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李世默--兩種制度的傳說(A tale of two political systems)
2014/06/20 12:07
瀏覽2,534
迴響22
推薦26
引用1

我出生在「文化大革命」高潮時的上海。外婆後來告訴我,她當時抱著繈褓之中啼哭不止的我,心驚膽戰地聽著「武鬥」的槍聲。

 

在我少年時,我被灌輸了一個關於人類社會發展規律的大故事,這個「元敘事」是這樣說的:

 

所有的人類社會都遵循一個線性的目標明確的發展規律,即從原始社會開始,經由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社會主義社會,最終過渡到(猜猜這個終點?)共產主義社會。

 

共產主義社會是人類政治、社會發展的最高階段,所有的人類社會,不管民族、文化、語言有何異同,或早或晚都將演進到這一階段。人類社會自此大同,彼此相親相愛,永遠過著幸福的生活------人間天堂。但在實現這樣目標之前,我們必須投身於正義與邪惡的鬥爭,即正義的社會主義與邪惡的資本主義之間的鬥爭,正義終將勝利!

 

當然,這就是從馬克思主義發展而來的社會發展階段論,這一「元敘事」在中國影響甚廣。

 

我們從小就被反復灌輸了這個宏大故事,幾乎融化到了血液之中,篤信不疑。

 

這個「元敘事」不僅征服了中國,也影響了全世界。世界上曾經有整整三分之一人在它籠罩之下。

 

然而,忽然一夜之間,蘇聯崩潰,世界滄桑巨變。

 

我赴美留學,改宗成為伯克利的嬉皮士,哈哈!

 

就這樣,開啟了我另一段成年經歷,我又被灌輸了一個全新的宏大敘事,仿佛我這輩子只經歷那一個還不夠似的。這個宏大敘事的完美程度與早前的那一個不分伯仲。它同樣宣稱,人類社會遵循著一個線性的發展規律,指向一個終極目標。敘事故事是這樣展開的:

 

所有的人類社會,不論其文化有何異同,其民眾是基督徒、穆斯林還是儒家信徒,都將從傳統社會過渡到現代社會。在傳統社會中,最基本的社會單位是家庭、氏族、部落等群體;而在現代社會中,最基本的、神聖不可侵犯的社會單位是原子化的個人。所有的個人都被認定為是理性的,都有同一個訴求:選舉權!

 

因為每一個個人都是理性的,一旦有了權選舉,必然會選出好政府,隨後就可以在好政府的領導下,過上幸福的生活,相當於實現大同社會------又是一個人間天堂。選舉民主制將成為所有國家和民族唯一的政治制度,再加上一個自由放任的市場讓他們發財。當然,在實現這個目標之前,我們必須投身於正義與邪惡的鬥爭,即正義的民主與邪惡的不民主之間的鬥爭。前者肩負著在全世界推動民主的使命,必要時甚至可以動用武力,來打擊那些不投票不選舉的邪惡勢力。

 

上述宏大敘事同樣傳播甚廣。根據「自由之家」的統計,全世界採用選舉民主制的國家,從1970年的45個已增至2010年的115個。近20多年來,西方的精英人士孜孜不倦地在全世界奔走,推薦選舉民主這一救世良方。他們聲稱,實行多黨選舉是拯救發展中國家於水火的唯一良藥,只要吃下它,就一定會實現繁榮,否則,永無翻身之日。

 

但這一次,中國敬謝不敏。

 

歷史是最好的裁判。僅僅30多年間,中國就從世界上最貧困的農業國,一躍而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實現6.5億人脫貧。實際上,這期間全世界80%的減貧任務是由中國完成的。也就是說,如果沒有中國的成績,全世界的減貧成就不值一提。所有老的、新的民主國家的脫貧人口加起來,都不及中國一個零頭。而取得這些成績的中國,沒有實行他們所謂的選舉,也沒有實行多黨制。

 

所以,我禁不住問自己,我眼前畫面到底哪裡不對勁兒?我的故鄉上海,一切都已今非昔比,新生企業如雨後春筍般發展起來,中產階級以史無前例的速度和規模在增長。但根據西方的那個宏大敘事,這一切繁榮景象本不應該出現。

 

面對這一切,我開始做我唯一可以做的事,即思考它!

