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邊緣法律人
2018/06/07 05:34
瀏覽1,009
迴響2
推薦29
引用0
報上說,57歲的台大法律系畢業(老)生無照營業(執行律師業務),台中地檢署依照違反律師法提起公訴(請參閱附件一),如果報上所說的57歲是虛歲(51年次),那麼他通常應該在民國(下同)74年畢業,而77年以前的律師錄取率是比法官還要低,雖然於78年後逐次放寬錄取名額,然而若要每個不幸落榜者於每年都重新來過,並不是每個家庭的經濟能力都能允許,何況還有其他心理的、社會的諸多因素,例如「文章自古無憑據,惟願朱衣暗點頭。」即是其中的一項因素(請參閱附件二)。

照字讀字(法律實證),違反律師法是既定的事實(請參閱附件三及【註一】),而就律師法規範意旨的形式意義來說,是保護公共利益(沒有經過認證的人會被認為不懂法律因此必須要禁止從事律師業務【工作】),就隱藏於現實背後的實質意義來說,是保護行會成員的既得利益(行會制度可遠溯至中世紀,即現在一般人所熟知的職業公會,例如醫師、建築師、會計師……等等的專門職業技術人員所組成的公會,乃至還有其他林林總總的職業工【公】會,而不管是高階的門檻還是一般的行會,公會的宗旨都要以保護集團內所有成員的利益為目的,這點是毋庸置疑)。

早期由於大量的開放軍法官轉任律師,也因為他們總是強力的把持住律師公會致律師的錄取率低得嚇人(有時候錄取名額更是僅剩個位數【如66年的7人;71年的6人】),後來隨著世界的潮流及國人觀念的啟蒙(認為僅是基本執行業務的資格考試而已,不必設限太多)而逐漸的放寬錄取率,日來也因累積錄取的人數隨著時間的經過而逐漸的增多,乃至於有人說錄取太多了,對於民眾權益的保護恐怕會有不周(按即素質堪慮的意思),因此從今年起又開始實施設限減縮(400分門檻)。

時下法律系畢業的年輕朋友們,與數十年前的畢業生(現在是老人家,本案即為一例)有關「逆來順受」的「美德」認知,恐怕會有相當程度的距離,因此他們都要說「違背先進國家的潮流,照理說執業資格的考試,剔除掉10%就已經是很打臉法律系所的老師或大學制度,不然學雜費、生活費及青春都還給我們。既然能夠畢業又為何還有那麼多的人沒辦法當作一生的職【志】業,美國呢?其他國家呢?」

(老)台大法律人於57歲的高齡仍然還要被認定係欠缺法律的專業能力(或違反律師法其他的規定)致必須被判罪定刑,就現行的法律體制是不得不如此(請參閱【註二】),另據報載「4年多來接案566件共收近2百萬元訴訟費」,換算平均一年是50萬元,就養家活口來說怎麼可能好好的生活,不要說是令人稱羨的高收入(當年曾經是家人期待的台大法律系畢業生),這個法律邊緣人的司法事件究竟會激起多少的社會漣漪,目前頗難逆料。

台大法律系的年老畢業生是等待判決確定後再提請大法官釋憲(生存權?工作權?),還是另會牽動為數頗多的年輕朋友們集結要求政府別管太多(把證照【還給?】我們)。

門裏門外「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想起英國羅素說,我們的一生於無時無刻中都要面臨不得不然的三種衝突(爭鬥),第一,人與自然界的生老病死,第二,人與社會界的生存搏鬥,第三,人與心理界的自我爭扎(內心衝突)。


附件一:引自蘋果即時 https://tw.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20180606/1368071/

台大法律系畢考不上律師 他收錢寫狀紙賺2百萬
91898出版時間:2018/06/06 22:22

(更新:動新聞)
台大法律系畢業的盧姓男子(57歲),一直未考取律師證照,卻從2013年起開設律師事務所,由唐女(56歲)負責招攬業務,他負責撰寫訴狀,4年多來接案566件共收近2百萬元訴訟費,經台中律師公會發現檢舉,台中地檢署依違反《律師法》將他起訴。

起訴指出,盧男台大法律系畢業後,一直受雇律師事務所擔任法務工作,未積極考取律師證照,2013年2月起,盧男自起爐灶成立律師事務所,對外自稱「盧慧坤」,由自稱「唐行聞」的唐女在台中地院招攬有訴訟需求的民眾,再由盧男寫訴狀收錢,去年8月,經台中律師公會會員提出檢舉,檢方著手偵辦。

