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連營的人都在替柯P助選
2014/11/08 21:50
瀏覽4,822
迴響0
推薦10
引用0
看完昨天的連柯電視辯論,我覺得其實我們要感謝這些國民黨推薦的所謂民團代表,對柯P提出這些具有明顯敵意的尖銳提問,讓我們才能聽到柯P義正詞嚴與火力四射的回答。澄清了許多對柯P的指控與抹黑。

例如,檢察官查了一年,審計部又查了多少次,都查無不法,...例如,台大校長從沒說過MG149帳戶違法,他只是說他不知道,不清楚而已。

又例如,你們這些遊走兩岸的買辦,敢在習近平面前提中華民國嗎?你們有關心過這塊養育你們的土地嗎?...我是228受難者家屬,當然有我的堅持,但不要看我過去說了什麼,要看我現在要怎麼做,...我現在選的是中華民國首都的市長,中華民國當然是我的底線。...我當選後不會加入任何政黨,我也會要求一級主管不得參與政黨活動,...台灣社會已經被藍綠對立撕裂太久了,讓我們跳脫藍綠,開始建設,...

還有,你看那連營的競選總幹事蔡正元,也是很努力的在替柯P競選,舉例來說,你看蔡正元竟然搶先公布對手陣營的市政顧問名單,還猛在自己的臉書替對手宣傳,佔據各大媒體版面,反而對自己的市政顧問團成員到底有誰,還有其優點為何,卻沒花功夫去提,...而連勝文對於自己在辯論會推薦提問的所謂民團代表,就是自己的市政顧問,竟然也不知道耶,...可見得連營的市政顧問團,有多麼不受自己陣營人的重視。

連勝文像套招般的發球給柯P接,例如,輪到他詰問時,他就問:「請問柯醫師有關器官捐贈....」,讓柯P好整以暇的拿出作者的律師函,說明該書作者葛特曼已經透過律師,讓大家知道他對柯文哲受到誤會感到萬分遺憾。柯P並說會後將律師函發給媒體求證。

連勝文更在第二輪詰問時提問表示,柯文哲根本不是淺綠,而是墨綠,還曾說當選市長後就是釋放陳水扁的最好時機。對此,柯文哲回以「我說過我是墨綠,是為了向社會證明你的槍傷為真。我這樣講,是為了台灣社會的和諧,但你今天再提墨綠,是在撕裂社會,謀的是你個人的政治利益」,柯文哲強調,「我看待陳水扁,跟看待你一樣,你們都是我的病人,作為醫生,你們都是病人而已」。這幾句話,柯P答得可說是可圈可點,變成整場辯論的焦點,也是事後會讓大家記得的名句。

看起來,連營派出來的人,包括連勝文自己,都在替柯P助選耶!

最後,我覺得在現在的台灣,問人家支不支持台獨,真的很無俚頭。

請問台灣不是一個獨立國家嗎?你不支持台獨,難道你是支持跟中共統一嗎? 難道你要被噴辣椒水,然後總統與市長都要北京官派嗎? 這一題我只想問這位「公民團體」代表,你為什麼不支持台獨?你為什麼認為台灣不是獨立的?你是有什麼病嗎?

連國防部也不認為台灣是獨立的國家,支持台獨就要記兩個申誡!國民黨這些人,真的有病!

http://www.nownews.com/n/2014/11/07/1496033
-----

柯文哲的結辯,說得真好。

今晚有看辯論嗎?
小編在最後一段時著實感動了一下。以下是逐字稿:

-----------------------------------------------------

【1107柯文哲辦公室提供辯論逐字稿】
結論(8mins)

這場辯論會舉辦之前的協商,我特別爭取公民團體的參與和提問,因為我相信:公民社會的崛起,代表台灣新政治的來臨、民主深化的開始。去年的洪仲丘事件讓二十萬白衫軍走上街頭,白色力量的開展,開啟了公民政治的新時代。