 

中國的確是個一黨制的國家,由中國共產黨長期執政,不實行西方意義上的選舉。按照當代主流的政治理論,人們據此可以生成三個判斷,即這個體制一定是僵化的、封閉的、不具合法性的。

 

但這些論斷被證明是完全錯誤的。事實恰恰相反,中國的一黨制具有與時俱進的能力、選賢任能的體制、深植於民心的政權合法性,這些是確保其成功的核心要素。

 

大多數政治學家斷言,一黨制天生缺乏自我糾錯能力,因此很難持久。

 

但歷史實踐卻證明這一斷言過於自信。中共已經在中國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國家之一連續執政64年,其政策調整的幅度超過近代任何國家。從激進的土改到「大躍進」運動,再到土地「准私有化」;從「文化大革命」到鄧小平的市場化改革。鄧小平的繼任者江澤民更進一步,主動吸納包括民營企業家在內的新社會階層人士入黨,而這在毛的時代是不可想像的。事實證明,中共具有超凡的與時俱進和自我糾錯能力。

 

過去實行的一些不再有效的制度也不斷得到糾正和更新。比如,政治領導人的任期制,毛時期,政治領導人實際上是終身任職的。這容易導致大權獨攬、不受制約等問題。毛澤東作為現代中國的締造者,在位晚年也未能避免犯下類似的嚴重錯誤。隨後,中共逐步實施了領導人的任期制,並將任職的年齡上限確定為6870歲。

 

最近很多人聲稱,相比於經濟改革,中國的政治改革嚴重滯後,因此當前亟需在政改中取得突破。這一論斷實際上是隱藏著政治偏見的話語陷阱,這個話語陷阱預設了哪些變革才算所謂的政治改革,只有實行這些特定的變革才行。

 

事實上,中國的政治改革從未停滯。與三十年、二十年,甚至十年前相比,中國從基層到高層,從社會各領域到國家治理方式上,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如果沒有根本性的政治改革,這一切變化都是不可能的。

 

我甚至想大膽地判斷說,中共是世界第一流的政治改革專家。

西方主流的觀點認為,一黨制意味著政治上封閉,一小撮人把持了權力,必然導致劣政和腐敗。

 

的確,腐敗是一個大問題。不過,讓我們先打開視野看一下全景。說起來可能令人難以置信,中共內部選賢任能競爭之激烈程度,可能超過世界上所有的政治組織。

 

十八大前,中共的最高領導機構------中央政治局共有25名委員,其中只有5人出身背景優越,也就是所謂的「太子黨」。其餘20人,包括國家主席胡錦濤和政府總理溫家寶,都是平民出身。再看300多人組成的十七屆中央委員會,出身顯赫者的比例更低。可以說,絕大多數中共高層領導人都是靠自身努力和激烈競爭獲得晉升的。與其他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統治精英的出身相比,我們必須承認中共內部平民出身的幹部享有廣闊的晉升空間。

 

中共如何在一黨制的基礎上保證選賢任能呢?關鍵之一是有一個強有力的組織機構,即組織部。對此西方鮮有人知。這套機制選賢任能的效力,恐怕最成功的商業公司都會自歎弗如。

 

它像一個旋轉的金字塔,有三個部位組合而成。

 

中國的公務人員分為三類:即政府職能部門、國有企業,以及政府管轄的事業單位,如大學、社區組織等。公務人員既可以在某一類部門中長期工作,也可以在三類中交替任職。政府以及相關機構一年一度地從大學畢業生中招錄人員,大部分新人會從最低一級的科員幹起。組織部門會根據其表現,決定是否將其提升到更高的管理職位上,比如副科、科、副處、處。這可不是電影《龍威小子》中的動作名稱,而是嚴肅的人事工作。

 

這一區間的職位包羅萬象,既可以負責貧困農村的衛生工作,也可能負責城區裡的招商引資,也可能是一家公司的基層經理。各級幹部每年都要接受組織部門的考察,其中包括徵求上級、下級和同事的回饋意見,以及個人操守審查,此外還有民意調查,最終擇優提職。

 

在整個職業生涯中,中共的幹部可以在政府職能部門、企業,以及社會事業單位等三大領域內輪轉任職。在基層表現優秀的佼佼者可以晉升為副局和正局級幹部,進入高級幹部行列。這一級別的幹部,有可能領導數百萬人口的城區,也有可能管理年營業收入數億美元的企業。從統計資料就可以看出選拔局級幹部的競爭有多激烈,2012年,中國科級與副科級幹部約為90萬人,處級與副處級幹部約為60萬人,而局級與副局級幹部僅為4萬人。

 

