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制服的背後,有你想像不到的內涵
2010/09/28 12:53
瀏覽7,194
迴響27
推薦46
引用0

引用文章學生穿短襪又礙了誰!?

看了老譚的這篇博文,心中頗有所感,覺得在台灣一片向美看齊的各種標準中,我們往往都忘了,很多事情的核心價值是什麼,然後不分緣由,只因為美國沒有這樣,我們就認為是對的,而且還為過去的規範立下了“陳腐“的標籤,但真的是如此嗎?

以前,我也有過跟老譚一樣的質疑,但隨著工作經驗的積累,各國同事朋友的增加,見識開闊了後發現,學校嚴格規範制服的,通常都是問題最少,優秀學生最多的學校。而這些學校裡出來的學生,對社會的認同度也會較高,在公司裡的團隊相處和認同速度最快。

從營銷學和心理學的角度來看,這非常合理。

首先,人類是社會型的動物,也就是人性是會尋找一個或多個群體來認同的。而這個認同過程,第一個會樹立的,就是標誌。最經典的標誌就是宗教,國號,或是族群名稱,圖騰等等。

認同了這個標誌,就區分出了所屬,然後才能分出來敵我。而這些認同的群體又會有複雜的社會行為。

因此,營銷學裡,對於社群經營,品牌識別,品牌管理等等話題,講的其實都是這個群體認同的東西。

即使在一般管理學裡,對於所謂的公司文化建立,有一大塊,也一樣是在這個所謂認同感裡面轉圈子。

不管你同不同意,當你自己認為自己是屬於某一個團體後、你很自然的就會覺得會被這個團體所管理,會認同這個團體裡的階級和權威,日常言行也會很自覺的要配合這個團體的要求。

比如你屬於穆斯林,也就是回教、你就要遵守回教的教義,按照可蘭經的規範來做。同樣也適用於佛教,天主教,基督教,...等等。

制服本身,就是一種標記和符號,要求你符合規範的做,不是要限制你的自由,而是要告訴你、你是那一個團體,比如那所學校,那家公司,這是一種儀式、一種要求,和對你人不人性,自不自由、一點關係都沒有。

建立團隊意識,也就是藉由大家一致的著裝和規範,強化大家的共同標誌,然後對同一學校有認同感,這是一種練習,比如大家都知道的小綠綠,就是長久規範後的一種認同。

這個團隊意識,是各地方文化認同習慣問題,即便如美國較崇尚自由,但他們的貴族學校或是較有名望的學校,這點卻比台灣還堅持,而學生也以著校服而感到驕傲。各位在一些電視影集上、應該也看得到這種現象。

人一但有了歸屬感,才會為這個團體保持道德性或是服從性,這一點效能很多,團隊意識在學校開始訓練,出來才會認同自己的社會。一個名校的校服,對於一個學生言行的自我拘束,效果遠大過師長的耳提面命。

絕對的自由,就是流放到一個孤島。

人既然生活在社會上,就要學習怎樣在不同的團體裡生活,適應在不同的團體裡如何調整自己的言行,以符合群體的規範。你今天在學生時期沒有這種紀律習慣,入了社會要付出怎樣的代價,才能學會?

坦白說,有可能一輩子都悟不了、一如有人習慣了後,很自然的融入各個群體,也從來不知道,這是因為小時候穿制服過程中學來的社會習慣。

東方社會,由於人口眾多,因此非常需要更強大的群體意識,也就是要更習於合規。這個文化習慣,不單單只在中國的家族制度,即便連日本韓國、都有類似的傳承。這是數千年生存後的智慧,不是西方長期地廣人稀,追求自由的那種文化可以理解和明白的。

個人自由,在人口密度愈低的地方,愈要重視,反之,則愈要偏向社群意識。前者幫助個人在日後成長時、更能藉一己之力,解決問題,求得生存。後者,則幫助每一個人可以很道多助,以群體的力量,對抗壓力,求得最好的生存。

