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法證先鋒3線上看,法證先鋒iii tvb,法證先鋒3劇情,法證先鋒3 演員,港劇法證先鋒3 pps
2011/11/21 11:12
瀏覽18,365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法證先鋒Ⅲ》是香港無線電視的時裝科技警匪劇。導演:梅小青,編劇:蔡婷婷、梁敏華。

法證先鋒III》(英文:Forensic Heroes III),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時裝電視劇,由黎耀祥、張可頤、吳卓羲、徐子珊、蕭正楠、胡定欣及陳茵媺領銜主演,監制為梅小青。此劇為《法證先鋒》的第三輯,但在劇情上與上兩輯完全沒有關連,演員陣容也與上兩輯完全不同。此劇為2010無線節目巡禮劇集之一,亦是在第十五屆香港國際影視展被無線電視推介的六部重頭劇集之一及無線電視邁向45周年(今年就是44周年,因為44聽起來不吉利,所以臺慶名定的是“2011TVB44周年&邁向45周年臺慶”,並不是直接的45周年臺慶)臺慶劇。

劇情介紹
  一宗婚宴中的槍擊事件,掀開兩宗案件的序幕……法證事務部、法醫科和警察重案組各部門精英,再次攜手合作,查案緝兇,撲滅罪行,維護法紀!

三法再度聯手
  法證部高級化驗師布國棟(黎耀祥飾)學識淵博,堪稱「人肉百科全書」。法醫科高級醫生鐘學心(張可頤飾),做事積極投入,曾進修各類型課程,令工作上往往有出奇不意的幫助。布國棟和鐘學心因工作關系而成為好友,時常並肩作戰,甚有默契。二人交談間常滲進一些科學和醫學的專業名詞,二人常被揶俞以「火星話」溝通。   西九龍重案組高級督察淩倩兒(徐子珊飾),擅長策略和部署,與下屬相處融洽。西九龍重案組警長李展風(吳卓羲飾)為淩倩兒的得力助手,曾為飛虎隊隊員,故身手了得,家境富裕,卻為追求理想投身警界。   法證部科學鑒證主任蔣卓君(陳茵媺飾)是部門的新力軍,她常插手查案,而同屬科學鑒證主任的何正民(蕭正楠飾),因做事按部就班,對蔣卓君的「越界」舉動不表認同,時常阻撓。為此蔣卓君與何正民因各自的原則不同而產生一些磨擦,但漸漸兩人在工作中加深了解,關系因此得到改善。法證部科學鑒證主任遊健保(蔣誌光飾)年紀較長,其人生經驗豐富,可說是一位「通識達人」,又或是「人肉掌故王」。
專業身份的背後
  鐘學心本獨居,後來好友淩倩兒遷入成為租客,二人同居一室,互訴女人心事之餘,亦不時討論案情,互相增益不少。布國棟娶妻周奕霏(胡定欣飾),育有一女,並與父布順興(元華飾)同住。周奕霏為執業大律師,是法律界的一顆閃耀新星。可惜周奕霏為名利選擇幫助富商謀取暴利,與布國棟以公義為先的價值觀出現了分歧,幸福婚姻最後離婚告終。布國棟因婚變而情緒低落,鐘學心給予開解,助其渡過情緒上的難關,由工作上的好拍檔升華至知心好友。   在鐘學心與布國棟的感情在默默滋長的同時,臨床心理學家方世友(陳展鵬飾)對鐘學心展開追求,二人交往期間,方世友失蹤多年的弟弟,發現被謀殺並埋葬於荒島上。鐘學心與布國棟有份參予調査工作,在案件調查中,暴露了方世友與鐘學心之間的分歧,最後二人因了解而分手。
未解開的心結
  布國棟發現鐘學心年幼時父母被謀殺的事成為陰影,心結難解。行兇者被判終生監禁,如今獲假釋出獄,還揚言謀殺案實是冤案,自己是清白無辜!鐘學心為尋求真相,不眠不休搜集證據,布國棟亦從旁協助,二人聯手,終查出昔日案件的真相。

分集劇情:

第1集 - 學心驗屍 尋找線索
