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從吳倩的專業本色到冰糖燉雪梨最後冰棍一指
2020/05/12 09:32
瀏覽732
迴響2
推薦7
引用0

能用自己的方式演出角色,是演員經過許多複雜協商得來的。

(吳倩在冰糖燉雪梨中的表演再次確立她的專業女漢子特色。)

演員是一種很特別的經濟、科技、藝術、人文綜合專業,一場戲的出現,源於打動人心的故事點子(小說、劇本、或原創),要有願意出面號召找人、找錢、找資源的製片,要有企業團隊在背後提供技術、行政支援,例如電視、電影製作公司,他們能找器材、租借場地,接洽後製、發行通路,他們能提出完整的企劃案、時間表,包括送電檢、核預算,也有經常合作的表演班底、演藝學校(臨演、配音、環境音效等),還要組成各部門後勤,包括導演(正、副、總召)、攝影團隊、劇本團隊(改編、分鏡、列印)、戲劇指導、動作指導、特殊才藝指導(例如戲曲、滑冰等),布景道具燈光指導(美術)、背景音樂指導,選角、通告、排場次、定裝、宣傳、訓練、對詞,排戲,電腦特效前置作業(綠背景、緊身衣、空間管理、距離和時間計算),還有現場調度工作人員,軌道、吊車、平台車、機台架設、鋼絲、安全防護、現場收音、場記;妝髮、梳頭、戲服整理;管飯、清場、盤點;現場溝通(上下場銜接)、交通 、會計、衝突協調(場地、通告撞期)、危機管理(人員受傷、機器故障),當然還有所有參與演出的表演人員、替身、群演(我一定有說漏的,請大家補充)。

剛說的只是一場戲的出現。當演員站在鏡頭前,一打板,他(她)們已然在應對一個既完整又複雜的工作社群,每個人都必須對自己的專業上心,才能成就一場戲。而演員的專業部分,那就精彩了!他(她)們經常必須在製片的默契裡揣摩導演想要的感覺,這感覺還得經過戲劇指導、特殊才藝指導等專業加持,演員自己過去訓練、演出的累積,種種之後再加上演員臨場整合各方期待,理出一套集眾人加自己的想法。這種情況下,我們通常不會去問這個演員為什麼要這樣演,我們會問這個團隊究竟希望這個演員如何呈現這場戲。經過這一連串,還能在眾人眼光中演出自己想要的樣子,或者說角色中,總能保有演員本身的特質魅力,(這裡的本身特質是指演員透過專業掌握的自己,不是指演員私人自己。)這樣的演員,格外值得研究!吳倩就是一個這樣的演員。

(吳倩的棠雪保留許多她在其他劇組同樣被期待的樣子,這點非常值得研究。)

不久前下檔的 [冰糖燉雪梨] 吳倩飾演衝破種種困難、一邊戀愛一邊重回短道速滑的運動員棠雪,這個角色和她過去創作的許多角色都有陽光、開朗、正能量的特質。這部劇又將演員運動場上的表現拍攝得十分逼真,不管是花式溜冰的喻言、冰上曲棍球的黎語冰、棠雪的速滑團隊,都充分利用演員、替身頻繁交替剪接,動態特寫(冰刀與碎冰摩擦、噴散),動作定格特寫、面部特寫和非常華麗的打燈(背面光源---強調演員面部線條並形成發光感;聚光打法---有舞台效果,聚焦主要演員戲感;四方位打燈---可以全景環繞拍攝;加上多種互用,例如既全景拍又有後背光),營造出速度、專注、和力道的美。劇裡每一場比賽大家可以仔細數數導演用了多少個鏡頭呈現幾乎都只有幾秒鐘的戲。這些手法,能夠加深演員的舞台說服力。在這樣強勢而專注的營造下,吳倩的棠雪仍然能夠保有幾乎就是她最駕輕就熟的表演形象---專業強悍卻又溫暖的女漢子,究竟為什麼?

吳倩的表演並沒有因為角色不同而有太大的形象差別。2016年播出的 [我的奇妙男友] 她已經開始以一種表面淑女---看似也愛美愛生氣小計較,正面剛強義氣---敢冒險犯難救援的強勢形象主演青春偶像劇。2019年播出的 [夜空中最閃亮的星] 她扮演奮發努力協商生存與夢想、愛情的強韌助理。同年 [我只喜歡你] 她少見地呈現對愛情軟弱溫吞,卻依然保持正向、樂觀的少女學生。中間經過2018年古裝戲 [盛唐幻夜] 沿襲她調皮冒險充滿正義、主動出擊的搞笑女俠,(這些是她主演的部分)。至此,吳倩的溫暖女漢子、女爺、女霸王形象穩穩確立。而以上這些角色的性格表現都可以在她 [冰糖燉雪梨] 的表演裡找到更流暢、更自在的運用。再強調一次,這裡的演員以表演技巧形成某種強烈形象的現象,是演員協商了種種期待之後仍能保存高度自我意識的結果,這是專業裡的人文。也就是說,並非只是這些角色塑造了吳倩的演員特質,反而,吳倩的演法、在鏡頭前對自己的掌控、對角色表演的規劃和揣摩,形成了她非常強烈的表演特質。這個特質形成她作為演員的一種資本,以至於即使是不同角色、不同劇,她也擁有很大的空間以接近她自己表演特質的形象出現。以上所舉時裝劇裡,觀眾都可以看到吳倩以非常類似的扮相、表演貫穿全劇。