台灣無可懷疑的是後者,這裡地狹人稠,該重視的不是西方式的自由散漫,而是更為重視團體意識的東方式教育模式。

今日台灣看起來個個都自由勃發,但卻日益混亂、沒有核心共識,我個人認為和後來的教育體系,日益親美、一昧抄襲有絕對關係。

我對今日教改,十分反感,不是認為不該改,而是因為這群主事者,全都是山寨公,別人有什麼,只要國家比較強,就什麼都是對的,都是拿來主義。台灣不要去笑大陸,這種拿來主義在台灣也不少。根本就不去想,原來的制度為什麼要如此,人家的制度為什麼是這樣,好處在那裡?壞處在那裡?什麼背景合適?跟本土文化合嗎?

所以,制服是有意義的,從小穿制服的人,日後在社會上守紀律的比例也會高些。從小就只知道自己有自由的人,日後只會成為一個自私自利的人。今日大陸到處有的小皇帝,已經讓他們的社會出現了苦果,八零後,九零後、一代紀律不如一代,社會裡各種浮燥行為和不顧他人死活的事層出不窮。

今天台灣很多的奇奇怪怪小事,也多緣於我們對小孩子太過於強調他們自己的本體。但忘了,台灣這種高密度,高競爭的環境,團體合作,更勝過戰打獨鬥。

管理學裡有個破窗理論,強調任何管理、都要先從小處下手,而且一開始就要嚴管重罰,否則會讓整個管理出現更多的漏洞,最後成了一個沒有紀律的團體。

制服,看來只是小事,但在旅人看來,我們似乎要更為重視,而且努力推廣。

從管理,從教育,從社群,從小朋友的未來發展來看,我支持制服制度。

PS.

順便提一下,以我輔導的多個案例發現,當某個人對企業的一些標誌性規範,如制服,發出怨言時,通常都是偏差行為要發生的先照,或者是想離開公司,或是私底下有了一些不太妥的行為。

當然,這是旅人的心得分享,也許不是全體合用,但個人覺得準確率還蠻高的,有擔任管理職的經理人員讀到這段,不妨觀察一下,驗證驗證。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教育文化
自訂分類:台灣觀察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7) :
27樓. 驅逐低端人口,這樣對嗎?
2010/10/02 10:38
很多的議題,我們全部都是路人,但無損於我們止於發議論的自由

記得之前台大醫學系學生上課吃東西的新聞嗎?

有權評論此事的有:

台大醫學系之學生、學生家長、老師、系友;

台大其他各系全校師生及校友;

以及以異言堂為代表的諸多路人甲乙丙一干社會人士!!

呵呵,我很確定你的邏輯觀不好,連類比都找不對事情,請問你:

台大有校規規定上課可不可以吃東西嗎?

如果沒有、你在這裡提這幹嘛?

那一件事,並不是人家在討論上課可不可以吃東西,而是有人感嘆現在學生的學習態度,認為是一件社會現象及風氣敗壞,然後大家就這事發表感想,和我們在談的事情在性質上完全不對等,卻要去牽拖到“能不能議論“這種層次更高的問題上。

我不反對就事論事,但如果像你這樣東打一槍,西打一槍的討論,我想這帖子堆到1000樓都沒有辦法結束。下回如果像這篇無厘頭式的回帖,恕我不奉陪了。
旅人.C2010/10/02 10:46回覆
26樓. 驅逐低端人口,這樣對嗎?
2010/10/01 20:32
TO:煎餅
我應該未曾說過,我反對程序法面向體制內解決吧!?

本人強調的重點在於實體法面向的正當性(校規),到底合不合理?

此實屬兩個層次的問題:

一個是,該不該在實體法(規)裡,連襪子長度亦必須規定成整齊劃一(允不允許我們討論之?)

另一個是,要不要在體制內循正常法定管道解決(吾人不反對)

你說的:"重點不在於細節到什麼程度"

其實,是否經由合法機關依合法程序公佈之,只是形式審查!

細節到"甚麼程度",是實體(法規)的範疇。

不是說"僅"是校"規",就可以脫逸"最小比例原則"的實質檢視的!