  高級酒店的宴會廳內正舉行豪華婚宴,新娘曹麗美與父親曹景添在新娘房等候時,突然聽到一聲槍響,兩人頓時一怔;警方高級化驗師布國棟與女兒耍樂時,接獲電話要到酒店進行搜證工作。重案組的李展風與淩倩兒同時到達宴會廳,看見淩亂的情景亦不禁一呆;會場內有三具死者的屍體,之後倩兒發現桌下竟還有一名死者。國棟到達會場後即展開搜證工作,國棟擡頭一看,發現閉路電視已被流彈射穿。  倩兒展風 搜捕逃犯  倩兒向國棟覆述各警員所取得的初步資料時,倩兒接獲通知要到酒店另一房間查看,國棟亦隨她前往。國棟從房間的蛛絲馬跡推斷出有一人在逃。展風發現一房務員只穿內衣褲暈倒在後樓梯間。倩兒與另一房務員誌威遇上,倩兒細心觀察而有所發現;誌威見倩兒表露身分後即拔足狂奔。法醫鐘學心趕至酒店為各屍體作初步檢驗,豈料其中一具屍體的位置上的天花射燈突然松脫。  倩兒發現 鞋底證物  學心為免墮落的射燈破壞屍體上的證據,及時以桌布保護屍身。經過既混亂又復雜的搜證工作後,警方總算把案件的初部調查完成。在宴會場內的目擊證人均表示看見兩個持槍匪徒追著一名男子走入會場,然後雙方隨即互相開槍駁火,混亂間共有四人死亡,其中一人是新娘麗美。展風與倩兒向誌威問話,但誌威卻一言不發拒絕合作。倩兒發現誌威鞋底黏有些物體,於是把鞋交到法證部作進一步檢驗。  國棟推斷 案中有案  鑒證主任遊健保化驗出誌鞋底黏上的黑色物,原來是柏油瀝青,國棟得悉後若有所思地回到自己辦公室內。國棟在網上搜索近月發生的案件,發現其中一宗珠寶金行劫案的附近有修路工程,國棟懷疑金行劫案與這宗酒店槍戰案有所關連。學心回到驗屍間對各死者進行檢驗,證實攝影師並非死於槍彈之下,反而麗美則是因被子彈射中,引致胸腔大量出血致死;學心發現另一屍體的手指甲邊附有些白色膏狀物,於是取去化驗。  法證出動 重演案情  國棟為引證自己的推斷而致電學心,向她詢問有否在屍體身上發現舊有的槍傷;倩兒從法醫與法證部報告中,鎖定受傷的誌威與宴會廳槍戰案的其中兩名死者應同是打劫金鉆門珠寶金行的匪徒。當倩兒努力欲找出涉案的最後一個賊人及嘗試起回賊贓之際,國棟、學心與法證部的各人則回到酒店,更以雷射光線與假人進行案件重演,希望了解槍擊案的過程。國棟發現一些疑點,令他不明白新娘何以會中槍死亡。  永富成為 調查對象  國棟憑雷射光線的幫助,推斷殺人者的目標實非新娘麗美,而她中槍只是誤中副車。學心從新郎母親身上所戴的珠寶,看出新郎永富並非如表面般的富有及風光,倩兒得知後立即派人調查永富的財政狀況,果然有所發現。永富承認自己遇上財困,但否認為此對未婚妻起了加害之心,而同一時間倩兒亦未能找出更多線索證明兇案與永富有直接關系。
第2集 - 學心發現新線索
  所有證據均認定兇手欲殺的人是新郎永富,但仍解釋不了為何新娘與新郎當日不是站在同一位置,但子彈卻誤中新娘,國棟即嘗試解釋錯殺新娘的原因。倩兒與展風得悉永富的投資公司因投資失利而累及眾多小投資者,兩人因此推斷不排除有人想殺害永富以作報復,因此警方決定對永富重新展開調查。倩兒與展風找永富時,遇上狂徒向永富追斬,幸得展風出手及時制伏,永富只受了輕傷。  學心發現 永富疤痕  倩兒帶永富到急癥室時遇上學心,學心好奇地盯著永富的腰部;學心告知倩兒發現永富腰部有暗紅的疤痕,懷疑永富曾把腰部的紋身除去,倩兒聽後笑指學心把永富視作屍體般檢驗,學心反駁自己只是對人體結構與變化感興趣。倩兒再向永富錄口供,永富直認是他把放有鉀元素的橙汁給麗美飲用,令倩兒與展風同感意外。倩兒到曹家找景添問話,見景添仍未能平伏喪女之痛,更責怪自己未能保護女兒。  學心陪同 博史聚舊  景添因過分激動引致心臟病發,需服藥物平伏心情,倩兒與展風亦只好離開不打擾他休息。學心在健身院門外再遇上Frankie,Frankie再次邀約學心吃飯,但學心竟找博史作擋箭牌推掉約會。博史帶學心與一眾老朋友聚舊,各人拿自己的兒孫成就來作比較,學心聽後不禁失笑。