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亙古男兒:“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陸游
2009/07/09 17:03
瀏覽35,209
迴響2
推薦67
引用1

陸游與唐婉》

 

西元1125年,北宋徽宗、宣和七年,越州山陰縣誕生了一位著名的愛國詩人『陸游』。

陸游,字務觀,自號放翁,越州山陰(今浙江紹興)人。其父陸宰,是很有民族氣節的 官員和學者,朝廷南渡後,辭官回鄉著書作章。陸游自幼就受到愛國的家庭教育,12歲即能詩文,立下了抗戰復仇的壯志。29歲高舉進士。陸游自小依父母及媒妁之言,與表妹唐婉訂婚。唐婉是同郡唐氏士族的一個大家閨秀,結縭以後,他們"伉儷相得""琴瑟甚和",是一對情意想投的恩愛夫妻。不料,作為婚姻包辦人之一的陸母卻對兒媳產生了惡感,逼令陸游休棄唐氏。在陸遊百般勸諫,哀求而無效的情勢下,二人終於被迫仳離,唐氏改適"同郡宗子"趙士程,彼此音息也就隔絕無聞了宋高宗、紹興十四年,二十歲的陸游和婷婷玉立、才華橫溢的表妹唐婉結為夫妻。婚後相敬如賓。然而「封建的傳統」下,女子無才便是德,唐婉的才華橫溢與陸游的親密感情,卻引起了陸母的不滿,而至不喜歡唐婉,以至最後發展到強迫陸游和她離婚。陸游和唐婉的感情很深,不願分離,他再次的向母親懇求,都遭到了母親的責罵。

陸游迫於母命,萬般無奈,便與唐婉忍痛分離。後來,陸游依母親的心意,另娶王氏為妻,唐婉也迫於父命嫁給同郡的趙士程。這一對年輕人的美滿婚姻就這樣被拆散了。

十年後,宋高宗、紹興25年(西元1155年)春天,陸游滿懷憂鬱的心情獨自一人漫遊山陰城沈園。正當他獨坐獨飲,借酒澆愁之時,突然意外地看見了唐婉及其改嫁後的丈夫趙士程。

倆情雖已分離多年,但內心裡倆人的情愛並沒有完全擺脫。愛妻已另屬他人,此刻正像是“禁宮中的楊柳,可望而不可及。”

悲痛之情湧滿心頭,放下酒杯,正要抽身離去。不料這時唐婉徵得趙士程的同意,給他送來一杯酒,陸游看到唐婉這一舉動,體會到了她的深情,兩行熱淚淒然而下,揚頭喝下了唐婉送來的這杯苦酒。

然後在粉牆之上奮筆題下《釵頭鳳》這首千古絕唱:


紅酥手,黃藤酒,滿城春色宮牆柳。
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
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
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託。
 

莫!莫!莫!

 

【譯文】

紅潤柔軟的手,捧出黃封的酒,滿城蕩漾著春天的景色,宮牆裏搖曳著綠柳。

東風多麼可惡,把濃鬱的歡情吹得那樣稀薄,滿懷抑塞著憂愁的情緒,離別幾年來的生活十分蕭索。

回顧起來都是錯了,錯了,錯了!

 

美麗的春景依然如舊,只是人卻白白相思得消瘦,淚水洗盡臉上的胭紅,把薄綢的手帕全都濕透。

滿園的桃花已經凋落,幽雅的池塘也已乾涸,永遠相愛的誓言雖在,可是錦文書信怎能投寄。

深思熟慮一下,只有不要!不要!不要!

 


棒打鴛鴦兩路飛!整首詩裡銓釋出“愛情遭受摧殘後的傷感、內疚和對唐婉的深情愛慕,以及對母親的不滿情緒的發洩。”

陸游題詞之後,又深情地望了唐婉一眼,便悵然而去。陸游走後,唐婉孤零零地站在那裡,將這首《釵頭鳳》詞從頭至尾反覆看了幾遍,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便失聲痛哭起來。回到家中,她愁怨難解,於是也和了一首《釵頭鳳》詞:

 

《釵頭鳳》: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
曉風乾,淚痕殘。欲箋心事,獨倚斜欄。
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
瞞!瞞!瞞!

