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武漢肺炎病毒是人工合成且因相關研究機構管理不善而洩漏出來的可能性大增!
2020/02/15 14:49
瀏覽4,312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武漢肺炎病毒是人工合成且因相關研究機構管理不善而洩漏出來的可能性大增!

中國國家主席、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14日下午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二次會議,同時發表重要談話,指示要把生物安全納入中國國家安全體系。台灣媒體將習近平此講話列為重大指示。

https://rfi.my/5NXH.f

中國國家主席、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14日下午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二次會議,同時發表重要談話,指示要把生物安全納入中國國家安全體……

---

中國那邊的科研人員不受控,實驗室管理更不規範,還發了國際期刊論文,上面都有日期,與詳細實驗內容,想賴也賴不掉。

「2月2日,武漢病毒研究所女研究員石正麗在微信朋友圈回應外界質疑稱,可用生命擔保武漢肺炎病毒和她的實驗室無關。石正麗於1964年5月26日出生,河南西峽人,中國病毒學家,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副主任。

該聲明隨即遭“武小華博士”炮轟。“武小華博士”公開發文稱,武漢肺炎與石正麗實驗室的病毒洩漏有關。文章說:冠狀病毒從蝙蝠到人有變異基因需要實驗室蛋白改造,同時表示實驗室管理混亂。

武小華博士”對石正麗提出兩點關鍵質疑。其一,石正麗團隊日前公佈論文稱,武漢肺炎病毒可能由蝙蝠直接傳染給人,但“武小華博士”認為,這是石正麗欺騙外行的謊言,因為根據醫學常識,蝙蝠病毒必須經過變異才能進入人體,而這個基因變異需要通過1-2個大鼠或靈長類的中間宿主參與,而且這種基因改造只能在實驗室完成。但石正麗論文中根本沒有提到有中間宿主。

其二,“武小華博士”大曝中國醫學實驗室內部的管理混亂,並認為這是病毒洩漏的主要原因。

“武小華博士”提到,實驗動物的屍體隨便處理,或者按照野生動物出售,或把實驗用的動物標本隨意帶出當寵物養,甚至把標本雞蛋煮了吃。

“武小華博士”身份未明,疑似某個熟悉中國科研系統的醫界學者。武小華寫的《一文讀懂中國醫患暴力的前因後果》,備註作者為美國註冊矯形師,中國首位開展嬰兒顱骨矯正康復的矯形醫師。

除了“武小華博士”,“多益網絡董事長”2月4日中午在微博發布長文,宣布舉報武漢病毒研究所。

微博中稱:“基於以下事實與證據作為線索,因疫情防疫事關重大,我懷疑武漢病毒研究所對實驗動物管理不善而病毒實驗動物流出,導致2019新冠狀病毒疫情。我決定向國家舉報武漢病毒研究所,希望國家徹查該研究所實驗動物管理情況,及相關蝙蝠冠狀病毒改造為可感染人類的研究情況。”

該微博中帶有“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石正麗為作者2015年在自然期刊發布的相關論文”、“美國醫學專家在2015年發表在自然期刊的質疑文章”等多個“證據”鏈接。

有網友分析稱,中國微信上有關武漢肺炎的信息一發出就被封號,而“武小華博士”、“多益網絡董事長”直言指證石正麗洩露病毒的帖子卻能廣為流傳,很可能是中共在引導風向標,因為人工合成病毒很難再抵賴,要讓石正麗來背鍋了。」

---

「在論文中,赫然寫著:“為了研究循環蝙蝠冠狀病毒的出現可能性(即感染人類的可能性),我們構建了一種嵌合病毒”,並說“這種雜交病毒使我們能夠評估這種新的棘突蛋白引起疾病的能力”;還說“在此基礎上,我們合成了一株具有感染性的全長SHC014重組病毒,並證明了該病毒在人體內外的複製能力”。」

該論文為《一個類似SARS的蝙蝠冠狀病毒群顯示了感染人類的可能性》,"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原文鏈接為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m.3985

發佈時間:2015年11月9日更正於2016年4月6日

---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蔡崇敏

(可分享)

之前我在看瑞德西韋(Remdesivir)這個原本用於伊波拉臨床試驗的藥竟然對武漢肺炎有效這件事,以及在泰國和中國用抗愛滋病藥物對武漢肺炎有效,還有讀印度科學家Prashant Pradhan等人發現2019-nCoV的S蛋白相較於SARS冠狀病毒的S蛋白有被插入四段分別與HIV-1的gp120和Gag相同或相似的氨基酸序列(但這四段並不存在於其他冠狀病毒,而這不可能於自然界偶然發生)的那篇論文,我就有想過2019-nCoV的生成,除了被人為插入HIV序列之外還有被人為插入伊波拉病毒序列的可能性,也就是說,以蝙蝠類SARS冠狀病毒(Bat SARS-like coronavirus)為骨幹,用基因編輯(CRISPR/Cas9或其他方法)插入HIV和伊波拉病毒的關鍵序列。

果然,《2/12/2020 路安墨时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jjKmVdEZN0 ) 揭露了一篇2020/02/02刊登(1/24已先PO在Researchgate,相當於科學界fb)在中國科學院預印平台ChinaXiv網站上的論文《武汉2019冠状病毒S蛋白可能存在Furin蛋白酶切位点》,其中一位作者施勁松的單位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東部戰區總醫院。論文中,作者李鑫等人表示「2019 冠狀病毒的包裝機制有可能與鼠肝炎冠狀病毒、HIV、埃博拉病毒和一些禽流感病毒的包裝機制相同,而不同於SARS 等其它大部分Beta 冠狀病毒」!