學心找國棟借天文望遠鏡,順興突然發現跌打酒不翼而飛,國棟與學心很快便查出了賊人。家雯因某男同學不與她做朋友而悶悶不樂,國棟不禁大表驚訝。  衣服汙跡 揭新線索  學心想出以小實驗令家雯打消對男同學的興趣,結果連國棟也被學心的實驗嚇得目瞪口呆。鑒證主任蔣卓君把槍戰案其中一名死者浩良的衣服汙漬進行化驗,結果證實汙漬是藍鰭吞拿魚的魚油漬,健保即聯想起香港某高級壽司店曾高調宣傳入口了此魚銷售。倩兒把國棟的發現告知學心,剛巧學心在壽司店附近,兩人即相約在辦完事後一起往瑜伽班。  學心發現 目標人物  倩兒從壽司店大師傅口中得知浩良死前曾到店中找他的徒弟誌,大師傅因看見兩人交換氣槍更責罵他們。學心在便利店內不小心把咖啡濺到一女子長玲,學心急忙為對方抹去身上汙漬,而長玲則以紙巾抹去面上咖啡,因此學心發現長玲臉上有白蝕皮膚。學心跟蹤長玲,最後發現長玲與誌會面;長玲見學心與她糾纏而發難。學心到店買花,被娛樂雜誌的封面人物所吸引,看見封面上的永富與蔡俊及富太在池邊嬉水。  倩兒展風 突破困局  學心把找出有關永富紋身的線索交給倩兒,倩兒與展風立即到紋身店調查,終發現永富另有情人一事。國棟與各人在警署的視訊室再次翻看婚宴當日的片段,國棟終於憑一男子的手與鞋查出了重要的線索,國棟更認為此人有很大可能是殺人兇手…倩兒與展風再次到曹家找景添,當傭人帶兩人步入花園時,即看見景添從天臺墮下,眾人驚愕不已…
第3集 - 奕霏為女兒爭權益
  倩兒與展風上前察看墮樓的景添,景添氣若遊絲般指向天臺位置,兩人立即趕上天臺;倩兒與展風在天臺上發現一臉驚恐的永富,倩兒更發現永富的腰間冒血。永富申辯自己沒有推景添墮樓,更指景添要殺死自己。景添與永富同被送院救治,國棟則與法證部各人到曹家搜證。永富明白隱瞞不了警方,只好把自己公司周轉不靈而欲向景添借錢一事說出;但永富否認殺景添,更指景添以生果刀刺他。  永富坦然 為錢娶妻  倩兒問及永富腰間紋身的事,想不到永富只是支吾以對;倩兒即時揭穿永富另有情人一事,永富只好承認迎娶麗美純為了金錢,但他強調景添知悉一切後卻想把他置諸死地。展風替景添錄口供,景添指永富推自己墮樓,景添說永富因陷財困,竟用麗美的裸照向他勒索,指若不給錢便把裸照公開。展風質疑景添既知永富另有情人,何以還同意女兒下嫁,景添表示因疼愛女兒而只好尊重她意向。  倩兒為母 離家獨居  景添亦指永富欲以刀殺死自己,而當自己反抗時亦弄傷了手,結果兩人說法不盡相同。警方把永富手機上刪除的檔案修復,結果發現全是麗美裸照,顯示永富殺人的動機成立。學心奉命到醫院向永富及景添作活體取證,學心把報告與國棟的法證部資料互相比對,終把真相查出…倩兒與學心逛街閑談,說起倩兒母親將再婚一事,倩兒為讓母親與新丈夫能享二人世界,決定搬出獨居。  女兒上鏡 順興開心  此時倩兒突然收到新業主要求她退租的電話,不禁大為仿徨;學心陪伴倩兒約業主商量租屋之事,業主以父親有病需回港居住為由,希望倩兒放棄入住。學心從細微處發現業主大話連篇,成功助倩兒討回雙倍賠償金。倩兒靈機一觸想到學心是獨居,於是提議搬到學心家居住,可令學心多賺房租,又讓自己有屋租住一舉兩得。順興在跌打館內替病人診癥時,電視正播出奕霏為富商勝出官司的新聞,順興看見不禁欣喜非常。  奕霏不滿 畫班停辦  順興特地到街市買菜回家煮飯以慰勞奕霏,而奕霏早已回到家中等待與國棟一起共晉晚餐。奕霏高興地送上公幹時買下的水彩顏料給家雯,但國棟卻通知奕霏,家教會主席將動議停辦水彩畫課外活動班,所以家雯將不能繼續學習水彩畫。奕雯認為家教會主席假公濟私,不肯就此罷休,決心在家教會的網頁內查找主席的罪證。奕霏在家教會開會前,私下質疑主席的決定,令她無從辯駁只好收回停辦水彩畫班的決定。  預言成真 男屍出現  學心與倩兒收聽電臺靈異目,聽見當中的「天眼少女」黃嘉敏說出預言,指海龍王將會招女婿;未幾警方接獲通知,說在海邊發現一死狀奇特的男屍。倩兒與學心奉命到場,兩女看現場環境,竟與天眼少女的預言一樣,心中大感詫異。學心對天眼少女的能力產生好奇,更帶同倩兒一同前往天眼少女的新書發布會。
