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神的創造
2013/02/01 15:25
瀏覽141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每一個擁有遙遠歷史記憶的國度和文明都擁有創造的神話,每一個神話背後也都有一個不凡的動機,就是要說明人的起源,我們到底是從何而來?各種神話的動人情節,發揮著各個民族豐富奇特的想像力,扣人心弦,如夢似幻。中國的神話傳說是盤古開天,西方則以聖經的啟示為主要的源頭。當然人口分佈較少的民族,也傳說著動人的故事。這許多的軼聞傳說,都精鍊成優美的史詩篇章,方便遠古先人的記憶,也豐富著遠古先人的生活內涵。

廿世紀以來,因著物理科學的發展,科學家們忙著從目前所掌握的各種物理模型和實驗觀測來編寫另一個版本的創造論。時興的說法乃是一場發生在距離今天一百五十億年前的大霹靂(BIG BANG),造就了你我今天處身的宇宙。這個最摩登的說法,抓住了許多人的心靈和眼睛。無論你懂不懂物理學,或者曉不曉得宇宙論,在人面前談談大爆炸,談談爆炸最初幾秒鐘內的物理情況,就彷彿是今天知識分子的菁英。其實目前的這種時髦說法,最不具美感,也最難成詩。更何況還有許多更為奇特的理論,可以用來說明更多的實驗觀測。這些東西,實在超過我們的理解,有些科學家甚至認為這些理論都是不能用實驗觀測來證實的,它超越了人的極限。

人對於這個宇宙是怎麼出現的,有著無可救藥的興趣。每個人在一生中的某些時刻,都會下意識地問上這個幾乎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問問蒼天,問問地土,問問父母,問問師長,問問智者賢達,也問問自己。這是一個橫跨了千年萬年的“天問”。距離今天兩千三百多年前的楚國詩人屈原,就寫下了一篇叫“天問”的傳世長詩。詩人的眼睛望向遙遠的古代,發出歎息般的曠古疑問:『遂古之初,誰傳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這是詩人的疑問,也是眾人的疑問。通篇的詩句,盡是不解的疑惑,整篇的詩加上現在的標點符號,問號“?”是最主要的內容。所有的問題只有天有答案,所以這篇詩就有個向著無垠無界的天借來的標題:『天問』!著名的學者和作家蘇雪林教授是一位研究楚辭的專家,也是一位虔誠的天主教徒。她在一本著作“天問正簡”中曾指出了該詩中的某些段落和聖經中的創世記有著驚人的雷同之處,深具啟發性。詩人屈原承載著這麼沉重的心理負擔,將自己沉入波濤滾滾的汨羅江中,實在令人感嘆唏噓不已!

有了問題,就必須要有解答。尋求解答又需要有一種從天上來的智慧。許多遙遠資訊的傳遞,已經如斷了線的風箏,被埋隱在古聖先哲的軀殼中,無聲無息。有時藉著考古學的幫助,挖出了難解的斷簡殘篇。這些殘破的資訊,耗盡無數學者的研究能量,多多少少提供一些模糊不明確的答案。但是地上存在著一本重要的書。這本書有個獨特的名稱,稱為“那書”(Bible),就是華人口中的“聖經”。聖經含有兩大部分,一個是舊約,一個是新約。根據學者們的研究,舊約中最古老的書卷距離今天至少有三千五百多年的歷史。那是個充滿了古典風味歷史的年代。埃及人開始了他們“新王國”的時期。著名的女法老Hatshepsut穿著男裝,戴上假鬍鬚,君臨天下,並動手開始建造帝王谷(Valley of the Kings)。肥沃的半月形美索不達米亞(Mesopotamia)平原上,奔馳著古巴比倫帝國的鐵騎,征服了蘇美眾多城邦,並寫下了一部偉大的漢摩拉比法典。遠在亞洲的中國大地上,則是以甲骨文字判斷吉凶,紀錄農事征伐的商朝。這個年代距離秦始皇統一中國建立專制帝王統治的時間,還要早一千三百年左右,一個夠遙遠的年代。遙遠的時間和人類歷史活動的更迭起伏並沒有阻礙聖經中關於創世之屬天信息的傳遞。今天,擺在基督徒手上的這本聖經關於創世的啟示和三千五百多年前的啟示完全一樣,幾乎沒有甚麼變化。除了翻譯本身造成的些許不明,基本上是同樣的信息,相同的啟示。想想許多珍貴的歷史資料都散佚在無情的戰火中,甚至書寫工具的風蝕崩壞,語言習慣的轉化變遷,都可能扭曲了珍貴的資訊。這一本聖經直到今天仍然忠忠實實地傳遞著確切的啟示,不能不說是神的作為和祂的恩典。在這一本奇妙的書裡,有著神的創造。