他們聲稱「無意間」「發現了“RRAR”序列(圖1A),該序列符合Furin酶切位點的識别模式“RXXR”[5]。比對武漢2019冠状病毒與SARS之間交界區核酸序列,發現變異來源是插入了12個鹼基(圖1B)。以“CGGCGG”为核心向5和3端各擴展15 bp」

補充一下,Furin是一種哺乳類動物所具有的前蛋白轉化酶,可以想成一把可以切割蛋白質的剪刀,辨認出切割位(cleavage site)後就進行裁切,讓原本沒有活性的病毒融合蛋白,經切割後變成有活性,使病毒可與宿主細胞膜融合,感染細胞。HIV和伊波拉病毒具有Furin蛋白酶可以辨認的切割位,而SARS冠狀病毒的S蛋白並不具有S1和S2之間的Furin切割位。「而SARS冠狀病毒S1與S2之間的交界區沒有Furin蛋白酶切位點(cleavage site)」(2/15 00:15更新)

在這篇論文,作者以變異(也就是突變)來說明為什麼2019新型冠狀病毒會有Furin蛋白酶切割位,他們聲稱「这个“变异”引入了一个可供Furin蛋白酶切的位点,是此前所有发现的SARS 和SARS 样(SARS-like)冠状病毒所不具备的,这种变异有可能增强了武汉2019 冠状病毒的传播能力。」、「武汉2019 冠状病毒在进化过程中获得了Furin 酶切位点,这一“突变”显然对其感染等生物学功能产生较大影响……」,但我不認為突變可以這麼恰巧連續四個胺基酸以RXXR模式排列又剛好在S1和S2之間,就這麼剛好?

作者在摘要結語提到「如果Furin 蛋白酶切位点及相关机制预测正确,意味着现有的大量抗病毒药物(特别是Furin蛋白酶抑制剂)可以利用,实现老药新用。另外,我们从临床治疗心衰的组合用药数据中为武汉肺炎的鸡尾酒疗法推荐了几种可以抑制Furin 蛋白酶的药物。」但是否如作者所說的「預測」,還是他們早已知情,在此打個問號。

論文全文: (2/14 23:50 修正網址) http://www.chinaxiv.org/abs/202002.00004

註:Ebola台灣翻作伊波拉,中國翻作埃博拉

本人為以上言論負責

蔡崇敏

2020/02/14 04:35

---

美國人如果有機會去武漢病毒研究所勘查,就能確定的知道病毒是合成的,也能確認其為病毒散佈的源頭了,所以中國怎麼會讓你派人來呢?

「美國疾管中心主芮斐德就向記者指出,「我不認為被阻止入境是出於醫療考量。」記者問:「你認為是什麼,超出醫療,是政治嗎?」芮斐德則回:「我認為在醫療之上疾管中心主任不能決定。」芮斐德暗指中方政治考量凌駕一切,川普團隊也對此表示失望。

白宮經濟顧問柯德洛就說:「我們現在超失望,中國還是沒有讓我們派疾管中心人員,跟世衛一起過去。」失望之餘,柯德洛更希望習近平有對川普說實話。

記者問柯德洛:「當總統之前說溫暖的天氣可以阻止疫情傳播,這是習主席告訴他的嗎?」柯德洛回應,「沒錯,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是真的嗎?我希望是。」

至於對話當事人川普在接受美國電台訪問時,先是表揚中國做事很專業也很有能力,但在被問到北京當局有沒有對疫情據實以報,川普卻說那可不一定,因為他認為中國不想丟臉。到底中國拒絕美方協助的原因是什麼?習近平對疫情發展又是否真有掌握,一切還有待時間揭曉。」

FTVNEWS.COM.TW

中國武漢肺炎疫情在昨(13)天一日暴增超過15000起,讓人憂心忡忡,不過世界衛生組織表示,確診病例之所以飆高,是因為湖北當局把臨床診斷病例也算到確診病例中。對此,美國疾管中心同意中國做法,不過也說中國一直拒.....

---

新型冠狀肺炎是甚麼時候出現的呢?包括中國疾病與預防控制中心(CDC)主任高福在內的幾個中國專家,2020年1月24日在醫學雜誌《刺絡針》The Lancet上發表論文(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0)30185-9/fulltext),表示12月1日有武肺確診首例,且明白表示「自12月中旬以來,密切接觸者之間已經發生了人際傳播1月1日至11日,共有七位醫務人員感染

武漢金銀潭醫院呼吸與重症監護科(ICU)主任吳文娟醫生表示,這名12月1日發病的患者是一名年過七旬患有阿茲海默症的男子,「有點腦梗、老年痴呆,送過來時狀況很不好」,她稱「他住在離海鮮市場四五(個公交)站遠的地方」,「而且因為他患病,所以基本上不出門」(參《肺炎疫情:模糊不清的「零號病人」與病毒來源爭議》,BBC中文,2020-02-18 [2020-03-03]。

2020年3月13日,香港《南華早報》指,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有關新型冠狀病毒的回溯統計,在首位前往醫院就診的病例出現前,湖北省內已有多名病人出現發病現象,首宗感染病毒個案可能可以追溯至去年11月17日。患者是一名55歲湖北人。報導又指,最早感染病毒的四男五女,年齡介乎39至79歲,不過當中無人被確定為「零號病人」Josephina Ma. Coronavirus: China’s first confirmed Covid-19 case traced back to November 17.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20-03-13 [2020-03-13].

