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姐姐立正向前走線上看,姐姐立正向前走劇情
2012/11/28 16:42
瀏覽4,470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林心如工作室第二部作品-《姐姐立正向前走》:由林心如主演,在劇中林心如飾演的女編劇與汪東城飾演的過氣偶像伊森在刻意與偶然之間,兩人開始了一段女大男小的姐弟愛戀,圍繞此情景展開。

一個編寫浪漫,卻在自己愛情世界交白卷的輕熟齡女編劇汪明明(林心如飾演)。 一個為了重返雲端,不惜汲汲鑚營的人氣偶像伊森(汪東城飾演)。

  在刻意與偶然之間,兩人開始了一段女大男小的姐弟愛戀。

  這個攪不清的漩渦中,一個積極捍衛編劇汪明明姐姐,卻險陷愛情亂流的早熟“底迪”童少天(林更新飾演)。

  一個事業有成,風雅有涵養的穩重男人,讓這段愛情危危然,至此仿佛劃下了句號,但真的結束了嗎? 

  跨過30歲的汪明明,在這段從天而降的戀情中有了自信。回想過往的一切,盡管有風有雨,但現在的她很清楚:根本沒有什麼命中註定、燈火闌珊處這種童話,幸福對你而言,永遠不會太遲。

  她相信,是的,她一定會幸福。

  女編劇汪明明接下一出邊寫邊拍的偶像劇,暗中通過師傅推薦,讓已經過氣的男演員伊森當上了男主角。伊森刻意接近明明,擾亂了明明的生活,而明明的師傅去杭州發展遲遲未回,明明只得硬著頭皮接手整出戲。伊森很清楚自己此刻是利用明明,為了保住自己的男一號地位,可是和她在一起,某些片刻,他甚至以為自己真的愛上明明了。為了轉移註意力,他刻意討好女主角沈沛妮。伊森紅了,他不再靠明明的庇護了,但在伊森還沒做出決定前,明明卻敏感的發現伊森變了,提出分手的人是明明,她甚至無力繼續劇本工作。這段愛情,至此仿佛已經劃下了句點。但真的結束了嗎?跨過30歲的汪明明,在這段從天而降的戀情中有了自信——最終她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分集劇情

第1集 愛情是從偶然開始的 上篇

   大齡女編劇汪明明聽著師父林燕姐和卓制作在修劇本,只嬉笑點頭。因為這將是自己第一部偶像劇,所以卓制作很上心,燕姐接了譚總電話,把事情交給汪明明繼續談。看著劇情,卓制作指出三十歲的汪明明就是談戀愛被甩的傻女孩,汪明明不知道如果連夢都沒有了,人生還有什麼希望。

  後天就要開機,突然接到電話稱男主角演唱會上受傷了,得半年之後才可以開拍,卓制作憤怒不已。劇組已經開支,女主演當紅女星/影視劇小天後沈沛妮的檔期好不容易空出來,汪明明提議用HE的主唱,人氣偶像明星伊森。迫於其他男藝人都沒談妥,卓制作不得已接受建議,采用已經過氣靠擺地攤生存的伊森。

  帶著墨鏡,伊森和媽媽一起去街邊擺地攤,由於他的人氣,生意很不錯。

  已經決定用伊森,卓制作忙著聯系,燕姐有事出去,把修改劇本的事交給汪明明。

  汪明明回想自己的第三次戀愛,那時她以為自己就要步入婚姻,而對方卻是個不婚主義者。就在失戀的時候,汪明明聽到伊森唱給前女友的歌,聽得自己淚流滿面又勇氣倍增。

  看到HE的唱片被擺放在特價區,汪明明不滿,看到擺地攤的伊森被城管追逐,還路過自己的身邊,汪明明呆住了.

  逃跑中接到有偶像劇要拍的電話,伊森興奮不已,看到前面的城管只好掉轉方向。汪明明沒想到簡短的幾分鐘就再次相見,還撞在了一起,收拾好散亂的東西,伊森拉著汪明明的手跑到一處巷口。伊森和汪明明假裝情侶親熱,才躲過了身後的城管。拿著那只散落的鞋子,汪明明真希望這是定情物.