你懂得什麼叫做自由嗎?

自由不是只有個人有,群體也有,北一女,景美女中,高雄女中,基隆女中,這四所學校不能有不同的校規嗎?

假設,北一女若認為,她們想成為全台灣最保守及典雅的女校,於是規定自己的儀容極為嚴格,如你質問我的,韈子什麼的全規定的極死,那學生進去前知不知道?當然知道,那我們這些路人甲乙丙丁不滿,有何意義?

各校會有自己的傳統,那是各校自己的自由,只要不違反法律,各校自己決定、你要不滿意、你有選擇權,不進去就是了。這種事情是各校校務會議去討論的事,不用我們浪費時間去談。

我們可以談的是,教育部不該去規定而已,因為這已是中央政府的單位,人民確實有權去批評,我們也有這個自由,但對學校,我們沒有干涉其內政的自由。對別人的內規、我們只有私下評論的自由、沒有公開評論的餘地,因為那是干涉別人的內政。

除非他們的內規犯了法律,否則,這是法人單位擁有的自由以及私權力,我們要予以尊重。

尊重別人,就是尊重自己。

你要我討論的東西、你沒發現我不跟你談是屬於別人自由的東西嗎?那不歸我們討論的範圍,自由不是放任,不是霸凌、你說誰才是法西斯?

何不好好想想,各校自己的服裝儀容規定,是校務會議的權力,只有教育部的規定,才是我們可以討論的範圍,但貌似教育部沒有下這條要求,那你我對於各別學校的內規自由,有什麼資格去討論?

就像兩個男人在路邊指點別的女人內衣要穿什麼顏色一樣、你不覺得猥瑣嗎?

旅人.C2010/10/01 22:54回覆

25樓. 驅逐低端人口,這樣對嗎?
2010/10/01 17:52
法西斯主義一詞的範疇(摘自維基百科),僅供不特定多數網友參考!

法西斯主義的特色是以極權主義的方式由國家控制所有層面的生活:政治的、社會的、文化的、和經濟的。

法西斯主義的領導人最為人所知的是他們以訴諸利他主義的宣傳方式來正當化對於個體的壓迫。舉例而言,阿道夫·希特勒便曾說過:「由於個人已經完全將他的自我屈服於共同體的生命上,個人自我保存的本能於是便能發揮至極限,並且能在必要時替共同體犧牲他的生命。」



24樓. 煎餅
2010/10/01 12:09
學校內有學生代表這個東西!

高中學生代表有區分班聯會代表及畢聯會代表以本校為例子,
每個班級有1個人擔任班聯會成員,這些成員再推舉出班聯會主席,
這些成員或主席都參加學校的服裝儀容委員會,所以通過這個會議的決議,
就決定全校同學的制服、頭髮、鞋襪等各個規定。這些學生開會也不是列席身份,
而是出席身份,具有發言權與表決權。

所以像台南或高雄女中的狀況根本不需要發生,可以從體制運作就改變。
 補充一點,該委員會還有家長代表兩人,如果連家長都不滿,也可發言與表決。

所以重點不在於細節到什麼程度,而是一群人決議了該團體必須遵守的事情,
那團體內的人,不滿意,應該循著體制內運作的規則去改變,不是不遵守該規則。
不要規則,只有亂字可言。大家就等著受亂之苦吧!

23樓. 胖子綠
2010/09/30 21:21
^^ 論壇年齡!
22樓. 驅逐低端人口,這樣對嗎?
2010/09/30 21:04
補充一點

我反對規定襪子長度,

不等於我反對制服的存在!!

而是,校規不應該管到這麼細!

以前還有人(戲)說,

乾脆連內衣的"顏色"、"樣式"一併規定在校規裡,

因為夏天制服白色太淺了,

裡面的衣服顏色樣式不規定成一致,

就無法使學生整齊劃一!

心態真是有點那個說不出的XX!

