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雪判官先偷跑~精采試閱文搶先看!!
2012/10/25 11:46
瀏覽1,230
迴響1
推薦0
引用0

雪判官vol.1 冥界十字城 試閱

 

就在君昊下水之後,漸漸地感到頭越來越暈,雖然不是立刻就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但他覺得腦袋瓜就好像被什麼東西給籠罩住了一般,然後彷彿意識跟身旁的同學都慢慢地遠離,他只看到岸上的阿樂指著他大喊:「別再過去了,快回來。」

 

快回來?君昊看著阿樂,他完全不覺得自己離岸邊很遠,他只是覺得周圍的海水,彷彿有吸引力一般地不斷把他往外面拉扯,那力道越來越強,速度越來越快,潮汐簡直就是輸送帶一般不斷地將他捲向外海。

 

澎湖的天空依舊蔚藍,海水依舊清涼,君昊在失去意識前的那一剎那,他看到海底有一座巨大的十字圖形,那形狀像是天然的珊瑚、又像是人為的城牆。他就這麼漂著漂著,根本不知道自己漂了多遠,好像被無數隻手拖著、拉著不斷朝海底那巨大的十字靠近,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可以不用呼吸,也不知道為什麼一點窒息感都沒有,只知道就在他接近海底那座十字城的時候,意識竟瞬間抽離。

 

君昊感覺自己像是通過了一個奇怪的通道,他第一次覺得自己的身體是那麼樣地孱弱,是那麼樣地累贅,那宛如要把他的身體給撕裂般的拉扯力量,還有肌膚感受到的奇特海流,讓他張開嘴想要哀嚎,但是卻根本喊不出聲音來,因為他一張開嘴,那鹹鹹的海水,立刻就湧進他的嘴巴裡面,然後那個通道裡亂七八糟的符號,就這樣快速地掠過了君昊的腦海。

 

「十字城的水不能碰,澎湖的海不能進。」這是他第一次後悔沒有聽從家族長輩們的告誡。

 

這一趟他會跑到澎湖來,除了是想來看比基尼辣妹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叛逆。明知道家族裡有這麼一條規矩,所以就偏要來澎湖看看,他不相信自己碰了澎湖的海就會怎麼樣,在他的心目中覺得,這簡直就跟人家說七月鬼門會開是一樣的荒唐。

 

大人說越是不能做,他就越是要去做,因為他不覺得自己是小孩,他是個高中生了。

 

就看君昊拚命掙扎著:「媽的,開什麼玩笑,魯夫十七歲都可以打敗七武海了,憑什麼我就不能碰十字城的水。」

 

就在這一股不服輸的意志被激發出來時,他突然看到面前一片赤紅,然後發現自己居然站在一個奇怪的地方,這裡沒有什麼天地的概念,只是一大片的赤紅,然後他就看到在他的面前有一座橋,橋下還流過一條河水,然後河邊站了一個矮矮的黑胖子,一個高高的白瘦子,正開心地盯著面前一個長相敦厚,全身魁梧,卻完全不是現代人打扮的少年。

 

君昊看到少年不知道跟黑胖子、白瘦子說了什麼,然後就毫不猶豫的往河裡面跳下去,噗通一聲,少年落水卻完全沒有濺起一絲絲水花。君昊見狀便疑惑地走過去,他抓抓自己的腦袋:「幹,我不會是死了吧?他們難道是黑無常、白無常嗎?所以這裡是奈何橋?靠,不要啊!我年紀輕輕,雖然我知道自己挺冷眼旁觀這世界的,從來沒有扶老婆婆過馬路作善事積功德,但是也罪不至死吧?」

 

聽到君昊的聲音,那對黑白無常立刻轉過頭來,他們兩個訝異地看著他,然後愣了好一會兒說不出話來,君昊只是苦笑著:「不是吧,時代進步這麼多年了,黑白無常怎麼還是這樣的裝扮啊?」

 

當下黑白無常愣愣地對看一眼,然後黑無常就疑惑地問著:「小、小子,你是怎麼過來的?」

 

「什麼?」君昊不知道黑無常在問什麼,他只是看了看天空,然後又看了看自己早已經濕透的內褲,因為剛剛下海前把衣服脫了,所以現在他只穿了一條內褲,其他什麼都沒有穿:「我、我不知道,就、就從河裡爬出來的啊。」

 

君昊沒想過後果,他也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到這裡來的,只是看看自己全身都濕透了,不可能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要有說服力的話,說自己是從河裡爬上來的,可能面前這兩個奇怪的「東西」會比較相信。

 

「這怎麼可能?」聽到君昊的話,黑無常簡直是不可置信,他看著旁邊的白無常:「喂,這怎麼可能,不管是冤死、枉死、意外死、自殺死,沒有鬼差帶路,怎麼可能有人能自己到這裡,難道這小子真的是從河裡爬出來的?」

 

「雖然這小子不像在說謊,但是這根本不可能。」白無常也把腦袋湊過去打量著君昊,不過下一秒,他那本來就已經非常慘白的臉,瞬間又失去了「血色」,然後他驚訝地跟黑無常說著:「欸,是、是那一家的血脈。」

 

「那一家?那一家是哪一家?不過什麼家到我們這裡都一樣啦,咦?你說那一家?該不會是……」黑無常這時候也張大了嘴,他驚訝地話都要說不出來了。

 

