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為什麼不能說幸運籤餅
2012/04/05 23:39
瀏覽2,683
迴響6
推薦24
引用0
我的先生Roberto是墨西哥裔的美國人,他常跟我說我在美國雖然住了二十年,還是外國人,他說這話沒有貶抑的意思,甚至是有一些羡慕的,他是在說,我在美國雖是少數族裔,但我因為來美國的時候,己經25歲,不是在美國長大的,所以對種族意識很不敏感,意思是我即使被歧視時也沒感覺。

類似的狀況發生在處理林書豪的新聞時,台北的一位同事,很不理解的問我,為什麼有一個球迷把林書豪的頭像放在一個幸運籤餅上,會有種族歧視的問題,他很無辜的說,很可愛啊!我心中嘆了口氣,你會覺得可愛,是因為你不是美國人,我不覺得可愛,因為我己經被美國同化了。在種族議題上,我的同事住在台灣,不及我敏感,我沒在美國長大,所以我不及美國土生土長的Roberto敏感。

美國長久以來就有種族融合的問題,最早來的英國人歧視後來來的義大利人,義大利人又歧視再晚來一點的愛爾蘭人,他們再聯合起來一起歧視印第安人,黑人,西班牙裔跟亞洲人,不要以為這些少數族裔會聯合起來一起抵抗白人,少數族裔之間互相歧視的情況,多的是。這是為什麼在美國用有種族色彩的字眼來形容另一個人,是極大的忌諱,正是因為各族裔之間猜忌很深,一用就讓人覺得不懷好意,比如用墨西哥餅Taco來形容墨西哥裔,比如用包頭Towel-head來形容阿拉伯裔,用厚嘴唇形容非洲裔,用小眼睛(chink)形容亞裔,基本上就是討打。2002年著名中國大陸球星姚明第一次到邁阿密出賽,熱火隊在現場發送八千個幸運籤餅給來看球的球迷,就被罵是對亞裔的刻版印象,當時熱火隊也是很無辜的說:很可愛啊,但很多亞裔美國人的反應就是:可愛個屁!反而是姚明自己,美國記者問他會不會覺得被冒犯,姚明的反應是:什麼是幸運籤餅?因為不是美國人,姚明來美國前根本沒見過幸運籤餅是啥子東東。但美國這種用語真的很多,一不小心就會誤觸地雷;林書豪跟我說,他被罵過餛飩,我一聽差點昏倒,我養過一隻沙皮狗,因為臉皺皺的,原產地又是中國,我便把牠取名餛飩,還很得意;這隻狗很愛亂跑,我在紐約大街小巷,不知多少次,在牠背後大喊:餛飩,你給我滾回來!

我自己也有一些被歧視的經驗,但都非常明顯。比如去年,我與同事崧浦去賓州採訪,在一個小地方的漢堡店裡,前面一個排隊的白人,就一直不懷好意的說,你們中國人搶走我們很多工作,我們遲早要跟你們打仗,我們會用我們的武器讓你們知道厲害,你們最好趕快離開這個國家云云;我當時非常想以武力解決,但從來沒跟人打過架,也不知如何開始,只提高了聲量,拉著臉問他:You have a problem?意思是,你想要如何?我心裡想,顧不得了,他要動手,我們兩個打一個就是,管你好不好看;大概我面目非常猙獰,那人後來一邊碎碎念一邊便走了,我心裡鬆了口氣,但當崧浦說,不知他會不會回去拿槍來時,我心裡頭也跳了一下,但我當時還在氣頭上,堅持要吃完漢堡才走,如今想來,真是匹夫之勇;要真是被打死了,只怕台灣媒体會寫,T台記者在美,因買漢堡與人口角,亂槍打死。

這是為什麼我看林書豪很敬佩,他在處理類似的狀況時,可比我高明多了;有人在臉書上留言罵他,他會說,這是2012年了吔,有沒搞錯?基督愛你,我也愛你! 在美國是這樣,有人找上門來,不能不回應,我們中國人說的忍讓,有時會被解讀為,你可以這樣罵我,下次還會再來,所以一定要回嘴;但像我只會回罵,層次就差多了,林書豪一邊笑對方趕不上時代,一邊又給台階下,很高明;不過這是臉書,當面碰到時,真能這麼好修養嗎?