好好笑,你在我的博客裡跟我談你的規矩,我為什麼要按你自己講的遊戲規則去回答你?你轉來轉去要我回答贊成不贊成,但我不覺得有回答的必要,有什麼不對?

我的主張就是很清楚的告訴你,學校有權規定這些事情,因為有法支持。你不贊成學校有這權利,你也可以提出你的觀點,這和我支不支持韈子長度有什麼關係?

我回不回答你的問題,和你的論點有什麼必然的邏輯性關係?

我支持了或不支持了、你就會有不一樣的支持度?我看不出來有任何相關性。

你講了半天不支持的觀點,充滿了個人主觀意見、沒有半點法理上的支持點,這才是問題。如果你用主觀來和別人溝通,那也要能包容別人的主觀。

但我和你不是在主觀這個平面上去討論的,那我們當然不會有交集。

同様的、你要不接受我的前題,以台灣現有的法規為依據,以遵重法治為主軸,那我們也沒法子討論下去。這個前題是不談法規合不合理,只以存不存在為依據,這樣子我們才能談下去。

不接受我的前題,就不要討論了,因為會變成自說自話,扯皮了。

之前很多博文我都說了,台灣就是有太多的人,不守法,自己覺得法律不合理,就抗法,這是錯誤的做法。你可以去推動修法,就像白玫瑰運動一樣。但在法律沒有修改以前,就是要遵守你不喜歡的舊法,這是民主的ABC。

不要說這是旅人我自己發明的,歐美國家也是以此標準在運作,我們是民主水平不夠,才有這種奇怪現象。

合理不合理的問題,和你守不守法沒有關係。法律規定在那裡、你要嘛去想辦法修法,在沒修完法以前、你就是遵守,不管你甘不甘願。

你要不同意我這觀點,那沒得談,我們也不用討論下去了。

旅人.C2010/09/30 21:47回覆
21樓. 驅逐低端人口,這樣對嗎?
2010/09/30 20:56
胖子綠

真是個民族的小幼苗,

在聯網的年紀這麼年輕啊!

"加入網路城邦:2010/09/30 18:54"

哇塞!!

令人超級羨慕的緊呢~~

(^^)

 

20樓. 驅逐低端人口,這樣對嗎?
2010/09/30 20:53
簡單一點回應

"襪子"不等於"制服",反對"襪子規定長度",如何等於"反對制服"?

這就是邏輯裡的"稻草人"!

你以為論證了"制服"的正當性,就等於論證了"襪子長度"的正當性,

"制服"在此擔任的是邏輯上的稻草人角色罷了!

我很多議題不贊成譚老,

事實上,我看你們的文章,你和他在比較多地方,還比較像是同一國的!

但是本文章既曰回應譚老,

卻又不表態對於譚老命題焦點(襪子)的意見,

而直接跳入論證更加廣泛的命題(制服),

頗為不當!

人家議論的是"該不該A"這個命題,

你起碼總得回應一下"A",

再另闢一個戰場"B"!

這樣才好吧!

辯論論證應該不是這樣玩法的。

===

在不在"其位",不等於有沒有"資格"論不論其政!

以不在其位,作為不表態的依據,理由充分嗎?

那麼請問你又住高雄嗎?你又能獨立改變統獨嗎?

你議論不論高雄水災?

可見,看你想不想發議論而已,"不在其位"只是遁辭罷了。

我的文章在回應老譚?

那是你講的吧,我一開頭就寫了看完後心中有些感想,這叫回應?

這叫做感觸,我根據這感觸來寫下這一篇博文,發揚一下,和回應有什麼關係?

這篇博文是想以更高的視野來看待類似的問題,然後表達一下我的看法,如此而已。

所以我對你老要我回答韈子的事來說你看不懂中文。那麼多人都看明白了、你怎麼還在那裡轉啊轉的。

我當然不會回答,因為這不是把格局調低了嗎?

