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月美老師】
2018/04/14 16:30
瀏覽10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月美老師】
   在學校裡,中文課是我最喜歡上的一個科目。我並不是對中文有特別偏愛,而是對我的中文老師有某種感覺,或者應該說是“幹”覺吧!  在上課時,我常呆愣愣的凝視著中文老師那魔鬼身材,幻想剝脫開她的乳罩,撕爛她的性感小內褲…她就是月美老師,今年二十五歲!  由於月考快到了,月美老師為了提高班上的分數水平,特地對考試老不及格的四個的同學進行課後輔導。我,阿慶,當然也是榜上有名的啦,嘻嘻…而且還是NO。1呢!  我得在每星期二、五,從傍晚六點至晚上九點,到老師家去做個別輔導。今天已是第?次,但期待的心情,仍然沒減弱。我背著書包,內心澎湃洶湧、血脈噴張,腦子滿佈著各種的性幻想,沒到五點半就已來到老師住的大廈。六樓九號,嘻嘻…69!那是我最喜愛的數字啊!  我迫不及待的按老師的門鈴。咦,沒人嗎?大概是我來得太早吧?  又按了幾下門鈴,老師久久才來應門。當門一開霎那,竟發現老師衣衫不整,全身香汗淋漓,更發現她竟只著一件龐大至膝蓋的白輕衫,連奶罩也沒穿。她的兩顆大木瓜奶,若隱若現,呼之欲出。我的小弟弟看了立即膨脹起來…「啊,是阿慶啊?你來得太早了!唔,請在外面等一等,老師現在有急事得立刻辦,就麻煩你在這兒再等等,好嗎?」話一說完就立即把門關上。“碰”的一聲,門並沒關好,因為我故意以鞋尖頂住了門的末端。月美老師似乎沒有發覺。  今天外面有陰雲,可能是天色特別的黑暗,就顯得老師的小房屋內的燈光,把裡邊照得特別的明亮。我站在門後,從門縫之中,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老師和一個男的,兩人竟然赤裸的在“幹”咧!  本來能看到月美老師的裸體是應該開心的,但看到她被人幹,而那個人卻不是我,心裡真不是滋味啊!心裡不爽歸不爽,但是月美老師難得一見的全裸身軀,卻也不能錯過啊!  「啊啊啊…好妹妹…我來了…來了!」那男的似乎了。  嘩啦,有沒搞錯啊?還沒插上兩、?分鐘就了。倒不如割掉鴨子吃算了!我暗笑。果然月美老師也有同感,只聽她說道:「嘿!每一次跟你沒幹上?分鐘就射精。你得快把這早的毛病根治啊!要不然,叫我如何能嫁給你啊? 」再往裡面看,只見那男的像一隻戰敗的公雞,慢吞吞的穿衣褲。而月美老師正拿起數張的衛生紙,往自己的陰戶擦去。跟著就穿回那間原來的龐大至膝蓋的白輕衫。看到這兒,我即刻的把門給關好,裝沒一回事的在那兒等。  兩、?分鐘後,門又打開了,走出來的是那一隻戰敗的公雞!他看了我一眼,就滿臉無奈的走向電梯。看到他這個樣子,我有點為他感到難過。哈!假的啦,我恨不得他鳥鳥爛掉!竟敢干我的月美老師?  「阿慶,對不起,今天老師有點不舒服,請你先回家!」沒注意月美老師已站在門前,帶歉意的對我說。「明天放課後,你留在課室,我再為你加以補習,好嗎?非常的抱歉!」沒辦法啦?看來只好回家啦。回家的途中,我想月美老師一定是剛剛沒被那性無能飽,只好現在自己偷偷地躲在屋內好好地、狠狠地在自慰!剛才應該堅持留下來,好好的“慰問”她一番!我走、走,又胡亂幻想強行姦弄月美老師…今天一放學後,同學們都一溜煙似的回家去,因為今天電視將播出超級賽亞人特別金裝版。便服店公關我卻得獨自留下來,等月美老師為我補習。老師今天穿著一件像昨天晚上的白色輕衫,令我回想昨晚的情形,實在有點兒令人感到無法壓抑的興奮、血脈爆張,各種不同的性幻想,充斥於腦海,甚至於突破理性的界限…哈哈,我己把變為超級大雞巴賽亞人,瘋狂的在大街上撕破月美老師的衣褲,在大路上要把她幹得爽呼呼。  「啊啊…不行呀!阿慶賽亞人,很多人在看啊…」月美老師求饒。  「我是就要在眾人面前強暴你這臭婊子,把你的紅腫陰唇乾爛爛…」我扒下她經常戴的那無肩帶的奶罩,用力弄那鼓鼓漲漲的一對大奶奶,將我的無敵大老二夾在她的雙乳之間摩擦,跟著瘋狂的抽送,直至一泄千里!