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母親的養護費,子女起爭執時,只能找法院嗎?
2018/01/31 12:20
瀏覽1,055
迴響6
推薦24
引用0
自從母親100年起入住理之家,養護費增加,從那一刻起,六個姐妹為了費用與勞務承擔的紛爭開始不間斷,當母親的養護隨著身體衰弱出現不同層次的難題,要負擔較多的勞力與時間以及金錢,姐妹間的情誼因為意見不合頻頻起爭執而漸漸消弭,甚至反目。

在護理之家,和其他住民相較,感覺我們家有姐弟七人,理應羨煞不少家庭,有這麼多的子女一起負擔母親的養護,然而,事實並非如此。真的是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一週七天,談好一個人輪一天去探視母親。自從老三的長子102年底發生車禍離世以後,老三主動將自己排除輪值之責。

老二是一個愛抱怨的公務人員,常說很忙想退休,卻又不見動作。當我看穿老二的真正想法時,實在很難再對二姐信服。她曾經是會照顧妹妹的姐姐,因為經濟能力佳,可以用物質取悅。但是,當母親的照護需要多一點分擔時,老二就找盡理由推責。

帶母親上醫院,確實是一件勞心的事。母親有失智,偶會妄想,會罵人,但是,只要懂得安撫,其實是可解決的。

既是勞心勞力的任務,也談好要輪流帶母親去看醫生。

老三已不輪值,兩個姐姐則找理由推諉。

大姐住最近,她說一人不敢,把問題丟回。

輪到二姐時,她說要上班,不方便請假。

然而,當我在事後看到她在臉書分享快快樂樂的和朋友出國旅遊的照片,我的心裡很不是滋味。(出國旅遊,就方便休假?)隔了一天,我想在臉書留言,卻見她將照片撤掉了。可能知道我也是臉書的好友,怕被我識破。因為月薪有七職等以上,收入算佳,所以,戀棧不已。說很忙,只是想博得我們的同情,關於照護要忙、要花錢、花體力的事,就~盡量別找她。

若老二以上班為由,那麼,她應負擔的勞務就得由其他人分擔,既然如此,要思考上班的目的是什麼?就是在賺錢,兩個小孩也都經濟獨立了,也不需負擔什麼家計,自己賺自己花,經濟無虞,無法出力,就多出一點錢,卻不見二姐有意為經濟多分擔一些。完全沒有!

總之,我的三個姐姐,完全沒有身為姐姐的擔當,讓排行老四的我氣憤不已,又無力感!

尤其是我的長姐,住家離護理之家最近,完全沒有長姐風範,非常愛計較,推諉功夫,堪稱登峰造極。媽媽體弱,對護理之家的餐食沒胃口,我們在輪值時,都會帶一些有變化的營養湯品或小點心,增加母親的熱量。當然,希望每個輪值的人都能一致,這樣,才能有效的提供母親的食慾。所以,會提醒並希望她也能多為母親買些營養品,就近探望時,帶給母親吃。再者,大姐的廚藝尚佳,又不喜外食,也就是說每天三餐都是自己烹煮。那麼,只要在他輪值探視時,幫母親帶一點。她住最近,攜帶也方便。然而,隨著一週又一週,也不見老大動作,只好在line群組作善意的提醒。料想不到的是,竟然不願意,還嫌老四在指使她,故意找事給她做,甚至冷言冷語的嘲諷,說我的生肖與她相沖,如此荒腔走板的說詞,從我家的長姐口中說出。諷刺的是,並非要花她的錢,用的是我母親的存款,她只是代為購買,她竟然認為只需要吃護理之家的「免費餐」即可,不需多花錢。我們遠住在台北,常常處於「遠水救不了近火。」

我找機會請教兩位姐姐,媽媽就是對護理之家的餐食沒胃口,吃得越來越少,只會越來越衰弱,要怎麼做才好?我的兩位姐姐竟然可以異口同聲的說:「是媽媽挑食啊!是媽媽不吃的啊!」然後,沒下文。我反問:「換作是妳們呢?據瞭解,妳們也是挑食一族,設身處地想,若妳們長期待在護理之家,身體已不舒服,三餐又不是合自己的胃口,妳們會不會希望有機會吃到不一樣的餐點?」當然,仍是沒下文。

