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馬英九先生 --- 生不逢時的孤獨勇者(劉立國)
2015/06/17 16:43
瀏覽2,350
迴響3
推薦22
引用0

轉PO

我是一個五年級生,生平至今歷經五位重要元首的統治時期:蔣中正,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以及現在的馬英九。時間跨越48年,在這段期間,台灣的國際地位,政治,經濟,教育,社會,媒體生態,都經過了許多的衝擊和改變,我從懵懂未知,努力求學,默不關心,滿腔熱血,到理性思辯。世界在變,國家在變,社會在變,人心在變,我也跟著變。若在政經局勢 總體分析的基礎上來評論馬總統的功過,許多前輩比我做得更好,我就不獻醜了,這裏,我想切入的角度 是人心的變化。古語有云:「國者人之積,人者心之器」,狀「人心似水,舟如國家;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說得真是再正確也沒有了! 人心對了,國家就興盛;人心錯了,國家就敗亡。

這是天地的因果定律,經由人類數千年以來的歷史驗證無誤,沒有例外!台灣人現在總是在緬懷蔣經國,孫運璿,俞國華那些台灣早期為台灣打下渾厚基礎的前輩長者,然後常常怨嘆為什麼現在沒有這種人出來領導我們台灣向前邁進?我可以告訴大家:不會再有了!就 算有,也不會出來!為什麼?

因為當時的人心和現在的人心已經大不相同,台灣早就失去了可以讓這些前輩高賢得以一展長才的土壤了!台灣早期的時候人心單純,一心放在努力改善經濟生活 上,政府施政並未受到大的掣肘,各項建設正常開展,那時候是政府官員以及社會菁英的黃金時代,是台灣經濟的黃金時代,也是人民團結一心的黃金時代。 馬總統生在那個時代,受那個時代的道德觀和價值 觀影響甚為深遠,他溫文有禮學養豐厚,清廉守法正直誠實,工作勤奮認真負責,意志堅定自奉甚儉,一 切所做所為宛如生活在現代的古代賢者,當時廣受人民尊重愛戴。何以今日窘困至此?

馬總統變了嗎?他貪污腐敗嗎?與黑金權貴地方腐敗勢力勾結嗎?他領導國家方向錯誤嗎?他改革社會方 向錯誤嗎?他致力於兩岸和平相處錯了嗎?
根據我這幾年來的持續觀察,馬總統對於這些核 心方向與正確價值從未因外在各種利益衝突而有任何改變,這在台灣的傳統官場上簡直就是前所未見!馬總統過去六年半的努力,將台灣從陳水扁執政八年浪費空轉的惡夢中硬生生地從懸崖邊緣拉回正軌,政績斐然,讓台灣廣受國際社會尊重與好評,經濟上也由衰退的谷底翻升,從「正常」的角度看來,即使施政的方法還有改進的空間,但也絕不至於惡評洶湧至此,到底是為什麼?
我告訴大家答案:不是馬總統變了,而是人心變 了!或者說的更準確一點,是人民的道德觀與價值觀變了!馬總統崛起的那個時候,整個台灣最痛恨的事是貪污腐敗,因此人民希望有一個清廉的人出來取代,於是他乘這股人心的浪潮而起,馬總統這六年半做 到沒有?他真的做到了,而且好到超過預期。這段時期可能是中華民國政府有史以來最清廉最守法的時 期,在這一點上,馬總統並沒有辜負選民當時的期待。但很不幸的,這也種下了禍根,替馬總統增加了許多潛在的,看不見的敵人。因為閱歷的關係,馬總統對政治的黑暗面與妥協面認識不足,對人性的卑劣和 自私也缺乏了解,政治人物通常是自私的,也是利益導向的,當他們的政治利益和你的利益一致時,他們會蜂擁而至擁護你,這時你若是誤以為他們是因為跟你的理念相同而來支持的,那就完蛋了!遲早都要被傷得體無完膚;他們支持你是因為想分到官位或得到利益,當沒有分到時就翻臉了,就算表面上沒有翻臉,暗地裏也要捅你兩刀。我相信馬總統在這些事情上感慨很深。好吧!那我不用這些地方型政治人物, 多用一些清新學者以及社會上有清望的人總行了吧!結果呢?學者出身的人在理念上與你是比較一致了, 但是這些人的問題和你一樣,對政治和人性的黑暗面了解太少,被立委幾番無理質詢或用泡製過的輿論轟炸一番之後就龜縮了,不然就掛冠求去。殊不知有理念很好,但也要有能力和決心去捍衛它才行。久而久 之,人民也搞不清楚這個政策究竟是因為立委自肥胡搞,還是因為官員考慮不周而被退回,他們只知道政策沒有通過,我沒有得到利益,所以是官員無能。這個無能的帽子是這樣來的! 最可怕的,馬政府吃虧最多的是:「對人心的掌握不足」!

