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沒那麼容易擺脫我
2015/07/15 00:58
瀏覽1,611
迴響1
推薦22
引用0

在五月底,我卸下做了十八年的TVBS駐美特派職務.


現在才講,不是故意賣懸虛,是因為生活驟變,很多事情要安排,奇忙無比,不好意思,其實是到現在才有心情時間跟大家報告.


很多朋友同事第一個反應都是悄悄的來問我:有沒有不愉快?


我都不知怎麼回答,因為真的沒有.


整整過程裡,上上下下經手的同事長官都是給我最大的方便及溫暖.不過好像我這個年紀優退,大家就假定,一定是很不得已


我不敢講別人的情形,因為我不清楚.但我很清楚我自已的情形.我在去年得知T台有優退計劃,是我自已舉手要優退的.


需要解釋嗎? 同一個位子做了十八年,不管是我或老板應該都有充分的理由說:該換一換了吧!


至於優退的條件好不好,這很難說,跟美國頂尖媒体比是差一點,但跟台灣其他媒体比,大概沒有比較差吧.要再強調一點,我沒有確切數字可比較,最近十年,全世界媒体變化這麼大,每個媒体情況都不一樣,那有什麼標準可言?T台優退是符合勞基法的,即使是最低標準(更何況不是),它還是合法,嫌不夠好,大家只能怨台灣普遍勞工條件太差.


我的想法很簡單,拿了優退方案之後,我跟T台關係歸零,回到市場機制,我認為我有這個價位,電視台的老板們也認為范琪斐因為有多年國際採訪經驗有這個價碼,那我就可以再找到新聞工作,如果不行,表示台灣新聞市場太小,我該去做別的了.我沒時間老是要回頭,教出錢的老板要有國際觀,要有前譫性;我自已要忙著往前看,若無國際觀無前譫性,不管是我或電視台老板,被淘汰都是遲早的事.


這是為什麼我不想提當年T台如何如何風光,或我范琪斐目睹了多少歷史事件,全世界媒体版圖都在劇烈變化當中,紐約時報有百年優良的報導傳統,但現在也在生死存亡關頭,老是講以前拿了多少普利茲獎是沒有用的.要看的是將來能不能在這個網路當道的混亂環境裡殺出一條生路.在這麼割喉的媒体環境,要老板念舊?這個情緒太奢侈了吧.


我不是在幫T台資方說話,該翻臉的時候,還是得翻臉,但我的確很希望,T台這一波換血,可以讓T台的新聞真的更好,省下來的錢可以為年輕的同事們加薪,讓他們有更多的經費去做想做的報導,而不是只是為T台的財報多加個一兩億.


這一路走來,幫過忙的,不管是同事同業受訪者朋友長官家人們,實在太多,無法一一細數,但點滴在心頭.離開前,很多朋友語重心長的說,離開你的位置之後,很多交情都不會在了,要有心理準備.但我這次離職的經驗正好相反,反而是感應到太多溫暖,一下不知所措.過去二十多年,跑新聞, 是交了不少朋友,但也得罪很多人,我個性直通通的,加上受美國文化影響很深(此時要打一下美國牌),人際關係掌握不是很精確,很多時候,是事過很久之後才突然体會,shit!xxx一定幹翻了! 但此時再回去道歉,時效是不是已過期了呢,而且可能顯得更白目吧,就搹下了.現在我多了很多時間,我希望自已將來可以做得更好一些.


現在的我,進入思考期,將來要做什麼,有個很模糊的概念,還需要時間整理,但我很清楚的知道,要擺脫我,沒那麼容易.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共享經濟 誰與誰共享?
下一則: 我們準備好了嗎?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淵靜 / 身體欠安離開
2015/07/15 13:22
離開是選擇,無怨言是風度,祝福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