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錦瑟蔣解
2017/09/16 06:00
瀏覽769
迴響1
推薦43
引用0

錦瑟青華思撫絃,飄零遙映靜流年。

西窗剪燭咸情鰈,金谷香塵落秀鵑。

豆蔻託心顏氣色,江風嘯盡緲飛煙。

幽雲海畔孤凭月,念闌珊艮悵然。

 

①讀李商隱《錦瑟》是在國一時,那時教《國文》課的是蔣碧雲老師,她剛自臺師大畢業,原教國文課的是班級的導師,因產假,由蔣師代課,她是我們古典詩歌的啟蒙者。

②錦瑟:《周禮·樂器圖》:「雅瑟二十三弦,頌瑟二十五弦,飾以寶玉者曰寶瑟,繪文如錦者曰錦瑟。」《漢書·郊祀志上》:「秦帝使素女鼓五十弦瑟,悲,帝禁不止,故破其瑟為二十五弦。」古瑟弦數不同,大小也不等同。義山詩《七月二十八日夜與王鄭二秀才聽雨後夢作》:「雨打湘靈五十弦」。《回中牡丹為雨所敗》有「錦瑟驚弦破夢頻」。

 

錦瑟(唐•李商隱)

錦瑟無端五十絃,一絃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託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中山詩話》:李商隱有《錦瑟》詩,人莫曉其意,或謂是令狐楚家青衣名也。

《緗素雜記》:東坡云:此出《古今樂志》,云:「錦瑟之為器也,其弦五十,其柱如之,其聲也適、怨、清、和。」案李詩,「莊生曉夢迷蝴蝶」,適也;「望帝春心托杜鵑」,怨也;「滄海月明珠有淚」,清也;「藍田日暖玉生煙」,和也。一篇之中,曲盡其意。

《藝苑卮言》:中二聯是麗語,作「適、怨、清、和」解甚通。然不解則涉無謂,既解則意味都盡,以此知詩之難也。

《批點唐音》:此詩自是閨情,恐不泥在錦瑟耳。

《詩藪》:錦瑟是青衣名,見唐人小說,謂義山有感作者。觀此詩結句及曉夢、春心、藍田、珠淚等,大概無題中語,但首句略用錦瑟引起耳。宋人認作詠物,以適、怨、清、和字面附會穿鑿,遂令本意懵然。且至「此情可待成追憶」處,更說不通。學者試盡屏此等議論,只將題面作青衣,詩意作追憶讀之,自當踴躍。

《唐音癸簽》:以錦瑟為真瑟者癡。以為令狐楚青衣,以為商隱莊事楚,狎綯,必綯青衣,亦癡。商隱情詩,借詩中兩字為題者盡多,不獨《錦瑟》。

《五朝詩善鳴集》:義山晚唐佳手,佳莫佳於此矣。意致迷離,在可解不可解之間,于初盛諸家中得未曾有。三楚精神,筆端獨得。

《義門讀書記》:此悼亡詩也。首特借素女鼓五十弦之瑟而悲,泰帝禁不可止,發端言悲思之情有不可得而止者。次聯則悲其遽化為異物。腹聯又悲其不能複起之九泉也。曰「思華年」,曰「追憶」,旨趣曉然,何事紛紛附會乎?

《李義山詩集輯評》:朱彝尊曰:此悼亡詩也。意亡者善彈此,故睹物思人,因而托物起興也。瑟本二十五弦,一斷而為五十弦矣,故曰「無端」也,取斷弦之意也。「一弦一柱」而接「思華年」三字,意其人年二十五而歿也。蝴蝶、杜鵑,言已化去也;「珠有淚」,哭之也;「玉生煙」,葬之也,猶言埋香瘞玉也。此情豈待今日「追憶」乎?只是當時生存之日,已常憂其至此,而預為之「惘然」,意其人必婉然多病,故云然也。何焯曰:此篇乃自傷之詞,騷人所謂美人遲暮也。「莊生」句言付之夢寐,「望帝」句言待之來世;「滄海」、「藍田」言埋而不得自見;「月明」、「日暖」則清時而獨為不遇之人,尤可悲也。又:感年華之易邁,借錦瑟以發端。「思華年」三字,一篇之骨。三四賦「思」也。五六賦「華年」也。末仍結歸思之。紀昀曰:以「思華年」領起,以「此情」二字總承。蓋始有所歡,中有所恨,故追憶之而作。中四句迷離惝怳,所謂「惘然」也。韓致光《五更》詩云:「光景旋消惆悵在,一生贏得是淒涼。」即是此意,別無深解。

《唐詩鼓吹評注》:此義山有托而詠也……顧其意言所指,或憶少年之豔冶,而傷美人之遲暮,或感身世之閱歷,而悼壯夫之晼晚,則未可以一辭定也。

《圍爐詩話》:詩意大抵出側面。鄭仲賢《送別》云:「亭亭畫舸系春潭,只待行人酒半酣。不管煙波與風雨,載將離恨過江南。」人自別離,卻怨畫舸。義山憶往事而怨錦瑟,亦然。

《中晚唐詩叩彈集》:杜詔云:詩以錦瑟起興,「無端」二字便有自訝自憐之意,此瑟之弦遂五十邪?瑟之柱如其弦,而人之年已歷歷如其柱矣。

《初白庵詩評》:此詩借題寓感,解者必從錦瑟著題,遂苦苦牽合。讀到結句,如何通得去?

