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物件、創意與人:美國博物館兩個案例的分析
2008/02/23 10:46
瀏覽2,320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物件、創意與人:美國博物館兩個案例的分析

Objects, ideas and People: Two Case Study of the Museum in America 

陳奕良 
 

前言

    美國博物館如同一面透視美國社會的稜鏡(M. Schwarzer ,2006:1)。博物館是一個不可自外於社會的文化機構,美國博物館的運作方式受到不同的思潮與行動者的影響。從美國百年的博物館發展史,可以理解博物館在美國社會扮演的角色。

    本文的案例針對契諾基印地安博物館(The Museum of the Cherokee Indian)與美國國家藝廊(National Gallery of Art)兩種不同類型的博物館,從美國博物館整體的發展脈絡,討論其功能與社會實踐深受哪些思潮與社會訴求的影響。前者的討論動機在於美國博物館對於原住民文化的重視逐年增加,彰顯原住民運用博物館維護與管理自己的文化的可能性。後者選擇討論動機在於該館是以國家的名義,以私人蒐藏品為基礎的國家級美術館。不只是傑出名作的蒐藏,還有兼具古典與現代交織的建築體。除了探究國家級繪畫聖殿的發展之外,並討論建築體風格的變化及藝術品普及於大眾的方式。

    兩個案例從美國博物館百年發展的歷史脈絡,焦點放在物件、創意與人的面向,討論兩館如何面對每一世紀的革新與社會訴求,運用博物館資源服務大眾。最後,為臺灣博物館發展提出幾項思考與建議。

契諾基印地安博物館(The Museum of the Cherokee Indian)

一、簡介

    契諾基印地安博物館(The Museum of the Cherokee Indian)建立於1948年,座落於北卡羅萊納州,1976年完成目前規模,1988年完成目前的展示更新,並設置了12000個展示格局。該館為一個非營利機構,其經費來源主要依賴門票與博物館商店經營的收入。契諾基印地安博物館的使命「做為契諾基人歷史與文化的見證,並以自已說故事的方式吸引觀眾的參觀」。除此之外,並創辦了契諾基研究的期刊,提供認識與研究契諾基歷史與文化的學術論壇。

    該館成立有一歷史淵源。十九世紀初,契諾基所在的土地被發現黃金,引起白人覬覦並迫害契諾基人驅趕至奧克拉馬荷洲,路程長達2200公里,造成契諾基人在路途中犧牲生命。這條被稱為淚水之路(The Trail of Tears),契諾基印地安博物館成了一個重要的還原過去歷史的場域;並於1987年被美國國會授權,成為具有官方認同的文化服務機構

二、自主的展示敘事

    該館廣泛的蒐藏品結合電腦技術,產生各種的影像、音像與錄像效果。這足足花費了三千五百萬美元完成的更新裝置,利用新穎的媒介敘說一萬兩千年前契諾基印地安祖先的故事。讓觀眾認識誰是契諾基印地安,及其歷史與文化的發展與艱辛的歷程

    首先透過電腦裝置引導並展現關於古老契諾基神話的故事小屋”(Story Lodge)。繼續將進入史前時期(Paleo period)看到乳齒象被長毛刺死,往前將穿越古森林時期(Archaic and Woodland period)看到人們為了生活需求,創造了農耕、交易與村落。

    這樣的展示型態有兩種訊息:其一是,19601980年代,博物館反映當時代社會運動與市民、弱勢族群的權利。黑人族群力求找回歷史的物質證據,並能夠獲得詮釋與展示自己文化的權利(M. Schwarzer ,2006:108-110)。契諾基印地安博物館以住民為主體敘事故事,呈現是整體的文化觀念。物質的實體(例如工藝品、檔案)則做為故事的重要媒介,尤其是史前時期的物質文化及大量的檔案保存良好,加強其可信度與觀眾的興趣。其二是,科技的進步與杜威(John Dewey)經驗學習概念,展示手法引用新的科技媒材,透過體驗方式來認識契諾基人。

二、教育資源與體驗式學習

    目標是提供關於契諾基文化與歷史的相關資料,並有資源可以讓學校老師運用。主要特色在於工作坊的設置與規劃,在你的教室使用博物館”(Using the Museum in Your Classroom)是一種讓觀眾可以將博物館視為另類的學習場域,使用博物館提供的資源。事實上,博物館專業人員在這工作坊的角色是輔助性的,最大的成果還在於工作坊可以讓觀眾自己來設計。這樣的概念是隨著美國博物館教育的核心落實的,影響重要人物便是杜威(John Dewey),讓博物館重視生活經驗的創造與觸摸物件的機會。以下是該館的課程資訊,特色在於藉由互動與體驗方式理解契諾基人的課程設計:

