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最後一哩路】
2020/11/30 20:57
瀏覽161
迴響0
推薦11
引用0

其實,近日意興闌珊到沒有提筆的動力,但想想還是留下最後一哩路的陪伴紀錄,提供給想為摯愛走居家醫療、在家善終的照顧者一些參考。

「陪伴日誌」

9月初,原本靠ㄇ字型助行器行動的爸爸,老、退化速度加快許多,先是從少量進食變成“飲”食,接著臥床不下床,這樣,洗澡便溺都是大事了(和爸年齡差1/4世紀的媽堅持親力親為不請看護)!因為怕媽媽也累倒,所以趕緊申請長照的居家照顧,由居服員協助洗澡、拍背、關節運動。

10月9日,除了老,沒有其他疾病的爸爸因呼吸衰竭進急診室,醫院檢查是心臟積水問題,於是抽出積水,住院幾日觀察後出院回家。住院期間,院方針對進食量少詢問是否考慮插鼻胃管,我和媽媽討論後,認為爸爸已99高齡,實在不忍為了延命而做些令他痛苦的無效醫療,愛他,就該讓他順著生命四季自然嬗遞。回家後,為了更方便照顧,向輔具中心申請了租用醫療床、氣墊床,且因臥床就醫不便,也同時申請了居家醫療。

因為愛,就希望爸爸的人生最後一哩路是在熟悉的環境、僅存的尊嚴、親人的陪伴下走完,不過最後一哩路的陪伴,對照顧者的身心是很煎熬的,因為我們並不了解“回歸”的過程。

10月下半月,爸爸飲食依然少少量,意識時而清醒、時而昏睡、時而躁動地揮動雙手。11月3日、4日,爸爸彷彿是自己的人生主播,倒帶過往經歷,黑夜白日整整講了2天。5日後又進入長時間的昏睡狀態。8日出現失禁現象,一天要換5-6片尿片。14日後排便一或二天一次,出現拒絕飲食的情形,時不時要我們扶他坐起(近40年的靜坐習慣,爸坐起來時依然是雙盤的姿勢),但僅坐數分鐘就不支躺下休息。18日晚上突然一直說要喝茶,確也喝了不少。19日見爸爸精神很好、意識清楚,遂開心地和媽媽圍著他下午茶,但從19日晚上開始到20日晚,似乎一生的回憶在他的腦海裡沖刷,爸爸又開始人生倒帶,譫妄頻繁,期間除了要坐起來,還要扶他下床,我們擔心下床後抱不上床,也怕一不小心讓他跌倒,所以僅扶爸爸坐起來,後來,沒“扶他下床”這點變成我的遺憾,因為阿姨說爸爸是要“辭土“。

而或許爸爸之前是好好壞壞地反覆,我沒意識到這次是他的時間到了,20日晚,因弟弟隔天一早就回來,於是我先回家,走時還輕拍爸爸的手,柔聲說休息了,不要再念了,爸爸說今天不說,明天就要死了!21日下午4點多接到媽媽的電話說爸爸好像不行了,我仍然以為沒事的,還順手把繪畫工具放進袋子,心想過夜還有時間可以畫個畫。回到家,按門鈴弟弟來開門,我問爸爸怎麼樣?他說走了,我不可置信地說怎麼可能,昨晚還好好的…。沒見著最後一面,也是我心中的遺憾,或許爸爸刻意選在我不在的時候離開,哭花的臉會讓他有所牽掛。

雖然,心裡知道這一段時間是陪爸爸走最後一哩路,也知道死別在即,乍聞仍是心碎般的痛!慌亂中,其他家人陸續回來,商討接下來呢?幸好居家醫療護理師家訪時曾提供禮儀公司的聯絡方式,於是我們打電話過去,禮儀社人員很快的就來協助處理(死亡證明書是在殯儀館時由法醫開立)。爸爸走了之後,好多的悲傷,也有好多的事要處理,媽媽意欲低調簡樸,我們就將喪禮交給禮儀公司辦理,骨灰則以花葬方式回歸大地。


「照護心得」

建立照顧群:其實爸爸只有輕微的失智,沒有其他慢性疾病,所以居家照護並不特別麻煩。主要照顧者是媽媽,子女、小花君、長孫輪流支援。

飲食:最後一哩路時,飲食真的很少量,我們半匙半匙、慢慢地餵安素等高營養的飲食,注意要避免嗆到,少量多次。

便便:便便少時,尿片裡多放一片替換式尿片替換,不用整片換掉(幫大人換尿片是一項大工程);便便多時,用沖洗器可避免皮膚因多次擦拭而破皮。


「之後」

日誌仍然持續,一天一句陪我度過過不下去的日子,慢慢舒緩死別的痛苦與失落。

11/22 第一個沒有父親的日子。「獻給逝者最好的禮物不是悲傷而是感恩。」–Thornton Wilder

11/23 雖陰陽兩隔,為什麼還是覺得有很深的“絆”(KIZUNA)在彼此間?

11/24 在與不在。

11/25 「讓我在宇宙的完整裡,感覺一次那失去的溫馨的接觸吧。—泰戈爾」

11/26 有時候你覺得好點了,有時候哀傷又佔滿整個心頭,如此沉重。

11/27 最後一堂課。最後一哩路的陪伴期間,諾大房間裡的氛圍並不枯寂,相反的充滿溫暖。我隨伺在旁,爸爸一咳嗽我就輕拍背部、定時輕輕慢慢的餵水、摸摸額頭摸摸手,我感覺我們是處在不須言語、生命與生命連結之處,房間裡有難以言喻的臨在靜謐。

11/28 告別式。一別千古啊!

11/29 我還能感覺到彼此之間的絆,那是超越時間與死亡最純粹的連結,或許爸爸已轉變為不同的型態,我得學會用不同的方式對他說話。

11/30 今天和媽媽再回到臻愛園,濛濛細雨裡一起回憶那段臨終陪伴。「對死去的人,如此親愛稀罕的人,除了透過回憶喚回他們,還有什麼更好的做法嗎?—梅.薩頓」

1201 感恩。父親的人生最後一哩路「在家善終」,能寫下幸福圓滿,必須感謝長照、居家醫療團隊的介入支援,而最後的「仁本」治喪,也提供了專業、細緻的告別方式,讓我們能好好地送父親走完人世最後一程。

1202 父親壯闊波瀾的一生。父親生於山東省萊陽縣,青年時期,遭逢國家巨變,為報國遂隻身遠赴四川,成為黃埔軍校第十九期軍校生,畢業後奉命至湖北省防禦日寇侵略。抗日結束,離開軍職,返回萊陽縣任職警察,國共內戰時,因萊陽失守,潛逃至青島,回復軍籍,隨政府播遷來台。抵台適逢對岸發動戰爭,父親隨軍奉派駐守金門,親身參與823炮戰。於民國五十年左右退伍後,考上教職獻身杏壇作育英才。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生活隨筆
上一則: 【灰鼠和黑兔】
下一則: 【德川葵】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