//論文是1月22日投稿的,應在更早之前已經完成。論文寫作人知道疫情並非「可防可控」,也明確掌握病毒人傳人證據。作為疾控中心主任的高福,負有防控全國傳染病的使命,卻只顧自己在世界級學術刊物上沽名釣譽,而向全國隱瞞他們所知道的疫情,實在很難想像他們的良知和專業操守是怎樣的。近日大陸有網文提出〈高福先生,您人生的路,還有嗎?〉〈第一批赴武漢的8名專家,是否該徹查?〉這兩篇文章,刊出不久即被刪除。


//另一篇被刪除的文章,是正式刊登在《中國科學報》上,對美國兩位醫學教授和病毒專家王秋紅和蘇立山的訪問。他們都認為對待傳染病防治絕不能保守,病毒既然能從外界進入人體,明顯是可傳播的,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應該首先認定為可傳播;如果要說它不可傳播,需要確鑿的證據。

他們又講到美國CDC和中國CDC的差異。美國CDC有1.5萬人,每年約120億美元運作經費,囊括病毒學、流行病學、傳染病學等各個學科的專家,既有科研、又有臨床、也有防疫,而且都是一線的頂級專家,他們得到資訊,作出結論,有決策權,衞生部長和總統必須聽CDC的建議。

中國CDC只有2,100人,沒有決策權。CDC負責人或國家衞健委都要聽黨的指揮,按照黨的意向表述疫情。「可防可控」、「不會人傳人」,都是黨從「開好兩會」、「過好春節」的政治考慮出發的宣傳導向。

華春瑩罵美國政府撤僑、全面限制中國人入境等「帶了一個很壞的頭」,是罵錯了。因為美國政府不可能不聽CDC的建議。世衞怎麼說,美國政府可以不理,CDC怎麼說,就一定要聽。而CDC對待傳染病,必然是從最壞的可能性去設想,以作預防。這是文明世界的常識。

中國網民罵中國CDC專家,也罵錯了,因為不是高福等要刻意隱瞞,而是他們不能不按照黨意說話。你可以說他們沒有道德勇氣,但體制上他們不這麼做要擔風險。這是專政體制的邏輯。

傳染病防治關乎全體人民健康,文明社會從政府到公眾都只相信專家,而不能夠相信從政者的政治考量。香港市民在SARS時相信鍾尚志,現在相信袁國勇。袁說最重要是截斷傳染鏈,否則香港自己不封關,外國亦會對香港封關。林鄭只聽黨意,而不聽專家之言,現在果然被袁不幸言中,外國開始紛紛對香港封關也。

掌權者聽專家之言,還是專家要服從掌權者之意,是抑制疫情與擴散疫情的分際,也是善與惡的距離。//

HK.APPLEDAILY.COM

世道人生:善與惡的距離 - 李怡6小時前專欄作家 : 李怡美國中國武漢湖北政治中共李怡肺炎袁國勇檢疫專業醫療鍾南山疾控中心公共衞生衞健委高福華南海鮮市場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

「其一,根據武漢市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等人2020年1月24日刊發在國際醫學期刊《刺針》(The Lancet,內地譯《柳葉刀》)的論文,金銀潭醫院是在2019年12月1日收治了首例後來被證實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患者,且患者本人並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其家人也未出現發燒和呼吸道症狀。該論文還同時透露這之後直到12月10日才陸續有其它病例被發現,且多人與華南海鮮市場無關。其二,根據武漢市衛生與健康委員會2020年1月11日描述,「根據國家、省市專家的流行病學調查,這次武漢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發病全部在2019年12月8日到2020年1月2日之間」,重要的是這名12月8日發病的「首例感染者」信息更為模糊,沒有留下任何公開紀錄。其三,也即是2019年12月30日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醫生在同學微信群裏所提供的信息。當時李文亮披露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SARS,第一例患者是水果批發攤老闆」,該患者「在自己所在武漢市中心醫院後湖院區急診科隔離」。」

參:《近思錄:武漢新冠肺炎疫情的六大質疑

---

「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迅速擴散,先前美國要求派專家到中國,遭到中方拒絕。對此,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說,美國對沒有被邀請進入中國感到遺憾,美方對中國的疫情缺乏透明度感到有點失望。

綜合媒體報導,庫德洛13日在白宮向媒體表示,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DC)的官員表示願意派專家到中國,以幫助中國政府防疫,但這些提議都被中方拒絕了。

庫德洛還透露對中國傳出的疫情信息缺乏透明度表示「有點失望」。庫德洛說,「我們很遺憾沒有被邀請參加,我們對(中國)缺乏透明度感到失望。」

庫德洛指出,尚未解決的問題越來越多,沒有跡象表明美中雙方有望進行合作。庫德洛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曾向美國總統川普保證,願意保持開放並接受美方協助,但中國卻不讓美國與聯合國、世衛組織(WHO)合作。

