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這是人性!
2021/06/15 19:03
瀏覽1,686
迴響3
推薦30
引用0

        我有一個醫生同學,四月的時候在line群組裡說,他不打AZ疫苗,因為副作用大,保護力又不好。到了五月下旬疫情爆發,第一線的醫療工作日益辛苦,我們同學都沒有提到這個AZ疫苗問題,反倒是他自己說了,因為很緊急,他已經打了AZ,但是他的妻小(也是第一優先)都沒有打。

        我們沒有一個同學諷刺他或是取笑他。

        慢說人是會變的,外界狀況變了,人本來就該因時制宜──除了某一些大原則之外。在沒有疫情的時候不打AZ,但是在疫情緊急的時候改變心意去打(不是搶打),我覺得這沒有什麼好批評的,這是人性,畢竟,保命要緊。換了別人,或許也會這麼做(當然,也有人認為該堅持自己的原則到底,我也尊重)。

        後來傳出,台灣飛美國的班機班班爆滿,有些人就指責了,不是同島一命嗎?怎麼,現在台灣危險了,你們就往美國跑,去打疫苗?

        我心裡在想,這有什麼好指責的?先不說這麼做沒犯法(只要依照防疫規定),在道德上,我也不認為這有什麼問題,因為,這是人性。

        你想呀,這些飛到美國的人,有許多是之前回台灣渡假的學生,現在(或許)提前返回學校;有些可能是家長帶小孩,在學校放暑假的時候全家一起到美國玩。這些人到美國去絕對會順帶打個疫苗,因為站在美國的立場,他也怕你會扯上疫情,幫你打疫苗也是為了保護美國自己。人家美國願意免費幫任何人打疫苗,我們該有什麼意見?

        當然,一定也有人專程飛到美國就是為了打疫苗的,老實說這個風險還挺高的。花錢不說,萬一身體要有個差池,在美國又沒有健保,龐大的醫療費用只能自己負擔(當然有無恥賴帳的,那就不值得一提),此外在美國要自我防護,回台灣要居家檢疫,這都是「成本」,也就是說,這些人到美國打疫苗,責任和成本自負,也沒花你台灣政府一毛錢呀!(唯一有的是居家檢疫有補助,這我認為實在該取消)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把尺,一座秤,去衡量得失輕重。如果衡量之後還是決定走人,我覺得那是他自己的決定,我們不必指責,真正該指責的,是那個逼迫我們非得去衡量得失輕重的人。如果執政當局防範得很好,疫苗絕對充足,那誰要為了打個疫苗飛到美國去?

不過,我必須表明,雖然同是疫苗不夠所結的果,但是像是「好心肝」這類的事情卻應該要被指責,如果觸及法律的問題,那麼我絕對支持法辦;同時我也認為,那些違反規定搶打疫苗的人,名字都應該公佈,而且該處罰就處罰,這些人應該道歉,因為你的自私而破壞了社會的公平性,這和自己花錢買機票到美國打疫苗是不一樣的。最好道歉的方法,就是到醫院去做志工。

        一向有點憤世嫉俗的我,居然想起一件事。名記者徐宗懋曾經出過一本很有意思的書,叫「中共武力犯台個人求生手冊」,其中描繪過一個場景:中共大軍壓境,桃園機場每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擠滿了人,飛機不停的起飛,有些人甚至不管飛機要飛到哪裡,只求買到機票趕快上飛機……

        場景當然是虛構的,但是試想萬一(我說萬一)真的發生了呢?你認為能跑的幾個不會跑?那些躲在鍵盤後面,成天喊老共沒什麼好怕,來就跟他一決死戰的,而現實上連兵都不想當的人有幾個會不跑?不管他們,一般老百姓也不過想安居樂業過日子,誰想打仗?我能跑的話我也跑。不能跑的呢?我根本不敢想像會是什麼光景,我只知道會比搶打疫苗恐怖不曉得多少倍。

        等一下,你是不是覺得怪怪的卻說不上來?我給你點破吧,跑不跑不是重點,而是你言行要一致。你既然不想上戰場,就不要當什麼鍵盤後面的英雄,否則到時候第一個跑,雖說是人性,但你會不會覺得有點那個?你我都知道人性是很脆弱的,所以是不是應該少說點大話,多為別人想想?

        還有呢?

        更重要的重點是,身為執政當局,總要把人民的福祉擺在第一優先,疫情來了有疫苗可以打,知道有強敵在側就要避免戰禍,而不是成天誇口,說我們防疫做得多好,說敵人根本不會來。別逼大家用腳投票,當然更別逼人像餓狗一樣的搶食。

        這是人性。人性是經不起試煉的。

田英奇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 :
3樓. 一畝桑田
2021/07/10 15:33
好文
2樓. 田英奇
2021/06/17 16:04
回覆新版留言

我的FB又有問題,沒辦法在上面回覆,只能在此回覆,請王先生見諒。

王永成

我是專業人士, 在台灣貢獻心力於本地的基礎建設. 今後有機會旅遊, 也將以中國大陸為第一優先, 老共來了, 想必也需要我的專長, 我能跑, 也是往中國跑, 這樣還算是跑嗎?

這裡講的跑,當然是指打仗而言。如果不打仗,大部分人沒有跑的問題。現今有許多台灣的技術人才都在大陸發展,自然也沒有跑的問題。不過您說,“老共來了,想必也需要我的專長“,我誠懇的同您參考:在當年老共席捲大陸的時候,有許多技術人才都和您有一樣的想法,就是我是管技術的,無論誰當朝都需要我,我又不管政治。但是這些人都沒有想到,有一天政治管到頭上來,他們躲都躲不掉,多半下場非常慘,事過境遷之後懊悔不已。當然,那是歷史,給您參考。

田英奇

1樓. 草山
2021/06/15 21:04

施明德是玩真的!「1954年,施明德考入高雄中學初中部。1957年考入中正中學高中部。1959年考入陸軍砲兵學校。施曾自述,報考軍校是因為打算以武裝兵變推翻蔣家政權。1961年砲校畢業後以少尉任官赴金門任職。」現在鍵盤英雄有幾個敢玩真的?

這的確是事實,不過我看過李昂寫的書,裡頭講施明德在砲校課餘時間常常到圖書館去研究大戰略,這就有點過頭了:)

田英奇

田英奇2021/06/17 15:5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