蔣渭水醫師曾經感嘆:「醫生一個一個的救病人,但是救得了永樂町,救得了整個台灣嗎?」這是一位醫者悲天憫人的胸懷,也是一位改革者壯志未酬的感嘆。

九十年以後我站在這裡,柯文哲要說:只要和人民站在一起,我們不僅要救這個社會、救這個城市,也要救整個台灣。我在這裡宣布,未來當選台北市長,市政府將會成立「公民參與委員會」,實現「開放政府、全民參與」的理想,讓市民重新建立對民主政治的信心,願意積極參與公共事務。

為了超越藍綠對抗的局面,我堅持以公民參政的角度整合「在野大聯盟」。在野大聯盟的意義就是:所有公民要團結起來,把台北還給公民社會,不要讓這個城市被少數權貴階級所壟斷。

政治應當為人民所共有、台北是你我共同擁有的家。這個城市不應當有藍綠之分而陷入意識型態的對立,這場選舉是歷史方向的選擇,到底我們要停留在藍綠互鬥的泥沼?還是擺脫藍綠,追求一個團結和諧的新時代?無黨籍的柯文哲當選台北市長,可以讓國民黨更接近國民、讓民主進步黨更加進步,對於兩黨而言都是一個改革的契機。

柯文哲是政治素人,但是我在台大醫院工作三十年,每天處理病人生死的問題,我看盡人生百態,更能感同身受什麼叫做「貧病交加」,也更能了解貧富差距造成醫療和教育的不平等。草根人民的心聲,我默默地聽了三十年。我帶領台大葉克膜團隊,讓同仁有榮譽感,並在拯救生命中得到成就感,這種領導哲學讓我們的ECMO團隊成為世界級的團隊。未來,我帶領台北市政府,也會以「榮譽成就、關懷分享」的理念與市府同仁一起努力,讓台北市政府成為一流的團隊,以服務市民成為榮耀。

我是政治素人,因此我謙卑學習、尊重專業,反躬自省也絕不推拖。有人認為我的性別意識不足,我不會找藉口、而是找老師,重新補上性別主流化的課程,迅速改進缺失。柯文哲的競選團隊大部分是海選來的年輕人,他們充滿創意與活力,我不僅讓他們發揮對於城市的想像力,也隨時接受年輕人坦率的意見,團隊當中一位只有22歲的大學畢業生,也經常當面提醒我哪裡講錯,哪裡需要改進。

柯文哲是政治素人,我沒有政黨的奧援。因為參選台北市長,柯文哲遭到來自行政、立法、司法、考試、監察五院的最高規格檢驗,我的太太不可以替我助選,我的同仁被約談,我去演講的單位全部遭到查稅,面對種種的打擊壓迫,我並沒有屈服。就是為了改正這種不合理的狀況,我才需要出來參選。如果可以實現平民參政的理想,選舉過程的種種磨難,我都可以視為是鍛鍊柯文哲成為台北市長的必要過程。

親愛的市民朋友,你可以相信柯文哲。因為我和你一樣都是平民子弟,靠著苦讀出身,憑著專業能力在社會立足,養家活口還背負著房貸。多年來,我騎著腳踏車上下班,也因為這樣,我真實感受到路面的凹凸不平,確實體會風吹雨打日曬。我了解人民在想什麼、也確實知道他們需要什麼。

親愛的市民朋友,你可以相信柯文哲。因為醫師的白袍沒有藍綠之分,而醫師的專業只有是非對錯。即使面對龐大的壓力,我還是堅持必須公平評價蔣經國前總統。真誠地面對歷史,才能夠讓台灣社會以後真正和諧。我知道有人一直想將這場選舉拉向藍綠對決,但是這樣的對決對台灣社會真的有好處嗎?台北市民早就厭倦仇恨與對立。柯文哲當選台北市長,是中華民國首都的市長,各政黨的旗幟依然可以在這座城市飄揚,因此也不需要以恐嚇牌和危機牌來威脅市民。

親愛的市民朋友,你可以相信柯文哲。我的口才不好,甚至白目,說話也不刻意討好人,但是我懂得仔細傾聽,很多人忽略了「傾聽」才是解決問題的關鍵。當所有台北市民的聲音都可以被聽到的時候,這不就是直接民主嗎?我主張「開放政府、全民參與」源頭也是在這裡。民主政治不是四年投一次票而已,而是市民每天都可以向政府表達他的意見,在市政府的行政權和市議會的立法權之外,必須保障市民的提案權和審議權。因此,我們開放政府資訊讓市民檢驗,透過網路投票讓市民參與決策的形成,並且匡列預算給市民提案,讓台北市民的創意與活力得以融入市政的運作,讓市民可以成為真正的主人。

