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那個才女的安魂曲〈留言不斷增添中〉
2017/05/11 01:02
瀏覽1,499
迴響20
推薦41
引用0

一個才女死了。多可惜,多悲傷,多壯烈。我沒看過她書寫的書,只從簡短的影像記錄中,抽絲剝繭出她的心靈。因為我們有共同的心靈世界:文學。

她是一個單純善良的女子。她是一個完美主義的女子。她是一個文學心靈的尋求者。坊間的評論著重在她的美貌、她的滿級分,還有她死後的餘波。這是好事者所著重的。我著重的是她的心靈,她說的故事的留白之處。

她長得清麗秀氣,氣質高雅,談吐間蘊含文學性的思索。這麼一個女孩說的是什麼?

我深信,她不是喜歡那個「狼師」。她是一個文學的尋道者。文學是她的慧命,那是發自心底的熱愛。可是,文學界如同武林,裡面固然有喬峰,但也有岳不群、田伯光。對於「狼師」,她最先看到的是他在舞台上的風采,她誤以為他文如其人。她不知道,很多人的文采與人格是分裂的。才女當年仰慕的是一虛幻的人,一個只在舞台上表演文學的人。她入了他的門,因為她以為他是高雅的文人。

我不認為女孩愛上那個男人,因為不對秤。哪個十幾歲的女孩會愛上中老年大叔呢?她不是被其有錢多金所惑!她自己家世背景很好,缺什麼呢?她是被文學所誘。她喜歡的是老師的博學與文采,陷在少女情懷的想像中。這不是一個戀情故事,是一個少女被幻象所騙,汙濁了自己靈魂與隨之而來的身心屈辱。更可悲的是,她自我救贖的方式是強迫自己愛上那個人,結果是她發現了更大的罪惡,可能是窺探到了男人有個大奧,甚或更不堪的邪惡。他不願身陷那兒,儘管事過境遷,她走不出那個困境。

那個男人,如同傳統的文人一樣,對於女人是毫不尊重的。他們要作之君,還要作之師。他們這種男人對於女人是全面的宰制,他是妳文學教的教主,也是妳的帝王,是妳的師傅,也是妳的丈夫。他就是喜歡妳臣服於他,所以他在那件事情上也是暴力的突刺。

他們這種無恥之文人自命風流倜儻、三妻四妾不滿足,尋芳問柳也是雅事。他們喜歡女人無力抵抗的樣子,喜歡蹂躪小女生。僅管2017年了,這種人的價值觀不會改的。他們用文學來勾引,可是很多人不曉得。

女孩是震驚的。她發現自己的教主是色狼、她自己的幫主是色狼,她自己的師傅是色狼,她自己的男人是色狼,她的身心靈被綁架在暗黑的世界,那與他的理想追求是截然不同的。她純潔的世界被染上了污點,完美主義的她決定用愛來縫起這道缺憾。她打算愛上這個老男人,彷彿這是一個正確的解答。她的憂鬱?嗯,因為她知道,這是個錯誤的答案。男人會虐待她,如同她小說中控訴的一樣。她是天使,誤以為自己嫁給魔鬼就沒事。可是魔鬼讓他知道真相,原來世界如此醜惡。遺憾的是,她成了犧牲品。她的心靈創傷,不僅來自被傷害,更來自她的孤軍奮戰。最後她發現,胡蘭成是無可救藥的。她的愛白白被再度踐踏,而且她的文學同被汙染,而且沒有救贖的可能。

她能做什麼?完美主義者無法接受自己生命的汙點,她的世界是唯美文學所織就的。她的文學才能有一大半是這個男人培養的,她無法選擇性的自廢武功。這個男人不僅毀了她的清白,更毀了她的文學。她喜歡文學的美,而今她知道這個男人所教的國文只是一種偽裝,用來欺騙天使的工具。完美主義者會毀了她認為不完美的作品,那就是她自己的生命,而且書寫了這部令她自己難過的文學作品,徹底的毀滅了她心目中的唯美文學。

她的文學世界破滅了,她找不到其他的人生意義。文學等同於她的生命,是她的宗教,也是她的神。她卻被文學性地誘惑了,被自己的文學導師所強姦!這是多大的毀滅!

