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自救才能救國,救國必先自救──從「自己的國家自己救」談起
2016/06/16 02:34
瀏覽2,218
迴響9
推薦30
引用0

        東吳大學的黃顯宗院長日前在blog發表了一篇「自己的國家自己救」,其開宗明義就表示: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這句口號太有料了,凸顯現代青年人願意肩負起國家永續發展的責任,充滿積極澎湃能量,教四、五年級生(民國四十、五十年代生)的我們不能不佩服,安心地將國家的責任付託給這年輕世代。

        黃院長是教育家,從這一段話裡,我們可以看出他的苦口婆心,和對於青年人的期許。然而在文章中,他也提到了救國要有熱情,治國要有理智」,而「理智基於「知識力」,知識建立在自發的努力,自發的努力源自謙卑不自滿。今日的大學生是否謙卑?夠努力?是否比四五年級生更有開拓精神?跟父執輩比一比就知道了

        這裡黃院長顯然很委婉的告訴年輕人,有了救國熱情,卻還是要有救國辦法,辦法何來?來自於知識,來自於努力,而這些都是基於我們對於知識的崇敬,自我謙卑的態度。現代國家的事物經緯萬端,不是靠喊喊口號,貼貼標語就能救國治國的。講得嚴肅一點,救國也是要有條件的,你沒有理智,沒有知識,空有熱情,是沒有資格救國的。

        黃院長和我都是四五年級的人,當我們還是「年輕人」的時候,條件(無論是自身還是大環境)其實都比現在要差很多。就拿學英文來說吧,當時媒體出版都有管制,市面上也沒什麼教英文的好教材,唯一能接觸的美語環境只有ICRT,英文說得像機關槍一樣,更別說當時台灣對於國際現勢的隔閡,以至於我們出國唸書的時候,個個都是二愣子,什麼都不懂。雖說當時借錢出國的已是少數,但是獎學金已不那麼充裕,許多人剛開始都沒有獎學金,而學費──那是三十年前──每學期超過十萬台幣,這還是美國州立大學的數字。沒有獎學金的日子,那個省呀,實在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的。我的車是三百五十塊買來的(大約台幣一萬)──那時候台灣留學生沒有人會買新車;傢具用品不是撿來的,就是人家garage sale的舊貨;我的買菜錢一週十塊美金,想吃館子,省省吧!

        後來拿到獎學金,才鬆了一口氣,但是獎學金每月只有七百塊,換成台幣連兩萬都不到,所以還是省。偶而出遊,都是同學們結伴而行,租個motel房間,大家七七八八的躺在地毯上(床當然讓給女同學睡了),現在想來,真不可思議。

        看現在的年輕人,動輒抱怨「什麼都漲、就是薪水不漲」,是沒錯,可是大家都一樣,又怎麼辦?與其抱怨大環境,不如從自己做起,開源節流。以時下的22K來講,除了台北之外的地方,我看刻苦一點,沒有什麼活不下去的,甚至一個月要存幾千塊錢也不是難事。當然,一定要常買美衣靚鞋名牌包,要夜唱,要出國旅遊,自己不開伙,三天兩頭要換手機吃到飽,那不要說22K44K也不夠用。

        自己把自己做好,不要去怨天尤人;推給別人易,要求自己難,端看你有沒有毅力決心。出了社會後先穩定下工作,再多充實知識,尋求事業的新出路,存到十萬塊後就可以作一點小投資,同時善用社會的資源,做些實質有益的事兒,更須對於我們這個社會上默默付出貢獻的人心存感激,而不要在虛擬空間裡跟人瞎起鬨,毫不負責任的傳播似是而非的流言。請摸著良心想一想,安定這個社會的,難道不是你我這些安善良民所產生的中道力量,從而支撐這整個架構而不墜?那些「鄉民」或「網軍」,對我們這個社會到底有什麼實質貢獻?