第4集 - 國棟推斷兇案現場
  天眼少女嘉敏向富商郭富華說出「死亡判詞」,富華得知自己將死於非命即大為震驚;金大任在富華身旁挺身而出,指責嘉敏妖言惑眾,而學心與倩兒則冷眼旁觀,看協助天眼少女的光明居士陸振光與大任針鋒相對。警署內各人均對天眼少女的預言一事感到好奇,更對富華是否會死於非命大感興趣。各同事得知倩兒將搬到學心家居住,即乘勢起哄,要求倩兒辦入夥宴讓大家歡聚。  富華曝屍 荒郊野嶺  國棟帶同奕霏一起參加入夥宴,奕霏的強悍性格與眾人的嬉笑顯得格格不入,今國棟不禁失笑。警方在山坡上發現屍體,國棟與學心奉召到場,眾人一看屍體不禁愕然,發現死者正是富華。富華身懷巨款死在郊野令各人大惑不解,國棟與學心為爭取時間立即在現場搜證。國棟觀察入微,認為富華伏屍的地方並非第一兇案現場;鑒證主任何正民檢驗富華的屍體,發現富華的死因是後腦出現多個傷口,造成大量出血而死亡。  迷信風水 引發兇案  學心發現富華屍體背部有很多橫向傷痕,但正面卻沒有傷痕;國棟認為富華應與行兇者一同滾下山坡。展風在山坡對上的位置發現一個大袋,袋中放有鐵鏟,國棟認為該處才是第一案發現場。倩兒與展風向富華妻子美芬錄取口供,美芬傷心地表示富華一向相信風水命理,早前聽到天眼少女的預言而大感不安,故按光明居士的指點獨自一人到山上「種生基」以避災劫。  天眼少女 成為寵兒  美芬向倩兒請求他們早日破案,令兩人感美芬對亡夫情深義重。大清早於天眼神壇內已聚滿了不少欲求神問蔔的善信,眾人見天眼少女對富華的預言應驗,更加相信嘉敏的法力;各傳媒亦爭相訪問嘉敏,光明居士隨即代表她作解說。學心驗屍時發現富華頸上有吻痕,即以棉花棒沾過吻痕上的物質作化驗。學心把驗屍報告交給國棟,國棟分析後認為富華是遭人謀殺的。  嘉敏拒絕 接受問話  倩兒與展風到達神壇,即見一善信激動地訴說有關天眼少女的厲害事跡,各信眾聽後便不停捐獻香油錢,祈求嘉敏能助他們消災解難;倩兒與展風看見此情景不禁失笑。振光與嘉敏被邀請到警署協助調查,振光直言教富華種生基是為他消災,展風認為只是無稽之談。倩兒向嘉敏問話,但嘉敏感倩兒態度不友善而不肯回答提問。法證部化驗出富華的吻痕物質是唇膏,倩兒更發現唇膏與新出品的某牌子唇膏相近。  倩兒查得 風流內幕  倩兒加以追查,發覺富華的公關林圓圓與他有不尋常關系;圓圓道出富華與妻子美芬的關系並不好,而她殺害富華的嫌疑最大。倩兒再前往郭家找美芬問話,美芬突然態度大變,直指富華常在外拈花惹草;美芬不願再與倩兒傾談而向她下逐客令,但倩意無意中看見美芬在手袋中掉出了一排避孕藥。展風隨線索查至一酒吧,竟發現大任現身…
第5集 - 天眼少女派平安包
  美芬涉嫌謀殺富華,即請來奕霏為自己擔任辯護律師;奕霏代替美芬發言,指是大任因恨意而殺害富華,與美芬並無關系。美芬坦言與大任有婚外情,但想不到大任會為脫罪而指她是主謀,不禁大呼冤枉。倩兒與展風雖懷疑美芬,但沒有實質證據亦無可奈何。美芬見奕霏辯才了得,不禁對奕霏贊賞有嘉,而奕霏亦對官司勝券在握。奕霏看見國棟在書房處理富華的案件,為了避嫌結果國棟把房間讓給愛妻工作。  奕霏得知 丈夫秘密  大任錄口供時說出曾與美芬在海豚俱樂部見面,更有記者偷拍了他們的對話;倩兒與展風認為會對案情有幫助,於是立即前往雜誌社尋找證據。法證部各人詳細觀看記者所拍下的片段,卻聽不到美芬與大任的對話而感到可惜。奕霏在家中工作時,無意中聽到國棟談電話,國棟表示可找出一專家拆解出美芬與大任在俱樂部時的對話,不禁心下一沈。  