人心也許是這個世界上最難測的東西。有道德修養生活信念的人心頭很定,他們閱歷豐富,或者說是吃過足夠多的虧,不會輕易受外界的風風雨雨影響而動搖自己的心志。但是馬總統也許忘了:在這個傳媒極度發達的年代中,這樣的人會因為時間凋零而只會越來越少! 君不見全台幾乎所有的媒體為了收視率和廣告,每天不間斷的在傳播貪瞋癡慢疑的各種訊息,再加上近些 年網路的發達,別有用心的發言者,利用網路發言的匿名性,不斷的傳播惡質抹黑的訊息污衊政府,再加 上過去幾十年父執輩辛苦打拼留下來的財富,讓這些人衣食暫時無缺,因此形成了懶惰頹廢的心理。於是各種因素集合起來變成完美風暴。

我們的下一代沒有學到認真負責和道德修養這類美好的東西,反而是變成了沒有分析事理的能力,只知道 不停的抱怨和不滿,目光如豆不關心國際政經情勢,沒有希望也沒有願景;他們極容易被煽動又憤世嫉 俗,以為全世界都欠他們,老一輩的諄諄告誡被他們當做馬耳東風。我請問大家:如果我們中華民國的年輕一代有非常多的比例都是這種德行,誠心治國正派選舉的國民黨,怎麼選得贏言語麻辣,只圖一時口快的反對黨?

馬總統身為國家元首,面對社會年輕一代的人心否變如此快速而激烈的浪潮,似乎招架無力。其實這也是我們這一代父母會共同面對到的問題---就是代溝。父母每天忙著賺錢養家疲於奔命,沒有能力和時間 打入孩子的生活圈去影響他們的價值觀,而所提供的金錢資助,卻又變成引誘他們往奢華頹廢懶惰的深淵 不斷深陷其中。所以台灣不但有了傳統的藍綠對抗,現在又有了新生的世代價值對抗。一個國家的力量一 分再分,令人感慨萬千!

真的,我一點都不怪馬總統,正如我不能去指責身扛家計重擔,卻無力把已經墮落偏執的孩子救回來的辛 苦父母一樣。台灣的處境已經太艱難了,雖然馬總統這些年的政績斐然,相較其他各國而言,絕對是世界 一等一的水準,但是台灣內部的掣肘太嚴重了。正如高希均先生所言:「敵人不怕你,立委不幫你,派系不服你,媒體不理你。天真的選民不解:一位正派的總統怎麼做不成事?選民當然就怪你。」我們不是高先生口中的天真選民,我們從貧窮到小康,看著國家從風雨飄搖中成長茁壯,關關難過關關過,我們也被黑心政客欺騙過傷害過教訓過,分得出是非對錯好壞,所以我們知道:在這個道德崩解混亂無序的時代中,有像馬總統這樣正直誠實擇善固執任勞任謗任怨,而仍然能堅守原則不退縮的政治人物是台灣人多大的福氣!他若是生在一個還有公理正義是非的時代的話,絕對不會遭受到今天的處境!我們這一代的人一 方面慶幸馬總統曾經能帶領著我們走過最黑暗的低谷,卻也不捨他因為要走在正確的道路上而被冷箭暗槍傷得體無完膚的孤獨身影。他真的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如果人心的改變是這次選舉失敗的主因,那麼改變人心就是現在我們當務之急的重要大事。我相信正確的方向之所以被稱為正確的原因就是:它經得起時間的考驗!一時的亂流不算甚麼,選舉的勝敗版圖也不算甚麼。等到這些年輕人受夠現實的教訓而覺悟時,就是台灣徹底浴火重生的時候!我們這一代人的責任就是:繼續支持社會中積極向上的正面力量,並且回家和你的下一代好好的溝通一下,告訴他們真實世界的困境是什麼,不要再過度保護他們了!用力質疑他們口中禁不起考驗的所謂真理,用道理挑戰他們心中的偏見,逼他們思考未來!沒有受過狂風暴雨的摧殘,哪能瞭解風和日麗的可貴?等到不遠的那一天真的到來的時候,他們就會知道今天他們的所做所為是如此錯誤和幼稚!2015年改變元年,年度標語:兵無常勢,水無常形,隨情勢改變,改變是常態。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 :
3樓. 愚者
2015/07/02 20:33
好文!有感

Hi!小浪,安好!

老馬走至今日這孤獨勇者是背定了,但未必是生不逢時,不過深獲吾心,中華民國就是亡了,也絕對不要再來一個強人領導,老馬以身證之。加上蔣氏他們這不算短的高低坎坷際遇,將給整個民族留下的是此一民主進程無價之寶-民主,當然不是只有選舉投票之膚淺事務,也非終極之中華式民主,其必將指出吾族未來發展正確之途,深信必有人贊同此讚辭!

