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邊角宋評,0》李祖杰:少了個添財,許不成宋另座副舞台(20101022)
2010/10/22 00:09
瀏覽1,279
迴響1
推薦3
引用0

說來還真是遺憾啊。如果現任台南市長的LP能更有guts,勇於延續綠營初選結果甫公布時那股嚥不下的怨氣,義無反顧跟秋哥做夥,連線拚到底,別雷聲大雨點小,中途即悄然落跑,現在的橘勢不就益發熱鬧非凡了?

惜乎某人的草草了事,竟致毀了一盤好棋!對此最是徒呼負負扼腕者,當非末代省長莫屬了。因為五分之一就是比五分之二小,距三分天下也遠多了,這可是很簡單的通分題,國小老師都有教,誰不會呀?

只不過,老宋再怎麼哀怨,還是得心誠則靈,回個神省視自己的過往歷程,究造了什麼因,何故「果報輪迴的天命起落」會如此坎坷,俾一解怎屢犯小人之謎吧。最好捫心自問自答如下非議:難不成從前曾扮演蔣家忠僕雜役,以鷹犬之姿替老國民黨執行不少傷害台灣人尊嚴的齷齪事(其中犖犖大者尤以讓一代木偶英雄史艷文說起不輪轉的北京話,甚至限縮所謂的方言節目在電視上播出之時間,最教人不齒之至,恨得牙癢癢),確係任誰也無辭以對的天道回應?

須知,上述宋標惡行,不僅沒人跟宋老算過帳,其本人亦不曾對此表達絲毫歉意,或向老一輩的台灣人賠個不是。也多虧悲情台灣人太厚道了,老宋方能搖擺迄今猶殘存些許光暈,並一再透過他者胡亂施加的非理性想像力,取得另類虛擬權力,從而打死不退!

儘管如此,若就事論事,老賊宋的能力和才幹倒是當真在連馬之上。他只是擺脫不掉血統原罪,動輒念念不忘中國,即使種族優越感並未特別明顯,仍激怒許多本土派好戰份子對宋老始終嗤之以鼻。

但反宋偏見或歧視他的壞印象之所以遭定型化,還是要怪老宋自己,誰叫他年輕氣盛時因中毒太深,喝了過量的黨國體制餿水,致腦袋不夠靈光,才會又傻又天真地唯蔣家之命是從!若非後來遇見生命中的貴人兼煞星,一度曾情同父子的老蕃癲曾予以有效調教、栽培和改造,宋老哪會改變?又怎可能有今天這種看似仍動見觀瞻,實則疑似已漸趨式微的傳媒號召力?

可是誰沒年幼無知過?老宋好歹沒像蔣屠夫介石軍頭那樣殺人無數,而他整個人的質變也是建立在對台灣這塊土地終究有了部份認同感此事實上。這樣子的成長跡證,對出身只想反攻大陸,一直把台灣當Motel砲館的軍事獨裁政權之「餘孽」而言,畢竟不是那麼容易,多少總值得給點肯定吧。

現在嘲笑宋老的人,或會譏諷他愈混愈回頭,愈混離權力中樞愈遠,何不趁早收山,回家含飴弄孫去也算了。因為年少即得志的權貴菁英,居然從台北宮廷一路且敗且走,南遷偏安江左,其狀甚狼狽的師疲馬困樣,唯兵敗如山倒一詞差堪比擬耳。

此話固然酸透了,卻也雖不中亦不遠,曾經分毫無差,一點都沒錯。悲情老宋先是被對他深具戒心的阿輝伯有計劃地明升暗降,貶至台中接掌台灣省政府節度使一職,孰知歡喜上任沒幾年工夫,最終竟淪為被精簡掉的廢帝!