檢方從盧男的律師事務所搜出大批盧男代民眾撰寫的訴狀及帳冊,訴狀內容從車禍民刑事訴訟至確認親子關係、著作權法、離婚等起訴狀、答辯狀或行政訴訟等,盧男均游刃有餘,依難度每件平均收取2千元至8千元不等,若當事人需要律師出庭,盧男再轉介給其他律師,拆帳收取2至3成的律師費用。

盧男坦承沒有律師資格,檢方不禁詢問怎不自己考證照,依盧男台大法律系畢業的程度,應可考取;據了解,盧男無奈嘆稱,年紀大了、考不上了,甚至連想要再當法務都因年紀問題沒有公司願聘請。

檢方指出,盧男確實有代民眾撰寫訴狀,未涉及詐欺,但與唐女均無律師資格,從事訴訟包攬業務,依違反《律師法》起訴。(許淑惠/台中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12:01
更新時間:22:22

台中地檢署今依違反《律師法》起訴盧男。資料照片


附件二:引自蘋果即時https://tw.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20170419/1101027/applesearch/

律師高考落榜3次 燒卷紙輕生獲救
出版時間:2017/04/19 16:36

(更新:新增過音影片)

南投市一名洪姓男子(26歲)連三次參加律師高考都落榜,心理壓力大,日前於3樓房內反鎖燒紙卷輕生,煙霧瀰漫被母親及時發現,報警救出,轉院到中國醫藥大學附屬醫院救回一命。

家屬向警方表示,洪男近3年來參加律師高考都落榜,去年曾通過第一階段筆試,但是在9月份舉辦的二試又再被刷下,近月鬱鬱寡歡足不出戶,疑因下月初又將舉行律師高考,壓力一時無法調適,遂將自己反鎖房內,試圖燃燒卷紙文件等物品輕生。由於當時洪母剛煮好晚飯,叫喚無人應聲,上樓查看發現煙霧從門縫漫出,趕緊報警協助救人。

110警網通報時,轄區光明派出所警員馬泓毅、莊雅萍恰好在附近執行巡邏勤務,迅速抵達現場,將房門及窗戶開啟通風,拍打呼叫洪男仍昏迷不醒,呼叫救護人員到場救護,協助送醫至衛生福利部南投醫院後,又轉院至台中中國醫藥學院附屬醫院進行高壓氧治療,經醫生搶救,救回洪男一條命。(魏嘉良/南投報導)

出版時間:13:10
更新時間:16:36

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男子參加律師高考連三年落榜,情緒一時無法調適,才想不開。翻攝畫面

男子在房內燒文件試圖輕生。翻攝畫面

警消迅速趕到現場將26歲男子抬下三樓送醫,挽回他寶貴生命。翻攝畫面


附件三:參閱相關法條

1、律師法第48條第1項說「未取得律師資格,意圖營利而辦理訴訟事件者,除依法令執行業務者外,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萬元以上十五萬元以下罰金。」

2、律師法第50條第1項說「未取得律師資格,意圖營利,設立事務所而僱用律師或與律師合夥經營事務所執行業務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萬元以上十五萬元以下罰金。

3、刑法第157條說「意圖漁利,挑唆或包攬他人訴訟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萬元以下罰金。」

4、刑法第339條說「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五十萬元以下罰金。(第1項)以前項方法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或使第三人得之者,亦同。(第2項)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第3項)」

註一:a.據報載本案檢察官係以違反律師法起訴。b.一般的認知常會以篇概全或以訛傳訛的認為沒有律師執照竟執行律師業務即是【司法黃牛】,其實刑法第157條挑唆包攬訴訟及同法第339條詐欺等不僅是規範沒有律師執照的人,也包括有律師執照的律師、現【卸】任司法人員【含最高的司法首長乃至最低的庭務員及工友、及其他的社會人士,按罪刑法定,應就個案具體認定是否挑唆包攬訴訟或有否詐欺的行為。)

註二:數十多年前屢次應試律師高考而落榜的往事歷歷,點滴在心頭,還好於當年在面對生活壓力的殘酷情境下,回鄉下擔任里幹事的工作,如今退休約有一年半,節衣縮食勉能溫飽,也感恩惜福能夠免去沒有律師執照致生活於社會邊緣的陰暗角落,希望執政當局對於律師高考的錄取率不宜再減縮,也讓所有法律系所畢業的年輕朋友們都能夠有比較好的機會及將來(如你們當年曾經歡喜過,如你們當年曾經擁有過最愛的堅持),至於過去年老一輩的曾經遭遇,則相信「往者既矣,事事休矣!」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心情隨筆
上一則: 酒醉的探戈
下一則: 為何夢見他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安歐門
2018/06/08 09:46

