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學區停課,提醒我不要落入 「都是因為孩子」的思維陷阱!
2020/04/22 07:51
瀏覽2,675
迴響0
推薦36
引用0

相傳莎士比亞因為鼠疫而居家防疫期間,寫出了曠世巨著《李爾王》。上個月,當全美各地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開始陸續停班停課時,我的出差都取消了,因此也雄心勃勃,想說要用這段時間來寫下一本新書。結果一個月過去了,我一個字都還沒寫,天天盡是跟在兩個小屁孩後面跑。

我真痛恨自己的平庸。在社群媒體上把這件事當笑話來寫,姐妹都好言勸慰:「莎士比亞不用管家務啊!」「他不用帶小孩啊!」

晚餐桌上拿這件事對江小豬怨嘆兩句,神隊友也好言勸慰:「莎士比亞家裡沒有小小豬跟迷你豬啊!」

我立馬在桌下踢了江小豬一腳,但是尖著耳朵的小小豬已經聽見了:「所以都是因為我們?」

「當然不是!」我趕緊說:「是因為媽媽沒有莎士比亞的才華。」

這樣做並不是為了安慰小小豬。早在小小豬六個月大、我決定辭去全職記者工作成為自由撰稿人時,就跟自己約定:絕對不要落入「都是因為孩子」的思維陷阱。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辭職的直接原因是我當時服務的報社阻撓媽媽在工作當中集乳。不論如何,辭職是我自己的決定,不是小小豬的要求,看著他吃了兩年母乳,長得健康又強壯,斷奶前從來沒有生過病,我覺得很幸福,也覺得自己決策正確,但我絕對不會對小小豬說「都是因為你,媽媽才辭職」。

因為,一旦產生這樣的想法,不但會對孩子造成不合理的壓力,媽媽自己也會陷入自憐的情緒,而這種情緒對親子關係的影響是負面的。最近由於疫情爆發停課,我對這個道理又有進一步的體會。

小小豬出生以後,我從來沒有吼過他,連一次都沒有,但是停課期間卻經常忍不住對他吼——不是因為他在家學習不認真,而是我花了一整個早上幫他上課,下午該是我上班的時間了,他卻一直跑進我的書房裡,一會兒東摸西摸,一會兒對我展示他的畫作或樂高作品,仰起小臉等著被表揚。工作一直被打斷,截稿壓力在眼前,好言哄他出去沒有用,我在第一個下午就對他大吼:「我已經陪你一整個早上了,現在是我上班的時間!出去!」而這孩子被吼罵了,卻仍不屈不撓的一直跑進書房來找我!到了週末我就吼到喉嚨痛,一度以為自己中了新冠病毒緊張不已,同事還把這事兒畫成漫畫

發現自己只是吼太多導致喉嚨痛之後,我自怨自艾地想:「都是因為小小豬,都是小小豬害的。」這麼一想,平常看慣的小問題,從手足爭吵到拒寫中文作業,都讓我無名火起,覺得自己當媽當得太委屈了。

本月初,聯合國發佈警告,指出疫情之下,大人承受巨大壓力,長期居家使衝突沒有緩衝餘地,導致全球家暴與兒虐案激增,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呼籲各國立刻採取行動,保護婦女與兒童。

我看到報告,覺得憂心,也發現停班以來,我跟江小豬的確都比較煩躁,我更因為承擔起了大部分指導小小豬在家上學的責任而落入「都是因為小孩」的自憐心態,而這種負面想法正是我一直提醒自己要避免的啊!

我跟小小豬開誠布公地討論這件事,他表示我好像變兇了,但是他覺得他自己好像也變兇了,因為停課以後天天在家,他也覺得弟弟迷你豬很煩,常常對弟弟叫罵。我們決定,防疫期間大家都不容易,並約定要互相提醒:可以生氣,但是不能對家人出氣。

回到莎士比亞有沒有自己帶小孩的問題。一方面,莎士比亞是一個生活在16世紀末到17世紀初的英國男性,考慮其時代背景,似乎可以合理推斷他不必親自教養子女。另一方面,莎士比亞有三個孩子,次女和兒子是一對雙胞胎。從這對龍鳳胎出生、到莎士比亞出現在倫敦歌劇院,當中七年莎翁完全沒有作品問世,關於他的歷史紀錄也非常少,一些學者把這七年稱為「行蹤成謎的歲月」,所以我們實在無從得知他到底有沒有親自育兒。但是,從莎士比亞在《李爾王》、《哈姆雷特》和《羅密歐與茱麗葉》等作品中展現出對親子關係的細緻觀察以及對教養子女的超人智慧,如果他完全沒有參與育兒活動,那我等平庸之輩也只能五體投地,跪拜天才了。不過,我至少可以做到一點:就算新書寫不出來,也不能把育兒責任拿來當作自己庸碌無成的藉口!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