([我只喜歡你]裡吳倩的少女學生雖然壓抑、溫吞,底氣仍然開朗、正向。)

([我只喜歡你]裡吳倩梳馬尾扮學生,這個扮相幾乎成了吳倩的標誌。)

([夜空中最閃亮的星]裡的吳倩並未在造型上改變她的表演形象,劇組就要吳倩這副樣子。)

([夜空中最閃亮的星]裡女漢形象吳倩獲得在劇中經營、失去、重回同性聯盟,並因此得到成長的機會。)

(吳倩在[冰糖燉雪梨]裡再次以令觀眾熟悉的表演形象出現。)

這是很不容易的!如果我們認真分析一個演員所存在表演團隊裡複雜的社會、控制關係,一旦進入鎂光燈下,她(他)們能夠協商選擇的表演空間是有限的、被期待的、受規劃的,在這種情況下,還能以自己特有的表演方式反過來規劃、設計、打開一個角色的內裡,這種表演人文有了一種簽名式(signature)的典藏感,也就是這些被吳倩演過的角色,都被標上了濃重的吳倩特色。影響所及,劇組選角的過程,也會考慮擁有高度適性特色的演員來擔綱演出,形成善意的循環。也許這種強烈的個人表演特色有時也會限制一個演員的表演幅度,侷限可以勝任的角色;但是,一種個人表演特色的確立更重要的意義是,現代高度體制化的表演產業(performance industry)裡,我們仍能看見演員如何透過悟力、專業,主動掌握一個角色的雕塑、賦予生命。不是一些角色類型(genre)型塑著演員,而是演員透過自己的表演將角色消化成自己想要掌控的樣子。

冰糖裡有一場戲特別值得說說。誤會冰釋之後的梨語冰來到運動員休息室,四道玻璃門同時敞開,一面通向前來和解(相信愛情)的梨語冰,一面通向整理冰棍(相信夢想)的棠雪,場景的預示顯出導演的用心。那一幕棠雪模仿梨語冰在勝利場上將冰棍指向觀眾席中的棠雪,決心當眾示愛,此時,棠雪拿起梨語冰的冰棍指向四道門內意外出現的他,頓時,愛情和夢想互為通道,一個墊著夢想(從運動追求卓越)搆著了愛情,一個在主動選擇愛情中依然堅持拿起夢想(自己的和對方的),那道冰棍一指,舉起許多劇裡鋪陳的力道,過去的浪漫和堅持回來了,想浪漫的和想堅持的互換了,原來夢想和愛情能不斷互換動源卻仍然指向你我。這裡的愛情敘事有了更大的格局,愛情變成可以協商挫敗、徬徨的主動詞,不只是形容。這裡,我不再看吳倩拿起冰棍像是女性必須掌握自己沒有的陽具(指主動參與慾望的機制)害怕失去而歇斯底里(1960-2000年之間很流行對女性的批判),我看見女性更自信地安撫、整理、沉潛,相信自己掌控生命愉悅(這裡更多是指夢想)的能力,並企圖照顧、影響他人。她握在手裡的不再是別人的東西,而是自己的堅強意念化成愛情關懷,指向目標。這裡就一秒鐘,棠雪出現了 [我只喜歡你] 裡的溫吞,原來強勢的輸出也可以很軟萌!溫柔女漢子形象的出現,和被多部劇堅持沿用的一致形象,有著重要的兩性學習!

(這愛情與夢想和解的一幕拍得很好,場景設計很有寓意,燈光打法很有層次,讓近景遠景都得到繁複的描述。)

(這冰棍一指,舉起全劇鋪陳的力道。從全焦人與棍、柔焦人、到聚焦棍,導演用三秒鐘講述了愛情到夢想的欲望流動裡,愛的人和愛的事業互換為遠近景的生命層次,很有意思!這裡的愛情論述是連帶著如何解決困境的!)

為什麼要研究演員?當演員可以演自己或說用自己作為基礎來演戲,這裡的自己是指演員用專業經營的表演特色,這會給層層建構的表演體制,充滿經濟、科技、藝術制約的表演工作,帶來一道人文的光彩。我們可以把很多觸動人心的角色,真正歸功給用自己作為最大資源進入表演體制的演員們。在高度自動控制的各體制內看見人的獨特性,絕對是讓人持續生命熱情的觀點!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Sir Norton 半個國王
2020/05/18 20:38
Screenplay 的處理如何,雋永的精華諸如對話何在?
我沒看過這作品,但被您這章說動,且認真瞧去。👍👍👍👍👍
我覺得劇本還算緊湊,走偶像劇路線,有主線和多支線戀愛,這個題材很新,愛情很舊,卻還能感動人。感謝您回應分享! 文瑜~2020/05/25 09:28回覆
1樓. 元氣媽媽_愚貞
2020/05/13 05:40

感謝您精闢的分析, 受教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