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台灣要變共產社會?
2020/06/18 03:42
瀏覽115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韓國瑜高雄市長的職位被罷免之後,接連發生的兩件事被一般評論者認為台灣已經變成像是一個「共產社會」。

第一件是全民健保方面,最近健保署自行制訂全額自費醫材價格,等於是政府要管健保以外自由市場的商品的價格,而遭到質疑政府和公權力(各縣市政府衛生局)介入自由市場管制「價格」,這樣合理嗎?

第二件是台市長柯文哲在罷韓之後,批評民進黨「一黨獨大」,已經演變成「一黨專政」,擔心台灣的民主社會不再存在。

管制醫材價格 醫界強烈反彈

就第一件是來說,台灣建立健保制度,原本是要提供所有人「最低限度合理」的醫療,而不是提供所有人「相同」的醫療,或設立「醫療天花板」。現在這樣的情況一直發展下去,漲多少健保費,政府丟多少錢,壓榨多少醫療血汗,也餵不飽這頭巨獸。

如今這頭巨獸又將手伸向醫材的價格管制,起因是因為相同的醫材,在不同醫院卻出現高額價差,讓健保署從一年多前,就開始找專家制定「醫療器材管理新制」,訂定醫材負擔上限,也就是將8大類352項民眾自付差額的醫材訂出「負擔上限」。

這個制度原定今年8月1日上路,但卻引發各界反對,醫界擔心訂了一個價格天花板,會讓好的醫療器材消失,於是全面性的反彈,驚得蔡英文也出面要求行政院要特別注意,衛福部只好找來醫界開會討論,把新制延後實施。

這種制定醫材價格的作法,最被質疑的是人民如果出國看病,自費項目原本並沒有增加國家財政負擔,群眾甘願依據自己的經濟能力,以及信任的醫師建議去使用醫材,為何健保署與衛福部要用這種方式來限制?

一些評論者認為,當權力集中在少數健保署官員的手裡,以違反自由經濟競爭的作法,只會引發更多人謀不藏的聯想,這樣的規定只會出現更多黑洞,讓醫管人員有更多插手醫材使用的機會,於是民眾認為民進黨全面執政以後,又患了大頭症。

就以心血管病患裝心臟支架來說,一般醫院都分為健保費用與自費部分。健保給付的支架, 大概是台幣兩萬元上下,但也只能使用兩、三年。如果是自費支架,則需要自費8萬元台幣以上,這種支架有塗藥,可以使用8到10年以上。許多病人為了避免插支架之苦,寧願選擇自費部分,放棄健保給付。

但是,現在健保署將支架的自費部分訂定標準價格,這就出現兩個問題,第一,這項器材,因為健保署壓低價錢,進口商認為價錢太低,不願意進口,以後醫院採購不到,怎麼辦?第二,如果這家醫院原本就想要收取比較高價錢,因為跟別的醫院比起來,這裡的醫師就是技術高明、醫院管理也比較好,但因為價差縮小,醫師不願意繼續使用這種醫材,怎麼辦?所以制定標準價格,表面上是維護病人的權益,但實際上是讓病人沒有選擇更好醫材的機會。

健保署解釋說,「在制訂標準之前,都有與醫院進行討論,健保長年都在醫院營收及民眾權益中進行權衡,新制是希望可以讓醫院間的競爭朝向品質競爭。」價格競爭其實就是品質競爭,拿掉價格和資本因素,其實意味著品質比較好的那方,在資本上完全沒有獲得激勵。 因此,如果每一個人都拿同樣的收入,然後期望每個人做「品質競爭」,各盡其才,這個主張,有評論者就認為,它的專業名詞叫做「共產社會」。 而台灣這種講求平等的「共產社會」,不只是在健保而已,已經滲透社會的各個面向,特別是「薪資」。

無論是專業人士(大學教授,醫生),還是各行各業的勞動者,薪資都被政府或資方設立了一個天花板,到了一個程度就上不去了,每年只增加一點點,有時甚至沒增加,要跳槽才會增加。而所得的多少是看「職位」,而不是「人的價值」。 最政治正確的一句話就是「同工同酬」,但卻忽略了「素質」這件事情。

有評論者就認為,這樣壓低勞動所得差異的作法,造成在很多職位上卡了一堆開心領一份死薪水的平庸之輩,鼓勵安逸,而不是鼓勵創新,多做或做得好,能夠多得的人才。 台灣執政的民進黨不僅管制太多,現在民眾又封給民進黨一個專有名詞,叫做「綠共」。也就是在台灣民眾的心目中,民進黨的形象已經是「高喊愛台灣、嚴管言論自由、要新聞媒體姓黨、不支持黨就是幫助境外敵對勢力的賣國紅媒」。 所以,台灣有些人民就認為兩岸的統一近了,因為兩岸快要變成「一國一制」,而不需要「一國兩制」,這也正是民進黨一直拒絕「一國兩制」之因。

民進黨傾向於「一黨專政」

既然兩岸已經傾向於「一國一制」,民進黨也學到了「一黨專政」的治理模式,台灣距離「共產社會」更近了一步。台北市長柯文哲在罷韓成功後就批評說:「台灣現在不只一黨獨大,已經到了一黨專政的程度」。 柯文哲的這番言論,立即引來曾任柯市府發言人、現任民進黨副秘書長的林鶴明在臉書反擊,他反批柯文哲這樣的發言,等於是否定許多台北年輕朋友搭車回家鄉投票的民主行為,甚至等於把這些年輕朋友自主回鄉投票,當做是被政黨操縱的行為,對這些高雄的年輕選民非常不公平。 林鶴明的批評說對了一件事,如果沒有政黨操縱,學生何需在接近期末考的時刻,花時間、花錢買車票「回家陪媽媽」,考完期末考再回去不就得了。

而久未出聲的民進黨前立委段宜康也痛批柯文哲,根本不曉得甚麼是「一黨專政」,更稱他沒有價值原則,只有自己利益,對擋路者過河拆橋絕不手軟,簡直就是「江別鶴」。 段宜康也評論韓國瑜及柯文哲兩人,韓國瑜就像有些小混混味道的機伶鬼,逮到機會就東撈一些、西揩一點。反應快、口條好,胡說八道也臉不紅氣不喘。其實就是個比較惹人厭的韋小寶。

段宜康說柯文哲就不一樣,乍看樸直忠厚,其實沒什麼價值原則,只要符合自己的利益,強梁暴徒也可以稱兄道弟;一旦擋到他的路了,過河拆橋更絕不手軟。「柯文哲不是韋小寶,比較像江別鶴。」 (註:江別鶴為武俠小說《絕代雙驕》中人物,是名道貌岸然的偽君子,在故事中為人不忠不義,貪圖富貴,曾為貪圖榮華富貴背叛害死自己的主人。)

從這裡可以看得出來,民進黨掌控下的台灣社會,不僅在經濟層面、薪資標準,都要管制,現在是連一點批評民進黨的聲音都要遭到反批,蔡英文原以為傲的言論自由全都被倒到山溝裡去了,誰敢批評民進黨,自然有一堆「護英部隊」出來保駕護航,而且非要把這個眼中釘拔除不可。 所以,台灣已經變成「共產社會」,民進黨變成「綠共」,看來也不是什麼誇張的比喻。

 

(本文刊登於多維新聞網,2020.6.15,http://www.twjlnews.com/newslist.php?newsNo=923)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