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在天父美妙安排下福福蒙主恩召 一段充滿聖寵的神奇旅程
2019/12/14 11:40
瀏覽555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圖說:多年前帶福福去陽明山賞茶花)

  福福蒙主恩召後的這近一個月,每天無時無刻都思念著他,細細回想十一年來從我們是如何相遇,到他被診斷出癌末這短短不到三個星期就往生的每個細節與過程,都充滿了天主的寬厚、仁慈、全能與恩寵,顯示福福真是天主的好僕人和工具,來照顧、陪伴和幫助我這個迷途多時的羔羊。因為福福罹病,我又重拾玫瑰念珠,帶著他一起念玫瑰經、祈禱與冥想。我所做的一切都出自於愛與不捨,期待透過宗教的力量,減輕他的病痛,幫助他為善終做好準備。

(圖說:福福樂樂與我曾經的快樂時光)


  福福是一個極為貼心、為他人著想和很有主見的狗狗;他還懷有孔融讓梨之精神,當樂樂加入我們時,他把自己用餐、睡覺和媽媽懷抱裡的位置,甚至玩具全部讓給樂樂。樂樂走後這三年,福福才漸漸回到他原來的位置,不過他也年紀漸長,長達近七年時間退居二線,很多小時後的習慣已經不見了!比如他已經不習慣躺在懷裡與媽媽共眠,而睡在我的腳邊。更或著是他自成一種習慣,等媽媽早上起床,他才跳上床躺在媽媽枕頭附近,嗅著媽媽的味道與餘溫,把靠枕一推當作自己的枕頭,舒服地趟在那兒一整天。到了晚上,見我換好睡衣要睡覺了,他主動讓出那個位置,讓我進被窩抱著他,過一會兒自動離開我懷抱,我還想再抱著他都不行,他選擇睡在腳邊,有時會睡到天明,有時又會在夜半跳下床,睡回自己的小床。我常跟閨蜜談起福福這個媲美二十四孝裡的「黃香扇枕溫衾」,真可謂冬月溫衾暖,毛孩知子職,千古一福福啊!

  小動物是很能忍痛的,而福福忍受痛苦的程度又超乎我們的想像,當我發現他有些不對勁的時候,比如呼吸急促且用腹部呼吸,腹部突然冒出兩小塊血斑,食慾下降,活動力變得稍弱也是在帶他去看醫生的前幾天,結果一檢查出來就是令我措手不及的癌末,且只剩下不到一個月的生命!
  我想福福是有多大的毅力與忍受力來面對自己的重病?!他是如何能在生活中表現出一切正常,而不讓媽媽擔心呢?!直到最後再也撐不下去的那一刻!在生命倒數計時的最後兩三週,他還要努力表現「正常」,給媽媽時間去面對與處理;甚至在臨終前一兩日已經虛弱到無力的他,還堅持要活得像正常狗狗一樣,不等媽媽抱,自己跳上床到熟悉的位置,半夜跳下床去喝水。努力地親吻媽媽的臉頰,舔去我的淚,抬起左前腳讓我握著,安慰我,要我放心!
  福福被宣布還剩下一個月生命的第一個禮拜某天夜裡,全身散發白光的樂樂來到我的夢裡,我問他是不是來接福福?他笑著點點頭。從那天起,我立即了解福福與我相聚的日子真的無多了!我必須開始為他的後事做準備,於是開始動手幫帶福福搭公車專用的寵物背包型推車製作防雨罩,我要每天二十四小時不離開福福身邊,既使下雨天也要帶著福福上下班!我列出一個福福的遺願清單,並逐一帶著福福實現它;聯絡寵物葬儀社詢問個別火化事宜;到「伊甸園網站」下載師父的<佛讚一>、<佛讚二>和<晚安寶貝>到手機,要在帶福福坐公車上下班途中,與在公司時播放,更要在福福臨終前後到火化時都要一直播放!
  我在福福身體不對勁的那個禮拜開始,開始重拾玫瑰經念珠,每天早中晚各念一遍玫瑰經、祈禱與冥想,當福福被診斷出癌末,念玫瑰經的次數增加,有時間就念,同時W師姐送我一本佛經,教我念心經,於是我在念玫瑰經後加念心經。

(圖說:這兩本是我帶領福福一起念玫瑰經和其他重要禱詞的手冊)