《重訂李義山詩集箋注》:程夢星曰:舊說適、怨、清、和之穿鑿,令狐青衣之附會,前人已辭而辟之。朱長孺定為悼亡,歸於一是矣……三四謂生者輾轉結想,唯有迷曉夢於蝴蝶;死者魂魄能歸,不過托春心于杜鵑。五六謂其容儀端妍,如滄海之珠,今深沉泉路,空作鮫人之淚矣;性情溫潤如藍田之玉,今銷亡冥漠,不啻紫玉之煙矣……「此情」二字,緊承上二句,謂不堪追憶其人亡事在。「當時」二字,繳回「華年」,謂不堪悲悼其年遠日湮。起「思」字,結「憶」字,一篇之呼應也。

《玉谿生詩意》:以「無端」吊動「思華年」。中四緊承。七「此情」緊收「可待」字、「只是」字,遙應「無端」字。一,興也。二,一篇主句。中四皆承「思華年」。七八總結。詩面與「無題」同,其意或在君臣朋友間,不可知也。

《一瓢詩話》:此詩全在起句「無端」二字,通體妙處,俱從此出。意云:錦瑟一弦一柱,已足令人悵望年華,不知何故有此許多弦柱,令人悵望不盡;全似埋怨錦瑟無端有此弦柱,遂使無端有此悵望。即達若莊生,亦迷曉夢;魂為杜宇,猶托春心。滄海珠光,無非是淚;藍田玉氣,恍若生煙。觸此情懷,垂垂迫溯,當時種種,盡付惘然。對錦瑟而興悲,歎無端而感切。如此體會,則詩神詩旨,躍然紙上。

《唐賢小三昧集續集》:得此結語,全首翻作煙波(末二句下)。

《唐詩箋注》:此義山年登五十,追溯平生而作也。

《唐詩箋要》:即用黃帝命素女鼓五十弦,悲不自止之意。中四句曲盡情致。

《龍性堂詩話》:細味此詩,起句說「無端」,結句說「惘然」,分明是義山自悔其少年場中,風流蕩,到今始知其有情皆幻,有色皆空也。次句說「思華年」,懊悔之意畢露矣。此與香山《和微之夢遊》詩同意。「曉夢」、「春心」、「月」、「明」、「日暖」,俱是形容其風流搖盪處,著解不得。義山用事寫意,皆此類也。 義山《錦瑟》詩之佳,在「一弦一柱」中思其「華年」,心緒紊亂,故中聯不倫不次,沒首沒尾,正所謂「無端」也。而以「清和適怨」當之,不亦拘乎?

《詩學纂聞》:《錦瑟》乃是以古瑟自況……世所用者,二十五弦之瑟,而此乃五十弦之古制,不為時尚。成此才學,有此文章,即己亦不解其故,故曰「無端」,猶言無謂也。

《北江詩話》:《錦瑟》一篇,皆比體也。

《桐城吳先生評點唐詩鼓吹》:此詩疑為感國祚興衰而作。

《隋唐史》:余頗疑此詩是傷唐室之殘破,與戀愛無關。(元)好問金之遺民,宜其特取此詩以立說。

《選玉谿生補說》:心華結撰,工巧天成,不假一毫湊泊。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自訂分類:詩境書懷
下一則: 湘女多情(題玉泉溪)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雪菲兒_Sapphire
2017/09/27 10:26

在我讀錦瑟時,沒有一位好的老師來啓蒙,有的只是默寫考不好,就要捱板子。

所以錦瑟我讀得咬牙切齒,因為我沒背。對我有著啓發的老師是我跑去旁聽通識課時,有一位李教授,他常用許多問題引我去思考追究。從看三拍二拍和西遊記中,我才開始喜歡詩詞。

我會寫字時,就要背詩韻。不知為何?記憶中,鄰居的小孩也和我一起背。那時教我們這群小毛頭的爺爺,寫得一手好字。可笑的是,詩韻我到了二十多歲才忽然懂了。


詩詞,是中華文化的瑰寶
我們非常幸運相傳祖先留給我們的遺產
只是從小會背幾首唐詩
卻難解其意境
也或許要有人生的某種經歷
才能明白,才能保有這份珍貴的資產
雪菲爾二十多歲就能理解詩韻
不算晚的。 景寔2017/09/27 23:5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