學心世友 相睇見面  奕霏約地產經紀談租盤資料,突然收到助手來電,指國棟真的能安排到專家可以拆解美芬與大任之間的對話,當下大感不安。奕霏吩咐侍應為她準備香芋甜品時,被學心無意中看見;而學心來不及與奕霏打招呼,奕霏便已轉身回到廂房內。博史欲安排學心與心理醫生方世友相睇,學心一如以往表現得隨遇而安,反而令世友對她的爽朗大為欣賞。警方因錄影片段的對話,而拘捕了美芬。  國棟奕霏 漸生隔膜  美芬通知奕霏到羈留室與她見面,奕霏不但遲到,出現時更滿身長滿了紅疹,美芬不滿奕霏的工作態度不專業而撤換律師,令奕霏露出一臉失望。美芬的新律師指一切的證據對她不利而勸她認罪,美芬聽後不禁一臉茫然。國棟到學心家吃飯時,聽到學心隨口說出看見奕霏吃香芋甜品一事,國棟聽後心下一沈。國棟看穿妻子心事,而奕霏認為自己所做的事並無不妥,夫婦間的隔膜漸生。  博史學心 私下調查  順興以為國棟與奕霏因管教女兒的問題而起爭執,國棟感難以向他道出一切故不欲多言。博史淩晨時分致電給學心,要她陪自己晨運,原來博史對天眼少女一事亦感興趣,決心帶她一起偷偷觀察嘉敏的日常舉動。學心觀察到嘉敏一些奇怪的行徑,懷疑她患上了…神壇空地外,振光正以光明居士身分舉行祈福會,大批善信排隊領取平安包;博史好奇加入行列,豈料眾人接過嘉敏所贈的平安包後均痕癢難當。  吃平安包 吐血橫死  有信眾吃過包後竟即時吐血身亡,眾人不禁大驚起哄;法證在死者遺物中找到一膠囊藥丸,而平安包上則發現有痕粉。當眾人毫無頭緒之時,博民表示在一完整的平安包上發現一顆水晶,國棟接過細看後若有所思…學心檢驗出死者之死與痕粉無關,更指可能是死於自殺,令倩兒與展風大感錯愕。兩人再次到神壇找振光問話,竟發現他倒臥在血泊之中。
第6集 - 神壇內裏 學心遇鬼
  倩兒在神壇內看見嘉敏持刀即舉槍喝止她,但嘉敏情緒激動,不斷歇斯底裏地尖叫;倩兒看見嘉敏驚慌的神色,只得轉以輕柔語調勸止嘉敏,展風則乘勢把嘉敏制伏。倩兒與展風發現振光沒有死去,立即將他送院救治。學心應倩兒要求替嘉敏作活體取證,但可惜嘉敏的情緒一直未平伏,長期處於極度驚慌惶恐的狀態中;學心向倩兒說出,懷疑嘉敏患有自閉癥。  細心國棟 覓新證物  國棟等人到神壇作搜證,各人正將現場的證物一一記錄時,國棟竟在不當眼的地方,發現了一條染血的手繩。學心與法證部眾人開會,她向國棟等人講出自己推斷,指振光身上的刀傷,應是由一名身高有五呎十吋的人所做成。國棟憑濺在墻上的血漬及嘉敏身上的血漬,亦判斷以刀傷害振光的並非嘉敏,而應是有第三者在兇案現場出現。運用記憶 突破樽頸  國棟發現手繩上的血漬並不屬於嘉敏與振光,倩兒提議把血漬的DNA送去DNA資料庫作比對。順興憂心國棟與奕霏未能和好,欲替兩人制造機會,但原來國棟已主動向妻子示好。警方的DNA資料庫中找不到手繩血漬的樣本記錄,但健保卻認為DNA圖譜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健保終回想起在神壇祈福大會死亡的女性,就似是有著相似的DNA圖譜;國棟判斷兩組DNA可能有著嫡親關系。  倩兒發現 破案關鍵  倩兒憑國棟所提供的線索,找到祈福大會上自殺的女性有一位名叫沈柏芝的女兒,但倩兒卻在街坊口中聽到柏芝早年已自殺身亡,倩兒與展風聽後大感愕然。倩兒對行兇者的線索毫無頭緒,只好與展風仔細調查已掌握的證物。倩兒忽然發覺證物中有多張照片的背景甚為相似,即要求找出拍攝的地方…倩兒終成功把疑犯繩之於法,而在替犯人錄口供時,更聽到一段令人心酸的故事。  拒絕回家 並指有鬼  振光的傷勢已有好轉,當得悉倩兒等人已捉拿疑犯,更表示自己因做得好事多才能平安無事,展風眼見振光顛倒是非,不禁義憤填膺。學心經過病房時,看見護士勸嘉敏出院,但見嘉敏對陌生的護士心存戒心,只得出手幫忙。