庫德洛說,「我不知道他們(中國)的動機是什麼。我確實知道的是,有愈來愈多的人在那裡(中國)受苦。 中共中央政治局真的對我們誠實嗎?」」

===2019/2/16 新增===

2020/1/2 解放軍發出緊急通知

2020/1/3 中共通知美國

2020/1/20 鍾南山告知人民

2020/1/23 武漢封城(已經有五百萬人離開武漢市,剩下九百萬人)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Lifetime 視界

中共通报疫情的時間顺序挺有意思:1)中共解放军。2)美国。3)中国民众。

---

「香港01報導中國華南理工大學教授肖波濤發表題目為《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源頭可能性》報告,指出武漢疾控中心距離被指爆發疫情源頭的華南海鮮市場不足300公尺,報告懷疑有關疾控中心的動物實驗樣本,以及受污染垃圾是病原體。

疾控中心曾捕捉蝙蝠作為研究之用

報導指出,這份報告提到武漢有2間實驗室,除了距離華南海鮮市場30公里、P4級的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另有距離海鮮市場僅280多公尺的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WHCDC)。報告中引述官方資料,指武漢疾控中心曾從湖北省與浙江省捕捉蝙蝠作為研究之用,也提到負責研究的研究員曾遭到蝙蝠攻擊,自我隔離14天,也曾發生沾到蝙蝠尿而被隔離。」

NEWS.LTN.COM.TW

武漢疾控中心距華南海鮮市場不到300公尺中國武漢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肺炎(COVID-19,下稱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延燒,有香港媒體報導,中國學者曾發表報告,直指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WHCDC)可能是病毒來源,還稱.....

---

「科技部社會發展科技司司長吳遠彬在今天(15日)的國務院聯防聯控新聞發佈會上介紹,為加強規範管理和服務,高效有序推進全國應急科技攻關,科技部出台了《關於加強新冠病毒高等級病毒微生物實驗室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導意見》。

吳遠彬介紹,《意見》要求實驗室發揮平台作用,服務科技攻關需求。同時,各主管部門也強調要加強對實驗室,特別是對病毒的管理,確保生物安全。

吳遠彬說,在科技攻關中既強調特事特辦,又強調合法合規,加強相關研究的論題審查和知情同意,做好疫情期間外國專家保障,為各企業提供好服務。」

---

如果中共真的炸掉實驗室,這還真是傑出的一手!

FOUNTMEDIA.IO

王瑞德表示,台灣網友第一時間說,湖北跟武漢所有的正副書記全部換掉了,「會不會利用這個機會,把P4實驗室給炸了?!」因為東西全炸了,既沒人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也不解釋大爆炸的聲音是什麼,又剛好在武漢。

---


Lifetime 視界

17 小時 · 

一位在德國培訓的中國遺傳學家在其實名認證的微博上稱,他發現,#COVID19 病毒的確存在人工編制的痕跡,導致病毒更容易傳播。他的發現也得到熟悉他的國外同行的認可。

===2020/2/17新增===

「武漢肺炎的疫情源頭開始出現更多有力證據,美國生物基因分析專家里昂斯維勒日前接受採訪,他表示,新型冠狀病毒有使用「P-Shuttle SN Vector」的人造技術,基因組序列裡被插入奇怪的元素,他確定這個特別的病毒來自於實驗室。」

NEWS.LTN.COM.TW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失控,中國官方始終否認病毒來自武漢P4實驗室與人為製造的指控;然而,美國學者里昂斯維勒(James Lyons-Weiler)日前指出,「新型冠狀病毒有使用人造技術,確定來自於實驗室」。武漢肺炎的疫情源頭開始出....

---

越來越接近事實真相了:武漢實驗室。

與其說是蝙蝠咬人,不如說是中國共產黨利用武漢實驗室,製造生化武器,植入蝙蝠體內試驗,然後有人拿走蝙蝠去倒賣。

NEWS.LTN.COM.TW

中國武漢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下稱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延燒,有中國網紅引述內部消息指出,武漢P3實驗室曾發生生物樣本洩漏事故,導致1名女性死亡;隨後又因各種錯誤環節,感染了火葬場人員。該中國網紅更....


---


圖像裡可能有一或多人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Ranke

逐漸接近的武漢肺炎真相

就給個人留個紀錄 ,這是這個年代影響我個人與週遭最大的事件 。

圖一 :武漢已經在.2019/09/18舉行過冠狀病毒擴散的演習…

圖二:中國人慢慢的 ,也懷疑武漢病毒所的研究生黃燕玲 ,是被感染的第一人 。
圖三:那位研究生 ,研究的專題也確實是這個領域 。
圖四:為何已去世的李文亮眼科醫師會知道病毒出現?
圖五:不解釋 。郭文貴說 ,這個病毒原本是來打戰用的 ,目標就是台灣…這可以解釋為何武漢病毒所為何現在被軍方接管 。

SECRETCHINA.COM

有网络消息称,武汉肺炎第一位感染者(也被称为0号病人)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该消息虽尚未得到证实,但习近平14日突然提出加速推动生物安全立法,中国科技部也随后出台针对病毒微生物实验室的最新政策,引发外界

---

https://ozvoice.org/zh-tw/202002/200192.html

Cheng Kaifu

傳說中的武漢肺炎第一人 (武漢p3實驗室實習生黃燕玲,長的還🈵️漂亮的)

