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你以為中國共產黨不在乎大陸人民死活?(3)血與淚交織,摸著石頭過河
2018/12/25 11:25
瀏覽3,454
迴響5
推薦18
引用0

沒去過大陸,並在大陸走南闖北跑一躺的人,不會明白大陸有多大,人口有多少,文化差異性有多少,治理有多難。

台灣和大陸同文同種,但政治文化和生活觀點其實差異很多,即便是相同的名詞,在兩岸也會有不同的含意。比如我經常用來舉例的〞檢討〞。

在台灣,檢討一下,基本是中性名詞,是判斷是與非之前的動作。但在大陸,卻是是非判斷後,犯錯一方要做的行為。一前一後,內涵千差萬別。

類似的例子還有一個名詞〞窩心〞。

〞你讓我感到很窩心〞!

在台灣,這意味著暖心,意味著你對我的瞭解和體貼讓我感動。但在大陸,剛好相反,意味著你讓我心頭很堵,讓人不爽。

類似的小差異,看似不起眼,但卻會在日常的溝通中,為雙方一點一滴的誤解和衝突埋下伏筆。然後在某一天,轟然爆發。然後雙方互罵〞台巴子〞,〞阿六仔〞。

這其實不僅只是所謂的兩岸問題,而是中國普遍存在的地域問題。只不過在台灣,被誤認為是兩岸才有的特殊問題,其實在大陸一樣遍地開花:

〞河南人都是騙子....〞

〞新疆人都是幫派份子,暴力集團....〞

〞湖北人都是心思很多的九頭鳥....〞

〞上海男人都很娘,女人太現實....〞

........

太多了,在大陸常常自嘲開地圖砲,地域黑,就是指這些。在大陸,這些差異還被一個統一的政權所統治,而且不管南北,基礎的社會認知教育還是一樣的,所以隨著時間的發展,大陸各地的地域差異也在漸漸縮小,甚至也出現了和台灣一樣的地方文化保護運動,比如上海現在在鼓吹的〞找回上海話〞運動,年青一代的上海人,有不少人已經不會講上海話,只會說普通話(台灣的國語)了。(不知道這有沒有讓喊著要講台灣人母語的台獨者一陣茫然,原來大陸也有族群失落者)

大陸正在努力改變地或差異問題,包含了新疆和西藏。(對這兩地的問題,後續再細說,是對大陸誤解最多的地方)

但在中國共產黨奪權的早期,大陸其實比現在更加的地域化,更加的複雜。在這個調整的過程,如標題所言,充滿了血和淚。而這些血淚,是多方面力量交織而成的。在這之前,我們要回到北京,看看中國共產黨的治理體系,不是看官方組織圖,而是從管理角度來看權力來源和控制體系。

筆者個人認為,雖然時至今日,很多已經變了,但對於瞭解今日的中國大陸非常重要,不要去看那些知名的人物,如毛澤東或是鄧小平做了什麼,而是問,他們在當時的條件下,能做什麼。讓我們看看中國共產黨為這些歷史人物搭的的是什麼舞台,給的是什麼樣的背景,那一種科技水平的特效。這些不為人注意的,不會動,不會說話的體制框架,往往會決定台上的明星,只能產生有限的選擇、因為他們都是人,而不是神。

前文提到了,新中國剛成立,在北京的一群人,既要搶位子,也要分權力,還要有地盤。同時,也有一群人在捲起袖子,準備要把理想實現,大幹一場。毛澤東,也只是當時前者的一員,周恩來,則是後者,而且是沒有人可以和他爭的後者。誰在前面搶到了位子,都沒法子把周恩來幹掉,因為中國除了他,沒有人能夠在中國的治理上,既有能力,又是根正苗紅的共產黨員,還和高層幾乎都有交情。這是周恩來幾經鬥爭,都能安然無事的原因,他是資源,是爭位子的目標之一,不是對手。至於周有沒有大位野心,不知道,但他安然的在總理位置上幹到死,萬年老二,在新中國初期,算是非常神的了。

很多人都聽過中國共產黨的名言,〞槍桿子出政權〞,對這句話,也許各邊各有解釋,但骨子裡,確實是那一代鬥爭者必需要明白和掌握的力量,否則生死兩難。

回顧新中國成立之初,無論是交通或是通訊科技都是相當落後,這是今日佈滿了4G訊號的大陸年青人完全無法想像的。台灣人可能受到恐共教育,大概都會覺得理所當然。

但這麼大國家的治理,缺乏現代化手段,又是剛剛打完兩場國戰的中國大陸,外頭還有不死心的老蔣,虎視躭躭的敵國和不懷好意的同盟大國,處境是極艱難的。

在這種情況下,純從客觀的角度來看,中國共產黨的表現,或者說,當時的領導班子的表現,就要讓人十分佩服了,這是指智慧上的佩服,現實上就不是很美好了。

在當時的中國大地,能有完整的通訊能力,交通能力,有紀律有組織的政府部門,只有解放軍。而且,即便是成立之後,也不代表整個中國就沒有KMT的殘餘影響力和勢力,各地的反叛和武力抗爭仍然層出不窮,中國共產黨的接收工作還要花很長的時間來完成,所以行政體系,甚至是黨務體系,在地方管理和中央治權上,是脫節的,唯一可以倚靠的,就是解放軍。