在局級幹部中,只有最為出眾的極少數人才有機會繼續晉升,最終進入中共中央委員會。就職業生涯來看,一位幹部要晉升到高層,期間一般要經過二三十年的工作歷練。這過程中有任人唯親的問題嗎,當然有。但從根本上,幹部是否德才兼備才是提拔的決定性因素。事實上,中華帝國的官僚體系有著千年歷史,今天中共的組織部門創造性地繼承了這一獨特的歷史遺產,並發展成現代化的制度以培養當代中國的政治精英。

 

習近平的履歷就是非常鮮明的例證。習的父親確實是中共的一位前領導人,但他的仕途也歷經了30年之久。習近平從村幹部做起,一步一個腳印的走到今天這個崗位。在他進入中央政治局之前,他領導過的地區總人口累計已超過1.5億,創造的GDP合計超過1.5萬億美元。

 

千萬不要誤解,這不是針對具體的人,僅僅是事實的陳述。如果要論政府管理經驗,小布希在任德州州長前和奧巴馬第一次問鼎美國總統時,他們資歷還比不上中國一個小縣長。

 

溫斯頓·邱吉爾曾說:「民主是個壞制度,但其他制度更壞」。可惜,他沒有見識過組織部。

 

西方人總認為多黨競選和普選是合法性的唯一來源。曾有人問我:「中共不經選舉執政,其合法性從何而來?」我的回答是:「捨我其誰的執政能力。」

 

我們都知道歷史,1949年中共執政時,由於戰火肆虐,外敵橫行,中國的國土四分五裂,滿目瘡痍;中國人的人均壽命僅為41歲。但在今天,中國已躋身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成為在全球有重要影響的大國,人民生活迅速改善,人均壽命排名奇蹟般地列中等發達國家前茅。

 

根據皮尤研究中心在中國的民意調查報告,其中一些資料反映了中國的主流民意,其中大部分數據在近幾十年來十分穩定。

 

高達85%的中國民眾,對國家未來方向表示滿意;70%的民眾認為在過去的五年生活得到改善;82%的民眾對未來五年頗感樂觀。

 

英國《金融時報》剛剛公佈的全球青年人民調結果顯示:93%的中國90後年輕人對國家的未來感到樂觀。

 

如果這不是合法性,那我就不知道到底什麼才是合法性了。

 

相比之下,全世界大部分選舉民主制國家都處於慘澹經營的境況。關於美國和歐洲的政治困境,在座的聽眾都了然於胸,無需我再詳述。除了極少數例外,大部分採用選舉的發展中國家,迄今為止還在遭受貧困和戰火的折磨。政府通過選舉上臺後,其支持率在幾個月內就會跌到50%以下,從此一蹶不振甚至持續走低,直到下一次選舉。可以說,民主已經陷入「一次選舉,長期後悔」的週期性怪圈。這樣下去,失去合法性的恐怕不是中國的一黨制,而是選舉民主制。

 

當然,我不想造成一種誤會,認為中國成為超級大國已經指日可待了。中國當前面臨重大挑戰,巨大變遷帶來的經濟、社會問題數不勝數,譬如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人口問題。在政治領域,最大的挑戰是腐敗。

 

目前,腐敗猖獗,危及中國的政治制度及其道德合法性。但是,很多分析人士誤判了腐敗的原因,他們聲稱腐敗是一黨制導致的,只有終結一黨制才能根絕腐敗。更嚴謹一點兒的分析將證明這種觀點毫無根據。

 

據透明國際發佈的全球清廉指數排名,中國近年來的排名在第7080名之間。印度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選舉民主制國家,排名第95位,且逐年下滑;希臘排名第80位;印尼與阿根廷排名並列第100位;菲律賓排名第129位。排名在中國後的約100個國家中,超過一半是選舉民主制國家。如果選舉是根治腐敗的萬靈藥,為何在這麼多國家不靈呢?

 

我是做風險投資的,長於預測。因此,不做幾個預測就結束今天的討論似乎不妥。以下是我的三個預測:

 

未來十年:

 

1.  中國將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按人均收入計算也將在發展中國家裡名列前茅。

 

2.  腐敗雖然無法根絕,但將得到有效控制。在透明國際的全球清廉指數排行榜上,中國有望繼續提升1020名,跨入全球最清廉的前60國之列。

 

3.  經濟改革會加速實施,政治改革也將繼續推進,中共仍穩固執政。

 

我們正在見證一個時代的落幕。共產主義和選舉民主制,都是基於普世價值的「元敘事」。在20世紀,我們見證了前者因極端教條而失敗;到21世紀,後者正重蹈同樣的覆轍。

 