台灣律師處境值得同情,在法院地位低下,宛如被審人員,

檢察官體制荒謬絕倫,如同古代師爺一夫當關,比縣老爺還大。

相信你知道,歐美法治先進國家,律師和檢察官是同等地位的。

所以我從不信台灣法院,寧願自己解決問題。

歡迎蒞臨,謝謝回應。

一針見血,敬表贊同。 阿丙0.62018/06/08 17:01回覆
1樓. 安歐門
2018/06/07 10:04

考過證照又如何?一位老律師朋友感慨萬千,

中華民國法院不適合良心律師。

歡迎蒞臨,謝謝回應,敬表贊同(蔡英文總統都曾說【期許不要】【有錢判生,無錢判死。】)

律師作為專業技術人員之一,其實有許多不為人知的辛苦,首先就是要看執業場所官員的臉色,又因長時間端坐長條硬冷板凳,於心理、身體都不是很舒服,公判庭上的法官(或秘密偵查庭的檢察官)也不管是年紀有多小還是人生歷練是多麼的不足,律師們為了日後業務推展的順利,不僅要謙卑的彎腰陪笑,有時也不免要受到某種程度的情緒牽怒(羞辱?),但是還是要默默的逆來順受,因為「宰相有權得割地,孤臣則乏力可回天。」

至於律師以外的其他專技人員於業務執行的場域,也同樣會面對與律師相同的處境,例如建築師、會計師,乃至地政士、記帳士或其他提供專業服務的技術人員。

人們於灑下大把銀子聘請律師打官司,鮮有平心靜氣係意圖追求正義或共同找尋「法」究竟是在那裏,一般來說,爭訟雙方都當作是戰場在經營(看待),如果要說會「平常心」,那又何必要上法院。

委任人只想問(勝訴)目的而不在乎自己的手段是否純潔,至於受任人律師的法學精湛或學富五車從來就不會受到有太多的重視,反而是會如俗語所說的「不管黑貓還是白貓,能捉到老鼠的就是好貓」,也就是這種對於司法不信賴及「要拼才會贏」的心理狀態,伴隨著台灣社會的司法黃牛(或稱有力人士)滿山滿谷。

如果有人建議說運用金錢可以擺平官司,而最後果然真的也能達成任務(也不管有力人士是誰,更無關門裏或門外)且也沒有涉及其他隱瞞的情事者,就不應該被定性為司法黃牛(因為他不曾有過欺騙啊),順著俗話說,魔鬼總是躲藏在不容易被看見的罅隙裏,也相信時下廣義的司法空間裏不免隱有根深柢固的貪瀆文化及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的不堪,那也就是為什麼民間總是流傳說「於有人被收押禁見的當晚就會有人電告家屬詳細的年籍資料並稱願意熱心的協助」(尤其是當年檢察官有羈押權限時更為家喻戶曉的公開秘密),不是說偵查不公開嗎,而經手知悉資料的也就是那些固定的單位(例如檢警調、法院、監所或相關業務的承辦人員),因此與其放大、怪罪所謂的「司法黃牛」,不如讓陽光普照於公務體系內部的每一個角落,只是「有錢判生無錢判死」或「法律千萬條不如黃金一條」這些民間的俗句為何還是那麼的熱絡、那麼的順口。

律師如同其他專技人員奔波於政府與委任人之間是有很多的勞累,也是有許多的心酸,基於專業分工的現代社會,我們對於委請律師的報酬也不宜太過於斤斤的計較,相信專業並委請律師全心全力的協辦我們涉及的法律相關事務,相對來說反而是比較的經濟有效率,因為我們可以於安心之際,在另外熟悉的工作領域把錢再賺回來,一般來說於自己較不熟悉領域而獨自的摸索,當然會有事倍功半的無效率,也不宜道聽途說的相信「遠來和尚會唸經」的諸多傳奇。

講到這一塊(曾經關心、體驗超過30年)就有許多欲罷不能的心情故事,或也涉有「畫虎爛」的口沫橫飛也說不定,惟若有不符社會實情或因不假思索的隨心所欲致「鬼話連篇」,惠請批評指正,希望明天會更好,也希望公道的社會可能儘量的接近。 阿丙0.62018/06/07 13:0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