聖經的開頭就是創世記,講的就是神的創造。神的創造有個時間的起頭稱為“起初”(In the Beginning)。“起初,神創造天地”(創世記一:1),這句話開啟了神所有的啟示。神作工的開始,是一個創造。祂創造了天與地。讀經的人應該都知道,在希伯來原文裡頭的“神“一字,其英文的轉化為“Elohim”,中文翻譯為以羅欣,講的是一位信實的大能者。創造本來就要需要一種非凡的浩大能力,這能力只有神能擁有,神有能力創造,並依著祂的信實,來維持直到永遠。地上的一顆石頭,是神的創造,一棵樹,是神的創造,一頭牛,是神的創造,一個人,更是神的創造。從極大到至小,都是神的創造。沒有神的創造,就不會有整個宇宙豐富的展現。神在祂信實的大能裏,創造了一切。所以保羅弟兄說:『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羅馬書一:20)有才華的人在設計桌上設計各種器物,展現人的能力和智慧,神在基督裏創造出各樣的風貌,充分地見證神自己。創世記裏神六天的創造,完整地見証神的作為,並且把祂最初始的心意,隱藏在這所有的工作裡,所以第七天,神可以安息了。

今天所有的受造之物都在等待,而這等待是出於一種熱切的盼望。使徒保羅說:『受造之物,切望等候神的眾子顯出來。』(羅馬書八:19)受造之物的切望出自於受造的感覺。整個神的創造並不是無知無覺的,他,充滿了感覺,感覺中有切望,有說不出來的嘆息。根據保羅弟兄在羅馬書第八章裡面的交通,所有神的創造,如今在不情願,沒有任何選擇的情況下,為虛空撲空罩頂。他們一同嘆息勞苦直到如今(羅馬書八:22),為要脫離敗壞的挾制,得享神兒女自由的榮耀。讀過羅馬書應該領悟,草地上的一朵花,空中的一片雲,都帶著同樣的切望和嘆息。這種嘆息本出於神,但也藉著眾造物來發表。神盼望,所有的造物也盼望,那就是神的眾子都進榮耀,身體得贖,完全得著神兒子的名分。

這種創造的故事,不僅是一個故事,而實實在在是一個啟示,一個神藉著聖靈寫在聖經裡的啟示。達爾文(Charles Darwin)的演化論或許有一個嚴謹難以推翻的邏輯結構,但是神的啟示卻遠遠的超越這些,沒有人可以用人的邏輯來推翻神的啟示。

創造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摩西忠實地在創世記中記載了下來,使徒保羅也在他對羅馬聖徒的書信中進一步地說出受造之物的整體感覺。整個神的創造,仍然顯得豐盈有力,需要更深刻的探討。

聖經裡有一句非常有能力的發表,就是“起初”(In the Beginning)。凡事萬物都有個起頭,這是神說話的起初。神的創造就開始於這個“起初”。起初神創造天地(創世記一:1),開始了神的工作和神心意的展現。有了“起初”就有了神豐富的創造。神的創造多樣細緻,但卻隱含著一個中心,這個創造的中心內容和目標是一個人,就是神所膏的神人耶穌基督。就主耶穌的源頭而言,祂是從聖靈成孕在童女馬利亞的腹中。在主聖別的出生裡,祂是那太初就有的話(或稱“道”;英文是:word;約翰福音一:1),是與神同在的話,是“是話的神”。毫無疑問,主耶穌就是神。另外從主的出生裡,祂又是經過了童女馬利亞九個月的懷胎所生下來的人子,所以確確實實地,主耶穌又是一個人。為著完整無缺地描述這麼一位奇妙的救主,許多聖經學者或教會牧者都稱呼我們的主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神人”,一個非常恰當的表達。這一位是人又是神,是神又是人的救主,為住在不可靠近之光中榮耀的神所膏,成了神的受膏者,耶穌基督,也是舊約聖經裡的彌賽亞。整本聖經啟示的中心,就是這一位奇妙的救主。

舊約聖經的第一本書創世記有“起初”的記載,新約中的約翰福音也有個完全相同的開始。約翰福音第一章第一節說:『太初有道,‧‧‧』。這個“太初”,就是“起初”。英文聖經裡寫的都是“In the beginning”,所以舊約中有“起初”,新約中也有“起初”。同樣的“起初”,同樣的開始,同樣的起頭。這兩個“起初”,遙指神的開始。神給了摩西和約翰同樣的發表,這兩個人可有著一千五,六百年的差距。摸到了“起初”,就摸到了神在創造裡的起頭。所以說,在創世記裏有神的創造,同樣的在約翰福音裡也有神的創造。神的創造,寫在聖經裡。詩篇九十六篇第五節說:『外邦的神都屬虛無,惟獨耶和華創造諸天。』只有神能創造,因為祂是那位信實的大能者以羅欣(Elohim),有尊榮和威嚴在祂面前,有能力與華美在祂聖所。(詩篇九十六:6)