「元敘事」就像癌症一樣,正在從內部吞噬民主。我想澄清一下,我並不是要譴責民主。相反,我認為民主政治對西方的崛起和現代世界的誕生居功至偉。然而,很多西方精英把某一種民主形式模式化、普世化,這是西方當前各種病症的病灶所在。如果西方的精英不是將大把的時間花在向外國推銷民主上,而是更多關心一下自身的政治改革,恐怕民主還不至於像今天這樣無望。

 

中國的政治模式不可能取代選舉民主,因為中國從不將自己的政治制度包裝成普世通用的模式,也不熱衷於對外輸出。進一步說,中國模式的重要意義,不在於為世界各國提供了一個可以替代選舉民主的新模式,而在於從實踐上證明了良政的模式不是單一而是多元的,各國都有可能找到適合本國的政治制度。

 

讓我們為「元敘事」的時代畫個句號吧。共產主義和民主可能都是人類最美好的追求,但它們普世化的教條時代已經過去。我們的下一代,不需要被灌輸說,世界上只有一種政治模式,所有社會都只有一種歸宿。這是錯誤的,不負責任的,也是乏味的。多元化正在取代普世化。一個更精彩的時代正緩緩拉開帷幕,我們有沒有勇氣擁抱它呢?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2) :
22樓. 瞎摸 (或?) 著象
2016/08/17 10:53
多侖多 的 常山龍 :
『这个人英语很流利,但是他的理论是错误的。中国发展得快一点是因为碰上了比较好的领导人,但是中国没有制度保证领导人一定好。如果再出个毛泽东,他要取消任期,恢复终身制,恢复一个人说了算,把反对的人都调走,双规,判刑,全国人民只能拥护,他做错事说错话,没有人敢反对。 迟早又会折腾,折腾完。

一人一票的选举,民主至少要在一党内部,必须要在核心内部实行,必须要有保护不同意见的法律,保护公开反对最高领导人的法律,政权内部民主是必须的,任期是必须的,不可随意延长。人民的自由是必须的。』 三條線哦

瞎摸象 : 一战 之後﹐希特勒 的 第三帝國 在 二戰 開战之前﹐與 当今 中共 大国崛起﹐甚相似。 今日 中共 領導﹐ 只能勵精圖治﹐因為面對 强㪣環伺。 若 某一天 沒了對手﹐絕对權力 → 絕对腐化。

老共 以 說謊 與 暴力 起家。 至今 没有改變。

二戰勝利 70 年﹐老共 抗日 歷史 仍然是 充滿謊言。 UDN, You-Tube 例如 本文 仍是 禁絕。

懇請不吝賜教?
西式選舉制更無法保證選出的領導人一定好。 小浪(來台第七代閩南人)2016/08/17 18:50回覆

更何況他也沒有說一黨專政一定比西式選舉制好,只是希望大家互相尊重別人的制度,不要將自己的價值觀強加道別人身上。

中國的政治模式不可能取代選舉民主,因為中國從不將自己的政治制度包裝成普世通用的模式,也不熱衷於對外輸出。進一步說,中國模式的重要意義,不在於為世界各國提供了一個可以替代選舉民主的新模式,而在於從實踐上證明了良政的模式不是單一而是多元的,各國都有可能找到適合本國的政治制度。

 

讓我們為「元敘事」的時代畫個句號吧。共產主義和民主可能都是人類最美好的追求,但它們普世化的教條時代已經過去。我們的下一代,不需要被灌輸說,世界上只有一種政治模式,所有社會都只有一種歸宿。這是錯誤的,不負責任的,也是乏味的。多元化正在取代普世化。一個更精彩的時代正緩緩拉開帷幕,我們有沒有勇氣擁抱它呢?

小浪(來台第七代閩南人)2016/08/17 18:55回覆
21樓. 小浪(來台第七代閩南人)
2015/01/26 19:22
領導人是怎樣煉成的
20樓. Pharos
2014/11/19 20:22
那麼喜歡共產,你就過去吧,放面國旗,作幌子,你父母子女知道嗎? 你這樣會害死國民黨,會害愛這面國旗的人。缺德甚於共產黨。怒吼

你還要繼續丟人嗎?

你父母子女知道嗎?

小浪(來台第七代閩南人)2014/11/19 20:33回覆

喜歡共產?

請問,對岸現在還是共產制嗎?你還活在20世紀冷戰年代?