如同黃院長講的:「為了自己的將來,年輕人應救國,今日不耕耘,以至田園荒蕪,明日就得忍凍挨餓。今天你想救國,很好,但是請先從自救做起,唯有自救,才可能救國,也才有資格談救國。說一句不客氣的話,我們這一代人,早在初入社會的時候,就多半懂得這個道理,所以努力奮鬥了二十幾年,多少有些身家底子。今天沒有人希望國家不好,但是若真的萬劫不復,我們當然受害,可是最慘的並不是我們,而是年輕的這一代,不是嗎?今天你若是懂得這個道理,當然不算晚,趕快想想自己該做什麼,可以怎麼做,才是對自己好,對社會好,對國家好。唯有你自己好了,社會才會好,國家才會好,道理是一樣的,就看你聽不聽得懂了!

田英奇

wcwang54@hotmail.com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社會萬象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9) :
9樓. Mittermeyer
2016/06/21 12:51
我自己人生歷練體悟的結果是-


「人的歷練會培養出習慣, 而習慣會轉化成為性格, 性格則會影響一個人的格局,格局則會決定他的命運」


所謂『千金難買少年窮』!"樹人"與種樹的意境相同,不能早經風雨磨練,何來抵禦狂風的扎實深根?台灣之所以有早年的經濟奇蹟,正是因為那一代的人大家都感受到當年國際上給台灣的壓力,也瞭解當時國內經濟是如何的窘迫!


每一個能上大學的學子背後都是家裡多少人犧牲自己換來的一個"機會"!一個可以翻轉階級的企機!所以能上大學的都背負了整個家的期望,他們除了"拼"以外別無他想(如今的大陸學子依然如此),「聯考」雖然不是最好的制度,但至少全台灣考生面對都是同一份教材,也是同一份試卷,這已經能維繫"最大程度的公平"了!


只要所有的窮苦的家庭能看到了"希望",他們就不會"絕望"!如今的台灣,缺的正是這股讓人看到"希望"的力量!才會讓社會走向「富者更富,貧者更貧」的趨勢~(相較於現在國立大學中,有9成都來自於富裕家庭子弟的現象,窮困家庭已經不能藉由聯考翻身了;更可笑的是竟然還有高達4成5的大學生選擇"延畢"來逃避後續的責任)


眼下這一代年輕人剛好成長在「台灣錢淹腳目」的那個經濟高峰期,要讓從小衣食無虞的他們"面對"台灣日漸走向下坡的經濟,面對看不到明天的社會與無法成長的薪資都是很難讓他們接受的「現實」!


在他們眼裡看不到四五年級當年的辛苦,他們只看到四五年級生們如今在社會上的地位與風光!同樣他們也看不到那些「榮民伯伯當年替國家開闢中橫 南橫」這類重大工程的流血犧牲,他們只聽到政客煽動「榮民的18%的年金阻斷了年輕人未來」的謊言!


一個不能記取教訓的人,必然會重犯他過往的錯誤!


一個不能慎思過去歷史的世代,必然會面對更艱困的未來~


大自然給這世上所有物種都享有同樣的生存空間與機會,重點是這些物種能否把握?不能把握的,必然走向滅亡之路!


而這就是「世間唯一的規則」!


這絕不是光靠政客"打嘴砲"就能改變的~
8樓. pearlz (經典的領導人對罵)
2016/06/17 17:14
國破的時候

就像是條破船,先自救才是當務之急。

否則只有與船同歸於盡。


7樓. Patent Litigator
2016/06/17 05:33

This reminds me of the good old days.  I remember I used to serious think twice about any purchase that required using paper bills (one dollar or above); and luckily my monthly stipend was a bit higher: $450 every two weeks.  Of course it was pricier to live in California.  There were not as many students from China yet. The "Wealthy Second Generation" was not in existence (not even the first generation actually).  

We eye-witnessed the rise of China and the fall of Taiwan.  Like it or not, it is a fact...