她是個文學尋道者。我卻必須說,她誤入了文學的旁門邪道,走入文學騙子的盤絲洞。什麼是文學?我的回答很簡單,文學就是最高的倫理道德的表現藝術。沒有文如其人,人如其文,人格與文格同等的高尚,那文學就是一種玩物喪志,是一種禍害。文學作品的特質可以不同,但是台灣文風早已是淫蕩、貧弱、花邊、虛無、空洞、赤裸等妖風瀰漫。台灣很少人書寫光明、壯麗、遼闊、莊嚴、雄渾且具有古典美的作品。文風偏於陰柔,那麼沉浸其間的人自然陰幽不振。文學只是件外衣,她穿上的不是文以載道的那件。

才女很可惜,誤上心術不正者的賊船。這種無行的文人騙子還很多。才女果真無比的善良,她希望用自己的書寫,揭穿那些騙子,無非想挽救後來的純情才女。於是,她拿起了文學當武器,寫成了一本小說。好像干將莫邪鑄劍一般,她以自己的生命貫注在這本書中,用死來增添這本書的力量。她實在不想如此,可是她畢竟如此,她把悲劇寫出來,震撼了所有人。

我必須說,我是非常憤怒的。誰不憤怒呢?但是文藝的歪風吹拂已久,情欲的發洩已經是主流。文學對於人類道德的影響巨大,如果沒有一點倫理性,如果不克制自己,放任情欲濫流,那麼書寫的是啥?古今中外,這種濫情的文人多如過江之鯽,風花雪月加上私生活的不可告人,那是精神文明的墮落,十足十的靡靡之音。

她的文學是性靈的,理當有一番純淨真誠的境界。但是她陷入其中,鑽了牛角尖,遇上了不該遇上的人。文學的取經路上,她本該直奔靈山淨土,可是卻誤入了假雷音寺,碰上吃人的妖精。茲可痛哉!

她的書寫是有用的。那個人是身敗名裂,比起法律的審判,她讓全台灣的人自成心證,若有若無的千夫指向他。文學的力量可多大?多大?生命即是文學,即是控訴。她的小說呈現的不是事件,而是她整個心靈的過程。這是他的方式,僅管不優雅,她的人生和小說虛虛實實的結合在一起,書和人虛實掩映,互相交融。

她是一個天使,卻被汙濁折翼。我為其悲傷,為這種文學心靈的遭遇而悲傷。是以我也學她,文學性的書寫了我的文殤,替這早逝的天使,譜寫我這不甚美麗的安魂曲。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真言
下一則: 年金
迴響(20) :
20樓. 月飛來
2017/08/26 18:36
+

如果從來一次,你應該找個像樣的、年紀相仿的男孩子談戀愛。我們那個年代,初戀是純純的愛,男生會克制自己,甚至是愛在心裡口難開。女生清湯掛麵頭,白色的學生服與藍色的長裙,看起來不像現在的女孩這般。可是,清純是最美的,美在眉梢、耳垂與秀髮。偷偷看著隔壁班的男生,投以籃球場上專注的目光,或是在成績排名榜上搜尋他的名字,總是羞澀的。

補習班老師,或許成熟、有魅力。如果社經地位高點,輔以自命的風流倜儻,應該太有殺傷力了。可是,他們畢竟是老於江湖,畢竟嫻熟女性的心理,你不會是他的第一個,當然也不會是最後一個。你不會是他的女主人,只是生命中的過客,無聊教學生涯中的打發時間,一段會被遺忘的風流韻事。看過褚威格的〈一個陌生女子的來信〉,男人早已忘了她。因為,男人在乎的不是愛情。和小女孩的愉悅,我可以理解。發生的行為,不會被原諒。如果是一個普通的高中或大學男生,那雄性幼獅般的生澀,不至於讓女孩暈頭轉向。老男人的花招多得好,你的愛情可能是被設計的。

