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少年噶瑪蘭的討論與心得
2010/08/24 13:40
瀏覽944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View Image

萬年存在的河神!高山和岩石,不能阻擋你的去向,

你的慈悲,因知道噶瑪蘭人的純真。


雖然這僅僅是一部筆觸輕鬆浪漫的少年歷史小說,但書中對噶瑪蘭的社會組織、水陸交通、天災氣候、山川風貌、民俗活動,乃至於族群沒落都有著深刻的描繪;並以時空交錯的筆法,將過去和現代串連起來。作者使用一些浪漫、扣人心弦的事物,如潘新格的日記、遺失的山豬獠牙、出土的青玉鑲綴瑪瑙的項鍊,來拉緊劇情,牽引讀者的情緒。該書使用的辭藻優美、細膩、清新,筆觸輕靈、浪漫,描繪出噶瑪蘭人善良、樸實、樂觀的天性,讓人從閱讀中情不自禁的愛上這群樂天知命的噶瑪蘭人。


故事從一九九一年的夏天開始,主角是潘新格──一個痛恨別人說自己是噶瑪蘭人的少年,最怕別人提起他的平埔族的特徵─腳指甲的摺痕,那是他認為會遭受別人輕視、恥辱的烙印。在一個颱風天的午後,他穿越時空,意外的回到一八○○年噶瑪蘭祖先居住的加禮遠社,也就是現在冬山河口處,開始去認識那群善良、淳樸、知足的人們,也進而了解族人的歷史,終於在這個歷經滄桑的美麗河口,找到自己生命的源頭,於是他能夠抬頭挺胸的說:「我的名字就叫噶瑪蘭‧潘」。故事的鋪陳以過去和現代錯綜交替,相互輝映,雖未見新意,但細細牽動讀者的每一根神經,帶領讀者品味噶瑪蘭的萬千風情。


書中人物的描寫鮮明而生動,主角潘新格,一如你我身邊的一個十四、五歲的小男孩,開始長大了,青春期的他非常的愛面子,不願讓人知道身上流著原住民的血液,尤其怕心儀的對象─彭美蘭知道了會看輕他。彭美蘭,潘新格的國中同學,拍了些廣告片,媽媽就以星媽自居,要求她注重儀態,壓抑真摰的情感。「呼吧」加禮遠社法力最高的女巫,但為了女兒春天的不告而別,思念成疾,常在夢幻中看見女兒和少年潘一起回來,最後終於夢想成真。「春天」是一個熱情、爽朗又能幹的女孩,只為了看傳說中龜山島上美麗的野百合花叢,不惜離鄉背井,被漢人騙至頭城的酒館工作,最後在潘新格、何社商和蕭竹友的協助下,重返加禮遠。「巴布」春天的弟弟,也就是潘新格的祖先。九歲時,在落入時空的潘新格的協助下,抓到兩隻山豬,他將山豬的獠牙送給潘,另有兩隻山豬牙,經過代代相傳,也到了潘新格的手中。


故事中除了對噶瑪蘭人的真誠善良多所描述,也描寫精明勤奮的漢人,如何巧取豪奪,終於使噶瑪蘭人在幾斤鹽、幾疋布中將美好且賴以維生的土地,大片大片的拱手讓人。儘管潘新格即將離去時多次叮囑:「不要輕易把加禮遠社的土地,讓給人。」但樂天知足的噶瑪蘭人的回答卻是:「花、草、鹿、人和土地,都是上天的,運氣好的人,就能得到。加禮遠社的河水和土地,不是我們的,我們不能把它讓給誰。」若以達爾文「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進化論來講這種善良又美麗的民族,根本無法適應現代資本主義的社會,遲早要被淘汰的,而他們也幾乎被淘汰了,如今只剩在宜、花地區碩果僅存的少數族人。無論如何,這個良善的族群都要好好聚攏延續,為那曾經美麗的歷史作證。



引用網路文章分享http://tweb.ssps.tp.edu.tw/teacher/baoyu/new_page_20.htm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蝶の語
下一則: 簡單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