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長沮桀溺(詠史百五二)
2017/11/06 06:00
瀏覽656
迴響0
推薦38
引用0
者田耕耦,津門子路途。

沮誰執輿,桀溺定師徒。

驚世知津處,滔滔不易符。

同群非鳥獸,並處世危扶。

 

①長沮、桀溺,孔子所遇的二位隱者,因子路問津,故以其事名之,非名亦非字也。

①《論語.微子》:長沮、桀溺耦而耕。孔子過之,使子路問津焉。長沮曰:「夫執輿者為誰?」子路曰:「為孔丘。」曰:「是魯孔丘與?」曰:「是也。」曰:「是知津矣!」問於桀溺,桀溺曰:「子為誰?」曰:「為仲由。」曰:「是魯孔丘之徒與?」對曰:「然。」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誰以易之?且而與其從辟人之士也,豈若從辟世之士哉?」耰而不輟。子路行以告,夫子憮然曰:「鳥獸不可與同群!吾非斯人之徒與而誰與?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

③《高士傳》:長沮桀溺者,不知何許人也。耦而耕。孔子過之,使子路問津焉。長沮曰:「夫執輿者為誰?」子路曰:「是孔丘。」曰:「是魯孔丘歟?」曰:「是也。」是知津矣,問於桀溺。曰:「子為誰?」曰:「為仲由。」曰:「是魯孔丘之徒與?」對曰:「然。」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誰與易之?且而與其從避人之士,豈若從避世之土哉!」耰而不輟。子路以告孔子,孔子憮然曰:「鳥獸不可與同群,吾非斯人之徒而誰與?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自訂分類:歷史長歌
上一則: 丁酉立冬
下一則: 楚狂接輿(詠史百五一)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