學心與博史陪伴嘉敏回到神壇,但她卻不肯回到自己房中;嘉敏表示房中有鬼,豈料三人走進房間後,果然見化妝桌上出現異像…  學心倩兒 測試嘉敏  學心看見嘉敏舉動怪異,當一聽到「驅鬼」之詞便會把上衣脫去,而學心發現嘉敏有妊娠紋,懷疑她曾懷孕。學心擔心嘉敏曾遭人性侵犯,將推斷告之倩兒。眾人對振光的惡行甚為不恥,但又找不出證據指控他。學心與倩兒兩人想出計策,於是再到神壇找嘉敏。學心到達神壇後因肚痛進入洗手間,但出來後卻手抱一個嬰兒;當嘉敏看見後,指學心手抱的是魔鬼怪嬰,更怕得全身發抖…
第7集 - 順興請教 法律常識
  國棟憑著從一棵小樹得到的鑒證,終成功助警方起訴振光。國棟等人前往酒吧慶祝時,發現正民竟不沾酒精飲料;卓君得知後大感好奇向他追問原因,國棟即表示正民是「不能喝酒」,否則後果自負。學心告知國楝自己將與世友約會,國棟即以為兩人已成為了情侶,學心卻一臉無奈地表示,一切只為幫助嘉敏才約世友見面,希望能聽取他的專業意見,學心與世友見面時,看見他談電話時的親昵語調,忍不住分析世友的行為與舉動。  展風豪爽 錢助同僚  世友覺得學心特別關心嘉敏的問題,認為學心有可能也曾遭遇過一些特別傷痛的往事,但學心聽後卻刻意不答。康贊在網上尋找財務公司的借貸資料時,被嘉露等人發現,康贊只得道出是要為妹妹籌學費一事;眾人鼎力相助卻也無法籌足金額,這時展風二話不說,便借出了大筆款項給康贊,令眾人驚訝不已。  展風義助 鳳萍維修  倩兒與展風在警署走廊相遇,倩兒看見展風只吃三文治充饑,以為他把錢全借給康贊而要節衣縮食;展風解釋自己因要參加空手道比賽而需節食,但倩兒卻不相信。倩兒因臨時要開會而不能拿鎖匙給母親鳳萍,展風提出由他代勞。展風在倩兒​​家樓下遇見鳳萍,鳳萍告訴他自己不慎遺​​漏了重要的東西在的士內,展風立即拔足狂奔追截的士;鳳萍為答謝展風而請他到家中吃飯,卻也老實不客氣地請展風擔任臨時的維修工人。  租客申請 逆權侵占  展風因改變計劃打算參加中量級空手道比賽而需要增肥,於是幾乎把鳳萍所煮的菜一掃而空,因此倩兒仍以為展風因為借錢一事而吃不飽,但亦感展風個有義氣的人。學心與世友送嘉敏離開香港時,在機場遇上國棟接奕霏;嘉敏看見國棟出現,即指國棟與學心是天生一對的男女朋友,奕霏聽到不禁感奇怪。七嬸到跌打館看病時,與順興談及業主朋友徐世達之前所租出的單位,當中三位租客均申請了「逆權侵占」;順興不明所以只得向奕霏請教。  驗出焦屍 遇溺身亡  原來順興的舊街坊馮初九、古永強與陳玉鳴見所租住的單位業主徐世達多年未有露面,心生貪念一起申請逆權侵占。初九與永強遇上一男子,向他們查問世達的地址,兩人才知他原來還有一位侄兒。倩兒接獲一宗屍體發現案,在一燃燒的密鬥內發現了一具燒焦的男屍;學心對焦屍作詳細解剖,竟檢驗出死者死於肺積水。學心表示死者被燒成焦屍時已死去,倩兒認為有人欲殺人滅口後再毀屍滅跡。  死者竟是 失蹤人口  法證部經多番試驗,終成功套取得死者指紋,更證實死者是徐世達;國棟聞得死者名字後卻大表奇怪,因為世達已失蹤廿年,眾人聽後大感不可思議。倩兒與眾警員到世達家中搜查,發現浴缸內註滿了水,而現場環境因日久失修而殘破不堪。國棟認定世達家應是第一案發現場,倩兒立即向世達的三名租客逐一進行問話。
第8集 - 卓君誤會 正民出賣