這是明顯的種族歧視,但我四年前在芝加哥訪問非洲裔社區時,當時非洲裔人權運動人士傑西傑克森牧師就告訴我,這些口頭上的歧視傷害不大,嚴重的是不明顯的那一種。我當時有聽沒有懂,人家沒講你怎麼知道人家歧視你,是不是也太過敏了一點?一直到林書豪出現之後,我才知道傑西傑克森在說什麼。

根據美國媒体的報導,林書豪在大學時打出來的數字是高於平均的,比一些被選秀選走的球員要出色,但為什麼選秀沒選他,恐怕跟美國人對亞裔 的刻版印象脫不了關係;我們為此特地到紐約街頭去問了一些美國人,看看他們對亞裔的刻版印象是什麼?結果發現他們的用語,包括
個兒不高,聰明,他們不愛玩,沒有運動員的體態,非常用功,平衡感不好,甚至還有”軟趴趴”(soft)。大家可以想見,我的亞裔男性朋友們聽到此話有多麼不高興。

美國人對亞裔的刻版印象,就是我們都戴了個大眼鏡,頭腦發達,四肢萎縮。林書豪有一次在接受ESPN訪問時也說,會有球評說他,He runs faster than he looks.他的樣子不像可以跑那麼快,林書豪當時就想,這是什麼意思,我的樣子很慢嗎? 這就是刻版印象造成的問題,從你的樣子,就判定你可以做什麼,不能做什麼。

我到紐約中國城去訪問小朋友時,才發現問題比我想的更嚴重。因為很多小朋友告訴我,因為林書豪的關係,他們現在也覺得如果努力,他們將來也有機會打NBA,教練也說,以前還沒上場打,心理上就矮半截,現在看了林書豪,小朋友們上場信心多很多。也就是說,在林書豪出現之前,不是只有非亞裔不相信你能打球,連亞裔自己都不相信自己。

我還記得當林書豪剛被簽到尼克,我們一群台灣媒体去休息室訪問他,除了我們之外,沒有別的媒体理他,這也不能說美國媒体現實,因為他那天根本沒上場;出來的時候,我們幾個記者還在講,林書豪看來機會不好,沒法子,籃球is not our game!不是我們亞洲人打的。

這可能是林來瘋最重要的意義,就是讓亞裔自己,對自己的能力,更多一層想像空間,更多一些自信。我現在再也不認為,籃球不是亞洲人打的。

ESPN有一個記者費德瑞戈用”chink in the armor”來形容林書豪,結果他自己都上了全國頭條,因為他被革職了。Chink in the armor字面上的意思是盔甲上的裂縫,嚴重的是Chink,這是笑我們亞洲人眼睛小,像一條縫;這在美國是很嚴重的字,就算開玩笑也不能講,我覺得費德瑞戈可能不是故意的,但在ESPN全國性的媒体上講這個字,的確是不妥。更不可取的是像美國福斯電視台這樣的媒体。他們在報導林來瘋時,就特地去一些長春籐學校專找瘦弱個子矮小戴眼鏡的亞裔學生來做訪問,訪談中也許沒用到忌諱的字眼,但用心更壞。我一看就氣沖牛斗,馬上也做一條新聞,罵福斯電視台加深對亞裔的刻版印象;當然我罵是沒什麼用,但美國很多主流媒体都罵就很有用,至少下次福斯再做類似的新聞時,會多留意一些。

林書豪在膝傷停賽期間,特地與費德瑞戈吃飯大和解。有傳言是林書豪主動邀的,在事件發生時,林書豪就曾說過,費德瑞戈看起來不是故意的,也不需要弄到丟工作,兩人吃飯,林書豪公共形象或許再加點分,但獲利的還是費德瑞戈,藉此機會修補形象,下一個工作可能好找一點,不然那一個老板會願意雇一個有種族歧視紀錄的記者呢?