我要大戰三百回合,讓圍觀的路人看看我的厲害啊!  吸收日夜精華後,我的大老二再度隆起,而且伸直兩尺長。我將月美老師按到一輛車前的玻璃上,扳開她那肥美的臀部,我就長驅直入老師的屁眼了,插…插…插…只聽見月美一聲聲淒栗的慘叫聲,不絕於耳,使我不禁插的更深更狂!我的兩隻手,同時使勁的在老師乳房上搓揉,並用我的神舌,舔她的耳根。  在要射精之際,我拉著月美老師的秀發,讓她跪倒在我的大雞巴前,並命令她含吸,然後吞喝我所有噴射出來的濃精!但月美老師試圖掙脫,不聽於我。於是,我就讓我的精液,噴在月美老師的滿臉,圍觀的路人紛紛拍手叫好!我得意的露出驕傲自滿的笑臉…“扒”的一聲響!我登時從幻覺中回到了現實裡。這才發現被人重重的打了一巴掌。月美老師竟然就站在眼前,還滿臉都是精液的污穢。  而我此時卻站在教課室的門前,拉下了褲褲,右手緊握逐漸軟化的大老二!  我竟然在陶醉的夢幻領域中,不經意的在現實裡打手槍,而月美老師剛好在走進教室的那一剎,滿臉中了我的“精彈”!  「阿慶,你在幹什??簡直不知羞恥!你看,污穢的臭東西弄得我滿頭都是!」只見月美老師站在那兒目瞪口呆的望我,生氣的罵!  一股怪異的感覺湧上我的心頭,手中握的小手槍一下子又提升變成了大鋼砲,在老師眼面前彈跳!  「老師…我…我…都是…都是老師…是老師您令到我這樣的!」我嘟嘴開始喃喃說。  「你…你…胡說八道些什??又關老師什?…」不等老師把話說完,我提起了勇氣自我辯護「是老師您昨天做的那件事情,使得我整天精神恍恍惚惚,也不知自己在做些什?…」我把昨天所看到的一切說了給她聽,當然也扭曲了一些真實的經過。  「老師您自己不把門關好,又脫光光故意在我面前和那男的干,還浪叫得那?大聲,使我嚇得一跳,好怕好怕啊!從昨天至今,我的腦海裡都一直在想老師那…那搖晃的大奶奶,不停扭動的腰,還有那紅辣辣的大陰唇…我…我…」「別說了!別說了!」月美老師搖頭哀求我停口。「老師…老師不是故意的!可能…可能是我太疏忽了…而…而一時沒把門關好。老師真的不是故意不關門讓你偷窺的!」「不,我知道老師是故意的!」我得寸進尺的胡言亂語。「老師…你明知我站在外面等,還那樣大聲大聲的淫叫,那還不是要誘導我偷看個究竟嗎?害得我整天一直想幹…幹老師…才…才在這兒…幻想老師那紅辣辣的嫩穴…打…打起手槍來…」「……」月美老師靜靜的思想了一頓,「你!把褲拉好跟我來!到辦公室去。」我心想“ ??完了”,大概是要被處罰了!到了教師室,連個鬼影也沒有。嘩!老師們還真會偷懶,放學才半小時多,各個都跑個清光!幸好,訓導主任也不在,不然會被那大猩猩打個半死啊!  「去…給我進校長室裡!」月美老師把我推向那隔在教師室一旁的校長辦公室。她則回過身把教師室的門鎖上,其後跟了進來,也把校長室的門給鎖上。  「今天是校長的生日,一起跟教師們去了慶祝賀壽。鋼琴酒吧打工而老師因為答應了留下來為你這大傻瓜補習,才沒能跟去!」月美老師說。  「…那…那你是要在這校長室教我功課?」我問老師。  「怎??我現在教你功課,你聽得進嗎?臭混小子,今天就別提功課了,就讓我為你做些特別的輔導吧!快…快脫吧…」月美老師笑。  「脫?…老師你…你說什??…想幹嘛?」我有點兒疑惑。  「幹馬?我不干馬,只干人!我…要幹你這壞小孩!」老師狠狠道。  月美老師先把自己的外衣脫掉,一身健美無暇的瞳體就此顯現眼前。  很意外地,我看到她的內褲已濕了一大片!嘻嘻,是剛才看到我的大鳥鳥和自慰後,淫水不自覺的了內褲吧?她內心早就有種想被幹的感覺!  我邊脫衣,邊打量著月美老師,發現她脫掉眼鏡及放下那頭烏黑的長發後,不知道會迷死多少人。運氣女生她有白皙的皮膚和豐滿的的身驅。臉蛋細看下,還有點像影星邱淑貞咧!做老師還能把身材保養得這?棒,實在不易啊!我看著、想著,大雞巴不禁又硬、又挺了起來。  淫邪之念油然興起,大膽子跟月美老師調情說:「嘩?老師,你剛剛唱過“水長流”,咱倆如今合唱一首“ ??