  國棟從案發現場的蛛絲馬跡看出初九等人說謊,三人被悉破後面色大變,初九只好把偶遇世達一事向警方說出;世達回到舊居後即找初九等人算賬,指他們貪得無厭欲想以逆權侵占取其居所,三人無言以對。世達要眾人三天內搬走,永強希望世達能向他們作出搬遷賠償,但世達拒絕眾人後不歡而散。同日深夜,玉鳴再到世達家企圖以美色引誘,令他私下賠償搬遷費給自己。  業主死去 租客混亂  玉鳴到世達家後發現門沒有上鎖,更見世達死於浴室內;玉鳴驚慌不已找初九與永強求救,三人商討後永強提議把世達的屍首私下處理,以免妨礙他們申請逆權侵占一事,於是三人合力將屍首棄置在密鬥內。倩兒向上司偉雄報告暫未有足夠證據指控初九等人殺害世達。倩兒與眾同事吃飯,見展風吃豬扒包,以為他是為了省錢。法證部淑如生日,眾同事決定為她辦生日會,正民竟因生日禮物之事與卓君鬥嘴。  正民遇上 卓君出醜  卓君不小心把咖啡到衣服上,即趕往洗手間清理,但卓君發現女洗手間正在維修,只得硬著頭皮到男洗手間中清理衣服汙漬。正民前往洗手間時發現門不能開啟,以為門鎖壞了而強行用力開門;正民把門打開,卻發現只見穿上內衣的卓君,兩人同時被嚇得驚慌大叫。卓君不許正民把此尷尬事說出,正民卻一臉得戚不置可否。國棟帶同奕霏一起參加淑如的生日派對,奕霏發現正民不能喝酒之事,卓君即趁機取笑他。  善待學心 奕霏不滿  國棟知學心因開會未吃東西,即細心地為她安排小吃,奕霏看見國棟對學心的關懷,大感不是味兒。國棟未有察覺愛妻的醋意,仍繼續與學心談天說地,奕霏仿如局外人坐在國棟身邊,不禁令她納悶非常。卓君陪淑如取生日蛋糕時,聽見正民與各同事談天,令她以為正民把早前的尷尬事說出,對他痛恨不已。  作弄別人 身受其害  卓君乘正民不覺,把有酒精的飲料加到正民的檸檬茶內;正民喝下後即時失控抱著卓君親吻,卓君與眾人均被正民的舉動嚇呆了。  警方經多番調查後也找不出殺害世達的真兇,就連世達的侄兒在案發時也有不在場證據,令倩兒大感頭痛。永強突然向警方供出兇手就是玉鳴,更指玉鳴是以春藥害人,要警方到玉鳴家搜查;當康贊與嘉露到玉鳴家時,玉鳴卻說初九是真兇。  租客互責 對方殺人  玉鳴指初九在案發當晚鬼鬼祟祟地拿著一支大木棍回家,認定他把兇器藏在家中。初九被帶返警署問話,但他否認指控,更說是永強提議毀掉世達屍體,他才是真兇。三人各執一詞互相推卸,令倩兒更加混亂不知誰對誰錯。倩兒向學心吐苦水,當說起三人的供詞時,學心終發現三人的供詞中,一處明顯的共通點…
第9集 - 善心勸告 反被趕走
  學心趕至世達家時遇上國棟,兩人再三查看世達家中的一切,終明白了世達之死因。正民自醉酒失控親吻了卓君後,兩人大感尷尬;卓君得悉自己錯怪正民,即向他道歉更向正民說出自己有遺傳乙型肝炎一事,正民得知後晴天霹靂,擔心與卓君的一吻令自己患上肝炎。卓君為彌補過錯,提出請正民吃一頓美味的晚餐,想不到正民卻暗中偷笑。世友往找學心時,學心收到博史來電指自己正在醫院作身體檢查。  博史入院 學心擔憂  學心大感不安,與世友一起到醫院見博史;看見學心為博史健康而擔心不已,世友只得不斷在旁加以安慰。當他們到達醫院後,卻發覺情況並非如學心想像般糟糕。世友欲替學心解開心結,但學心似不欲多談往事,世友也只得作罷。倩兒與學心逛街時,看見一打扮冶艷的少女Apple在街上瘋癲地胡言亂語,學心懷疑Apple因濫藥而失控。  少女濫藥 險遭車禍  Apple突然沖出馬路,快要被私家車撞倒時,幸得倩兒相救,但兩人同告受傷。兩人被送往醫院救治,學心慨嘆Apple不懂珍惜自己生命。倩兒在醫院遇見偉雄,偉雄得知倩兒乃名校畢業生後,即對她的態度大變;倩兒對偉雄的親切慰問大感吃不消。學心無意中聽見Apple的父母雙亡,不禁心生憐憫欲開解她,但Apple毫不領情更趕她離開。  奕霏不滿 丈夫專橫  倩兒在家中上網時,發現偉雄欲加入她的網上朋友組群,即厭惡地扮作沒有看見。學心指偉雄欲追求倩兒,令她頓感毛骨悚然。國棟到奕霏的律師樓接她時,看見太太工作時的狠勁,不禁懷疑眼前人是否自己認識的奕霏。  國棟收到學心來電,即答應她與世友一起吃飯,奕霏認為丈夫沒有徵求自己意見,心下暗感不悅。奕霏早上接獲客戶Wilson的求助,原來Wilson因交通意外而被**截下調查。  