另外,母親要固定做心律器追蹤,當初都協議好照輪,一旦輪到時,若較複雜,總是生變……。

我的大姐住最近,不想管;我的二姐總是以上班做理由,也不管;我的三姐因家裡出事,認為她已很可憐,不必管;我的大妹,經濟情況亦佳,住豪宅有名車代步,是貴婦一族,不管別人的處境,直接表達,住台北,排在上午的檢查,時間趕不及。雖然,我小妹較理智,但是,她在補教工作,需要事先排課。弟弟呢?六個姐姐認為他無錢無力,沒人敢找他管。弟弟也未曾主動想幫忙過,一定要某個姐姐提出,請他「作陪」,弟弟才看他當時是否在台灣,時間上是否能配合。

我呢?我沒事嗎?當時退休,是因為要照顧家庭,現在,小孩大了,我有機會再度就業分擔家計。然而,孩子大了,母親老了,也說好要輪值,所以,時間被切割,無法找到正職,但是,我仍有賺鐘點費的機會。說好要輪值,也都預先安排好行程,現在,遇到姐妹這樣不按排理,偏偏我又是較好管事的個性,最後,帶母親去檢查,仍是我攬下來,只能推掉賺鐘點費的機會。

妹妹住台北,可以說早上看診沒辦法,我一樣住台北,為何我有辦法?結論是要多花錢,願不願意而已。早上搭高鐵,再轉客運,再叫復康巴士接母親,一起去醫院,是來得及的。不同的是,這些額外的交通費,全得由自己承擔。

原來也平均負擔部分養護月費的大姐,今年起,她就表態說自己是靠勞退金過活,收入很少,所以母親的養護費就拒付,也不願按月分期。

我實在無法茍同大姐的想法。她雖是領勞退,但是,老公是股市大戶,子女也都長大,經濟獨立。相較我三姐,她可是沒有勞退的,大姐的處境遠比我三姐好。三姐雖未輪值,但是,會按輪值月份負擔。

長姐這樣做,對其他姐妹很不公平。兩個妹妹敢怒不敢言,我一向直言,不喜歡拐彎末角,要求姐姐們要擔當,不能針對這些事情作閃躲。她們怕我繼續對她們「曉以大義」,不敢面對自己的不負責,乾脆退出群組,來個相應不理。


我自己的經濟能力有限,無能力獨攬,看到這種姐姐閃躲的態度,實在忿忿不平。為什麼呢?遇到責任的事找理由閃躲,卻常常有錢有時間有體力的出國玩樂。已十七年未出國的我,難道不想出國休閒?主要原因是,我怕花大錢,知道出國開銷不小,要養家與孝親很花錢而省下來。還好,老公是孝順的人,他對我常自己年輕時存下的錢,大筆的花費在娘家母親身上,光是吃的└用的保養品,小則數千,動輒上萬,加上養家的生活費開銷,我幾乎無法儲蓄。節省的老公,看我的用錢態度,雖有意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和姐妹有紛爭,價值觀是最主要的原因吧。

當我知道二姐和大妹,可以花五萬多為自己的臉打脈充光,不嫌貴。但是,對我自費1萬多元,幫媽媽買一個有遠紅外線的墊子讓母親躺,以及護腰,她們卻嫌惡的說「好貴」。或是,為了讓媽媽恢復健康,找到直銷公司的保健食品,確實讓媽媽的體能有起色,但是,這兩位常出國、喜歡醫美的姐妹,卻嫌保健食品是老鼠會。媽媽生養七個子女,是多麼不容易,錢是身外之物,在母親有生之年,盡量作到滿,以免遺憾。面對流著同樣血液,卻是迥異的價值觀,讓我很氣餒。

假如,姐妹的經濟真的很困難,我還不至於忿忿不平。偏偏不是,都是為了鞏固私利,對母親的花費,只想支付自己認為想負擔的金額,或不願付,只要多花一分一毫,多負點應擔當之責,就怨聲載道!

