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美國的槍枝和台灣的教科書
2007/04/19 01:47
瀏覽4,281
迴響33
推薦25
引用1

引用文章校園成殺戮屠場?

最近討論到美國維州校園的瘋狂殺人案, 天蠍浪子 來信問道,難道美國政府不想管制槍枝?要回答這個問題,不妨先問問,美國政府何必要管制槍枝?

其實美國政府對槍枝是有一定程度管制的,現在的管制,可能是美國開國以來最為嚴格的。即使如此,以台灣的標準來看,還是鬆散的驚人。那麼,為什麼美國政府不採取嚴格的管制,甚至禁止擁有呢?對這個問題,專家可以寫上一本書,但是答案不一定會比我這個非專家的答案可靠。

讓我們先來看看,誰是政府?所謂政府,就是當權者,美國的當權者,是總統,部會首長,參、眾二院議員,他們的安全,本來就有保護,並不會因槍枝管制的鬆嚴而有太大的影響,如果有人要對他們不利,要付出相當代價,很不容易成功。

但是如果美國政府立法嚴格管制,甚至修憲禁止擁有槍枝,馬上許多人的既得利益要受損。這些許多人是一個非常龐大的集團,包括槍枝製造商、軍火商、下游銷售者、地區性的槍枝俱樂部、和射擊場等等。這些人,為了作生意,選舉一到,就會來給政客貢獻銀子,而且是雨露均沾。在這一點,不能不提一下美國的選舉制度。

美國國會議員選舉,全面採取單一選區,政客為求選上,最重要的是,一方面是給特定族群好處,以換取支持;另一方面是採取安全政見,不得罪任何選民,避免公開採取特定立場或主張。當一個民意代表,實質上並無固定的民意主張時,他在議會的投票權,自然成為可以買賣的物品,採取那種立場既然是個商品,游說團體自然橫行,最後當然要看誰對議員的金錢貢獻較大來決定。

你相信嗎,美國政府的衛生部門,是不管制也不檢驗維他命和一些健康補充品的),如果出了事,就靠受害者自己去法院控告廠商,讓一般老百姓去和商人鬥法,政府站在旁邊冷眼旁觀。本來,美國政府對這些營養補充劑是有管制的,但是因為前些年,國會議員收受了製造和銷售商的好處,於是硬生生的通過取消管制的法案。這事不是祕密,美國電視新聞節目就曾公開列證這個事實。

那麼,這件事和台灣的教科書有什麼關係?關係倒是沒有,只是性質很接近。台灣的國立編譯舘,以前負責編一部份的學校教科書,那麼為什麼現在的台灣的政府,不編教科書了?我們還是要先問問,他們何必要編教科書呢?

這和美國槍枝管制其實是同一個問題,如果美國政府決定不准人民擁有槍枝,那麼,管得好是應該的,管不好,那就是罪大惡極。同樣的,如果台灣政府編教科書,編得好是應該的,編不好的話,那就就是不應該。所以囉,政府何必要編教科書呢?吃力不討好的事嘛!就讓民間去編,編得好的話,很好,編得不好的話,也沒有他們的責任。如此豈不甚妙!

在美國,申請和測驗考醫師或牙醫執照,是由政府授權給民間機構來主辦的,如果民間機構辦不好,申請者基本上無法政府抗議。如果申請和考試出了什麼事,政府的責任完全撇清略開,你們考生自已慢慢去想辦法和那個得到授權的機構協調交涉。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3) :
33樓. rt888
2010/06/29 17:47
台灣只管制善良百姓
美國槍械管制太鬆散,台灣管制槍械的法律雖然嚴格但對黑槍的查緝工作卻很馬虎,可憐平民百姓手無寸鐵,黑道卻是人手一槍,真想買到黑槍實在很容易,很多民代和企業家私下都擁槍自保,反正警察也不敢去查他們。就看你敢不敢買,所以我覺得台灣沒比美國好多少,美國是好人壞人都有槍,大家平分秋色。台灣是好人沒槍,壞人有槍,甚至比警方火力強大,所以好人只能任由壞人宰割.....
謝謝回應。 時季常2010/06/30 11:21回覆
32樓. 時季常
2007/05/03 23:53
有能力嚴控槍枝的社會

