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誰的痴?誰的狂?
2018/03/13 12:28
瀏覽796
迴響0
推薦25
引用0
貪贓與枉法,誰的痴?誰的狂?

康德說有兩件事,我敬畏謹記,第一、天上密佈的群星,第二、心中法則的道德。

昨天(3月12日)電視新聞有兩件事,第一、台北市警察局中山分局(中山一派出所)涉嫌收受酒店業者的賄款,第二、職務法庭的法官涉嫌為同僚翻案的烈火延燒。

霍布斯認為,我們的一生,都不免要徘徊於欲望與恐懼的兩端,前者源於人類生物的原始本能,除了情欲與貪取外,也包括了自以為是的驕矜本質,後者是基於相互對立存在有同儕集體制約的社會規範,除了法令規章外,也包括了良心的自我譴責與輿論的他控機制,就輿論的制裁來說,不可抗拒的千夫所指即是。

「恐懼」與「欲望」乃是相對立的存在於心理線上的兩端,形成相反方向的強弱較量,人們主觀想像的「實力」一旦確信牢固無疑,那麼就必然會逐漸增強原始欲望的本能,乃至最後終於戰勝了恐懼,所謂藝高人膽大差可比擬。

在往昔的原始社會裏,所謂的「實力」是相對的比較單純,於國家社會成立後的「實力」就會有很複雜的面向,例如,有人相信財富足以「有錢能使鬼推磨」,有人相信權力足以「隻手遮天」,均是所謂的權力使人腐化及「我就是上帝」的不足採取。

當人們出於理性的衡量後,一旦確信自己有權力「說了就算」的當下,原來恐懼、心虛的害怕心理,也都會在無任何反向制約的情況下而逐漸的褪去,有如羅素所說:「人們的欲望僅受限於自己的想像力所及,如果可能,那麼每個人都會想成為上帝。」

按資治通鑑的記載,唐代有名書法家柳公權的哥哥柳公綽,於將近1200年前,就曾經受理留下有關貪贓枉法的著名案例,大意是說,兩位官吏分別涉及貪贓及枉法(玩法),也均於東窗事發後準備受審。

就我們一般人的理解,大家都會認為柳公綽會誅殺那位貪官,想不到竟然會出乎大家的意料,該則一針見血的判決如下「贓官犯法,法仍然在;奸官亂法,法就死亡。」因此首先就宰殺了那位玩弄法令的官員。

同樣是判決,有的是流傳千古,有的卻是千夫所指,到底是那裡出了問題?是眾人皆醉我獨醒?是有人妝扮成為上帝(我說了就算)?還是有人利用權勢,意圖性的騷擾、唬弄我們?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公共議題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