面對這幾位無法溝通又避而不見的姐姐,為了處理母親的養護費分擔問題,我不知要如何處理?我的排行在中間,不上不下,說話沒份量,自認沒有高EQ,不知如何圓融面對心性不定,固執自私的姐姐,我的心裡突然冒出想找法院解決。

我已心裡有打算,我是鮮少和這些姐妹吃喝玩樂,生活中也鮮少連結,若有一天,母親百年,我想,我是不會再和他們有任何聯繫。一個只有享樂,沒有共患難的手足情誼,我想,也沒有留戀的必要。

希望法院給予公平的判決。依每個人與家庭經濟狀況分擔比例,絕不是我大姐這樣,只說一句「我不想付款」的話而拒繳。

我知道找法院調解,也是一條不是好走的路,但是,我不知還有什麼方法?
有誰推薦more
迴響(6) :
6樓. 寧靜姐
2018/02/18 20:10

http://www.nextmag.com.tw/breakingnews/life/384482

【幸福相談室】失智母被子女踢皮球 法官只問一個問題

5樓. 一畝桑田
2018/02/16 16:42

認同樓下格友的看法,

子欲養而親不待才是遺憾,

感謝上天有母親奉養,

心存感恩。

4樓. 13
2018/02/04 02:51

你就是獨生女 沒有其他兄弟姊妹 心態上一定要這麼想

令堂身心狀況 誰對他盡孝 可能漠然

然誰對她(照顧得)好 她的反應是知道的

她是你完完整整的母親 不會因其他姊妹而減少分量

侍奉母親事繁而心不煩重

不要自己先累壞了

我替你母親謝謝有你這個女兒
謝謝您的肯定與鼓勵!給我一針強心劑。對母親的照護需較多的人力與金錢負擔,幾位姐妹的閃躲行徑讓我無力又無奈,我有時也會這樣告訴自己,就當做沒有這些不負責任的姐妹,那麼,當我的能力很孤單時,要怎麼做? 小觀2018/02/09 11:04回覆
3樓. 寧靜姐
2018/02/01 21:31

唉,久病床前無孝子

看來真的只能走法院了

不知道媽媽的存款或遺產(賣掉)夠不夠付她自己的錢?

謝謝寧靜姐的關懷!我母親的存款不多,只能部分支應。我很無力,姐妹大多重享樂,她們情願多花錢買名牌、吃大餐,或出國旅遊,或醫美,花的錢是大額的,但是,若要她們多負擔一些在母親的營養品或養護相關的開銷,就一大堆理由拒絕與怨言。 小觀2018/02/09 11:01回覆
2樓. WaWa 祝大家財源滾滾、幸福滿滿
2018/02/01 11:16
辛苦妳了,能陪就多陪,免得以後空留遺憾。加油!
謝謝wa wa的溫暖回應,是啊!能多陪就多陪,內心常提醒著自己,盡量做到滿,不要留遺憾!只不過,常忍不住想,住在最近的長姐,若能多就近探望母親,是否可以讓母親的照護更完善;讓住在北部的我們,能多一些安心? 小觀2018/02/09 10:52回覆
1樓. 黃彥琳~~淺嚐愛爾蘭滋味
2018/02/01 05:25
有其他的長輩可以出面協調嗎?
譬如舅舅、阿姨?
謝謝彥琳的回應!
我們是外省第二代。當年只有父親和二叔來台灣。二叔在北部經商,父親在中部擔任公務人員。母親是獨生女,她的兩個哥哥住高雄。因為時間空間的阻隔,加上社經地位的懸殊,以及年紀差異大,與說不清楚的原因,異質性大,親戚間很少往來。舅舅、叔叔、舅媽、嬸嬸,堂兄弟姐妹、表兄弟姐妹等,對我們家而言,常常是一個「名詞」。 小觀2018/02/01 10:35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