旅人.C2010/09/30 21:54回覆
19樓. 胖子綠
2010/09/30 19:18
規訂既立下 就要遵守

我相當贊成格主的論點! 制服是一種對團體的認同。

但是如果有不符時的規定,那當然得改! 但不是誰說說就算(少數的家長、學生)。以前,我念女中時,教官有提過:之前的襪子是規定要穿長襪(要及膝喔)! 那是因為立規當下(母校歷史悠久),民風相當相當地保守(女孩子儘量不要露出身體),所以要穿長襪! 但是在夏天真的頗不舒服,後來就開校務會議,改成現今的短襪!

回到正題! 我個人認為:對學生而言,校規一旦制定,就要遵守。如果覺得校規內容不合宜,就要依循正規管道(家長會、學生會、校方三方會統開會),修正規則。

有意見(或是不爽),就採取行動去遊說相關人士,達成共識(獲得多數人贊同)! 至少聽到老譚的論點,就無法說服我。 

就是這意思!! 旅人.C2010/09/30 21:55回覆
18樓. 驅逐低端人口,這樣對嗎?
2010/09/30 13:43
版主宜速查閱一下,法西斯的特徵~~

民主政治,就在於形成輿論,公開辯論,進一步回饋修正政策。不然就是寡頭決定了,這在政治學上,稱之為獨裁!而對於不爽的人,叫人家滾,不偏不倚,正是政治學上"法西斯主義"的核心特徵!

而"形成輿論"的方法,只能是直接去找立委喔?像中藥商公會嗎?你要嘛手裡掌握很多選票,要嘛手裡抱著很多現金,要嘛手裡有供他們爆料的黑資料儾他們有鎂光燈,要嘛陪他們上薇閣,不然你去找找看!

媒體與論壇的意義是甚麼??

你現在在異言堂的意義又是甚麼?

像這般,聽到異見,就急於脫離事情本身,開始進入個人品德、人格進行指指點點,事實上陷入的是邏輯學上的"訴諸人身攻擊 節錄自北京大學出版社《邏輯學十五講 》"

仍未見到你表態個人意見,到底認為"襪子長度該不該統一"?"頭髮長度該不該統一?"為了怕你沒注意到我的這兩個問題,我就再問一次!免得錯誤推論你的想法而自陷稻草人謬誤 節錄自北京大學出版社《邏輯學十五講 》

言論自由包括不表態的自由,如果不想說或說不出來,就算了,我也就不再針對這個問題問你!

不過你真的比某些"人氣版主"好的就是,敢讓異見出現在你的版面,再加以評論(雖然推論的過程與邏輯令人失望~)

沒關係、你中文不好,我可以多解釋幾遍。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我不是可以決定韈子長短的人,所以我沒有意見,明白了嗎?

至於我的子女如果進了某學校,該學校有規定韈子長短,如果我或我子女,想在該學校讀書,那學校規定多少,就是多少。如果沒有規定,那就依我子女意見,想穿什麼就穿什麼。

這樣子要還是不能讓你明白,我也沒辦法了。

法不法西斯,我是愧不敢當的,出言不遜,是因為留言者心中自有定見,存心來找我抬槓,玩文字陷阱,我當然就不會客氣了。

但我很有耐心,可以陪你玩下去。

我所有的回文都講的很清楚,法條是可以按民意修改的,走法律規定的程序去改,而你我生活的台灣,並不存在不能走的路。

我是假設你是生活在台灣,不曉得你還活在二次大戰時的德國,因此讓你有所誤解,我深感歉意。但既然你現在能回覆,想必是瞭解台灣民主程序的,請問你用台灣現有的制度去找出答案了嗎?

我是有答案了,而且明確的回覆在了之前的回文裡了,麻煩你再去看一下。

所以,我不耐煩的是同一個道理我講的很清楚了,但你看不懂,反來覆去的問,我也回煩了。

只要是在分享看法的,不是全篇都是人身攻擊,無一可取的,或是我評斷是在鬼扯的,我不會刪文,我尊重言論自由,也希望大家尊重,至於你有理或我有理,看文的人自己決定。

我只能決定我自己的意見,如此而已。

旅人.C2010/09/30 15:4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