  汪明明興奮的回去家裏,可是床上卻出現男人的腳,慌亂之中給樓下的師父打去求救電話,兩人一起懲治色狼,不料卻是童少天、童少天是燕姐的兒子,在美國留學歸來,因不知媽媽買了樓下,把房子出租給汪明明,所以回去在自己以前的房間休息。

  童少天是被裁員歸來,指責老媽把汪明明姐姐弄得憔悴不堪,還有這亂七八糟的房子,真不敢相信是女人的屋子,他決定進行大掃除。

  燕姐要去新加坡,把劇本的事交給汪明明。

  伊森媽媽瓊枝作為經紀人與公司交涉男主角的事情,伊森在一邊聽的很興奮。可是,想著HE的解放,他猶豫了,因為他害怕再次失敗。

  寫好新劇,看著整潔一新的房間,汪明明驚呆。童少天已經準備好早餐,把媽媽交代的“意外之吻”劇情告訴汪明明,趁為之修電腦之際發現伊森為她口中未開始的對象,不忘調侃。

  伊森去試戲;汪明明連夜寫劇本;童少天繼續未完成的清理。

  馬上到了選定的吉時,聯系好記者,卓制作看到伊森從計程車上下來。按照師父囑咐,汪明明趕往《玫瑰綻放的季節》拍戲現場,看到化妝間那些衣服都拿到身上比試。就在汪明明把劇中方猛的衣服穿在身上對著鏡子賣萌的時候,伊森來到休息室休息,緊急中拉不開拉鏈,她只好躲在衣服後面。

  緊張的汪明明碰到了晾衣架,被伊森誤認為是換裝阿姨,還發現她穿著下個場景自己要穿的衣服,伊森脫下外套要為之拉卡住的拉鏈。忽然感覺到她是那晚暗巷的女孩,兩人再次近距離接觸,就在汪明明以為是愛神光臨的時候,電話響了。

  瓊枝看到從休息室跑出去的慌亂的女孩,外加兒子赤裸的上身,滿是疑惑。

  初次見面,沈沛妮對伊森視若空氣,直對編劇發問,卓制作還在一邊挖苦,氣不過表明身份的童少天對於那“意外之吻”予以示範,吻了伊森。

  汪明明被童少天指責沒有氣勢,沒有等他去拿車,委屈的走開,卻看到之前的不婚者的婚禮。一直在背後的童少天在汪明明轉身後,打了那男子一拳。

第2集 愛情是從偶然開始的 下篇

   陷入回憶的汪明明心裏委屈,發現童少天為自己出氣手都受傷,她更加氣憤,她就是沒有自信,愛情不會因為自己努力而出現。憤怒於自己,汪明明趕走每次都見證自己難堪時刻的童少天,狠心大哭。

  第一天拍戲,卓制片為伊森說好話,可沈沛妮堅持不許過氣明星合作,卓制片答應在第六集換人。伊森聽到裏面的對話,聽到是汪明明推薦自己,也看到傲慢的沈沛妮,而自己只能沈默不語。

  看著地上童少天留給自己的話,有鼓勵有道歉,汪明明開始選擇振作。帶著微笑,汪明明走進超市,可是沒想到自己寫的劇情,會發生在自己身邊。就在她在門口等著雨下的小一點的時候,伊森出現了,和劇本的安排一樣。