你連李世默演講裡「兩種制度」指的是什麼都搞不清,就只會用意識型態,有色眼光看問題,搞民粹。

小浪(來台第七代閩南人)2014/11/20 07:57回覆
19樓. Pharos
2014/11/19 19:58
你連六十年的 民主基礎 都不能適應?! 還會怕民主? 你怎可能是台灣人? 

你越來越好笑了

依你可笑的邏輯,古今中外,只要有人不能適應當時制度,那這個人就不是當地人喔?

你就別再丟人了,行嗎?

小浪(來台第七代閩南人)2014/11/19 20:11回覆
18樓. Pharos
2014/11/19 19:52
歡迎你 通知"電小二",或電信警察檢舉。。。博客 是台灣先開始叫的 你都不知道呀?

部落格又稱為網誌或網路日誌(英語:Blog,為Web Log的混成詞),中國大陸譯作博客,台灣譯作網誌、部落格, 港澳譯作网志,馬新譯作部落格、博客、網誌,

http://content.edu.tw/wiki/index.php/%E9%83%A8%E8%90%BD%E6%A0%BC

小浪(來台第七代閩南人)2014/11/19 20:07回覆
17樓. Pharos
2014/11/19 19:36

任何一個台灣人都能分辨真假台灣人:你現在後悔使用"羅馬拼音"做你UDN帳號 命名,也已經來不及了。。。

中國就是有這麼一群人,為了幾個盧布,不惜出賣自己的國家和民族的利益,在報紙上瘋狂叫賣自己的漢奸言論,武裝保衛蘇聯,支持外蒙人民自己當家做主,在動物世界裡找這樣的動物幾乎不可能。 

查原文應為:中國就是有這麼一群人,為了幾個盧布,不惜出賣自己的國家和民族的利益,在報紙上瘋狂叫賣自己的漢奸言論,武裝保衛蘇聯,支持外蒙人民自己當家做主,在動物世界裡找這樣的動物幾乎不可能。

那你絕對不是台灣人

一、你根本無法分辨誰台灣人

二、你用對岸「博客」用語,依你的邏輯,你一定不是台灣人。

 

小浪(來台第七代閩南人)2014/11/19 19:46回覆
16樓. Pharos
2014/11/19 19:30

別客氣了 ~ 從你的格子拼音方式就知道你可能是"大陸客" 。。。或者急於赤化~

我告訴你一件你可能不清楚的事,在台灣 大部分的人 是不管顏色,但是愛"國家"、"民族"的。不要用非綠即藍,非藍即綠來分化台灣,因為這是我們最不高興的事,目前台灣不是60前的"民國草民",我們經過60年民主教育,充分知道我們自己的權利,國家的重要。你還是請回吧 ~~~~

依你的邏輯,那你使用對岸「博客」用語,你就是「大陸客」 。。。或者急於赤化喔~ 小浪(來台第七代閩南人)2014/11/19 19:55回覆
你的第二段內容與口氣,完全不瞭解台灣,根本是胡扯,可證你不是台灣人。 小浪(來台第七代閩南人)2014/11/19 19:59回覆
15樓. Pharos
2014/11/19 19:14

胡適先生有一句至理名言︰“爭取你自己的權利,就是爭取國家的權利;爭取你自己的自由,就是爭取國家的自由。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從來不是一幫奴才建成的”。

是的,如果一個人在自己生活著的國家里面是沒有自由與權利的,那麼,那個人的國家實際上也是一個沒有自由和失去權利的國家。因為國家已被少數人所佔有和挾 持著,而一個應體現和反映著全部人意志和權利的國家主權(公共權力)已淪為少數人的私人財產和私權。如皇帝便將天下視為自家的私人財產一樣。

我們知道,國家是由人民、領土及主權等三大要素構成,國家的概念是指生活于該領土上的所有人們共同擁有主權的聚合體。即國家是由一個個的人(成員)組合起 來的聚合體,每一個人作為該國家的成員之一,你同樣也是!因此,每一個人的自由與權利就代表著該國家的自由與權利,如若每一個人生活于該國家中卻是沒有自 由和喪失權利了,那麼,這個國家也就一樣是一個沒有自由和喪失權利的國家所在;因為,這個國家不是已為外盜所侵佔著就是已被內賊所挾持了。試想,如果一個 國家當中的普遍人們是沒有自由和喪失權利的所在,該國家也就自然是一個沒有自由和喪失權利的國家所在。故,該國家的主權已經是淪陷了的。我們不要總是尋找 一切借口來盜用集體名義來抹殺了個人權利,沒有個人的存在何來集體之實有?集體也就是在個體的基礎上組建起來的組合,集體之中如若喪失了一個個的個體存 在,集體也必不復存在了。因此來說,只有維護好個人權利,也就是維護了集體的權利;“爭取你自己的權利,就是爭取國家的權利;爭取你自己的自由,就是爭取 國家的自由”便是這個道理。