盛怒之下的宋老便自此萌生貮心,後更另立山頭揮軍北伐,欲強攻凱宮直取豪大位,奈何卻遭扁足重踹。其後眼見大勢不妙,只得摸摸鼻子降格以求,投奔比他更沒路用的連阿舍懷抱,意圖撈個無魚蝦嘛好的副座先坐坐,待屁股稍溫熱,或能伺機徐圖再起亦不遲。

未料心不甘情不願詐降輸誠,受盡胯下之辱的老宋,依舊無緣坐享福祿壽善報,又再次被扁皇撂倒於跟前。這回即身負重創元氣盡失,不得不含淚拜別粉絲離情依依的不捨祝福,潛心休養生息一陣子了。

06年的宋老,選擇從台北市長選戰復出,該役雖慘敗,不過老實說,其目的本來就只是著眼於,要立志當砲灰,掩護PFP子弟兵攻佔市議員席位,若據以將赤字負戰功掛在老宋頭上,對他並不公平。

欲對老宋的剩餘價值究竟還有多少,最好的觀測點仍不脫今年的五都大會戰。而宋老也不負眾望,終於在也沒啥貴人牽成的秋哥之牽成下,繞個道又翻身躍上舞台了。這一拐彎抹角反讓更多人陷入錯覺,更確信老宋玩完了,居然大撤退至更南方的下港地帶,怎會有救呢?

殊不知此乃大謬誤!持此唱衰論者,自身恐已犯了從台北看天下的中心主義視野偏狹症缺失。他們,在去南部化的台北都會至上論驅迫下,長期忽視下港鄉親集體握有的鉅大支配權,不把農漁工階級明顯較偏多的勞動人口當一回事來看待!

傲慢者也因此必須付出代價,其結果就是,敗選再敗選,不斷地敗選!因為意識形態上重北輕南,重城輕鄉,重白領輕藍領的人,多半亦是政治信仰光譜較傾向顧面桶的保守右派者。他們,在心態上既老是將下港人當土包子,則莊稼漢手上全都擁有的那一票,又何須反饋給一貫高高在上的歧視者?安怎?袂賽喔?恁爸爽就好!

國民黨在南二都總是吃不開的敗因很多,其不一而足的繁複面貌簡直罄竹難書,即使花個幾千萬字,汗牛充棟加以聲討也未必說得清楚。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台北很多知識階級經常用大錯特錯的偽視差濫竽充數當出發點,成篇累牘撰寫大量關於南二都政經文化的假道德論述。

偏偏呢,沒腦袋的藍軍高層,又將這些素孚名望的筆陣群捧做寶,每對彼等無知劣作視如醍醐灌頂般的暮鼓晨鐘。於愛不釋手熱情拜讀之餘,甚至奉若治國圭臬,不惜四處引用,表面上美其名曰察納雅言從善如流,實際上卻是,大家錯成一團。

這倒也罷了,錯就錯,橫豎知錯能改猶善莫大焉嘛,無妨呀。問題是,提供偽情報給當局參考的原創者,非但死不認錯,也從來不認為自己有錯,寧可繼續錯下去,也不改其謬誤心態。甚至還會回過頭來,用更虛矯的知識詮釋權,慰藉、勸勉和誤導主政者:南部人太爛了,沒水準,他們只配支持貪扁,咱沒錯!

彼此相濡以沬相偎取暖久了,國民黨自己也被洗腦到,連半點重拾南二都的自信也沒有了。試問,顧面桶長期在下港踢鐵板的慘狀,那些沒見識,膨風水蛙刣無肉的偽善獻策者,難道都不須負啥狗屁責任?

如今,永遠看不起南二都的這些「奸佞弄臣」,老毛病再度發作,對宋楚瑜流浪到下港更是極盡羞辱之能事。完全沒想到,宋省長若真有心三度爭霸天下,回歸導致他失去權力的南二都「原鄉」,用力扎根於下港,反而是反攻戰略最正確的再起密訣!

不然,拜託一下,誰來行個好,向大家解釋,土城扁何故有機緣得以邁向「貪腐」?只可惜,許添財沒學秋哥那樣,也為宋楚瑜搭座暖身專用的舞台。否則以宋老雪恥意志如此堅強的幹勁與鬥志而言,只要他肯下定決心,宋省長或有可能從南二都拔營,踏實地一步一腳印,緩速朝「去廢帝汙名」的人生終極目標前進也說不定喔。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政治版
迴響(1) :
1樓. W&J
2010/10/22 00:59
布袋戲

先說題外話,許添財沒有出來,實在太可惜了。

據我所知,布袋戲講國語及禁播,並非宋楚瑜新聞局長任內的事。相反,反而是宋將布戲解禁的。


百年歲月彈指輕 千古何處覓高儀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