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將金融機構視如禁臠的前總統,跟當年的前前朝有何不同?
2008/11/27 17:17
瀏覽1,595
迴響2
推薦14
引用0
看到今天的新聞,不由得感慨,當時雖說政權變天,改由民進黨執政!但視金融機構視如禁臠的陳水扁先生,跟當年的前前朝有何不同?當時不過才執政滿五年,要錢更直接,猶如黑社會!

我兩年前在今週刊雜誌上看到這篇文章,因為其物證確實,言之有物,我特地找到電子檔特地保留下來,可笑當時包括辜仲諒先生、中信銀、兆豐金皆否認此報導推論!這不過也才兩年多的時間耶!

人間啊!就難在個貪嗔癡!

下文是當年的報導:

鄭深池 辜仲諒和澄清湖畔的飯店

出刊日期:2006/08/21 今週刊 504


劉俞青

page 22 一樁「好朋友對好同學」的交易 鄭深池、辜仲諒和澄清湖畔的飯店

一棟位在高雄澄清湖畔的飯店,蓋好後從未開幕營運,外表形同廢墟;但兩個月內、兩次產權的移轉,就在中信金宣示投資兆豐金的敏感時刻同步舉行,一筆金額高達九.五億元的不動產權悄悄換了人;交易時間點的巧合,引人遐思…。

在高雄縣鳥松鄉,美麗的澄清湖畔,靜靜矗立著一座地上二十五層樓、地下三樓的建築物,地點緊鄰知名的「皇朝會俱樂部」;而這兩棟建物都是當時華國建設的建物,原本配合俱樂部的規畫,要作為飯店使用,以推開窗就能看到美麗的澄清湖景為號召。


但自從蓋好後,華國的財務就一路走下坡,這間飯店也始終無緣問世。不過這棟像廢墟一樣的飯店,卻意外牽扯出一段疑似鄭深池與辜仲諒之間的「間接交易」


這棟飯店大樓,一直到去年十一月之前,還登記在一家名為「清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名下,但就在去年十一月到今年一月,短短兩個月期間,這座早被當地人視為廢墟的大樓,突然連續出現兩次產權移轉,最後,這棟飯店的產權,落到中國信託商業銀行手上。


把場景拉回台北的資本市場。幾乎在同一時刻,今年二月九日,中信金在市場一片驚愕聲中,突然宣布投資兆豐金,引發市場高度關注,不少聲音質疑當時中信金總經理辜仲諒與兆豐金董事長鄭深池之間,是否早有祕密協定?


南、北兩樁看似毫不相干的事件,幾乎同步進行;進一步追究其後藏鏡人的背景,一場幕後引人遐想的關係,若隱若現。

鄭的好朋友:用清美國際取得飯店產權


原來,這座位在高雄澄湖路上、澄清湖畔的飯店大樓,占地一千六百多坪,緊鄰澄清湖畔的豪宅聚落,台糖董事長余政憲在高雄的家,就在一旁。早在民國九十二年,這棟大樓就輾轉被清美國際買下,清美國際來頭不小,他是現任台航董事長黃仁宗私人所有的投資公司,而黃仁宗與兆豐金控董事長鄭深池之間的關係,據稱「比親兄弟還親」。



黃仁宗向來被視為「鄭深池人馬」,和鄭深池幾乎同期進入長榮海運,與現任兆豐國際投信董事長許瑞源和曾經被派去台灣高鐵當財務長的林天送一樣,都是鄭深池在長榮時的重要左右手;鄭深池擔任長榮航空董事長時,黃仁宗是總經理,五年前,鄭深池離開長榮集團,黃仁宗也在隨後離開。

黃仁宗與鄭深池的親密關係不僅於此,經本刊實地查訪,這家「清美國際開發公司」登記的地址在台北市長安東路二段,經查,該地址目前的所有權人,是「鄭明宜與鄭明維」,他們不是別人,正是鄭深池的一雙寶貝兒女。換句話說,清美國際登記的地址,是鄭深池的私人房產,而鄭深池與清美國際的關係,也因此讓人產生諸多聯想。

 


這個長安東路的地點,目前開了一家高檔的義大利餐廳,每人消費約新台幣一千五百元起跳,名為「深庭SABATINI」,取名與鄭深池有無關係,不得而知,不過根據員工表示,「鄭董(鄭深池)和黃董(黃宗仁)都常常來」。

鄭深池拿出自己房子給好朋友做公司登記,這家公司再去買位於澄清湖畔的大樓。巧的是,從清美手上接下這棟大樓的,正是中信金副董事長辜仲諒在華頓商學院時很要好的同學陳正宏。

辜的好同學:兩次移轉 飯店改歸中信銀


根據地籍資料查詢,清美國際在持有二年多之後,於去年十一月突然把這家飯店賣給一家名不見經傳的「英屬蓋曼群島商泰通資產管理公司」,這家公司的掛名負責人,就是陳正宏。


據消息人士透露,陳正宏除了是辜仲諒的好同學,和中信辜家的關係亦「十分深遠而重要」。


他是香港上市公司瀚智(516)的集團主席,在台灣則成立博見行銷公司。中信銀是博見最主要客戶,中信銀信用卡的折價券業務就是陳正宏的傑作,辜仲諒也不止一次在公開場合介紹「這是我的好同學陳正宏」,只是這一次,他搖身一變,成為泰通資產管理公司的負責人。


去年九月才成立的泰通AMC,第一筆也是至今惟一的一筆交易,就是買下這棟位於澄清湖畔的大樓。之後在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內,也沒有採行一般AMC常見的商品重新包裝或整頓,過個水就賣給中信銀。


只不過這個時間點,剛好就在中信金宣布投資兆豐金控的前一個月,中信銀在今年一月十一日,以九.五億元的價格買進這棟大樓,而且有別於一般操作手法是銀行賣不良債權給AMC,中信銀採逆向操作,跟「辜仲諒的好同學」陳正宏開的AMC公司,買進這棟大樓。根據中信銀表示,將來要做為南部員工的訓練中心之用,日前也已經開始動工整修。中信銀並表示,他們買這棟大樓的價格,合乎常規,並沒有什麼不合理處。


但因時點巧合,在二個月內,把公司開在鄭深池家的好友,間接地把一筆金額高達九.五億元的不動產,轉手經過辜仲諒的好友,把大樓賣給中信銀,這樣的一筆交易背後是否還有其他意涵,很難不引人聯想。


就在交易完成後不到一個月,中信金高分貝宣布投資兆豐金控一五%,當時鄭深池對媒體說,「沒有和中信金接觸」,辜仲諒也正面回應媒體質疑,「沒有和鄭深池取得默契」,如今看來,兩人間接交往的情誼非比尋常,恐怕也非常人所能揣度。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政治議論
上一則: 一群等著分食的人
下一則: 做民進黨的總統真好啊!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