#個人認為 此病毒🦠根本就是化武

以下文章來源:大紀元 。

圖片:個人來源

中國武漢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下稱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延燒,有中國網紅引述內部消息指出,武漢P3實驗室曾發生生物樣本洩漏事故,導致1名女性死亡;隨後又因各種錯誤環節,感染了火葬場人員。該中國網紅更進一步指出,這名死亡的0號女性病人疑似就是武漢病毒所的人員。

內部人士爆料:武漢P3實驗室造成病毒洩漏

中國網紅「stone記」10日引述內部爆料人士表示,先前曾有4份「不可傾斜倒覆」的樣本送往武漢P3實驗室,過程中疑似發生傾斜倒覆情形,負責運送人員隱瞞此事,而P3實驗室里接收樣本的XXX女士,又疑似因面罩過濾器長年使用而失效等因素,吸入實驗室內空氣,並迅速在實驗室內死亡。stone記則推測,4份樣本或許分別為不同的病毒,在同時感染下造成0號病人XXX女士迅速死亡。

爆料人士指出,該實驗室隨即對屍體進行化驗,並將屍體消毒後立即送往火葬場進行火化。化驗結果出爐後發現,屍體肺泡灌洗檢測呈現陽性反應,基因序列也確認無誤,但為時已晚,屍體已送往火化。爆料人士更強調,其實他們都知道0號傳染源就是火葬場人員,也因為這名人員有繼發性青光眼等疾病,因此可以連結到日前逝世的眼科醫師李文亮。

爆料人士認為,人員死亡後沒有向上呈報,由實驗室私自處理並立即火化,是處理環節上的一大錯誤。「stone記」則懷疑身為0號傳染源的火葬場人員可能與屍體有過接觸,因而遭到傳染。

內部消息指出:1名人員在去年「突然消失」

「stone記」於13日進一步引述武漢P3實驗室內部消息指出,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內1位名為黃燕玲的人員,在去年「突然消失」;而目前實際前往武漢病毒所網頁查看也可發現,相較於其他所內人員,黃燕玲的照片和簡介都已消失。但由該所公告可以確認,黃燕玲確實為2012年由成都西南交通大學推薦進入該所的學術性碩士。

此消息傳出後,武漢病毒所研究員石正麗受訪時表示,對於黃燕玲這名人員她「並不掌握」,但她強調該所「包括研究生在內,沒有一個人被病毒感染過,我們所是零感染」。而當時黃燕玲的指導老師危宏平則是發文澄清,黃燕玲2015年7月碩士畢業後一直在外地工作,目前一切安好。

但根據「stone記」掌握到的1篇博士學位論文,該篇論文作者為胡園園,發表於2016年4月,文中提及對楊航老師、余軍平老師、李俊花秘書以及李恆、黃荔、李風雲、王靖、黃燕玲等同學的感謝之意。經前往武漢病毒所網頁查證,無論是作者胡園園,或者是文中提及的人物,皆為武漢病毒所診斷微生物學學科組人員無誤。

---

---

俗稱武漢肺炎的新型冠狀病毒正在國內肆虐之際,中國政府卻透過官方發言人與學校老師散佈反美言論,企圖轉移焦點,以避免民眾關注政府對於疫情爆發處理不力的問題。

https://www.rti.org.tw/news/view/id/2051827

RTI.ORG.TW

就在俗稱武漢肺炎的新型冠狀病毒正在國內肆虐之際,中國政府卻透過官方發言人與學校老師散佈反美言論,企圖轉移焦點,以避免民眾關注政府對於疫情爆發處理不力的問題。根據網路雜誌《寒冬》2月16日報導,即便在全球各...


===2020/2/18新增===

财经冷眼:刚刚,武汉病毒所所长王延轶被下属实名举报,紧急辟谣的玄机在哪里?

承认泄露也是好事,也许美国就可以名正言顺介入调查,能帮助尽快平息这次的疫情,总比遮遮掩掩的好

---

王延軼是靠藝術特長(民族舞)增額錄取進北大的(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4397https://new.qq.com/omn/20200216/20200216A0NG4800.html),再靠師生戀的老公舒紅兵(其靠山是江綿恆),六年內從博士生研究員,37歲就做到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所長(http://digest.creaders.net/2020/02/15/2191016.html),爭議不斷(http://digest.creaders.net/2020/02/15/2191014.html)。

所以,如果說她懂生化科技,真的是侮辱她的藝術專業與其深厚的褲帶關係。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

只是堵藍

17小時 · 

OMG!

