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不羨鴛鴦不羨仙
2011/01/12 14:59
瀏覽952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看日本節目,介紹一些過著自給自足田園生活的人。 

其中有一位修習密教的「仙人」,在極僻靜的鄉間覓得一處舊屋,白日耕種,夜晚點起一盞孤燈,埋頭苦寫修行心得。不覺歲月悠悠,數十年眨眼即過,老邁的「仙人」比起壯年入山時的模樣,竟只是皮肉塌垂了些、眉眼蒼老了些,溫煦笑容與謙沖自恭依舊,厚厚一疊手稿乏人問津依舊。 

「仙人」的一天大致上是這麼過的:黎明即起,下田勞動,種植作物包括米麥青蔬,可能因為專業不是農夫(是「仙人」),因此農藝並未逐日精進。地瓜樹薯約莫稚子拳頭大小,削皮後可能只剩一口;麥米細如粉,玉米瘦如柴,收成不易,全靠老天,真可謂粒粒皆辛苦。 

鄉居修行,生活極簡。「仙人」每天一餐,田裡有什麼,桌上就是什麼。一鍋飯可以吃半個月,兩道菜可以配一星期,沒有冰箱,連鍋帶碗用塑膠袋紮得嚴嚴實實,隔水冷藏。一盆清水,洗頭臉,打濕毛巾擰乾擦身體,再冷的天也不過多燒壺熱水。 

「仙人」借住的房子,是傳統的農村家屋。廣大的土間,冬寒夏涼,角落堆置著農具,炊事也在此進行。陳舊的起居間約六到八疊,桌上不知哪撿來人家不要的檯燈,端端正正放著幾本字帖和稿紙,看起來頗單薄的棉被和寢具,收拾得挺乾淨。舊棉紙糊成的隔扇,房間深處透出的微光,「孤寂」恐怕是對這清涼世界最貼切的形容。 

看了「仙人」最低欲望的生活,也想有樣學樣,然而身體想要的,騙不了自己。好比這幾天台北寒雨連綿,不但手腳冰冷,肚子也餓得快,總想吃點熱的。從冰箱挖出婆婆做的蛋餃,媽媽做的獅子頭,加點紅蘿蔔大白菜、兩把粉絲,砂鍋裡這麼一燉,嘖,簡直就是連神仙也會動心的美味呀! 

至於做不做得勤勉自苦的仙人麼猛然想起陽台上一片荒蕪的花草,哎,真是慚愧慚愧呀!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仙岩隨想
上一則: 信布克得永生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