愚意以為老馬早20年生,也必是在成都或南京抗議委員長的學生群之一。觀之所為,他並不求歷史之驗證,但歷史是殘酷的,雖然不致像小布希般的祈求歷史的慈悲,善名難得了,可也求仁得仁。可嘆者是曾經或仍與其一起作戰之無名勇者們,無以彰顯於後世!恨無此禿筆能名諸人於世。

2樓. 敏人
2015/06/30 08:43

一、很久以前,多數藍丁丁也不排斥社會團體,但只要你願意仔細去觀察,這些標榜公民、非藍非綠的各式各樣團體,其實都是綠的掛羊頭賣狗肉的外圍打手。長期以來在此情況下,不說銀老,連我看到標榜自己是中間選民的留言,心中都會先劃上一個大問號。

----------------

  隨便銀先生戴帽子,反正,我就是不愛「藍」、不愛「綠」。連我女友媽媽問我是那一黨的?我都回,「漢字黨」。只是,銀先生愛戴別人帽子,毀人人格!手法頗類似「民進黨」。例如,什麼「某某同路人」!我根本不認識對方。又如,他不信「聯合民調」,就找理由「劈說是假的」。(帽子)若是「真的」,這樣誣賴怎麼辦?前陣子,民進黨誣賴洪姊,我看得很生氣,回過頭來,銀先生這樣,不正誣賴聯合民調。這樣對麼?謹慎一點,不好嗎?

  要幫洪姊,有幫洪姊的方式!「銀先生」不辨好壞,辱人人格的作法,有時會把同夥,劈成敵人,因此有待改進!(會把投洪姊的人,搞不好讓他劈到不想投票。)

  你說的「社運團體」,我知道,大都是「民進黨」打手!大都為了「錢、權」,而不是為了成立宗旨。例如,勞工團體,表面上為勞工爭權益,實際則不是,實際因主治者而定抗爭,因而實際爭取自己權益。掛羊頭,賣狗肉耶!或者又可稱,嘴上說○○,心裡想╳╳。

----------------

二、何謂中間選民?何謂非藍非綠?難道只要曾投票給藍綠就是非藍非綠的中間選民?那我也可自稱是非藍非綠的中間選民。

----------------

  我不知道別人怎麼定義「中間」。我自個的定義︰「討厭政黨,無論藍黨、綠黨,因而平時,不關心政治,選舉時,不想浪費時間出來投票。」

  依我的定義︰我幾十年來,只投一次票,還是20歲時,我爸叫我投鄉代,自己從沒主動去投。因此,5次總統選舉,我都放棄,不想浪費時間!

----------------

三、依我的觀察與認知,根本沒有所謂的中間選民,而藍綠的差別在於,拿中華民國身份證,是否承認中華民國?藍的承認中華民國,綠的不承認中華民國。不知你是屬於哪一類?

------------------------

  依「承不承認中華民國」來區別「藍綠、中間」,恐怕不夠嚴謹。(提出來,你參考。不是要跟你辯!)因為,就我親自感受,7~8成的人都「承認」中華民國,我也屬於其中一個啊!包括民進黨的支持者,有一大部分也承認,而且對「獨立」沒有特別的偏好!

  舉例,我女友一家,全部都是「綠的」,為什麼?因為女友老爸,年輕時,受到「白色恐佈」,因此,選舉都投綠的。他們的腦袋中,就只有「無論對錯,反對國民黨到底」。若細問我女友,她大概會承認「中華民國」。因此,你的定義,可能有待進一步修正。

  實話說,我認為,辨藍辨綠,不重要啦!劈對立場的人,有什麼用?劈人,只能逞一時之快,沒用啦!劈錯了,也拉不下臉道歉!

  重要的是「洪姊」如何突破目前「不利現狀」,當選總統。這才是銀先生,要傷腦筋的地方,然而他卻力氣用錯地方!一廂情願劈「民調真假」(劈對方)。這有何用?

7~8成的人都「承認」中華民國,我也屬於其中一個啊!


承認中華民國,是不是也應該恪遵中華民國憲法?!而中華民國憲法是一中憲法,追求統一的憲法。

既然7~8成的人都「承認」中華民國,為何在台灣講統一就罪大惡極?

你確定7~8成的人都真心「承認」中華民國?你不覺得拿中華民國身份證,又極盡能事詆毀中華民國的人很可恥?