研究員實名舉報病毒研究所所長

把有武漢病毒的實驗動物賣到華南海鮮市場

所長要背鍋了

習包子:我們懷念他

---

「高福院士的疑似公關:

  1、面對發論文還不公開真相質疑,高福回應稱論文是“回顧性論文”為由,籠而統之迴避了是否知道病毒“人傳人”真相,以及寫論文細節情況。

  2、被疑為針對網文刪貼。有一篇針叩問高福院士的微信文章,在點擊超千萬時被刪,作者繼續爆料稱,舉報者認為是“編造事實,隨意污衊為國家做貢獻的科學家,嚴重損害他人聲譽”。

  3、高福沉默。

王延軼涉及的爭議:

  1、“雙黃連之母”的問題。在國人苦新冠病毒極甚之時,一篇“雙黃連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狀病毒”報導,牽出武漢病毒所美女所長。作為這項偉大發現單位之一的統領人物,被網友取名“雙黃連之母”。

  2、“雙黃連他媽的愛情”之謎。王延軼在讀北京大學生命科學院時,與該院舒紅兵教授發生師生戀。此後,老夫少妻,夫唱婦隨,從北大到武大,從京城到江城,入學入職升遷,處處交叉交纏,疑為在上演“扶上馬、送到底”的好戲。

  3、相關組織程序是否科學合理的疑問。這位美女所長從基層研究員幹到正廳級幹部,僅用了六年,背後一系列職務變動,是否經得住“程序正義”考驗。

  4、“饒毅寫信給舒紅兵勸其妻辭職”的傳言。網傳著名學者饒毅給舒紅兵,勸他趕緊讓王所長辭職,其中表示王所長專業不是病毒學,水平也比較差,年資太低難服眾,不應該影響研究所發展。此事未被相關人物否定,不似空穴來風。

  5. “一個改名的北大藝術特長生”的報料。有自媒體通過提供來自西安鐵一中、北大、武大、武漢病毒所等單位翔實權威的數據材料,判斷王延軼原名王延鐵,是一名藝術特長生,但查不到她的當年考生號,查不出究竟屬於怎樣的特殊政策錄取的考生。

王延軼女士的疑似公關:

  1,舒紅兵出馬刪文之事,針對一篇關於王延軼女士“成功史”的微信文章,在閱讀量破千萬之後,網傳有圖片顯示“我是舒紅兵,希望你把關於王延軼和我的微博文章立馬刪除,並公開道歉......”等語氣強硬帶有威脅性的內容。

  2,是否在以新的熱點問題轉移關注視線。武漢病毒所接接連發生圍繞石正麗團隊研究是否可能洩密的爭議,發生申請“神藥”瑞德西韋用途專利爭議,讓“雙黃連之母”走出公眾視線。

  3,正面形象宣傳悄然發力。中國科學報發表題為《與病毒賽跑為生命守護——走近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抗擊疫情第一線》,並經報社和單位新媒體改標題推薦,通過報導及網友跟貼留言,積極展現研究院在疫戰中的成績和擔當,變相給王所長臉上貼金。

  4,王延軼沉默。」

DIGEST.CREADERS.NET

文丨将爷 “疫战”中,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还好,前两天,最高检专门发文,把这事给说清楚了。 其中强调:…


---

「2月3日晚,疑似首都醫科大學校長饒毅向風波中心人物,中科院院士、政協常委舒紅兵寫了一封信。

同時抄送武漢病毒所所長王延軼(舒紅兵夫人)、中科院院長白春禮。

饒毅曾於2007年任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院長。而王延軼曾於2000到2004年在該學院攻讀本科,當時舒紅兵是該院長江學者特聘教授。所以他們多少有些淵源,雖然不是同期。

這封信寫的真是綿里藏針,開篇一句話“在我任職之後,禁止了師生戀,恐怕就不會出現這種問題”就令人噴飯。

這封信中,饒毅直言不諱了三點:1.她專業不相關,不是病毒學,算是外行領導內行;2.她水平比較差,北大都當不上副教授,沒辦法匹配病毒所所長;3.年資太輕,論資排輩都到不了她。

所以就建議她辭職。」

AFRICANTIMES2005.COM

非洲时报是非洲发行量最多的华文媒体,为用户提供非洲新闻、南非新闻、华人新闻、非洲旅游、非洲红酒贸易等咨询服务。

---

「武汉病毒所所长王延轶现在的名头,已经响彻中国,原因是她有一个很陡的外号,叫“双黄连之母”。

  如此高大上的雅号,缘于此前武汉病毒所成为“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发现者。

  作为统领的美女所长王延轶,被认为与居里夫人发现镭有相似价值,故被封号“双黄连之母”。」

「最终判断是:武汉病毒所所长王延轶原名王延铁,是一名艺术特长生,属特殊政策录取的考生。

  查不到她的当年考生号,查不出她所学艺术品类。但这并不影响王所长在化身为伟大科学家之后,被用这些概念进行包装报道:

  能歌善舞

  精通乐谱

  有音乐天赋」

「針對被民意群毆的武漢病毒所,學者饒毅日前就給美女所長王延軼的老公舒紅兵院士寫了封信。

  內容簡單概括說,就是奉勸其夫人辭職。原因是,王所長專業不是病毒學,差太大了,水平也比較差,年資太低了,難讓下面人服氣,影響研究所工作。」

DIGEST.CREADERS.NET

题记: “倘使自己还偷生在不明不暗的虚妄中,我就还要寻求那逝去的悲凉缥缈的青春,但不妨在我的身外。因为身外的青春倘一消灭,我身中的迟暮也即凋零了。” ――鲁迅《希望》文丨将爷…

===2020/2/19新增===

整理的不錯。真相只有一個,就讓我們看下去。

「三、石正麗:疑雲籠罩的冠狀病毒跨物種感染研究

一個顯著的事實是,蝙蝠攜帶的冠狀病毒無法直接感染人體,更不是可以擁有人傳人能力的病毒。但隨著輿論對武漢病毒「被人工干預」的質疑聲越來越大,武漢病毒所及該所的知名病毒專家石正麗開始步入大眾視野。