(一)契諾基的經驗(Cherokee Experience)

    工作坊是一種結合學術與學習經驗的,並且依照學習對象提供不同層次的規劃。這個工作坊已經在諸如匹茲堡、威爾遜、馬爾諸塞等大學(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Warren Wilson College;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Murphy Middle School; Macon Middle School; WRESA)提供服務。工作坊內容多樣,包含說故事、跳舞、動手做工藝品,甚至還有傳統契諾基食物的提供。

(二)契諾基語言教室(Cherokee Language Immersion Class)

    Bo Taylor來帶領契諾基認識語言的活動,內容較不涉及讀與寫。透過活動的設計讓參與者以契諾基語言為媒介實地參訪部落、沉浸於活動遊戲中,並與契諾基老一輩長者互動。

美國國家藝廊(National Gallery of Art)

一、簡介

    美國國家藝廊(National Gallery of Art),美國首都華盛頓特區的國家級美術館。由史密森機構管理,以聯邦基金維持的形式運轉,由獨立的受託人理事會管理,是一種結合國家所有權與私人經營的美術館。藝廊位於華盛頓憲法大道的第七街與第四街之間,建築體分成東西兩棟,以地下道相通。分別是貝律銘設計具現代感的東館,及由帕普設計具華麗典雅且充滿古典主義的西館。藝廊是由當時曾擔任財政部長的艾德魯˙梅隆(Andrew W. Mellon)發起,於1936年寫信給當時的法蘭克林˙羅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總統,提出捐贈自己收藏的藝術品,為華盛頓建立第一座的國家級美術(賈東編譯,2004:128)

    1941年西館落成。197861日,完成東館之後由梅隆之子保羅˙梅隆在總統與大眾的見證之下捐獻給美國人民。如同該館使命所言在於「為美國國家及全民服務,以維護、蒐藏、展示,並以高標準的學術與博物館專業,讓大眾理解藝術作品。」讓藝廊不只是國家文明的象徵,更重要需促使其與美國國民的關係更為密切。

二、東西兩館的建築風格

    早在1927年,梅隆曾出使到英國並被大英博物館的蒐藏與規模為之震撼。他曾言道:”華盛頓應該有一座巨大的國家美術館,我們沒有這樣一座美術館可以說是恥辱-我自己確實為之痛心” (引自賈東編譯,2004:129)。

    西館與東館分別代表20世紀古典主義風格與現代派建築的傑出作品:西館的設計上,南北方向是愛奧尼亞式柱廊,建築外部僅用壁龕與半壁柱裝飾,內部設計靈感則來自羅馬的萬神廟。這是美國學習傳統歐洲的風格,較少關注建築所處的環境與市民(M.Schwarzer ,2006:31)。這個反映了雖然1930年代現代主義風格興起,但是Beaux-Arts時期的古典主義風格,仍然深受帕普對於美術館展現藝術殿堂的想像,以及梅隆運用古典風襯托傑出藝術藏品的意圖。兩個建築風格都有其意圖與時代的影響,西館在新古典主義之上展現國家的氣度,東館在現代的線條中添增和諧的調配。兩者分別體現了20世紀30年代與70年代之間建築風格的變化。

二、蒐藏與捐贈

    藝廊藏品以19世紀的私人蒐藏品為基礎,完全不同於傳統歐洲是皇室的財產或是戰爭掠奪品。美國一次大戰後經濟與工業的增進,獲得相當大的能量可以取得藏品,藉此積累如同百科全書般的質與量,可估計年成長率將近1-5%,換言之,每一年約增加百萬件(M. Schwarzer ,2006:71)。

    1930年,蘇維埃政府出售俄羅斯大量珍貴繪畫,讓當時財力足夠的富商與鑑賞家得以收購(M. Schwarzer ,2006: 76)。梅隆在1930年初從列寧格勒的艾爾米塔什博物館購得21幅油畫作品。另一重要捐贈在1942年,來自於Widener家族有600餘件藏品,還包含中國瓷器、文藝復興的家具、珠寶及法國18世紀的裝飾藝術、書籍與雕刻,這些蒐藏品反映對於歐洲藝術古典時期的興趣 。其餘還有1943年,Lessing J. Rosenwald捐贈8000幅版畫與素描,其後還捐贈22000件作品。1962年,Chester Dale逝世,捐贈藏品給國家美術館,豐富了19世紀法國藝術的藏品。

