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蹇叔哭師(詠史百十一)
2017/09/11 06:00
瀏覽680
迴響0
推薦39
引用0

秦鄭同盟在,潛師國得奇。

穆公才變舛,蹇叔遠謀宜。

襲遠興兵動,勤防備戰騎。

出門東旅泣,難見再歸期。

 

①蹇叔,春秋時代秦國上大夫。原宋國人,因與百里奚友善,百里奚推薦其有大才,秦穆公拜之為上大夫。前628年(魯僖公32年、周襄王24年、秦穆公31年、鄭穆公元年)冬,晉文公去世,晉襄公繼位。秦穆公想趁機拿下鄭國。諮詢蹇叔,蹇叔卻極力反對勞師遠征。認為曠日持久的遠征,又一無所獲,軍心必亂;不只敵軍(晉國軍隊)也必定得知遠征消息而有所防備;連鄭國國君都會得知消息,早已失去軍事行動所必需的隱密性。秦穆公不聽,派蹇白乙(蹇叔之子)、百里孟明(百里奚之子)、西乞術率軍伐鄭。蹇叔哭送軍隊,對在軍中的兒子說:「晉國防禦軍隊一定在殽山,殽山有二座大山:南邊的大山,是夏朝君主皋的墳墓;北邊的大山,是當年周文王躲避風雨之地。秦軍一定盡喪於此,我會來殽山為你收屍。此事通稱為:蹇叔哭師(《古文觀止》篇名)。第二年,秦軍在殽之戰大敗於晉軍,印證了蹇叔之言。

②《春秋左傳.僖公三十二年》:冬,晉文公卒。庚辰,將殯于曲沃,出絳柩,有聲如牛,卜偃使大夫拜曰,君命大事,將有西師過軼我,擊之必大捷焉,杞子自鄭使告于秦曰,鄭人使我掌其北門之管,若潛師以來,國可得也,穆公訪諸蹇叔。蹇叔曰,勞師以襲遠,非所聞也。師勞力竭,遠主備之,無乃不可乎,師之所為,鄭必知之,勤而無所,必有悖心,且行千里,其誰不知,公辭焉,召孟明,西乞,白乙,使出師於東門之外,蹇叔哭之曰,孟子,吾見師之出,而不見其入也,公使謂之曰,爾何知,中壽,爾墓之木拱矣。蹇叔之子與師。哭而送之曰,晉人禦師必於殽,殽有二陵焉,其南陵,夏后皋之墓也,其北陵,文王之所辟風雨也,必死是間,余收爾骨焉,秦師遂東。

③《春秋左傳.僖公三十三年》:晉原軫曰,秦違蹇叔而以貪勤民,天奉我也,奉不可失,敵不可縱,縱敵患生,違天不祥,必伐秦師,欒枝曰,未報秦施而伐其師,其為死君乎,先軫曰,秦不哀吾喪,而伐吾同姓,秦則無禮,何施之為,吾聞之,一日縱敵,數世之患也,謀及子孫,可謂死君乎,遂發命,遽興姜戎,子,墨衰絰,梁弘御戎,萊駒為右。

夏,四月,辛巳,敗秦師于殽,獲百里孟明視,西乞術,白乙丙,以歸。遂墨以葬文公,晉於是始墨。文嬴請三帥,曰,彼實構吾二君,寡君若得而食之,不厭,君何辱討焉,使歸就戮于秦,以逞寡君之志,若何,公許之,先軫朝,問秦囚,公曰,夫人請之,吾舍之矣,先軫怒曰,武夫力而拘諸原,婦人暫而免諸國,墮軍實而長寇讎,亡無日矣,不顧而唾。公使陽處父追之,及諸河,則在舟中矣。釋左驂,以公命,贈孟明,孟明稽首曰,君之惠,不以纍臣釁鼓,使歸就戮于秦,寡君之以為戮,死且不朽,若從君惠而免之,三年將拜君賜,秦伯素服郊次,鄉師而哭曰,孤違蹇叔,以辱二三子,孤之罪也,不替孟明,孤之過也,大夫何罪,且吾不以一眚掩大德。

④《說苑·正諫》: 顧臣愚,竊聞昔者虞不用宮之奇而晉并之,陳不用子家羈而楚并之,曹不用僖負羈而宋并之,萊不用子猛而齊并之,吳不用子胥而越并之,秦人不用蹇叔之言而秦國危,桀殺關龍逢而湯得之,紂殺王子比干而武王得之,宣王殺杜伯而周室卑。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自訂分類:歷史長歌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