箴言是一本智慧的書,其中也有一些經節,把神的創造和智慧的基督啟示出來。這是神給愛主的人打開的一扇窗戶,叫我們能看見神的創造與基督的關係。尤其在箴言第八章,特別講到“智慧”。讀經的人都知道這裡的智慧是“神的智慧”,而神的智慧就是基督。(哥林多前書一:24)第一節說:『在耶和華造化的起頭,在太初創造萬物之先,就有了我。從亙古,從太初,未有世界以前,我已被立。』(箴言八:22~23)這是一處講到主基督的經節。作為神之智慧的基督,出現於神創造萬物之先,那是在太初之前,是個不受時間影響的存在,是永遠。在永遠裡,主基督是與父神同在的子神。子神在創世之前就存在,展現出神一切的奧秘。對於人來說,聖經中所啟示出來的三一神永遠是一個吸引人的奧秘。人的各種理性,邏輯,探討,從來沒有能夠合適地解釋過三一神。三一神永遠是一個可以經歷的奧秘。主的僕人李常受弟兄在他的“新約總論”曾引路德馬丁的話來結束他的一篇信息(神─祂的身位“一”):『我們該活在簡單裏,不該在這深邃廣大的海洋中冒險前進,爭辯這類問題。因這論題(三一)極難捉摸,一來因問題微妙,二來也因我們軟弱。因此,盼望更巧妙的探求這些事,是完全愚昧且最為危險的。此外,那些忽略聖經,憑自己腦力來研討這類問題的人,就成了神的教師,而不是祂的學生。‧‧‧倘若理智在這裏攪擾你,產生問題如‧‧‧,那麼兩位神嗎?答案是:只有一位神,也仍有父與子。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要謙卑的回答:我不知道‧‧‧。』誠然,面對這樣的啟示,我們只有一個態度,就是“謙卑”。

我們在箴言第八章第22~23節裡,看見了基督永遠裡的存在。作為神兒子的耶穌基督,親眼看見父神如何的規劃創造,並參與其中。這整個創造是藉著神的兒子造的,並且由祂來承受。(希伯來書一:2)箴言第八章隨後的經節,更進一步地描述這些情形:『祂立高天,我在那裏。祂在淵面的周圍劃出圓圈,上使穹蒼堅硬,下使淵源穩固。為滄海定出界限,使水不越過祂的命令,立定大地的根基。』(箴言八:27~29)這些奇妙的敘述,不禁讓我們想到了平靜風和海的主,連風和海都聽了主的吩咐,停止了暴風巨浪對門徒們的威嚇。(馬太福音四:35~41)所有神的創造,都在主耶穌基督的觀看和同在裡成形並完成。

在整個創造的過程中,主基督並非僅是一位客觀的“觀察者”(an observer),祂乃是積極主動的“工師”(a master workman)。一位參與設計和工作的工師。卅節說:『那時,我在祂那裏為工師,日日為祂所喜愛,常常在祂面前踴躍。』神的創造,展現神萬般的智慧和祂豐盛的榮耀。神的兒子耶穌基督直接有份於神的創造,為智慧和榮耀所充滿,日日為神所喜愛,祂常在神面前極其歡樂地跳躍。大衛王從迦特人俄別以東的家裡迎回神的約櫃時,在櫃前踴躍跳舞(撒母耳記下六:11~15),應該也是同樣的喜樂,同樣的靈。人在地上的踴躍跳舞,不應該是一個儀式,一種藝術,應該是為著領會了神之創造之後的踴躍。踴躍之情應該是熱烈率直,沒有任何的矜持與修飾。基督踴躍的地方,就是神創造的地,地是我們眾人向神踴躍的地方,況且祂喜悅住在世人之間。(箴言八:31)

關乎神的創造,約翰福音開頭的話和舊約中的啟示有著緊密的關連,可說是異曲同工。在創世記中的創造記載,我們看見了稱為“以羅欣”的神,神的靈和神的說話。而在約翰福音中,我們看見了太初就與神同在的“道”。“道”就是發表出來的話,就是神的兒子耶穌基督,奧秘的神藉著兒子發表祂自己。我們眼所能見的萬物,是藉著這“道”而造的。(約翰福音一:3)有一天,主向門徒們說:『我就是生命的糧。』(約翰福音六:48)門徒的反應是:『‧‧‧這話甚難,誰能聽呢?』(約翰福音六:60)主說:『叫人活著的乃是靈,肉體是無益的,我對你們所說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約翰福音六:63)所以,約翰福音裡所啟示出來的創造,有父神,有子基督,也有是話的靈。這位奧秘的三一神,在祂神聖的三一裏,創造了萬有。在創世記中,神創造的第一句話是:『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創世記一:3)而在約翰福音第一章第4節說:『生命在祂裏頭,這生命就是人的光。』神的說話帶進光,這光乃是真正的生命。聖經裡所講的“道”實在奇妙,完全超出人頭腦的領會。不過,中國春秋時代的孔夫子曾說:『朝聞道,夕死可也。』(論語 里仁)顯然,這位中國歷史上出了名的聖人,對於“道”有著一種非凡的喜愛。聖人所體會的“道”與聖經中所啟示出來的“道”並不相同。真正的“道”會叫我們得生命,這是聖人在啟示進來之前所無法領會的。要稍能領會一點宇宙的起頭,需要神自己的啟示,願榮耀歸予獨一的創造主耶和華和祂的兒子耶穌基督,阿們!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