白無常瞇起眼,他快速打量著君昊:「真的是他們家,不過這怎麼可能?不是說那一家失傳上萬年了……這小子該不會真的是從十字通道過來的吧?」

 

「有可能,謠言都說他們家的人瘋狂,沒想到竟然瘋狂到這種程度,十字通道今天誰當職?都已經數萬年沒人從那裡過來了,今天竟然肯放行。」黑無常跟白無常說著君昊聽都聽不懂的話。

 

時候王君昊只是無奈地問著黑白無常:「欸,有人在嗎?理我一下好嗎?請問我能不能回去了?或者、或者請問我要去哪裡報到,聽你們的口音,我該不會是死翹翹了吧?」

 

聽到君昊的聲音,黑白無常立刻轉過頭來,他們兩個互看一眼,然後黑無常就露出了笑意:「喂,上次那個該死的大陸沉了之後,我們不是一直找不到那一家的血脈嗎?現在人家自己送上門來,如果跟老大報告,也是早晚會被送回陽間,不如……不如我們兩個把他給弄回去,讓他執掌上判官位,那業績就讓他透過我們的虞靡往上報,老大不會知道那家族的人來過,業績就這樣記在你我頭上,怎麼樣?」

 

君昊也不笨,他聽這黑無常的意思好像是要坑了自己,但是偏偏這種時候,連有沒有命都不曉得,他哪還敢隨便亂發言,這輩子什麼人他都敢得罪,但要是對方不是人的話,君昊也只能無奈地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

 

白無常皺起眉頭,然後嘖了一聲:「這樣不好吧,要是被老大知道……唉唷!連降三級,會變成實習鬼差耶。」

 

「膽小鬼,你怕啊?想想你女兒,要是按照正常管道,她得實習多久才能當上正式判官?一萬多年前他們家的長輩還在位,那時候升級容易,現在那個位置都空下來這麼久了,你是想讓你女兒作到魂飛魄散還升不了級啊。」黑無常瞪著白無常。

 

黑無常的話讓白無常瞬間陷入沉思,然而君昊只是指著遠遠走過來的一個老婆婆說:「咦,有人走過來了。」

 

聽到君昊的話,黑無常連忙回過頭,他神色驚慌地對白無常說著:「我不管你答不答應,總之我決定就這樣作啦,不管你考慮的如何,先把你們家族的鬼氣給我。」

 

白無常一臉無奈,他看著那走過來的老婆婆,然後無奈地從自己頭頂上的高帽子裡面,拿出半顆青光透亮的玻璃球,然後黑無常也立刻從自己帽子裡拿出半顆一模一樣的玻璃球,就看黑無常對著白無常說:「先去幫我拖住孟婆。」

 

「我真的會被你害死。」白無常一臉不願意地走過去。

 

「少在那邊裝,你已經死好幾萬年了。」黑無常還不忘頂嘴,然後他用身體擋住君昊:「我快速解釋給你聽,我們說的那一家就是你們家,『雪判官』的血脈,而這玩意兒是判官鬼氣,威力可以說僅次於老大,本來就是歷代雪判官傳承的東西,只是現在還給你罷了。我沒時間跟你解釋太多,總之你記住,回到陽間之後去找一把木頭做的小槌子,那是只有判官鬼氣才有辦法揮動的一把小槌子,你千萬要找到它,因為只有藉著那判官槌我女兒才能夠到陽間去,最後切記,在沒有足夠實力之前千萬別多管閒事,知不知道?」

 

君昊真是被這黑無常搞得一頭霧水,他完全不知道這黑胖子搞什麼東西,只知道這傢伙在打自己的主意,偏偏自己卻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當下只是聽到「別多管閒事」這五個字,他立刻點頭:「別的我不會,但是我這人最鄙視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人,所以我一定不會多管閒事的。」

 

「那就好,我把這東西送給你,這是『虞靡』,功用是……唉唷,孟婆過來了,你就自己摸索吧,鬼震‧十字開。」黑無常沒有把話說完,就把光球塞進君昊身體裡,然後用力把他推開。

 

君昊感覺到有一股巨大的推力把他彈開,他看到光影不斷地抽離,影像不斷地倒退,他看到那河裡,剛剛跳下去的少年又上來了,而且懷裡還抱著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孩,女孩的頭上有一對可愛的貓耳朵,要是沒看過黑、白無常之前先看到這女孩,君昊大概會非常訝異,但是現在連傳說中的黑白無常都給他看過了,長貓耳朵的女孩又有什麼好稀奇的。

 

「啊!」這時候王君昊忽然感覺到自己的喉嚨一緊,他猛地挺直身子,然後用力睜大了眼睛。

 

在他面前這時候出現的,是一臉訝異表情的醫生,是驚慌失措、吃驚地看著他的護士,還有一大堆現代化的醫療設備。不管怎麼說,君昊確定自己回到了現實,那剛剛那個黑無常、白無常是怎麼回事,是一場夢嗎?君昊還沒來得及說話呢,醫生已經不可思議地說著:「這怎麼可能?!腦死半個小時還能夠活過來,這簡直就是奇蹟啊!」


11/13 宴平樂《雪判官》煞氣降臨!

 

迴響(1) :
1樓.
2012/11/06 10:10

孜孜孜孜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