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媽媽嘴老闆呂炳宏判賠的省思
2018/08/02 02:48
瀏覽859
迴響0
推薦28
引用0
韓非子說:「法與時轉則治,治與世宜則有功。」

媽媽嘴老闆呂炳宏先前因員工謝依涵殺人事件,被法院按民法第188條雇主連帶賠償責任判賠確定,日前提起再審之訴,最高法院駁回(請參閱附件)。

本案的爭議在於雇主應為員工「執行職務」所為的侵權行為負責(監督責任),而執行職務包括積極的執行(作為)及消極的不執行(不作為),問題是「職務」(範圍)是什麼?於學理上有主觀說(按雇主或員工內心的意思來判定)及客觀說(以行為的外觀來判定),由於隱藏於內心的意思(想法)不容易判定,因此實務上以客觀說的行為外觀來判定。

就在工作場所(咖啡店內)的外觀來說,是符合客觀說的要件,惟就員工的故意犯罪行為(殺人),不屬於職務範圍(除非是受僱為殺手),這可由最高法院曾經認為「營業員私下盜賣股票的犯罪行為,不屬於執行職務範圍」看出。【註1】

另最高法院認為媽媽嘴老闆呂炳宏對於員工謝依涵在店內迷昏被害人的行為,有監督不足(應注意並能注意而不注意)的責任,惟當今服務業(咖啡店)與往昔製造業(工廠)的工作型態及管理(監督)方式是有很大的不同,就服務業來說,雇主的權威是相對的淡薄,俗稱「夥伴關係」,這是眾所周知的生活經驗(法則)【註2】


附件:「媽媽嘴」雙屍案 老闆被判連帶賠償 提再審又敗 引自聯合新聞網 https://udn.com/news/story/7321/3281756

2018-07-31 11:18聯合報 記者王宏舜╱即時報導

前媽媽嘴咖啡店女店長謝依涵(右圖)殺害陳進福、張翠萍老夫妻,最高法院判老闆呂炳宏等人(左圖)須連帶賠償張母,陳進福的兩個兒子也要求呂等人連帶賠償。圖/報系資料照

八里「媽媽嘴」咖啡店雙屍案,被害人張翠萍的母親李寶彩提告求償,最高法院去年6月間判僱用謝依涵的咖啡店老闆呂炳宏、陳唐龍和彭元忠3人與謝依涵連帶賠償張母368萬多元,全案確定。呂等人提再審,高等法院駁回,他們再上訴,但最高法院仍駁回。

2013年2月26日、3月2日,八里紅樹林接連出現男、女浮屍,警方確認死者是79歲的陳進福與任教實踐大學的57歲妻子張翠萍。因「媽媽嘴」女店長謝依涵曾「變妝」盜領死者存款,檢警懷疑她涉案,深入追查。謝女26天內4度更改供詞,她先拖老闆呂炳宏、咖啡店股東歐石城和友人鍾典峰下水,掰貪財共謀,後改口陳進福以600萬和1棟房委託她殺妻,接著再稱和陳有「不倫關係」,陳邀她殺妻,最後說她「想結婚」,才以「計中計」殺害陳進福夫妻以脫離掌控。刑事部分,謝依涵經最高法院確定為無期徒刑。

呂炳宏等人表示,謝依涵基於乾女兒私人情誼請陳進福、張翠萍喝飲料,在沒付費的情形下,利用媽媽嘴咖啡店沖泡飲料機會,竊取店內原物料製作飲料做為私人請客之用,不屬咖啡店營業行為;她將摻有安眠藥的飲品給陳進福、張翠萍服用後,帶外出殺害,強盜殺人行為,與執行職務無關,也不是利用職務行為,屬個人犯罪,主張僱用人無須與謝依涵負連帶損害賠償責任。

李寶彩認為,呂炳宏已自認互約出資經營咖啡事業,成立媽媽嘴咖啡和媽媽嘴企業有限公司,對外既以合夥、共同經營事業稱之,原確定判決認定呂等人具合夥關係,並無違反公司法等規定。

高等法院在審理時,爭點為呂炳宏等人是否該依民法第188條「受僱人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由僱用人與行為人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規定,與謝依涵一同負責。合議庭發現,呂等人對1個班3個人中最資深者或店長,在工作中離開咖啡店,卻沒有管理監督機制,謝依涵得從容地將陷於意識不清、不能抗拒狀態的張翠萍扶出媽媽嘴咖啡店外殺害,顯見店老闆沒有在監督,並不足取。

呂炳宏等人事後提再審,並稱翻箱倒櫃才發現味全公司等銷貨給媽媽嘴企業公司的4張銷貨單據,欲證明他們(自然人)並非謝女的僱用人。高院再審仍認為無新事實,也再次肯認呂等人與謝依涵間有實質僱傭關係存在,駁回再審之訴。最高法院認同高院再審見解,也駁回上訴。

陳進福的兩個兒子也向呂炳宏、陳唐龍、彭元忠、媽媽嘴企業公司、媽媽嘴咖啡合夥求償,高院更一審審理中。


註1:「……倘係受僱人個人之犯罪行為而與執行職務無關,即與該條規定之要件不合,殊無因受僱人濫用職務或利用職務上之機會及與執行職務之時間或處所有密切關係之行為,其外觀在客觀上認與執行職務有關,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遽認僱用人應與該受僱人負連帶賠償責任。」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485號判決

註2:再審之訴的審查程序非常嚴格(法安定性,有否會將錯就錯【個案正義】?),必須要有再審的要件且有再審理由才有機會重開程序。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科學百科
自訂分類:讀書心得
上一則: 快樂學習也各自表述
下一則: 瞇眼起訴的移車糾紛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