2003年薩斯疫情爆發後,石正麗曾帶領團隊在全國各地採集蝙蝠樣本做病毒檢測,並於2013年將成果發表於《自然》雜誌上。2017年,石正麗團隊確定SARS病毒是經過幾個蝙蝠SARS樣冠狀病毒重組而來,一度引發普遍關注。

由於長期從事對蝙蝠及SARS病毒的研究,石正麗無疑已經成為冠狀病毒研究領域的權威,而且其本人更專注於冠狀病毒跨物種感染領域。

耐人尋味的是,石正麗對冠狀病毒S蛋白——這個跨物種感染人體的「通行證」——的研究,早在2010年就已經開始。石正麗團隊對尋找冠狀病毒如何跨越物種障礙發生傳播,進行了長期、系統且深入的研究。

2010年,石正麗團隊發表論文[11],用活SARS病毒和HIV(艾滋)偽病毒檢查不同種類蝙蝠ACE2對人類SARS-CoV刺突蛋白(S蛋白)的敏感性。實驗中他們還改變蝙蝠ACE2的幾個關鍵氨基酸,來測試其對S蛋白的結合性,並構建帶有SARS病毒BJ01-S蛋白的HIV偽病毒HIV/BJ01-S。這顯示石正麗團隊已經意識到S蛋白與ACE2受體之間的特殊關係。

2013年10月30日,石正麗團隊發布了冠狀病毒研究的「新突破」。《自然》雜誌刊發其題為「使用ACE2受體的蝙蝠SARS樣冠狀病毒的分離和鑑定」論文[12],包括葛行義、石正麗、達薩克等專家在內的研究團隊,發布了從雲南菊頭蝠(馬蹄蝠)身上分離出的新型冠狀病毒RsSHC014和Rs3367的全基因組序列。石正麗負責提供了SHC014冠狀病毒S蛋白序列以及質粒,這是她一直以來最擅長的領域。

在這次的研究成果中,石正麗團隊還從蝙蝠糞便樣本中分離出了第三種新型蝙蝠冠狀病毒的活體——SARS樣冠狀病毒WIV1,其與Rs3367病毒的序列同源性為99.9%。該病毒的S蛋白可以通過受體結合點(RBD)結合人類受體ACE2,並有效地將SARS病毒直接傳染給人,不需要果子狸等中間宿主。

這毫無疑問是一個重要的突破,這個突破顯示石正麗等人已經初步掌握了冠狀病毒突破物種障礙直接感染人體的「鑰匙」。

2015年11月9日,武漢病毒所石正麗團隊在英國《自然醫學》(Nature Medicine)雜誌上發表論文[13],主要內容是:他們成功製造出一種能自我複製的嵌合病毒,使具有前述RsSHC014冠狀病毒「S蛋白」的野生小鼠SARS冠狀病毒能結合人類ACE2,從而具有了跨物種的強大傳染力。在實驗結果中,感染了這種「合成」病毒的小白鼠兩肺嚴重病變,無藥可醫。

令人驚心的是,在小白鼠身上的成功實驗僅僅只是石正麗的「牛刀小試」,他們接下來還準備在靈長類動物身上進行進一步的實驗。這個舉動無疑是危險的,因為這非常容易讓人聯想到,石正麗團隊是否在模擬如何使用這類嵌合病毒來感染人體。」

羅格斯大學分子生物學家兼生物防禦專家理乍得‧埃布賴特(Richard Ebright)對《自然》說:「該研究的唯一影響是在實驗室中創造了一種新的非自然風險。」

但石正麗的步伐顯然並未停止。2018年11月14日,石正麗應上海交通大學生命科學技術學院邀請,在該院樹華報告廳做了一次題為「蝙蝠冠狀病毒及其跨種感染研究」的主題演講。

在這次演講中,石正麗介紹了她帶領下的團隊如何使用「重組分析」發現人SARS病毒的最近祖先,可能是由雲南一個蝙蝠山洞中的三個病毒株(WIV1、Rs4231和Rs4081)重組而來的經過。

值得注意的是,出於不明原因,上海交大官方網站已經刪除了這篇報導。

2020年1月23日,時值新冠肺炎急速爆發、武漢宣布封城之際,石正麗團隊在bioRxiv預印版平台上發表文章《一種新型冠狀病毒的發現及其可能的蝙蝠起源》[14],提出此次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或來源於蝙蝠。該論文隨後於2月3日在《自然》雜誌上刊登。

該文章提到,武漢新型冠狀病毒使用與SARS冠狀病毒相同的細胞進入受體(ACE2),也就是說,武漢新冠病毒使用和SARS相同的「鑰匙」來打開通向人體的大門。

文章還稱,他們發現新型冠狀病毒與源自雲南馬蹄蝠、編號為RaTG13的冠狀病毒的序列的一致性高達96.2%。

眾所周知,中國國家疾控中心上傳武漢病毒的全部基因組序列是在1月11日。武漢病毒所在短短12天時間內就從病毒庫諸多的冠狀病毒中,比對、鎖定與之相似度最高的病毒,並且還做出分離、上傳基因庫,甚至寫出了論文。