一個有能力嚴控槍枝的社會,警方一定有足夠的能力保障治安。

美國社會是非常特殊的,它的警察的能力很強,但是社會治安卻不好。我認為一方面這是學校教育方面的失敗,未能有效教化人心,但是槍枝泛濫也是一個重要因素。槍枝,尤其是殺傷力強大的槍枝取得過份容易,犯罪者選擇武器時,是否容易取得當然會是一個很大的因素。

反對槍枝管制的人最常用的一個理由是:是人殺人,不是槍殺人。這種說法似是而非的。沒有錯,如果要殺人,不一定要使用槍枝,但是讓槍枝容易取得,豈不等於告訴要殺人者說:「想殺人,那就用槍吧」一樣嗎?

自從寫了這篇文章後,我開始注意美國人對於槍枝管制的看法。到目前為止,我發現絕大多數良民是贊同嚴格槍枝管制的,他們尤其反對殺傷力強大的槍枝的製造和販賣。但是美國政府和國會卻遲遲不肯強化槍枝管制的執行和立法,為什麼會這樣?這只有一個可能性,那就是行政部門和國會已經被槍枝製造業者、商人等利益團體所收買。

31樓. 稀有動物--稀有的 隨想隨寫--母愛篇
2007/05/02 15:30
兩難....矛盾.....
基本上我贊成嚴控槍枝,畢竟已是所謂已開發的民主國家.

但如果治安亂到令我害怕,警方已不足信賴,則我也會希望能擁槍自保.

我相信這也是守法百姓正常的想法.
30樓. 時季常
2007/05/02 14:07
一則有趣又偒感的新聞

今天翻閱上週報紙,在芝加哥西郊一個城鎮叫做Berwyn的,有個教授和他的學生們,發起一個買回槍枝運動,他們以每枝槍一百美元的代價,希望那些擁有槍枝的人,把槍賣回給他們。幾天來,他們已經買回了六十枝槍。他們說,只要街上少一枝槍,就能減少槍擊案的發生。

這個作法,精神可佩,方法可議,有點愚公移山的味道。不過介紹這個新聞的目的是,從這件事,你可以想見,至少有一部美國人是不樂見人們擁有槍枝的。

29樓. 稀有動物--稀有的 隨想隨寫--母愛篇
2007/05/02 07:59
謝謝正反雙方的努力
受益匪淺,雖然無法既刻消化,卻已有對美國文化有深一層了解的感覺.
28樓. 瞎摸不著象
2007/05/02 01:43
27樓. 時季常
2007/04/25 06:48
關於美國憲法的問題

美國憲法也許保障了美國人擁有槍枝的自由(liberty),但並沒有說槍枝不可管制。這是為什麼美國人談Gun control, 而不談Gun Ban(禁槍)的原因。因為槍枝管制,美國憲法無法管得到,但是禁槍的話,就必須修憲才行。而美國憲法的修定,難度極高。

附註:

美國憲法修正案的前十條(也是最初十條)被稱為Bill of rights (權利法案),這是一個誤稱,但因為相沿成習,所以就繼續用下來了。這十條保障的是人民的自由權(Liberty),而不是權利(Rights).

 Liberty 和 Rights 是兩種不同但極易混淆的概念。

26樓. 時季常
2007/04/25 05:59
We the people (3)

1. 美國獨立戰爭,違反當時北美十三州人民大多數的意願,維護的是地主和奴隸主階級的利益。

2。南北戰爭,美國官方文件顯示,林肯並不在乎黑奴是否釋放,他在乎的是全國的統一。美國南方獨立,北方不予以尊重,動用武力鎮壓。此時的美國北方政府變成了獨立戰爭時的大英帝國,南方政府成了當時的北美十三州。

當南北戰爭進入尾聲,北方已經取得勝利時,林肯仍然不肯簽署釋奴令,最後是在國會的再三要求和脅迫下,才勉強簽了一紙「在自由地區的黑奴有自由」的所謂釋奴令。黑奴根本就沒有解放,南北戰爭中黑奴問題只是一小部份,主要還是經濟問題和政治問題,最大導火線是南方人不滿林肯當選總統,講得白一點,是林肯政府施政不利南方,南方憤而獨立。北方政府為了美化自己的動機,才拿黑奴問題來做文章。以上所說是沒有爭議的史實!