 

【譯文】

險惡的世態,無情的人間,如今的我像黃昏雨中的花兒淚流憔悴,最易殘落。

清晨的微風吹拂著我這乾了又濕、濕了又乾滿是淚痕的臉龐,想要將滿懷的心事寫封信給你,斜靠欄幹獨自一人難撫思痛,

難啊!難啊!難啊!

整個人已是枯瘦乾癟,如今的我與以前已是似成倆人,全身是病,魂不附體,整個心好像那秋千的繩索般前後擺盪不安。
在這衰落蕭瑟的夜晚,那號角的號聲令人心寒膽怕。心裡害怕旁人看到我的模樣而詢問我原因,拭去眼淚哽咽著假裝歡樂的樣子。

隱瞞!隱瞞!隱瞞!

 

 

唐婉不久便鬱悶成病而死。

陸游得知唐婉的死訊,痛不欲生。為了抒發自己內心的隱痛,他後來曾多次來到沈園題詞懷念唐婉

 

托物言志”,陸游以梅花自喻,借梅花孤高正直、操節自守、矢志不渝的高尚品質,抒發自己請纓無路、壯志難酬的苦悶和熾熱的愛國情感,其實也正是陸游一生標格孤高,絕不與爭寵邀媚、阿諛奉迎之徒為伍的品格和不畏讒毀、堅貞不渝的錚錚傲骨的真實寫照,故歷來為後人稱頌。作《卜算子》一首;

 

《卜算子》詠梅

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

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

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譯文】

 驛站外的斷橋邊,梅花獨自寂寞地綻放。

已是黃昏時候,梅花獨自綻放卻滿是愁思,更加還有晚來風雨摧殘。

 梅花早春花開在百花之先,並非有意苦苦地爭奪春光,任憑著其它群芳的心生嫉妒。

 即使飄零落土化成春泥,梅花清香卻依然如故。

 

光宗、紹熙三年(西元1192年),陸游六十八歲。重遊故園,觸景生情,睹物思人,作詩:序云:禹跡寺南有沈氏小園,四十年前嘗題小詞一癸壁間,偶複一到,園已三易其主,讀之悵然。

 

作七言律詩一首:


楓葉初丹槲葉黃,河陽愁鬢怯新霜。
林亭感舊空回首,泉路憑誰說斷腸。

壞壁醉題塵漠漠,斷雲幽夢事茫茫,
年來妄念消除盡,回向蒲龕一炷香。

 

【譯文】

秋季!滿園的紅楓與深黃的大榕葉,陸游已是像晉朝河陽縣令潘嶽一樣頭鬢斑白,雖然年華老去,身心已衰,歲月的久遠,並不能割斷對妳揪心的思念。

在這林間的亭子,回憶!卻使人變得無可奈何。只有祈禱並與黃泉路上的妳,訴說我已思念妳,悲傷到了極點。

在這沈園傾倒崩落的牆壁上,只剩那密佈斑剝滿是塵埃。回憶起那相知相愛的過往,猶如一場斷了魂的幽夢。

近年來已消除了心裡幾許不正當的想法、念頭,每天晨昏都向那香蒲所製的佛龕敬拜,點燃一支清香,虔誠的思念與祝福您。

 

宋、慶元五年(西1199),陸游七十五歲,晚年是住在城外鑒湖畔的山上,每入城,必登寺眺望沈園,不能勝情,複作絕句二首:

 

沈園》

(一)
城上斜陽畫角哀,沈園非復舊池台。

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

 

【譯文】

城上的斜陽伴隨著牛角形的軍號聲哀吟, 沈園早已物是人非,不復是舊時的景致,傷心望著橋下的春水盈波蕩漾,那曾是映照著昔日佳人驚鴻一瞥般身影的盈盈綠波。 

 

城頭上斜陽裏,傳來畫角(塗著彩色的軍中號角)淒涼悲愴的聲音,沈園中水池台榭早已不再是當年的模樣。傷感地看到橋下的春水依然碧波蕩漾,那裏曾經是我心愛的人兒欣賞自己倒影的地方!割不斷的柔情,除不盡的思念。

 

(二)

夢斷香消四十年,沈園柳老不吹綿。

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弔遺蹤一泫然。

 

【譯文】

往日溫馨恩愛的情懷,已經過去四十年了,那沈園的柳樹也朽老得不能再揚花飛絮。

衰邁的我行將化作稽山的一壞黃土,依然悲愴地來憑弔當年留下芳蹤的地方!


