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你不覺得危險嗎(【期約】控訴【期約】)?
2018/07/12 07:23
瀏覽884
迴響1
推薦30
引用0
日來,國民黨(或泛藍)的政治人物,接連於司法爭鬥的場域裏吃癟,不管是前雲林縣長張榮味(其胞妹張麗善代表國民黨參選下屆雲林縣長)的林內焚化爐案(程序駁回確定),還是馬英九前總統的三中案(北檢提起公訴),除了先前監察委員陳師夢的放話警告(善意提醒?污染司法?)外,均與污點證人(證言)的指控有著緊密的連結。

污點證人,是兼具本案或另案的犯罪嫌疑人(被告),於偵查程序中與檢察官共同達成「【犯罪】證人免責協商」,即「檢證雙方」彼此「期約」以「免除其刑、減輕或不起訴」等相關的利益(出賣公權力?),用以交換其(污點證人)供(咬)出其他的被告,依據證人保護法(貪污治罪條例第8條)等規定的「將功贖罪」。

這個制度的設計,主要是出於意圖瓦解集體貪瀆或組織犯罪的重大公共利益,不得不以「捉大放小」的功利(效率)衡平,然而,按凡事利之所在,即為弊之所叢生,任何的制度都會有缺陷,也都有可能為有心人所濫用,污點證人制度的引入,即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首先,偵查不公開的制度設計,幾乎為我們所有普羅大眾所深信不疑,久遠以來,然而,秘密使人腐化,黑暗使人害怕,因為我們所有人都不可能是神(情慾糾纏)。
偵查階段沒有兩造聽審的訴訟構造,因此被告(犯罪嫌疑人)即沒有機會可以行使如在公開審判庭般的交互詰問(彈劾證據),法律所賦予給被告的「對質」權利,於無法閱覽卷宗,及檢察官與污點證人(犯罪嫌疑人)於「密室」「期約」的情況下,如果沒有全面的、連續的全程錄影、錄音,用以提供沒有濫權追訴的擔保,那麼被告的對質權及辯護人的在場權,即會形同虛設。

其次,由於我們沒有採行「起訴狀【書】一本【張】主義」的制度,於現行制度下,起訴後,檢方即會將相關的訴訟卷宗及證物送交法院,受理法院分案後,由承審法官於開庭調查證據前,先行詳閱卷證時,內心純淨的心靈(證)可能已在不知不覺中受到檢察官(主觀)認定的污染,而不自知,因此審判有如淪為追殺被告的團體接力賽般,一棒接著一棒,一直朝向團隊預先設定的方向(有罪)前進,這個時候,有關審檢分隸(69年起)、彈劾主義、無罪推定、證據裁判……等實質法治國家的規定即形同具文(敬請自行參閱釋字582號)。

最後,污點證人的本身即涉有切身的利害衝突,再加上檢察官「依法」的利誘、「依法」的期約,如果沒有履行特別嚴格(例外規定從嚴)的正當法律程序(除了採全程連續錄影、錄音外,卷證也要適度公開),如果沒有配套的採行「起訴狀一本【張】」主義,如果偵查不公開仍然還是為我們所深信不疑,那麼司法要為人民所信賴、接受,無異於緣木求魚。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寧靜姐
2018/07/12 17:08
寫的太好了! 讚啦
謝謝寧靜姐,不敢當,還在學習。 阿丙0.62018/07/12 18:2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