  超市門口,躲雨的兩人攀談過後,伊森脫下外套護送汪明明回家,不料路上買好的東西撒了滿地,伊森又蹲下來裝好,只是這樣下了到了汪明明家樓下,兩個人都開始打噴嚏。

  為了避免感冒,汪明明邀請伊森到家裏洗澡,可見到他裹著浴巾的樣子,她還是慌亂了。故作鎮靜的汪明明修改劇本,換好衣服的伊森發現她的工作室很多HE的東西,且她是單身。

  聽到汪明明回答她愛劇裏的方猛,伊森握住她的手,承諾會演好她愛的方猛。感覺到氣氛不對,伊森起身,看到那日她拿走的鞋,親自為她穿上,很合適,正好作為見面禮、

  看著腳上的鞋,汪明明不知道,這不過是伊森為了阻止制片把自己換掉而施用的美男計。

  因為發現汪明明的純情,伊森不忍心,可是來催繳房費的房東犀利的語言刺激了他。

  一早起來就看到伊森發來的數條短訊,汪明明心情大好。童少天約了同行討論欲置辦個超過優酷的網站。林燕新加坡的戲馬上開拍,把《玫瑰綻放的季節》全權交給汪明明、

  瓊枝希望可以把簽好的合約上未規定的時間簽好,未果,卻聽到歐陽城到臺北的消息。從卓制片的遲疑,瓊枝知道自己的方向還是對的。

  伊森現場表現很差,沈沛妮忍不住訓斥,瓊枝把汪明明叫走為之講述HE的風光,和背後的艱辛。作為HE成員,亨利的退出為伊森造成很大的影響,這些,聽的汪明明心痛、

  汪明明傾註全心,安慰了片場受傷的伊森。伊森很詫異,她的話在自己心裏產生了一種奇妙。伊森跑去房東家從抵房租的鞋中搶回了與汪明明搭配的另外一只、

  歐陽城答應在第六集開始接受《玫瑰綻放的季節》,看到這一幕,汪明明詫異。歐陽城的應允,沈沛妮很滿意,卓制片要求兩天內把第五集劇本修改好,把方猛寫死。

  汪明明不知道要怎麼去幫助伊森,正在躊躇,伊森突然造訪,過來追問第四集之後的劇情。看著他,汪明明不忍心讓方猛死掉。

第3集 HE組合重聚

   汪明明答應不會讓方猛死去,甚至還許諾會幫助伊森借方猛唱出他曾經為HE準備的歌。

  打過鉤鉤,伊森拿出另外一只鞋給汪明明穿上,並且親自為她打理服裝,把她的牛仔長裙剪成短裙。

  童少天沒看到汪明明被伊森牽著手帶到了酒吧,只知道自己回去的時候家裏沒人。亨利的酒吧裏面專註聽著伊森和亨利的未發表的歌,汪明明記錄著這一刻。

  一曲終了,亨利把汪明明灌醉,伊森不斷為汪明明說話,只是因為他覺得這樣太卑鄙。

  等了一晚不見人,卻發現伊森在門口翻動酒醉的明明姐姐的包,童少天氣憤,把姐姐帶回去,將伊森拒之門外。

  伊森搞不清童少天和汪明明的關系。卓制作邀請童少天為戲劇做網絡宣傳,她表述歐陽城將成為男主角的消息,童少天陷入疑慮。

  童少天接受,只是為了監督汪明明,提醒她不要上了伊森的當,汪明明氣憤他把事情看的黑暗。

  在電梯口看到歐陽城,又在現場看到卓制作和歐陽城聊天,伊森帶著劇本和奶茶去找沈沛妮,意外得知劇本改掉。伊森不平衡,在休息室找到沈沛妮,聽著她指責自己沒有男主角的能力。沈沛妮勸伊森收起敵意,把力氣放在對的事情上,自己與母親一起離開。

  想著自己一路走來的心酸,沈沛妮答應和媽媽去出席晚宴。忽然發現兩克拉的鉆石耳環不見了,沈沛妮迅速回去找,可是化妝間沒有,只能去現場看看。

  在現場,一直練習劇本的伊森叫住轉身離去的沈沛妮,還回去自己拾到的耳環。

  一直被劇本困擾,卻在伊森的音樂伴隨下睡著,醒來得知第五集的劇本,已經被小何改好拿給了卓制作,被發給了所有人。

  方猛還是被寫死了,伊森欲找卓制作求情。汪明明也第一時間去找卓姐,從同樣等待的童少天處得知卓制作被電臺的人叫去開緊急會議。

  伊森聽到汪明明和童少天爭吵,她執意幫著自己,為了報答。

  卓制片抵擋不住上級壓力,不得已提前檔期,召集劇組開會,要求汪明明把方猛的戲延續到歐陽城拍完日本的戲,作為植物人。

  在天臺,伊森回想著汪明明剛剛的話,不去理會媽媽告訴自己戲份會增多些。找到汪明明,一句一個感謝,伊森和汪明明去她常去的咖啡店。因為習慣,汪明明並不用點餐,伊森只好自己去櫃臺,對於身後出現的“不婚男”,汪明明吃驚。

  聽到汪明明被挖苦,伊森假冒她男友為之出氣,氣走了他們,提醒汪明明帶著時光機舍棄不好的記憶。兩個人一起走著過去他們走過的路,註銷回憶,只是伊森不知為何自己產生想保護她的沖動,送了小叮當給她。

  汪明明解釋第五集劇情的事,這個下午,她懂得了很多,欲回去修改劇本。伊森對著她的背影表白,卻在她轉過來的時候遲疑了,借口不可以讓她承受閑言。他沒看到自己走後明明的微笑。

  童少天對於花癡姐姐很無語,汪明明借機靈感正好跑開。

  伊森要多演兩集的事,沈沛妮還不知道,卓制作感覺頭痛。此時沈沛妮正在接受昨晚那相親對象的宴請,而結果也是一如既往的拒絕。

  回去的路上,沈沛妮驅車撞到了自行車男。

姐姐立正向前走線上看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