  由於福福脾臟腫瘤轉移到了肺臟,且脾肺臟有血管破裂,造成胸腔與腹腔積血水,讓他呼吸急促到彷彿喘不過氣來,情況相當危急,除了抽胸腹腔血水外,福福的病情連獸醫師都無能為力,我選擇安寧照護,陪福福走完最後一哩路。我不知道這天何時會來,我能為福福做的,只有念經、祈禱上主減輕他的痛苦、保護他,讓他不致呼吸困難窒息而亡,而是安詳自然離去。
  我始終不明白為何福福會罹患這麼嚴重的癌症?直到十一月初我帶他去看杜白醫師,向杜白醫師請教了這個問題,他告訴我是冤親債主找上門來了,他必須自己償還這個業障!邊說時福福轉頭看著他表示同意這個說法。
  從福福身上,我看到他是如何堅定的甘願安心忍受痛苦,他正背起小小的十字架,祈求天主的寬恕,以真誠痛悔之心償還累世得罪他人之罪過!患病後的福福更常投靠於聖母像前,好似祈求慈母的扶助與保護。
  每天我帶領福福念玫瑰經後,接著會邊在福福背上劃十字,邊念病人禱詞給福福聽。祈求聖母瑪利亞在福福臨終時陪伴他去天國與樂樂相見,祈求主耶穌寬恕福福的罪,也寬恕我的罪,祈求大聖若瑟在福福臨終時保護他。
  就這樣,我慢慢地做好心理準備。天天讚美福福是我最棒的小孩,告訴福福我愛他,正如這十年來我天天跟他說愛他一樣!天天感謝他陪我十多年,跟他說不要擔心我,告訴他我會堅強,媽媽雖然沒有錢,但媽媽有的是愛心,永遠地愛他!他低聲呻吟時,我陪在他身邊,很想替他痛,但我能做的只是抱抱他,親親他,撫摸他,安慰他!
  福福病得有多嚴重?不仔細觀察,從表面看不太出來,往生前一個星期外出散步時仍顯得活力十足,但就好像電池電力不足,散步到一半就沒力了,需要我抱回家。腹部血斑持續擴大,佈滿整個腹部,速度之快超乎想像。後來他連外出散步的意願與力氣都沒有了,我心裡有數,他行將就木了!
  於是,我緊急向公司請了尚未休完的五天年假,因為知道福福希望自己走的時候,我就在他身邊!我把每一天都當作是與他相處的最後一天,開始在念玫瑰經與病人禱詞後,為福福加入臨終傅油,雖然我沒有聖油,也沒有神父,但我有堅定的信德與誠心,或許前世我曾做過神職人員,這一切對我來說彷彿很熟悉,於是駕輕就熟地開始進行。我先念了懺悔經,然後在福福的前額與雙前腳畫十字來代替傅油,並念這段禱詞:「藉此神聖的傅油,並賴天主的無限仁慈,願天主以聖神的恩寵助佑你,阿門。赦免你的罪,拯救你,並減輕你的病苦,阿門。」

  在福福生前六天內,天主不僅應允了我的禱告,並在我與福福的身上行了神蹟。十一月八日晚餐後的福福精神變得出奇得好,一路步履輕盈地跟我散步到了附近的小公園,忽然停住不走了,我定眼一瞧才發現福福正喘著氣,我馬上抱起他走回家,一路鼓勵他再忍耐與堅持一下,我們很快就到家了!返家後,他喘得更厲害,而且一直站著喘氣,雖然我真的害怕極了,怕他就這樣走了!但我必須讓自己鎮靜起來,雙手不停地撫摸他的背脊與腰間兩側,邊念天主經和聖母經,呼求天主保佑福福,派遣聖神降臨幫助福福呼吸平穩下來,就像耶穌行神蹟治癒病人一樣,我不奢望福福能痊癒,只希望福福呼吸平穩下來。我不停地這樣向天主、聖神、耶穌和聖母瑪利亞祈求;一度我心急如焚看著聖母像,哭求聖母媽媽的憐憫與幫助。不久後,福福逐漸沒那麼喘了,趴下來休息了,我心裡的那塊沉重石頭終於落下,看著睡著的福福,我也安心地睡去!
  這是天父在我與福福身上行的第一個奇蹟!
  由於年假快休完了,擔憂下週返回公司,福福若還沒走,他已經完全沒有體力跟著我搭公車上下班,我要如何看護福福?我們該怎麼辦?這個擔憂讓我輾轉難眠,那日天方肚白,跪在床前做了這樣的晨禱,我將所有的擔心與憂慮全部交付於天主,全聽從天主聖意的安排,我相信所有的安排對我和福福都是最好的!
  這天福福吃完我親手燉煮豐富營養的早餐--以食物攪拌器打成濃粥,再用針筒灌食,福福已連續兩天用這種方式方能進食。然後,我帶領福福念玫瑰經、病人禱詞、懺悔經、臨終大赦禱詞和心經,靜坐片刻後已近中午。我抱福福下床,溫暖的陽光透過薄紗窗簾照射在平靜站著喘氣的福福身上,同樣場景讓我想到三年前的樂樂臨終前也是這樣喘著氣,於是我意識到福福的時間到了!我將他抱在懷裡親吻他並讚美他是媽媽最棒的小孩,跟他告別,感謝他,並對他說媽媽永遠愛他,我摸著他前額,要他記著要從這裡跟著聖母瑪利亞去天國找樂樂!最後,我拿著滅菌的小棉花球再次幫他把眼垢拭去。接著,他逕自從我懷裡落地,去解決最後一次大小便。
  我用衛生紙包著他的大便走去廁所沖掉,回來時看到福福已軟趴於地,朝我離去的方向回頭望,我快步朝他走去,跟他說媽媽來了,我把他的頭扶好調整到舒服的位置,他這才安心且安詳平靜地離去!然後我在清水中加一點洗毛精,擰乾他專用的小毛巾幫他全身擦拭乾淨,再抱他到熟悉的小床。看起來他彷彿正在睡覺。

