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如是說 〈五十五〉 說流浪
2021/02/05 09:58
瀏覽524
迴響0
推薦13
引用0

一個沒有流浪過的男人,永遠不會明白家的可貴。一個沒有流浪過的民族,就不懂珍惜自己的同胞。流浪,用修道人的話說,就是雲遊。沒有歷經雲遊,只待在寺院中白首窮經,那不是我要的。

悉達多離開家,走入了苦行的行列。開悟後,他帶著弟子沿途托缽,要飯吃。這種歷練讓人容易放下執著,不想修的就偷偷回去了。摩西帶著一整個民族,回歸他們的應許之地,整整走了四十幾年。毋寧說,這也是一種流浪,鍛鍊出日後民族的堅強性格。

一個有志於寫作的人,也必須經歷流浪的過程。沒有門派,沒有師承,沒有可以安身立命的立足之地,沒有粉絲或讀者,然後從最基礎的寫作,慢慢精進自己的寫作技巧,從新把自己置於童蒙狀態,試著不同的文體,甚至模仿不同人的筆調,內心的轉折,感受文氣的流變。最後大巧無工,再上層樓。

思想,也必須離開家鄉。如同尼采說的精神三變,我也歷經不同的階段。浪跡天涯的思想,如同天邊的浮雲,他像是被逐出師門的徒兒,被交到敵方的手中當人質。他必須自己一步一步走出魔窟,最後看你能不能回家。這個思想精煉的過程,讓人逐步地發現自己的本來面目,淘去那些不屬於我的,留下一個原始天真的。邵雍說的:聖人之心如明鏡,應物而不住。

中華文化,其實是流浪者的收容之地。他出沒出過尼采?去看看魏晉時期的人物。他出沒出過康德?去看看儒家的典籍。他出沒出過西方宗教?這值得探討,中國人從秦始皇時期,朝廷本身就是政教合一的體制。中華文明最後是流浪者的避難所,然後兼容並蓄,以成其大。這樣的文明最後是被外來的入侵者毒死的,這個馬克思口中的西來幽靈,毒死了孕育文明的母親。他不是自己親生的,喝著別人母親的奶水,然後霸佔之,最後毒死她。

孔子說,五十而知天命。我也五十幾了,知天命於我而言就是認祖歸宗的精神。彷彿一個浪子,終於回頭了。流浪讓我體會到失根的痛苦,漂泊不是生命永恆的狀態,我既沒有精神與思想領域的應許之地,我何不開闢自己的一方沃土?我不是現代與後現代主義者,不是存在主義的信徒,不左也不右。人類發展到今天,已經把自己關進不同的牛角尖裡,用瘋人院形容或許過分了點,但是一個思想沒有落的人,沒有自己的根柢,只能隨著媒體左來右去,膜拜媒體造的神?這不是瘋了是什麼?

我的天命是什麼?人都要有自覺,自己受命於天。連天都否定掉的人,那是自己把家給丟了。人啊,每個人都是宇宙浪子,不管什麼原因,入得世間就是苦難的開始。同時也是新生的契機,只是大多數人生不知生,渾渾噩噩,忘卻了自己的家。有些人懂的返本歸真,有的人越陷越深。流浪,死在路上的人多如牛毛。能夠九死一生的,才是人類的精華。能夠回歸的思想,才是真切的思想。能夠回頭,走到終點,那是真正的勇士。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如是說
上一則: 如是說 〈五十六〉
下一則: 如是說 〈五十四〉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