花開花謝”吧!你看!我的大鳥鳥已如室外的升旗台上的國旗一樣,高高地昂揚。不同的是,國旗當全體同學的面飄舞,而大鳥鳥只在月美老師您面前欲動噢!」「成何體統?拿國旗和鳥鳥相提並論,不要臉!」老師嘻嘻笑說。  「那我就不要臉給老師您看看!」我從後面把月美抱住,一隻手解開她胸罩前的扣扣,另一隻手滑進她內褲內摸索,在恥毛與陰唇之間游移!月美老師此時已香汗淋,喘氣中夾帶絲絲呻吟聲。我邊舔她的耳朵,邊輕聲感性說:「來,咱倆來舉行去升旗禮吧!」「嗯恩…隨便你…怎樣都行…啊啊…」老師早己被我愛撫得爽歪歪。  我把老師推倒在校長室裡的沙發上,用力的撥開她原來緊閉的雙腿,看準了那微合微張的紅紅嫩嫩濕黏陰戶,使勁的把我的大鋼砲給鑽插了進去。月美老師也配合的收縮陰道,緊含我的大毛蟲。我開始不停的抽插、瘋狂的推動。我倆的腰部都劃圓弧般的扭啊扭!  「…啊啊…阿慶…你…好厲害啊…嗯恩…好爽…好爽!…你弄得老師再舒服點,老師考試時就給你滿分…啊啊…就這樣…嗯嗯…啊啊…」好吧!為了考試分數繼續努力!算你運好,我就在這裡翻雨覆雲,讓你嘗試前所未有的極樂!我要讓月美老師看看我和她的未婚夫之間的區別,要讓老師看看什?才叫做FUCKING!我猛地將擎天大劍,朝錢塘潮口,來個一柱擎天,直搗黃龍!  「…啊啊…痛…好痛啊…不…嗯恩…不要停…給我痛…給我爽…啊…嗯嗯…你弄得老師上天了…滿分…滿分…啊啊…嗯嗯嗯嗯…噢噢…」哼!平時是矜持女郎,現在變身為超級淫蕩女,一定是哈了太久了。  好吧!就讓弟弟我,來使你一次樂歪歪的爽個夠!我的屁股不停的扭轉、不停的抽動、不停的搖擺!我拼了命也要讓她登上極樂!  「…哦哦哦…給我痛…再深點!…嗚嗚…用力…用用…啊啊…啊啊…真是太棒了!噢噢…」月美老師顫栗地呻吟著。「啊啊…我那沒用的只能頂?分鐘,你卻能幹…幹上半小時用力…哦哦哦…老師好愛…好愛阿慶啊…棒啊!噢噢…啊啊…痛…痛…」大老二頂天立地不停的衝撞。我的兩眼凝聚這反了白眼的淫艷臉蛋兒,看她的嘴半合半張的發出浪蕩微呼,好不誘人啊!原來,普天之下,真有神女,那巧奪天工的極品身驅,膚滑如脂,色似白雪,兩峰皚皚頂上,櫻唇似棲霞山上的紅花瓣,眸子玲瓏惕透晶,茂密森林神帶,更使人意欲窺究竟。  我如痴如醉的用力搓揉月美老師的大奶,舌尖不斷的舔她乳暈,時不時的用嘴重重含吸那高挺硬突突的奶頭。只見月美老師此時春情蕩蕩,垂涎欲滴。雙唇微微一靨:「…啊啊…嗯恩…不要停…爽爽…啊啊…嗯嗯嗯嗯…噢噢…」我那好像千軍萬馬奔騰的血脈,至此已不能抑制。我“啊”的狂喚了一聲,以旋風之勢將月美老師用力摟於懷中,展開野獸般的強插月美的嫩穴,使她陰戶裡似乎傳來陣陣幽蘭香。我拉起月美老師,要她把雙手扶沙發,將屁股翹起,令屁眼兒對我。我兩手抓緊老師渾圓的屁股,把大老二給強迫的推滑了進去,時快、時慢的從後面來回的抽送,而老師的屁眼兒也時大、時小的伸縮,配合我的進出。  「…啊啊…痛…好痛啊…不…不行了…嗯嗯嗯…要了…噢噢…我真的要丟啦…啊啊…痛…好爽…好爽…噢噢…噢噢… 」只見月美老師已然飄逸仙境般,軀體瘋狂蠕動,並發出乳鶯之音,回湯屋宇…嗯!我也差不多了!暗自滴咕後。抽吸了一口氣,猛地將擎天棒極力一挺,往老師穴心射出了熱濃的白色精液。而月美老師也發出聲欲震天的呻吟,淫水也早已潰決,得流滿雙腿…「嗯嗯…呼呼呼…阿慶啊…呼呼…你真的好厲害啊…弄得老師丟了一回又一回…呼呼…」月美老師面露腆淫蕩說道。  「那有啊?我還有更精彩、更厲害的招術哩!改天等我阿慶同學到老師家去“惡補”時,會好好的服務服務老師,讓老師你欲罷不能,直登七重天,把淫水直噴到玉皇大帝的臉上去…嘻嘻…」我平躺在沙發上說,而月美老師則趴在我身上。  月美老師的十指此時轉向我軟綿小弟,只做輕輕的揉弄,好像是害怕傷及它似的。我也靠過我乾裂的嘴唇,與月美老師的滋潤的蜜唇緊密相合,來個唇槍舌劍戰。看來,經過一番折騰後,還是愈罷不能。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