  後來,我聯絡好了寵物葬儀社明早八點來接福福,我幫福福安排了個別火化。在這二十多個小時內,我打開手機內事先下載清海上師的佛讚等宗教與靈性歌曲,不停地播放。我為福福念了一整天的玫瑰經、為亡者祈禱文和心經,以及整夜靜坐。在靜坐中我感應到全身散發耀眼金色光芒的聖母瑪利亞,帶著福福和樂樂在一片開滿色彩繽紛小花的草原上快樂地奔跑與玩耍,整個畫面都籠罩在金光下,連福福和樂樂身上也散發著金光!
  這是天父在我和福福身上行的第二個奇蹟!
  從福福被診斷出癌末,到蒙主恩召,這短短的三個星期,我深刻與真實感受了天主的恩寵,天父應允了我的所有祈求,聖神降臨醫治了福福那個週五夜相當危急的病情,讓他的呼吸平穩下來;大聖若瑟在福福臨終時保護他;聖母瑪利亞帶領福福去天國與樂樂相聚!天父美妙安排我休完最後五天的年假--陪伴福福到生命盡頭並親自護送福福去火化。

(圖說:福福生前我每天抱著他摸著他,幫他刷牙,他身體每一處位置我都熟悉不過了;身後的他一堆白骨也是按照身體結構排列的,寵物禮儀社的服務人員告訴我按照民間習俗,要幫他撿三塊骨頭放進骨灰盒,然後他們才會去將所有骨頭磨成粉。)

  接下來的每一天也都有天主聖意的安排!

(圖說:帶福福骨灰返家後先放在十字架前,等兩日後盆葬。)

  在整個過程中,我懺悔與醒悟,必須立刻與教會與天主和好,回歸父家。福福火化後次日,我打電話給住家附近的堂區神父,正好是副司鐸杜神父接的電話,跟他說我搬來中和要向堂區報到,那天下午神父約我面談,了解了我的情況,幫我辦了告解;第二天主日彌撒是我離開原屬堂區教堂後整整二十多年的首台彌撒,並在杜神父的安排下,我披上聖詠團的聖袍與團員一起奉獻我們的歌聲!

  這日是我根據黃曆為福福選定盆葬的時間,W師姐帶著預備好的枯葉、神龍和愛犬Glory來參加福福的盆葬。Glory與福福的緣分始於數年前,更多密切接觸是她曾來寄宿七天。福福過世當天下午,Glory跟著媽媽也來探望福福,並也親吻我的臉頰給我安慰。這天她再度跟著媽媽來,也親吻安慰了我!

  在W師姐的協助下,我先將枯葉墊在新買的花盆底,然後鋪土。在開啟福福的骨灰盒後,我先進行了一段禱詞:天主經、聖母經和為亡者禱詞,才開始將福福的骨灰撒入土壤。按照寵物葬儀社的人所教的方式,一層土一層骨灰;在W師姐的協助下,她扶著神龍固定在土壤裡,接著再繼續一層土一層骨灰的將神龍種好。

  非常感謝W師姐帶來的這株神龍,與福福十分地相配!多年前,我曾寫過一首詩<今日採菊東籬下 白龍相伴羨煞人>;當夜靜坐時,福福顯示給我看,他的靈魂已從十字架上的小小身軀離開,福福這個白龍已升天去做神龍了!

(圖說:福福的神龍就放在樂樂的萬壽花旁,現在他倆化作植物繼續陪伴我。)

  福福走後,開始慢慢寫這篇記實與紀念福福的文章,到今日完成正好滿月,是不?又是天主美妙的安排!感謝天主!

致謝
從福福病發到離世這短短不到三個星期間,相當感謝家人與好友們(在此因隱私之故不便列出他們的名字)的探望、安慰、陪伴、鼓勵、關心與協助,甚至資助我度過難關!非常感謝公司老闆允許我臨時請五天年假,在家陪福福走完最後一哩路。我也非常感謝動物溝通師蕾歐娜、協助福福抽胸腔血水的慈恩動物醫院腫瘤科醫師,以及協助福福安寧照護的動物醫師杜白。最後,我要向中和天主之母堂的聖母軍二團姐妹致謝,感謝與感動她們在每週畢會後幫福福念慈悲串經。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