相比上次找到SARS病毒天然來源花費了足足十年時間,這次石正麗團隊的效率高得驚人。

一個不易為人注意的細節是,石正麗1月27日提交RaTG13蝙蝠病毒的登記信息顯示,該病毒早在2013年7月24日,就已從雲南馬蹄蝠(菊頭蝠)的糞便中被分離出來,其採集時間比石正麗2013年10月發表論文的時間還要早三個月,但石正麗的論文中並沒有提到這個特殊的病毒。

換言之,這個被視為很可能是引發這次瘟疫的元凶、極其重要的「新馬蹄蝠病毒RaTG13」在武漢P4實驗室被雪藏了七年時間。

病毒提交記錄顯示,「新馬蹄蝠病毒RaTG13」採集時間是2013年7月24日。(G-NEWS)

「新馬蹄蝠病毒」為何被雪藏七年?個中原因誰也不知道,但石正麗現在報告說自己「發現」了該病毒和武漢病毒的聯繫,無疑是想證明,這個病毒就是武漢病毒的天然來源。

但一個難以解釋的現象是,病毒基因序列比對結果顯示,新馬蹄蝠病毒(RaTG13)與武漢病毒的包膜蛋白(E蛋白)和膜蛋白(M蛋白)基因片段ORF6,其胺基酸序列都達到100%相同,S蛋白則與武漢病毒達到97.7%相似。

===2020/2/21新增===

病毒是由武漢的實驗室洩漏的事件分析,可信度蠻高的。

至於這個病毒有否經過人工改造,則是另一件事情(請參閱https://www.epochtimes.com/b5/20/2/17/n11874228.htm文章所述之石正麗等人公開發表的三篇人工改造蝙蝠冠狀病毒的論文)。

圖像裡可能有一或多人

中屎電子報

22小時 · 

中時不敢告訴你的,中屎💩都讓你知道!

中屎💩武漢肺炎系列報導之《病毒有可能是由於實驗室事故從動物傳給了人》

來自美國政府對外設立的美國🇺🇸之音的報導,文長,已經儘量簡縮了。

在疫情暴發初期,武漢衛健委的疫情通報似乎試圖把海內外輿論的注意力吸引到華南海鮮市場。

但國際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1月24日發表的由武漢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等近30名中國醫務和科研人員撰寫的論文顯示,已知的最初41個住院病例當中只有27個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而且最早於12月1日發病的病人沒有接觸史。

與此同時, 中國華南理工大學生物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肖波濤和肖磊(音)在科學論文分享網站Research Gate上發表的論文說,距離華南海鮮市場不到300米的武漢疾控中心的實驗室可能是病毒的源頭。

這篇論文寫道,「患者的基因組序列與蝙蝠冠狀病毒ZC45的同源性為96%或89%。這種冠狀病毒最初是在中菊頭蝠中發現的,而該種蝙蝠並不是武漢本地的,而是生活在約1000公里以外的地方。但這種蝙蝠正是本次疫情暴發前武漢疾控中心所使用的。

論文還說,武漢疾控中心還臨近武漢協和醫院。本次疫情的第一批被感染醫護人員就是在這家醫院。這有可能說明蝙蝠的組織炎本或受午飯的垃圾可能被洩露到周邊地區,導致第一批患者被感染。

分子生物學家、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Waksman Institute of Microbiology)化學生物學教授理查德·埃布萊特(Richard Ebright)埃布萊特教授對美國之音表示,病毒通過實驗室事故從動物傳染給人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他說:「中國多個地區的實驗室都有收集和研究蝙蝠冠狀病毒,包括武漢市疾控中心和武漢病毒研究所。」

斯克里普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的進化生物學家克里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1月25日在一個病毒研究網站上刊登了他對27個現有2019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的基因組分析報告。研究顯示,它們有一個「共同的最近祖先」,也就是共同的來源,最早可以追溯到2019年10月1日。

目前主流的觀點比較傾向於認為新型冠狀病毒是來自於蝙蝠。羅格斯大學教授埃布萊特對美國之音表示,SARS-CoV-2的基因組排序顯示,它是來自於一種蝙蝠冠狀病毒。

埃布萊特說:「存在於自然界的蝙蝠冠狀病毒在中國多個地方都有,包括湖北省。因此,首個人感染病例有可能是自然發生的。」

最早提出2019新型冠狀病毒可能來自於蝙蝠的研究機構之一恰恰是正處於爭議中心的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著名學術期刊《自然》雜誌2月3​​日刊登了該所和武漢金銀潭醫院以及湖北省疾控中心等機構的論文,指新型冠狀病毒的自然宿主是蝙蝠,病毒可以利用SARS冠狀病毒的受體ACE2 (血管緊張素轉換酶2)入侵人體細胞。論文的第一作者是武漢病毒所研究員石正麗。


財新網2月3日一篇關於病毒起源的報導說,石正麗的科研團隊1月23日在bioRxiv預印版平台上發表文章,題目是“一種新型冠狀病毒的發現及其可能的蝙蝠起源”。文章說,新型冠狀病毒與雲南菊頭蝠身上的RaTG13冠狀病毒一致性高達96%。石正麗團隊在疫情早期從5名患者身上獲得病毒的全長基因組序列,發現SARS-CoV-2與SARS冠狀病毒(SARS-CoV)的基因序列一致性達79.5%,與一種蝙蝠中的冠狀病毒一致性達96%。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