所以,槍桿子出政權,不單是指奪權有用,還是當時中國現實上的寫照。只是不瞭解當時中國的人,很難想像這種體制的義意。台灣人當然不會明白,更不知道老蔣為台灣人帶來了什麼。

相對於大陸,台灣當時簡直是官員淹腳目,村長都可以在大陸當縣長,體制基本是現成的,所有的運作在很短時間內就可以井然有序,今日台灣人根本就不知道這有多難得。小小一個台灣島,突然多塞了接近一倍的人口,還是以軍人居多,居然沒有發生大的暴亂,沒有軍事政變,這真的是管理上的奇蹟。

用台灣人能明白的例子說差別吧,老蔣沒來前,就能發生228事件,但老蔣駐點後,人來的更多,卻沒有再發生類似的大規模暴亂和死傷,這就是差別,因為不合理,來台人數暴增,類似問題要指數成長才對,但台灣沒有,這很不容易。(抬貢說什麼白色恐怖的回幼稚園吃奶,亂世講什麼人權)

依託解放軍的武力,中國共產黨做了一些穩定治理的佈局,在解放軍之外,另外成立了鐵道兵團和武警部隊。

在這裡要特別的談談鐡道部。

這是一個早期充滿了特權的部門,有自已的獨立武裝,自已的法院,自已的企業,基本上就是國中之國。唯一能指揮他們的,就是國家主席,國務院對鐵道部門都要有一定的尊重。因為他們是國家領導人安全感的來源,不容其他人介入。為什麼不是航空部?想想林彪,就明白,當時沒有領導人相信天上飛的東西,還是地方跑的靠譜。

有了四通八達的鐵路軍事武力,這還不夠,還要在每個封疆大吏的附近放上足夠的武力好隨時有鎮壓省長或是小部隊的反叛武力。所以,所有省會級城市,都會有一個相當人數的武警部隊駐守,直屬中央管理,名叫武警,基本上一般治安是叫不動他們的。他們主要的職責就是監管正部級以上,有動亂能力的地方領導。

有個八卦,估侫聽之,大陸正部級以上的實權官員,基本上都會配警備隊,24小時貼身護衛。重點是,國家配司機,不准自已開車,去那裡,都只能由國家派的司機送你去。

所以,那些省委書記,省長,基本上一言一行都很難脫離組織監控,如果要做出了什麼不該做的事,肯定在中央有人罩著,否則肯定要出事。這也是為什麼習近平上台以後,可以發動一波又一波的清理活動,老虎比大支。因為和江澤民的派系翻臉了,所以根本沒有顧忌。

講到這裡,提個個人判斷,筆者認為江澤民可能病危了,因為習近平最近說了些提高江澤民歷史地位的話,改革開放四十年紀念日不見江胡到場,這不合理。只有江病危無法到場,為避免外界知道,才讓胡也不來,而人快要死了嘛,要講講好話才有可能兩事並發。

當然,純屬筆者瞎猜,沒有任何消息來源,請勿隨意引用。

瞭解了早期共產黨完全靠槍桿子維持住對大陸的統治,中央對地方只能有限度的管理,各位就明白,在很長的時間裡,中央和地方的管理是脫節的。絕對做不到一言九鼎,號令一出,莫敢不從,即便是在毛澤東和鄧小平兩強人在世時也做不到。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才是中國行政治理的常態。中央出原則,方向,地方上怎麼解讀,那就各有小算盤了。所以,中國共產黨一直都是集體管理,沒有大家想像中的皇帝,也產生不了皇帝。今天的習近平,算是中共歷史上最有權威的領導者了,命令的貫徹度已經是最高的了,也還避免不了陽逢陰違,早期的共產黨治理就更不用說了。(秦嶺別墅事件,各位可以谷歌一下,六次下令整改,地方紋風不動)

所以,面子問題在這裡就特別重要。一個領導者有沒有地位,就看下屬給不給你面子,胡錦濤時代,他就是很弱勢的領導,很多人都不給他面子,所以他出台的政策就特別少,省得給自已難看。這也就造成了在軍政兩邊,貪污腐敗特別嚴重的結果,因為中央無力管束。

這種面子文化瘋狂到地方上就算出了大事,各官員也是能掩飾就掩飾,對國際就更不用說了,大飢荒可是丟臉的大事,不可以說出來。但代價就是滿地餓殍,災死無數也不求國際救濟。

毛澤東是個權力慾和野心特別旺盛的人,他當然不能容忍這種事,所以在權鬥的同時,也點燃了長達十年的文革悲劇。毛澤東雖然權力慾旺,但也明白,沒了人民,他還野心個屁。所以文革是個不成就的民粹活動,毛澤東的目的除了鬥倒主要的政敵林彪外,還有個目的,就是清理地方上的士紳階級、因為各地之所以還有不少地方勢力中央動不了,和這些地方士紳在支持有很大關係。