男人不要風流的。女人要許諾給聖賢或英雄,如果不能,也得謹守忠厚老實,愛家愛國的。那種人,太多了。

觀眾們,如果你還雲英未嫁,就偷看這一篇吧。


創世主已在人間
19樓. 月飛來
2017/08/25 23:18
+

所愛非人是痛苦的,但是那只能怪自己傻。就姦而嫁是宋朝的價值觀;就姦而愛,是你的選擇。第一次是珍貴的,它們專門收集這個。可是,你為什麼必須如此,非得如此?你不能容許自己被玷汙,於是乾脆愛上他?這是哪門子的先上車後補票?

發現自己愛的人是偽君子,怎麽辦?他畢竟是別人的丈夫。記得金庸筆下的岳不群嗎?他妻子太可憐了。自己的良人是天字號的偽君子?可恨的是,女兒岳靈珊也愛上一個偽君子。他們這種人表裡不一,很難被發現。

你什麼時候發現的?

父母不是你的敵人,我知道你有一點點恨他們。恨他們把你溫室栽培?恨他們無法為你主持正義?我相信你不恨了,因為不值得。

我的哀傷是,我們失去了一個女性作家,天才的作家。多了一個騷動的事件,以及至今仍然令人噁心的一群偽君子。他們是無可救藥的,因為那些黯淡的晨星,來自一種詛咒般的男性基因,他們就喜歡欺騙女孩,東窗事發後,最多是公開道歉。誰會原諒他們呢?

畢竟死了的是一個比它們高貴不知幾許的人。


創世主已在人間
18樓. 月飛來
2017/08/25 12:36
+

你控訴的是誰?自己如溫室花朵地被栽培,除了課業的壓力,你還有什麼?被剝奪了的文學之路,只因你被期望考上醫學院。你奮力向前,朝著一個你不想要的目標努力。什麼是青春年華?你埋首於書本,補習班就是你的教堂。那座寺廟裡,有著一個懂得文學的方丈。他點燃了你對於文學的渴望,他是那荒漠的甘泉。他是你父母提防不了的人,幾乎是你的全部了。

當時你不懂,因為你還小。真實的面目是一點一滴被你發現的。法律上你不再是一個「小女孩」了,可是心智上、心靈上、社會經驗上、乃至你的身體都是一個全然的處女。法律不保護你了,你得保護你自己。偽裝成戀愛的其實常常是欲望,你認為愛上它就沒事,但是法律上會說那是通姦。有罪的是你、你不能愛他.....。

你沒被好好的性教育,失職的是誰?這個社會有諸般的變態,你如何過得了那汙穢的一劫一難。真實的世界,不存在你想像的唯美與真愛。如果有,這些戀人也是歷經苦難,百鍊成鋼,終於在泥濘中開出的聖潔花朵。一般人都是在泥濘中翻滾,只要沒犯法,幹什麼都是可以的....

愛是什麼?天使可能不適合談戀愛。其實,他也很可憐,被情欲折磨,被千夫所指,被良心吞噬,我相信他會痛苦的。如果可能,我會救他。正如我譜寫的不是審判書,是安魂曲。

你的父母也太痛苦了。你這孩子啊,我為你感到哀傷!


創世主已在人間
17樓. 月飛來
2017/08/22 12:27
+

你死了。這場訴訟一開始注定失敗。

沒有原告的證詞,一切只能任由人說。到底發生了什麼?本來法律就無法弄清楚。他們審判不了人的內心與難以被揭發的行為。

這也好,隨風而去吧。

你的小說我沒有看。

愛情虛幻如風,活著的不一定比較好受。事件落幕後,所有生命會迎來終極的大審判。那時候再來分說。

安息吧。


創世主已在人間
16樓. 月飛來
2017/08/16 13:49
+

不要用文學來控訴吧。如果你信仰神,就把一切交給祂。文學本是用來歌頌神的,詩歌是天使的語言。文學是發自內心的感動,來自生命的自然湧泉,能解浮華世界痴男怨女的渴望,對於真理的素樸的展現。

如果你是第二個她,去找你自己的神吧。生命本來就是為了神而來,那些人類不懂的。如果你是她,就去找你的神。不要被人所騙!