    上述有如此多的私人捐贈品來源,除了經濟與背景條件之外,有一政策促使美國產生自由的藝術市場。1907年的經濟大蕭條,Morgan協助美國免於受到更大的波及,其影響力相對增大。1909年,通過Payne-Aldrich Tariff Act,讓Morgan存放在歐洲的藝術品可以免除高額的稅金進口。1913年,擴大範圍也讓當代藝術品同樣符合規定(M. Schwarzer ,2006: 74)。美國即使沒有傳統歐洲的大量藏品,私人蒐藏便在美國社會相對扮演重要角色。再者,這些私人蒐藏品都願意捐贈給國家,如同Isabella Stewart Gardner言道:美國這個年經國家就是需要Art,為年輕的國家增進文化厚度(M. Schwarzer ,2006:73)。

三、展示與溝通

    東西兩館雖然以地下道連為一體,但各自在功能上做了區分。西館一樓展示文藝復興的時期的作品、1518世紀貴族使用的家具器皿、羅丹與竇加的雕刻及林布蘭與畢卡索的素描等。西館二樓是國家美術館最精采的地方,展示1319世紀歐洲繪畫與雕塑、美國繪畫等。東館主要展示20世紀系列作品,包含畢卡索等名作。

   早在1920年,年代室(period rooms)也受到美術/藝術類博物館關注,藉此安排藏品的脈絡(M. Schwarzer ,2006:127-129)。藝廊的西館引用類似手法,為了讓展示室與作品產生和諧效果,展示室考量每一作品的地方與時期的風格,例如以木質的壁面十七世紀荷蘭的住家風格,成為彰顯藝術作品的另類作法,讓展示室本身也成為第二種觀看畫作的形式。

    一般藝術作品無法立即讓大眾輕易理解,導覽員解說是一博物館提供的重要資源,當時引用中世紀”docent”的概念,發展志工的解說員。1941年,西館啟用時即請解說員導覽。到了2001年,解說員更成了詮釋與溝通作品的重要媒介,並提供法、德、俄、日、義大利與西班牙等多國語言。此外,1958年,美國藝術類博物館首次安裝無線電的LecTour指南系統於主展場,提供觀眾持帶耳機了解相關資訊。2001年,新科技的進步,發展手持式的導覽機器。

    藝廊使命強調不只是宣傳資訊,還需要加強美學經驗促使觀眾輕易理解藝術品。以上參觀的輔助都是博物館提供的資源,讓觀眾與美術品的距離縮短。除了該館一系列的教育活動與教學資源的提供之外,導覽員的養成與引導是相當重要的。雖然東西兩館區分出二十世紀現代美術與十三至十九世紀繪畫的差異,但在參觀動線的考量是按照年代與國家而分類展示室,例如,十七至十八世紀義大利繪畫及十九世紀法國繪畫。在整個參觀動線可能無法按照藝術史發展脈絡而規劃,這時必須仰賴導覽員的協助。

結論

    契諾基印地安博物館是以第一人稱為主體說自己族群的故事,並引進科技媒材做為資訊傳達的輔助工具。主要是在創造博物館的參觀經驗,呈現是一個文化的整體概念。相對於美國國家藝廊,物件是私人捐贈為基礎,其性質屬於傳統歐洲傑出的藝術品,當初的企圖更是為了培育(culture)美國的智性與物性的發展。因此,從物件蒐藏的性質來看,已說明兩館的性質與目的之不同。前者受到50-60年代,美國對於族群、民俗與大眾文化的重視程度高,契諾基以博物館做為維護與發揚歷史文化的基礎。後者,則在20-30年代,美國將博物館視為國家與文化發展的重要象徵,匯集傑出藝術品添增美國文化的厚度。

    博物館運作與思潮,隨著美國社會的訴求,不斷挑戰與思考新的功能與定位。即使美國國家藝廊蒐藏品的性質相對高等的,對於藝術品的詮釋與溝通是不斷思考如何拉近觀眾與藝術品的距離。再者,博物館是發展多元聲音的論壇,如何運用博物館資源讓觀眾引發思考及主動地學習是需要博物館專業人員不斷需思考的。博物館非只是蒐藏物件,還需活用物件甚而與物件相關擁有者建立合作關係。

    有了「物件(objects)」,就需要「專業博物館人員(people)」的維護與研究,發展物件或是相關文化的知識,以其學術的知識的基礎添加「創意(ideas)」與社會/生活議題,轉化成具常識性的說明與互動的活動設計。這是美國博物館發展以來,三個相當重要的關鍵詞,也說明博物館工作是不斷需被挑戰與反省的,才能扮演好社會教育與實踐的重責。

參考書目

Marjorie Schwarzer , 2006 ,100 Years of Museums in America. AAM.

賈東編譯,2004,《大博物館》。北京:世界知識。

參考網址

http://www.cherokeemuseum.org/

http://www.nga.gov/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