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短短的看稿演說
2021/10/16 07:28
瀏覽467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散文集「普通人」演講稿         張紫蘭

 

  

為什麼偉大的畫家喜歡畫普通男人、普通女人?會不會那才是

畫家心目中,真正的美?

在這本書中,其實我不是要講普羅大眾,而是在講一種極致的,

中間中途的大平衡,一個美學的均衡。

其中有一篇寫說:

我珍惜我和我的時代一起進步,我並不知道結果。我總是遇見

一些普通人,他們啟示了我、改變了我。我是這個時代的煙塵,

我是吹逝的一些風雲。沒有人記得歷史,我也不相信。我身邊

走過一個凡人,我驚呼地追尋他(她)。

當我們從事寫作,我們精確地鍛鍊文字,我們最大的理想是思

考。思考,才是最終最後的地方。這是我的感覺。

所謂寫,必須不斷地面對真實,反問自己。這是真懇的,這是

最底層的聲響,最高貴的道德。這是永遠的、不斷絕的自省。

或者,我要的不是文學,也不是藝術,我要的是「真實」。

最深的文學是一種秘密,語言的秘密。

文字不會是最後的目的。但它一定要被訓練或被幻想。

當你失去最原始的那種生命力時,你就失去文學了。不管在何

時。

好像宇宙之間有某種平衡、某種均衡。迷信也好,最好是迷信,

我們都逐次回到安定的位置,完美的步伐。

人在某一種、某一些狀態會寫出極好之文。有時候愈寫愈陷入。

有時候愈誇大。其實誇大無事。無所事事。無所遁形。無事之

奔跑———

所以,哲學家史作檉說:「一個真正藝術家之出現,就是對

整個時代之藝術完成一次徹底之正名。」

謝謝大家!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