奕霏為客 阻礙搜證  奕霏趕到現場,竟發現順興亦同時在場;原來順興目擊整個意外過程,更自告奮勇當證人。奕霏看出Wilson服用了過量藥物而神智不清,即想辦法替Wilson拖延接受酒精及藥物測試。  警方收到酒店求助,指在房內發現一名女子死去;倩兒奉命到場調查,發現死者竟然是Apple。國棟查看現場物品,推斷不只兩個人曾出入案發酒店房間;倩兒得知Wilson是房間登記人,即派康贊與嘉露找Wilson錄口供。  法證查出 潛在疑犯  奕霏怕Wilson胡亂說話,於是替他擋駕拖延;國棟從現場的毛巾上發現一個有坑紋的鞋印,而茶幾上亦留下了一個印,於是推斷應有人擅自拿走了放在茶幾上的手表。  倩兒用電話吩咐康贊細心留意Wilson的鞋上是否有坑紋,以及他手上是否有戴手表,康贊了解後如實報告…結果證實,除了Wilson與Apple及同行女子外,應還有一人曾出現在案發現場。
第10集 - 獲贈手機 順興大樂
  展風找酒店房客問話時,得悉其中一房間於早上用過酒店的餐食服務;倩兒從酒店經理口中得知,是餐食部員工王頌安負責送食物給客人,而頌安本人亦非常喜歡賭博。酒店的現場搜證完成,展風負責把證物運走;當展風準備離開時,倩兒用短訊將頌安的資料傳給他著他留意。展風在運送證物途中在街上看見頌安,於是下車追捕他,最終更從頌安身上搜出一只名貴表。  竊犯被捕 拒認殺人  頌安被警方盤問時,得悉自己牽涉入命案後即大呼沒有殺人,只承認因一時貪念偷去手表,更將偷表的經過和盤托出。學心準備為Apple驗屍,為自己救了Apple一次卻沒法救她第二次而感既憐憫又同情。Wilson成為了Apple被殺案中最大的嫌疑犯,但Wilson得奕霏幫助以身體不適理由,躲在私家醫院內遲遲不肯錄口供,意圖拖延時間謀對策。倩兒從證物中得到確定,終正式把Wilson拘捕。  奕霏學心 各不相讓  奕霏陪伴Wilson一同錄口供,令倩兒不能從Wilson口中套取更多數據,倩兒只好請學心替Wilson作活體取證。學心與奕霏在警署走廊相遇,學心善意提醒奕霏已有足夠的證據落案控告Wilson謀殺,但奕霏卻顛倒是非黑白執意為Wilson辯護;兩人立場各異,在口舌上亦不肯互讓。學心不恥Wilson的所為,在作活體取證時暗指他不尊重生命,Wilson氣憤得與她爭辯,更指Apple死不足惜。  討論案情 突有進展  學心將驗屍結果呈交警方後一起討論案情,從種種證據來看,死者與Wilson有親密接觸,但最為致命的是Apple被人灌服大量氯胺酮;國棟指在現場搜證現場卻找不到盛載氯胺酮的藥樽。倩兒突然收到交通部的來電,指案發當日順興因與Wilson的交通意外有關而錄下了口供,而順興的口供指Wilson在神智不清的情況下說過自己殺了人。  成為證人 順興得意  順興一臉興奮地替倩兒等人再錄口供,把自己遇上Wilson的交通意外時的言行一一說出,希望能助警方將Wilson繩之於法。警方控告Wilson謀殺,其助手Benny替Wilson父親向奕霏傳話,指示奕霏能成功替Wilson脫罪,余家將會邀請她全權負責集團旗下的法律工作,奕霏聽後不禁心動。順興得知自己將出庭作證,不禁在眾街坊前耀武揚威一番,眾街坊更答應到法庭旁聽以作支持。  奕霏庭上 強勢出擊  奕霏回到家時,特意送上新電話給順興,令他高興不已。奕霏先向順興說出自己是Wilson的辯護律師,在庭上難免會言詞尖銳,請順興不要介意;順興聽後指自己明白奕霏只是盡律師的本份辦事。  奕霏在庭上把警方的證據一一推翻,而當順興出庭作證時,交霏即以新買給順興的電話作證物,指順興因年老而聽力及記憶力衰退,因此所作的供證未能作準。

法證先鋒Ⅲ/法證先鋒3 3D9(現貨熱賣)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