那麼北方國會為何要脅迫林肯發布釋奴令呢?一個當然是政治主張,表示自己是王道之師,另一個更主要的,還是利益團體的要求,當時從南方逃亡或釋放出來的黑奴可以補充他們極需要的勞動力。

當時的美國白人普遍而言(凡事都有例外),仍然視黑人為次等人類,不應該享有平權的。美國黑人真正從法律上得到平等權利,還是在一百年後的黑人民權運動開始。

3。美國政府打越戰,何時得到人民的同意?直到今天,在美國的國家紀錄上,越戰仍不被歸類為「戰爭」(War)。

其它違反美國民意的例子不勝枚舉。但是美國政府,和世界各國政府都一樣,出了任何政策,都會號稱是民意所歸。

25樓. 時季常
2007/04/25 00:40
We the people (2)

再以伊拉克戰爭來看,當時美國出兵,雖然反對聲浪沒有止息過,但很可能是得到相對多數民意支持的,這些可以從當時的一些民意調查,以及布希競選連任時取得多數票當選可以看得出來。

然而,焉知布希政府並非是藉著民意的支持,而暗中遂行某些利益團體的好處?愈來愈多的證據顯示,伊拉克戰爭,已經賠上了整個美國的國際形象。美國的國際形象本來就不太好(台灣人有崇美情結,另當別論),但原本北約國家還是買美國賬的,因為這個戰爭,北約國家大部份與美國反目。在美國國內,反對的聲音也愈來愈大,大到連共和黨的議員都有招架不住的情形,但是,布希政府依然不動如山。

有人說,因為布希要維持他的面子,有人說,如果馬上撤兵是不負責任。政治不是扮家家酒,這些不是原因。

第一,布希的面子沒有那麼值錢,美國政客不會說,好吧,為了你的面子,我們就先別撤兵吧!就讓民眾去發脾氣吧,就讓我選不上吧。

第二,美國政府不負責任的事可多著呢!當時布希他爸爸第一次出兵伊拉克時,曾策動庫德族在伊拉克境內「起義」,以配合美軍的進攻,當時也對庫德族做出了承諾(這些都已是公開的事實)。結果呢,老布希把海珊逐出科威特以後,就撤兵不理了,庫德族後來遭受到海珊嚴厲的報復的屠殺。可笑的是,小布希出兵的時候,海珊殺「自己的國民」,也是理由之一。

越戰更是一個明顯例子,相信戰爭專家不會反對,以美軍的實力,當時絕對有快速戰勝的能力,但是美國政府採取「不求勝利的戰爭」政策,打打停停,讓美國子弟在越戰叢林中與越共肉摶,不斷犧牲。末了乾脆一走了之,讓整個南越淪陷。負責任在那裡?

不要說對國際不負責任,對美國人也不負責任,而美國人也很習慣了。科倫拜高中槍擊慘案,奧克拉荷馬市的爆炸慘案,紐約世貿中心慘案,到現在的維州校園慘案,有那一個學區政府官員,或是治安主管官員,因此而下台?又有那個有關官員或總統下「罪已詔」?

十年前台灣發生白曉燕命案,台灣民眾為此發動了二次示威遊行,要求總統府以及治安當局負責。我隨意抽樣,問了好幾個美國同學的意見,他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台灣人會認為政府應該要負責任?