親愛的市民朋友,無論你我來自何處,我們都選擇在台北市安身立命。「One city one family」,台北是我們共同的家,家人會吵架但是不會分離,家人會互相體諒、互相包容;這個家庭有你有我,你我都是手足,而這塊土地是養育我們的父母。「One city one family」,台北是我們共同的家。兄弟姊妹、年輕朋友們,這座城市擁有庶民、鄉民和公民,有你我的淚水、汗水和夢想,請您帶著愛與感動,和柯文哲一起為台北再造光榮。
這場選舉不只是柯文哲一人的選舉,而是一場改變政治、改變文化的社會運動。這場選舉成功的關鍵,在於「相信」:相信改變可以成真,相信自己手中的一票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相信自己手中的一票可以決定台灣的歷史。

親愛的市民朋友,十一月二十九日請您一定要去投票,為自己投下一票、也為自己的孩子投下一票,因為我們改變的世界是他們下一代的未來,讓我們一齊努力。謝謝。

-----
台大政治系教師必讀!

政治,是攸關價值的選擇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將政治作為一種志業,肩負的應當是一種高尚的理想,一種對未來社會的美好想像,一種對人類文明能朝著更真、更善、更美的方向推進的夢。也因此,政治本身並不是骯髒齷齪的黑心事業,政治的思想核心也不是爾虞我詐、滿佈圈套的狡詐陷阱,政治更不是權力競逐的代名詞,因為那些僅僅是政治上難以避免的操作手段與遊戲規則;但曾幾何時每當吾輩談到「政治」,大多數人的直覺反應便認為「政治」是一個帶有負面意向的敏感辭彙,關於政治這件事,輕者閃避不談、重者敬而遠之、更甚者鄙夷以對。

明明政治是一件攸關所有人,不管是自己這一代抑或是我們下一代公共利益與大是大非的關鍵決定,但在今日卻往往被貶抑成無從超脫的厚黑深淵,彷彿一旦談論到政治、沾染上政治、與政治碰上邊就會失去了自身原本潔白純淨的顏色或立場。但除非真的是純粹政治冷感的絕緣體,否則如此荒謬的態度在本質上不過是荒唐的一種鄉愿,是一種假中立、假客觀、假道學的欺瞞。也因此「兩個蘋果都一樣爛」、「換誰來做都一樣」、「沒有一個政黨是可靠的」等虛偽的空話,從來都經不起檢驗。君不見台灣歷史上的選舉廢票數量從來都是個位數的百分比,「大家一樣爛」的說法無論如何都得不到具體印證,不正是萬分清楚的道理嗎?

政治上會有立場的差異,那是因為各自所擁抱的目標與對未來的想像可能不盡相同;政治上會有選擇的出入,那是因為各自所設定的路徑與對促成的手段或許難以齊一;然而就政治在初始想要完成的那個深遠的理想與期待來說,它並不會因為上述的不同而有所改變,政黨之間的差異,基本上就在於此。沒錯,往往有一些不良政客,更精確地說是低級的政治撈客,他們善於操弄政治議題,將政治競逐搞成政治分化與對立,他們汲汲營營地肖想從政治上撈到好處,這些東西或許是權力、或許是名望、或許是財富;他們將政治當作成就個人權位的墊腳石。但我們必須強調,汙染政治的是那些骯髒的政治撈客,讓人民可能對政治感到失望、厭倦、煩悶的,也正是那些齷齪的政治撈客,但吾人不應混淆政治本質與政治作為這兩者,犯下將政治作為當成是政治全部的錯誤,用一竿子打翻一條船的方式概括地否定所有。

政治,尤其是選舉型民主的政治,當國家把選擇的權力交到選民的手上時,無疑地就是希望選民能作出抉擇。假若能將取捨的標準回歸到政治本質上應該要有的真、善、美等價值,我們還會不知道該如何選擇?還會迷失於「大家都一樣爛」的詐霧裏嗎?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