小浪(來台第七代閩南人)2015/07/03 08:57回覆
1樓. 敏人
2015/06/29 22:43

To:敏人

不怪銀老,如果你過去有注意政治議題,就會發現不少人,特別是綠吱吱,很喜歡偽裝是中間選民。

----------------------------------

  不怪他啦!他太愛護「國民黨」,以致事情都從保護的角度切入。只是這樣不客觀,容易忽略事實。以前,我是知道「銀先生」這個人,但沒交集,不瞭解他!現在,銀先生封了我!也好!省了打字時間,多了發呆時間。也不會遭戴帽子,多好!看得很開!

  我本來就是「不藍不綠」,對任何政黨都「沒好感」,不太關心政治。以前,跟別人討論政治時,說出想法,還遭對方說,「不愛某黨,就是不愛台灣」!我心裡笑著說︰「天真!政黨最會『騙人』」。因而少談論了!你看,我是雲林人,這次就被「柯p宣傳」騙了,還好,日久見人心,騙是一時的。(不過,我女友看過柯p的書,澈底受騙,我可一直沒機會提!再說了!)

  其實,我在銀老那留的言,也不見得「全對」,純粹從我的角度來看「洪姊團隊」,發表想法。就連「小編回應」這種小問題,這種小小的感受,我也提出來說嘴。因為關心洪姊啊!因為我知道,若我提的多個觀點,有一兩點為真,因而擬成對策,而使洪姊多幾萬張票,改變局勢。我就會非常知足了!謝天謝地!我也在台灣這個「局中」,台灣倒了,我也不避免!(因為對政治人物沒信心,我以為,小英當選,台灣快速倒掉;而洪姊當選,台灣一樣會倒,會比較慢!)只可惜,我這種立場所發表的看法,遇到「藍的立場、綠的立場」,都不討好!只好算了,站在一旁觀看。

  最後,我愛「漢字、中文」,常注意相關資料。這裡有篇佳文送你︰(我不懂政治,無法多聊,但要聊「中文」,我可以跟你聊三天三夜!)

【短句威力】胡菊人

  中國文字,多用短句,這是中文的特色之一。運用長句,一句多至幾十字,乃是外文翻譯傳入中國後的結果。一種是俄文翻譯,一種是英文翻譯,這些翻譯讀得多了,便影響了中文的文體。有時候句子太長,令人讀得辛苦之極,但覺糾纏不清,竟不明是在講什麼。

  金庸的小說用古典白話,其特色是維持傳統的短句句法。我試舉一段寫得很好的文字。

  《天龍》一七三三頁,寫蕭峰來到少林寺的氣勢,「但聽得蹄聲如雷,十餘乘馬疾風般捲上山來。馬上乘客一色都是玄色薄氈大氅,裡面玄色布衣,但是人似虎,馬如龍,人既矯健,馬亦雄駿,每一匹馬都是高頭長腿,通體黑毛,奔到近處,群雄眼前一亮,金光閃閃,卻見每匹馬的蹄鐵竟然是黃金打就,來者一共是一十九騎,人數雖不甚多,氣勢之壯,卻似有如千軍萬馬一般,前面一十八騎奔到近處,拉馬向兩旁一分,最後一騎從中馳出……。」正是蕭峰,丐幫幫眾大叫:「喬幫主,喬幫主!」

  這一段不到二百字的描述,一氣呵成,乘客的衣著,馬毛的顏色,在一片玄黑當中襯以金光閃閃的馬蹄,顏色的配置、人馬的矯健、馬蹄的聲音,沒有人聲與馬鳴,就構成懾人氣魄的聲勢。不能不承認這是極佳的文學文字。金庸小說可感可賞的文字還有很多,這不過是其中的一段。

  值得注意的是,這是中文傳統的短句,不是西化後的長句。我不知道如果用西化的長句,能不能達到同樣的效果。這段描寫的圖像深印讀者的腦間,有如親見,功力非凡。

非也非也,

一、銀老不是愛護「國民黨」,而是跟我一樣太愛中華民國,太愛台灣。

二、你以前若關心政治,有仔細觀察,自然就會發現自稱是非藍非綠的中間選民,多數都是綠吱吱反串的。

三、很久以前,多數藍丁丁也不排斥社會團體,但只要你願意仔細去觀察,這些標榜公民、非藍非綠的各式各樣團體,其實都是綠的掛羊頭賣狗肉的外圍打手。長期以來在此情況下,不說銀老,連我看到標榜自己是中間選民的留言,心中都會先劃上一個大問號。

四、何謂中間選民?何謂非藍非綠?難道只要曾投票給藍綠就是非藍非綠的中間選民?那我也可自稱是非藍非綠的中間選民。

五、依我的觀察與認知,根本沒有所謂的中間選民,而藍綠的差別在於,拿中華民國身份證,是否承認中華民國?藍的承認中華民國,綠的不承認中華民國。不知你是屬於哪一類?

小浪(來台第七代閩南人)2015/06/30 06:3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