美國教育成就烏鴉鴉,學生程度為工業化國家最差,不得不大量仰賴移民來提供技術支持。但是在教育人民「美國是個民主國家(什麼決定都是依照人民的意志,並沒有被利益團體所掌控)」,以及「萬方有罪,罪不在朕躬(什麼錯都是老百姓的問題,不能怪政府)」,雖然騙不了一些人,卻是十分有效的深植於許多美國人的心中。

我們擁有非美國的文化背景,比一般美國人多了一個比較的利器,應該要善用這個長處,來看到一般美國人所看不到的,而不要輕易相信美國權力當局和政客們所做的宣傳。

如此,我們也比較能夠從美國經驗中,學得更敏銳的識野,更清楚的辨識出我們所成長的台灣土地上所發生的事物的本質。我必須承認,如果我沒有實地的去美國中小學校裡去體驗和見證,我對台灣的學校教育措施的認識很可能是只在很浮淺的表面而已。同樣的,如果我沒有借助著在台灣的學校經驗,我今天不可能對美國教育方式的作用得到這麼多的了解。

24樓. 時季常
2007/04/24 23:47
We the people(1)

讀研究所時,我曾經到大學部去修了一門美國政治(政府)的課,介紹到美國憲法的時候,那位女教授非常興奮的強調美國憲法最開始,也就是前言的第一句話:We the people....。她說,這代表美國憲法是人民所制訂的,如何如何等等。

對她的說法,我一開始感到疑惑,繼之心裡在冷笑。很多人寫文章或說話的時候,明明表達的是自己的意見,但是卻不用我這個字,而用我們兩字來代替,不說:我覺得、我認為、我相信,而是說:我們覺得、我們認為、我們相信。美國建國之初的那些國父們,個個都是地主階級,奴隸頭子,不論美國憲法是他們彼此之間利益妥協的產物,還是帶有多少的民主理想,在政治上他們代表了美國人民,但在實質上,他們都沒有資格說他們就是人民,更沒有資格說這部憲法是美國人民所寫的。

whoopz的最新回應其中的一個非常重要的重點是,他認為,如果大多數的人希望嚴格的管制槍枝,那麼國會就會反應這種民意,並且落實這種管制。whoopz和不飛
小姐都認為,美國人普遍認為擁有武器是人權問題,因此不會贊成嚴格的槍枝管制,因此國會自然也不採取動作,言下之意是,利益團體的力量固然很大,但是最主要的還是要看民意。

如果我沒有讀錯意思的話(如果我讀錯,請糾正我),我的結論是:兩位對於美國民主政治顯然過份樂觀,歷史事實再三證明,美國政治並不完全隨著多數民意而行,而在今天,利益團體已經近乎全面的掌控了美國政府,美國政府的政策走向,乃是取決於這些利益團體、人民意志,和現有法律規定三者之間的拔河或策略合作。而勢力大小而言,利益團體有如三國時代的曹魏,蜀漢和東吳是人民意志,而法律規定是東漢王朝。曹操掌握了東漢王朝,但他至死,未曾廢東漢而自立,也未能吞併蜀漢或東吳,有時甚至還戰敗。

先從美國建國一事說起,依PBS的紀錄和許多美國歷史學家的確認,當時主張和贊同北美十三州脫離英帝國獨立者,明顯是少數人,多數人固然不滿英帝國的苛稅和管理,但是並不同意獨立。但是這些多數人的組織、武力、和財力,在北美十三州內,無法和少數的主張建國者相抗衡,許多人後來只好移民到加拿大去。

美國一些保守份子和宗教團體領袖,力量大到能夠修改美國憲法(修正案),頒布禁酒令,這些人,絕對不會是多數人。我相信,若非禁酒令所造成的禍害已經大到連這些保守分子和宗教團體也成了受害者,恐怕禁酒令至今還未廢除。

稍早所舉的廢除營養補充劑管制一事,國會的決定,我們以常識來看,就可以知道這是違反全民意志的事。只有腦袋不正常的人才會對政府說,政府不必檢驗,也不必管那些市面上隨處可以買得到的維他命丸和營養補充劑是不是合乎安全和健康的標準。美國國會,竟然會立法,讓美國政府不檢驗也不管制這些市面上的維他命丸和營養補充劑。這絕對不是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