6樓. 羅希希
2016/06/16 20:14
讚啦蛤?!
5樓. 馬文凡
2016/06/16 17:20

哈哈~~當初阿道夫老兄大搞種族淨化時,就是高喊【德國人救德國】,但至少靠著工業~~嚴格來說就是軍工業~~救活了德國的經濟。如今聽到耳朵長繭的【自己的國家自己救】【台灣人救台灣】的各種口號,到底能救什麼呢?資本主義自由經濟已經是全球連動瞬息萬變,關起門來又能玩出什麼花樣?喊喊口號高興就好,別太當真了!

4樓. Timothy
2016/06/16 11:02

昨天還在跟我兒子說教,雖然他們很可能不用參加什麼聯考,但是學習成績還是要自我要求,不管跟別人做什麼競爭,考試成績也好、運動競技也好,一定要保持自己想要得第一的鬥志

如果不想得第一,也不要跟人競爭了,輕鬆過日子,粗茶淡飯就好

人要有目標,有想法,而且肯實際動手去幹,要不要得第一,那倒不是那麼要緊。

田英奇

田英奇2016/06/16 12:27回覆
3樓. 方正平
2016/06/16 09:24

現在的小朋友不是不能吃苦,而是,他們沒有動機吃苦。咱們老一點的,是不需要動機去吃苦,因為不管有什麼動機,都得吃苦。

現在物質生活充裕了,吃得上一口飯不成問題,但是,探索世界的勇氣和吃苦耐勞的磨練機會也被剝奪了。所幸,我們還是有聽到一些獨特的例子,例如當替代役到非洲友邦行醫的那位年青醫生。這證明了,不管哪個世代,都很能夠接受鍛鍊。

與其抱怨年輕人如何如何,不如由見多識廣的老人家,設計出一套制度,鼓勵年輕人出去冒險。


那個醫生叫連加恩,我看過他寫的書,非常佩服,像這樣的人實在難能可貴。

田英奇

田英奇2016/06/16 12:29回覆
2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16/06/16 08:29

有一次,搭朋友車外出,見路旁擺了一張沙發,忙敲門問屋主,能否拿走。屋主曰可,我就麻煩朋友,將之塞入後車廂,運回去。洗刷一番,還相當漂亮。後來搬去芝加哥前,四十元賣了。

到芝加哥後,有一次,見垃圾箱旁放了一張單人床,一點沒壞,不知原主何以丟棄,我立即搬回去。離開芝加哥前,送給朋友。如今不知天涯何方。

後來,我還真的有翻垃圾筒找東西的經驗,這就不必詳述了。

(我們在這兒憶苦思甜來著:)我在當學生的時候,所有的床都是撿來的,最丟人的是剛開始不知道美國的床分mattress和box兩層,覺得老美mattress太軟不要,直接睡在box上,彈簧都突出來才知道鬧了笑話。我當時的書桌是一塊板子接四條水管(真的是水管),不曉得哪個天才搞出來的,我在上面完成了我的博士論文。

腳踏車十塊錢買的,自己到學長家後面找到一個大籃子裝上,騎了六年,最後還是十塊錢賣了,沒虧。

經過垃圾巷,看到一節電線露出來,拉開一瞧,是一台烤麵包機,帶回家如同步槍一樣大部分解,刷洗乾淨再組合,居然能用,也用了四年,最後$5賣出。

最妙的是看garage sale,一套全新的西裝才十塊錢,很合身,屋主太太說先生過世後留下來的,幾乎沒穿過,當時年輕剛退伍,啥都不怕,買來照穿,還穿出去出席國慶酒會:)

田英奇

田英奇2016/06/16 12:46回覆
1樓. wonghc
2016/06/16 06:33
我全額的獎學金只有六百多美元,買都是快到期限的食品,一鍋鹵雞翅可吃兩星期。一點都不苦。

我至今還保留了第一張支票的影印本!(請看:影印支票http://classic-blog.udn.com/10inch/543093)

我當時很想買一套音響,可是我決定用自己的錢買,存了十一個月,花了一千兩百塊才買下來。

寫這些東西,並不是要向小朋友炫耀我們當年多刻苦,而是希望他們在物資充裕的年代,仍能保有奮發砥礪的精神。只要如此,我們當年吃的苦也就值得了。

田英奇

田英奇2016/06/16 12:5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