在新中國早期,地方上的士紳並沒有完全消失,還是像以前歷朝歷代一樣,地方官還是要尊重當地有頭有臉的人物,國民黨時代如此,共產黨初期一樣如此。和很多台灣人想的不一樣,千年以來的傳統,那裡是兩場國戰可以解決的。連日本人都要收買各地的頭面人物,中國共產黨在當時,還是沒法子逃避這個宿命的。

但毛澤東不爽,共產黨理論派精英不爽,一直想解決這個問題,於是文化大革命就這樣被炮制出來,但火點起來容易,要撲滅就難了,十年文革大災難就產生了。

筆者認為,十年文革,表面上讓毛澤東在中國大陸的威權可以定於一尊,但在心理打擊上,對毛澤東也傷害到了無以復加。就像九合一選舉對蔡英文的傷害一樣。那麼自負的人,面對一個爛攤子中國,心裡豈會沒有感觸?他晚年放權江青,放權四人幫,未嚐不是對自已的一種放逐自罰,只是共產黨的面子潛規則,讓他不能說出來而已。

這場人間災難,徹底的催燬了中國的行政治理基礎,一個更大的爛攤子要這個政權來收拾,連著幾任的人都搞不定,直到鄧小平出來,才把中央定於一尊,才開始了中國治理的第一步。

這一段歷史,真的是中國用幾千萬人的血和淚換來的教訓。但卻是中國共產黨學習治理中國大地,摸著石頭過河的無奈之舉。

行文已長,後續再聊。

(待續)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5) :
5樓. 狐禪
2019/01/19 13:09
有本1963年的老書最近又被提起"Anti-intellectualism in American Life" by R. Hofstadter。原來村夫也是沒國界的。內容會大出中國讀書人的意料之外。
4樓. 新雙城記
2019/01/07 14:12

我和作者觀點完全不同,中國的問題是在上層結構而不是下層結構。中國上層結構不改革,所有的改革都是空,人目前所得到的任何改善也將付諸流水。

不要說中國人民水準如何如何,他們根本沒有選擇機會,而且中共政權也是巧取豪奪,也難怪上行下效。不要再拿民族大義或是國土大,人口多這種藉口。老實多,國土大,人口多是優勢。今天中國如果能更民主和法治,中國絕對不只今天成就,今天之所以中國仍然處於開發中國家,不是人民的問題,是政權的問題,所以支持這個政權在很大程度上只是既得利益的一種反應罷了!

3樓. 新雙城記
2019/01/04 13:09
我在大陸從商已經三十年了,怎麼看你的文章好像和我待的國家不一樣。我老婆是大陸人,是農村來的,村裡的人對大陸政府的專制和獨裁是敢怒不敢言,因為話說多了是有事的。我的員工也是對於政權的腐敗和專制多怨言。我只能說,如果民族情感大於的自由正義的追求,那國家就可以以此為藉口來牢牢控制權力,一個國家也將因而喪失它的合理性和正當性。一般台灣人是坐在大陸經濟成長的列車往上走而且生活在大城市,當然不能感受到大陸社會的壓抑和可怕,自卑和自大,你見過城管執法嗎?那就是流氓,但是能申訴嗎?不能,因為為了偉大的祖國復興,你就必須接受城管的暴力,這樣的國家復興有意義嗎?更重要是只能接受大陸政府想給你的訊息,久而久之你就被改造了就像當年多少知識精英份子一樣。對了,作者有一個觀念是不對的,事實上當初大部分菁英是選擇留在大陸建設新中國的,想想當年老蔣再傅作義既將投降之際,派飛機去北京接人一樣,只有寥寥數人願意到南方,最後這些菁英知識分子的慘狀,我想大家都很清楚。

是的,你說的現象是存在的。這是中國這類輻員廣濶的國家常要面對的問題,地方吏治很難做好,美國也有這類的問題,地方警長往往就是一霸。這是治理的末稍神經處理問題,和治理者本身的想法沒有關聯。這些城管利用體制上的權力,違法濫權,但這不會是中國治理制度認同的做法,而是濫權者自身品質問題和體系糾錯能力問題。

後面的篇章會談到你說的問題和現象,到今天,還是有類似的問題,中國的政改要改的就是這個,在中央的心裡,這個的改革比什麼民主選舉都重要,這個都做不好,民主選舉也只是個笑話而已,不是嗎?

和清末不同,清末是上頭都爛了,那是救都救不回,中國目前是上頭問題不大,問題出在治理改革在中國要費很大的時間和資源。

旅人.C2019/01/04 22:23回覆
2樓. 狐禪
2018/12/26 17:02
中共1949年後花了多少社會文化成本,讓中國走到如今。沒人檢討是不是太浪費嗎?要視而不見也不應該吧。
1樓. 麵線
2018/12/26 09:07

文革是鬥倒劉少奇等走資派。

林彪是因 "五七一工程紀要(武裝起義)" 洩漏外逃蘇聯,在蒙古墜機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