目共睹的事。例如,美國國務院7月9日宣布批准有關「愛國者三型飛彈」的對台軍售案,總價值為6.2億美元。

這次軍售「愛國者三型飛彈」,主要是重新認證與測試的設備和技術服務,可幫助延長愛三飛彈使用壽命。美國國防部在7月9日發布的聲明中就指出,「軍售提案將幫助買方(台灣)維持飛彈密度,確保空中行動隨時可以進行。買方將利用這一軍事能力作為區域威脅的威懾力量,加強國土防禦。」

台灣的國防部對此表示:「此次軍售是川普政府迄今對台第7次軍售,充分展現對我國防安全的認識,並鞏固與美國安全夥伴關係,共同維護台海及區域和平穩定」。 台灣外交部也在7月10日發布聲明,感謝美國以具體行動履行「台灣關係法」及「六項保證」對台灣的安全承諾,讓台灣能即時獲取所需的防衛性裝備。

「外交部未來將深化台美緊密安全夥伴關係,對印太區域長遠的和平穩定做出貢獻。」 這裡台灣外交部使用「台美緊密安全夥伴關係」與「印太區域」,可見台灣也是急於想跟美國建立「更緊密」的「盟友」關係,這種「緊密」的程度,如果依照麥考爾的主張來看,當然最好是承認台灣「獨立的合法性地位」。

只是美國如果真的這麼做,美中台會發生怎樣的「巨變」,這恐怕是大家都難以預期的事務。只能說美中台三方關係,將會形成「沒有最壞,只有更壞」的結果。

(本文首發華夏網)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