也可以這樣的說,衡量一個國家是否是擁有主權(權利)和自由的,就在于這個國家當中的人民能否具有主權(權利)和自由。人民沒有主權(權利)和自由,必這個國家也是沒有主權(權利)和自由的。這個國家的主權已在外盜或內賊所掠奪和侵佔之中淪陷了。

至于建立一個人人平等自由的人民擁有主權的民主國家,這在奴才思想的群體中永遠無法實現的一個目標,奴才們也永遠想象不到一個自己可以真真正正能夠當家作主的國家存在的。

胡適若還活著,會以你為恥。

我連在自己的部落格發文,你都容不下,你還有啥資格談「自由」「權利」?

少丟胡適的臉了

小浪(來台第七代閩南人)2014/11/19 19:43回覆
14樓. Pharos
2014/11/19 19:10

這里就來說說一個歷史笑話吧。

清末,法國使臣羅杰斯對中國皇帝說︰“你們太監制將健康人變成殘疾,很不人道”;沒等皇帝答,貼身太監姚鄖搶嘴道︰“這是陛下恩賜,奴才心甘情願,怎可詆毀我大清國律,干涉我大清內政?!”

奴才之所以為奴才者,就在于他們是甘于受人掠奪和奴役,他們沒有一天被人統治著便會渾身感到不自在和骨頭發癢。因此,要讓奴才們自己去爭取國家及自己的自 由與權利是不現實的事情。一個不關心國家政治(權利與自由)的奴才,他想過好自己的小日子亦難了。因為當他們將自己最大的權利無償捐出和轉讓那一刻起,他 就已經喪失了作為一個國家公民(成員或稱主人)的資格存在了;而作為一個自己連根本權利都不具有的國家之一員,他必然也是沒有發言權的。如此,在關于整個 國家利益分配(就拿經濟分配來說吧)問題上,他也是任憑他人的作主和施舍;當公眾權沒有監督和制約的條件下,掌權者必然是監守自盜,濫用職權和以權謀私成 為必然的社會現象。在最好利益已被少數人私分之下,眾人所得到的利益就成了殘茶剩飯;所以,奴才們要過小日子亦艱難就是這個意思,至多是在這個殘茶剩飯上 過小日子罷了。

最後,余再來重復胡適先生的這一句至理名言吧︰“爭取你自己的權利,就是爭取國家的權利;爭取你自己的自由,就是爭取國家的自由。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從來不是一幫奴才建成的”。

洋奴才就是只要是西方的東西都是好的,不容別人有一點異議。 小浪(來台第七代閩南人)2014/11/19 19:47回覆
13樓. Pharos
2014/11/19 18:41

這位仁兄,莫出言傷人 對12樓的 格友,我也覺得你文章和這面國旗是很矛盾的呀 ....

那你且說如何達成"一黨專政"手法吧? 既然你以中共為例,那就是暴力革命? 

既然民主國家不能倒車回一黨專制,那你何不移民過去對岸好了,享受你要的? 台灣不會管制你的,何必浪費你的人生在這裡鬧事? 大家都尊重自己的選擇吧 ! 

再說 在這裡開博客,就要有點風度 是吧 ~ 別學對岸 碰到不同聲音 就開罵。

一、是你自己的思維有問題,不是我文章和這面國旗有矛盾。

二、我哪句話,說要台灣採用「一黨專政」?

三、如果你腦袋夠清楚,不帶有色眼睛看李世默的演講內容,就會知道李世默並未完全否定西式選舉制度,他要表達的是,西式選舉制度並非普世價值,適用任何國家與民族,你愛採用西式選舉制度,那是你的自由,但不能強迫所有國家都要跟你一樣採用西式選舉制度,這樣也不行嗎?

三、你跟Stephanie怎麼一個樣?雖口說「民主」,可是碰到不同聲音,連點風度也沒有,就專制起來,動不動就要趕人。

四、「博客」是對岸的用語,你該不會是對岸來的吧?還是你已被對岸同化了?

小浪(來台第七代閩南人)2014/11/19 19:1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