宋寧宗開禧元年(西元1205年)
十二月二日夜,時年陸游八十一歲,五十年前舊事仍然歷歷在目,沈園竟如此讓他魂牽夢繞。陸游夢遊沈園,憶伊人,又有絕句二首傳世:


(一)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氏園裏更傷情。

香穿客袖梅花在,綠蘸寺橋春水生。

 

【譯文】

走向紹興城南禹跡寺的沈園,越行越近心越是感到怯怕。

近入沈園裡懷念著舊愛感覺更是到傷心。

園內的春水亭與香袖亭間的長廊,廊邊,那梅花依舊盛開著,迤邐環池,紅桃綠楊映影。綠蘸寺橋下那曾映照著佳人驚鴻一瞥般身影的盈盈綠波,依舊盈波蕩漾。 

 

(二)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見梅花不見人。

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猶鎖壁間塵。

 

【譯文】

又是一年的初春,走在城南的田間小路,路邊草木青翠盎然。眼前又見到梅花盛開著,但卻見不到那遠去的佳人。佳人早已逝世永埋黃泉,沈園殘璧的舊題詩,隱現在滿是塵埃斑剝的殘牆裡。

 

《書憤》陸游

早歲那知世事艱,中原北望氣如山。

樓船夜雪瓜洲渡,鐵馬秋風大散關。

塞上長城空自許,鏡中衰鬢已先斑。

出師一表真名世,千載誰堪伯仲間!

 

《譯文》

年輕時就立志北伐中原, 哪想到竟然是如此艱難。 

我常常北望那中原大地, 熱血沸騰的心怨氣如山。 

曾記得瓜州渡痛擊金兵, 雪夜裏飛奔著樓船戰艦。 

秋風中跨戰馬縱橫馳騁, 收復了大散關捷報頻傳。 

想當初我自比萬里長城, 立壯志為祖國掃除邊患。 

到如今垂垂老鬢髮如霜, 盼北伐盼恢復都成空談。 

不由人緬懷那諸葛孔明, 出師表真可謂名不虛傳。 

有誰能像孔明鞠躬盡瘁, 率三軍複漢室北定中原!

 

《示兒》陸游 

死去原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

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

 

《譯文》:

本來就是知道人死去了就什麼也沒有了。只是為沒有親眼看到祖國的統一而感到悲傷。宋朝的軍隊收復失地的那一天,在家裏祭祀祖先的時候,千萬不要忘記(把這件事情)告訴我。

 宋寧宗嘉定元年(西元1209年),陸游八十四歲,離逝世只一年,重遊沈園為了什麼,不言自明。對唐婉的懷念,真是至死不忘。

賦《春遊四首》其三曰:


沈家園裏花如錦,半是當年識放翁。

也信美人終作土,不堪幽夢太匆匆。

 

【譯文】

也許來沈園的次數太多,那如繡似錦的花草樹木,大半早就認識我陸放翁了。

唐婉依然是原來那動人的美人形象,雖然已逝去,但卻活在我的心中。是堅貞愛情滋潤,使唐婉去世這五十多年的漫長的歲月,依然令人覺得太匆匆

 

《劍南詩稿》卷七五《禹寺》:

禹寺荒殘鐘鼓在,我來又見物華新。

紹興年上曾題壁,觀者多疑是古人。

宋紹興年上曾題壁即紹興二十五年,西元1155年詩人寫的《釵頭鳳》題壁詞。已經將近70多年,禹寺早已破舊壞損,陸放翁還懷念不忘,還見如新70年前一樣。宋寧宗嘉定二年(西元1210年),陸游帶著滿腔遺憾辭世,走完了漫長的人生,同時也帶走了一世真情。只有遺跡殘存,恰似:

 

《禹祠》

故人零落今何在?空吊頹園墨數行。

 

 亙古男兒一陸游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名聯絕對
上一則: 心靈意境:〝寬厚〞
下一則: 《卜算子》詠梅
迴響(2) :
2樓. mate : 鬧事圍事臺灣行 !
2013/11/24 15:05
清心自在
1樓. 4YGM3H
2009/08/11 15:23
喜餅首選~白木屋 IMOMT3
前陣子買了個喜餅禮盒去送禮給長輩~大家都說好吃
那喜餅甜度適宜鬆軟度一吃就~超新鮮
白木屋他們家的喜餅也超好吃的
喜餅首選~白木屋
<a href="http://www.wwhouse.com.tw/products.php?pc=33">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