在林書豪成為林來瘋之後,第一次以主力球員身分,回到他的母校哈佛所在的波士頓與塞爾提克隊比賽,我們跟著球隊去,在波士頓街頭做訪問,波士頓地方台看到台灣媒体很稀奇,也訪問我,年輕女記者一上來便問我,林書豪在台灣為什麼那麼紅?你們也有亞裔刻版印象的問題嗎?我當時怔了一下,後來我跟她說,我們台灣只有一個族裔,我們全都是亞裔,我們沒有對亞裔刻版印象的問題,事實上,為了林書豪我還得特別做一個報導,解釋給他們聽,什麼叫做對亞裔的刻版印象,那記者聽了滿臉困惑,我心裡又嘆了口氣,台灣人不懂美國人為什麼對種族這麼敏感,美國人又不懂為什麼這世界上可以有人這麼不敏感,這一點,我覺得台灣人比美國人幸運。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自私球星
下一則: 好人也可以成功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6) :
6樓. 時季常
2012/04/09 20:56
文字獄

以前有皇帝,可以大興文字獄。現在沒有皇帝,人們自己關自己。

大陸來的年輕女子,不可以叫做大陸妹,否則是歧視。但是年輕的客家女孩,卻可以叫客家妹。

智力低下的人,不可以叫白癡,要說是智障。

四肢一部份有嚴重缺陷的,不能叫做殘廢,要改叫肢障,或殘障。

不能說別人領救濟金,要說是接受社會福利。

不能說黑人是黑人,要說他們是非裔美國人。但是可以叫白人是白人。

在大陸特種行業特別多的地方,不可以叫年輕的女子是"小姐",因為小姐是從事特種行業的女人。有趣的是,在那些場所的"小姐",也不可以叫他們"小姐"了。

 

5樓. 善男信女
2012/04/08 17:54
PLEASE SAY PLEASE SAY PLEAE

吳先生

當場應該教訓回去

PLEASE SAY "PLEASE SAY PLEASE"

4樓. 善男信女
2012/04/07 06:45
大衛的曾祖母是摩押人

 上帝的恩賜  是不分種族的

西方人聖經沒有讀透

福音書 一開頭就大衛的子孫

路得跟 波阿斯生俄倍得   俄倍得生耶西 耶西是大衛的父親

路得是異邦人  又是再嫁

我們中華民族  才真的是大熔爐  亞洲人種都混在一 起

東夷 西狄 南蠻 北胡  都在我們血統內

我們台灣人都有平埔族血統

3樓.
2012/04/07 06:42
無知比知幸福

不用斤斤計較 歧視問題

有時候不知道比知道 好

如果你知道對方話語裡的邪惡用意

那只會破壞了一天的心情 毫無用處

亞裔的 Sterotype 算是比較 ok 的

警察 攔車時比較不會 盯

黑人就真的是很明顯

他們開著車 或是單獨步行在 比較高價的住宅區就是被認為要找麻煩

不是只有警察 如果我自己被黑人跟著 我也會很緊張

搶犯 和 盜賊的 標籤跟著他們真的是已經 根深地固

這是無奈又無解的事實


2樓. 安歐門
2012/04/07 05:54
美國是民族大熔爐

民族大熔爐的意思,你必須融化,拋棄原有的一切模樣,無論內裡或外在。

我曾經慶幸,加拿大號稱是民族馬賽克,結果發現那不過是吸引移民的口號。

人類?誰不歧視?古今中外,永遠如此,不必稀奇。


沙塵人間.難滌心垢.虛擬世界.反見真情.

1樓. 吳育剛
2012/04/06 15:41
我也被歧視過

被格職了,應為被革職了的筆誤。

許多年前,有一次從華府飛回休士頓家去,在飛行途中,當那位中年非裔女服務員來送飲料時,她問: what you want? 我回應 orange juice,她竟對我說: say please。當時很想指責她沒禮貌,但又覺得爭那個很無聊。

己改正,非常感謝 范琪斐2012/04/06 22:5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