創世主已在人間
15樓. 月飛來
2017/08/08 18:59
+

他太纖細了,這是致命傷。文學會讓人的心靈非常靈敏,彷彿連貓的思維的可以接受到。但是,這並不見容易的事。我常說,不要待在象牙塔裡寫作,要出去品味人生。苦難才是作家的靈丹妙藥,要把自己的敏感放置一旁,從苦難中汲取營養。

勞力會讓作家厚重紮實,勞心可以嚐嚐現實的折磨,人與人的往來可以培養志氣,修羅場的折磨最容易提升人的心境。如果奔忙於忙碌,他或許就不會尋死。他必須讓那場經歷過去,最好的方式就是放棄,把自己投入別人的苦難。

文學的底蘊來自於實實在在的人生。

如果你是第二個她,僅記著,不要鑽死胡同。你必須像人一樣的生活,那才是走出來的最佳方式。如果你無法出國,無法丟入山林,你其實可以去找個男子漢。人有原始本性的一面,這才是自然療法。也許你還敏感,但是你已經不在乎了。


創世主已在人間
14樓. 月飛來
2017/07/22 14:15
+

任何人敢以生命為控訴,必然有冤屈。

冤屈的人很多,願意用生命去控訴的人很少。

大可以當作沒這回事,開始新的人生。大多數人都是如此,只是一個往事而已,初戀的傷害誰沒有過?大多數都不會以死控訴。那為什麼他會?這可以去想想看。然而,世俗有其標準認識,多半認為女孩自己也有錯。從是非上去看,我看的是人的心靈。年紀之不對等、社會角色之不對等,那都是.....。

重點在於這個男人的社會,並不以為這種自以為風流倜儻的調戲是什麼嚴重的事。女孩總之是死了,我哀悼他文學的心靈,為其走錯路而惋惜。最後會審判的,那就到時候再說了。


創世主已在人間
13樓. 月飛來
2017/07/03 00:56
+

長風萬里送秋雁

不戀紅塵是非中

曾經揚波江湖水

魂安離恨逍遙遊


創世主已在人間
12樓. 月飛來
2017/07/03 00:36
+

事件彷彿沉寂,塵埃再難揚起。悲劇是人生的本質,可是人們只願意悲傷一下,隨即又去追求自己的利益。投入自己的生活,把悲傷留給美女。

偽裝成愛情的強姦,深獲男人的歡迎。或許,他們沒有真正的愛情,只是把強姦當成愛情,用這種方式愛著人。今天聽見一個人說,他認為是女生先仰慕〈喜歡〉上男人,男人只是沒把持好,沒守住分際而已。為什麼他理解的版本是這樣?他說,小說不能當成證據。然後,彷彿小說的內容全不可信,一無可取。「證據力等於零」。是嗎?這麼嚴苛的標準,那麼歷史記載全不可信,「可信度為零」?小說是一種敘述形式,當然不是法律。只有法律才能定罪嗎?不,歷史可以定罪,那是千秋之筆。同樣的,小說也可以表露真實,因為這樣做,終於喚醒了部分人。

可是,這個故事慢慢沉寂。所以,我才寫安魂曲。

因為死去的人留下永恆的控訴。

活著的人,面臨良心的審判。


創世主已在人間
11樓. 月飛來
2017/05/21 23:34
=

他想要把事情說成是一個女學生愛上老師的故事。

然而,她不是江雁容;他更不是康南。他是技巧的引誘,是引誘小紅帽的狼。不只如此,他會洗腦你、威脅你、恐嚇你、顛覆你,他以師之名,說什麼佛洛依德的鬼話。小女孩哪懂?但是長大後的小女孩終於知道當年那檔事的本質。

這件事是宗教式的洗腦,如同教主對女信徒伸出魔掌一樣。因果報應是有的,不當好人,幹這等事,將來自己被最後的審判,再請撒旦去幫你辯護吧。


創世主已在人間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