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走不開悲傷的歌
2010/03/25 12:01
瀏覽1,052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1

「我的鄉愁,我的歌」是雲門的作品,我看的是民國八十年的錄影版本,林懷民編舞、杜可風攝影、張照堂精選的五十年代歌謠。

我最喜歡的是「菸酒歌」,「菸酒歌」是1935年菸酒公賣局的廣告歌,是一首很快樂的很突出的台語歌,用一般台語的嘴型和腔調唱不好這首歌,得要笑著唱、搖頭晃腦的唱、輕薄調笑的唱…。長輩說這首歌裡的「友啊」是監獄裡面的人犯互稱的用語,不要學。

台灣的八十年代,有一種非常俗氣的市井味,電子花車式的。這種俗氣被雲門舞集刻意凸顯了出來,舞台上那些濃妝豔抹的女子,大紅大紫的廉價洋裝和專業賣笑的臉部表情,很親切的反映出當時社會的表皮。由農轉工的台灣,從家鄉到城市工作的年輕男女們,在勸世歌聲中舞動著,菸解愁、酒解悶,說不出的心事、回不去的家。農村的純樸仍舊反映在他們身上,就這樣被認了出來,惹人疼。

現在鄉愁遠去了,台語歌歷經了幾次的轉變,質樸不見了,接著悲情過一陣子,最後就只剩下技巧了。九十年代和社會議題結合的新台語歌曇花一現,再後來的台語歌是國語翻譯、流行編曲的。明顯的台語文化是「幹醮」的,通用的台語是夾雜著國語一起講的,多數年輕人已經失去了台語式的敘事能力,和某種…謙謙君子的風範。

這一代沒有鄉愁,「黃昏的故鄉」已經日出又落了,點來唱唱就好。

2

這天晚上我去了蔡振南的說唱會,那年「我的鄉愁,我的歌」是他的初試啼聲,還是草莽不羈的花襯衫一件。近二十年後的他戴上眼鏡,擺了講稿,像上課一樣解說每一首歌的故事,儼然已成權威。他說寫歌需要靈感,靈感都從故事來,如果要知道被針刺到多痛,最好自己刺一下,都不用別人解釋。

用台語說故事,即使口語的表達有時也類似文言,老台語人講話常常有他們的委婉表達,好像是這個意思,又像還有另外的意思。

過去的詞曲創作者情感很內斂,寥寥數句就表達千言萬語,蔡振南的唱歌技巧並不花俏,可是意韻很精準,每個字唱出來都是被強調的,不會夾雜一些拖泥帶水的轉音或抖音。他經常隨意的就更換唸詞的節奏,很寫意的,常常讓後面的樂隊跟不上。幾年前聽過一個路邊10元歡唱版的「空笑夢」,那個人大概喝醉了,他只唱了「世間」兩個字,但是用盡力氣嘶吼出來,連「恨」跟「愛情」都可以省略了。我覺得他也唱的好。

「一隻鳥仔哮啾啾」是這次說唱會和「我的鄉愁,我的歌」裡唯一重複的歌,先前的版本淒涼無比,就像林懷民說的,「他的歌聲裡有很大的滄桑,以類似嚎叫的方式表達控訴、抗議,令人感受到一種驚心動魄的悲情。」二十年後那股滄桑依舊,將第二段歌詞加快了唸的速度,多了急切、憤怒,但是到最後只有嘆氣的不同表達。

林晏如是一位已經過世的台語歌手,短短幾年時間留下了幾首歌,在故事裡林晏如是一個愛唱歌的、傻傻的人,她為了出唱片不去接受癌症治療,最後36歲就過世了。蔡振南選擇唱「愛抹落心」這首講情傷的歌紀念她,死亡和分手同樣是分離和思念,格外令人感慨。

這個晚上聽了太多悲傷的老台語故事,這種悲傷離台灣人太近,好像不知不覺就會受其牽引,在悲傷中懷念、在悲傷中面對命運的安排、在悲傷中不悲觀,卻走不開。

3

菸酒歌

天光窗外鳥啼叫 出門做工我手那搖
滿面春風哈哈笑 友啊喂 錢著惜 吃煙咱著來吃香蕉

朋友不可腳手軟 不通失戀心酸酸
做工為著三當飯 友啊喂 聽我勸 吃煙咱著來吃樂園

見著愛人不敢講 心肝驚驚我面發紅
吃酒助氣會勇壯 友啊喂 要清爽 吃酒咱著來吃芬芳

青春戀愛三線路 路頭常行我抹生疏
酒後最好來七逃 友啊喂 有妹顧 吃酒咱著來吃紅露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音樂
自訂分類:Music
上一則: Noel
下一則: Lissie from Rock Island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