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當仆街不再只是表演藝術
2011/11/01 07:03
瀏覽1,255
迴響6
推薦39
引用0
引用文章:無解的「仆街」符號 各自解讀

餐館賣含有豬肉的菜餚有錯嗎?看來好像沒有,但是如果這家餐廳希望吸引的顧客群主要是回教徒就是大錯。本文開頭引用的那篇文章作者之所以會以「無解」來為陸委會的「仆街」廣告下結論是因為沒有先思考觀光宣傳片的「目的」是什麼,同時也不了解「執行方式」必須根據目的而設計。我本人對「仆街少女」的表演藝術並沒有任何意見;那完全是她們的創作自由,但是藝術一旦被賦與商業的「任務」,藝術就不能夠只是單純的表達自己的想法;別人為何要為「你」從口袋裡掏出辛苦賺來的錢?顧客把錢交到我們的手上是以貨幣從我們這裡交換「他們」要的商品。

任何產品的開發,不論是汽車、消費性電子產品,或是西點麵包咖啡,如果想要成功,第一件事要弄清楚的就是「主要顧客群是誰?」然後就是「他們有什麼樣的特色,需求喜好是什麼?」連自己的顧客群是誰都搞不清就成功的案例當然有,瞎貓也會撞上死耗子,但是天天都過年的事情基本上是不會發生的。

我們要拍觀光宣導片,那請問,我們希望吸引什麼樣的遊客?主要從哪個國家來?年齡層大約為何?這些人來台灣最可能希望去哪裡,為什麼想去,去做什麼?如果我們認為「哪有這麼麻煩?反正觀光客越多越好,就算是外星人也沒關係」,那就錯了;分析主要顧客群的目的當然不是為了拒絕其他的顧客,而是為了把資源作最為妥當的配置。而且,沒有釐清顧客需求常常會造成什麼人都沒討好的結果。就像賣川菜的為了也想吸引一些口味清淡的客人,最後把菜色搞得重口味的嫌沒勁,清淡口味的嫌重濁,毫無特色,誰都不想吃。

仆街少女的廣告,多數的年輕人還有不懂廣東話的人看了也許覺得很有意思,但是那些人是這部廣告希望吸引的主要客層嗎?觀光宣導片的內容,必要時甚至必須根據不同國家的民情而有所改變。如果這支短片的訴求對象是香港觀光客,就必須要弄清楚什麼樣的年齡層會構成最主要的顧客群,然後就要弄清楚在那個年齡層中的多數人的需求與愛憎。

宣傳行銷絕對不是不能搞怪,但是前提必須是你的主要顧客群喜歡搞怪。服務業的服務是服務顧客,不是服務自我。台灣想要發展觀光,發展服務業,首要條件是了解服務業裡「專業的待客態度」為何。如果你的客人視牛為聖獸,你就不應該要求他接受我們自己視牛肉為美食的風俗習慣。

不過如此而已。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雜論
自訂分類:雜論
上一則: 李小龍超越的限制
下一則: 尋找賈伯斯
迴響(6) :
6樓.
2012/01/25 22:35
Planking
Planking是板材﹐加拿大漢說是他搞的﹐不知為何台要港譯﹐變成仆街。
馬最難過(我們)是對數字不用腦﹔失業率到3時就是全民就業﹐很多工找不到人﹐因為用人口與就業人口計﹐很多半就業﹐自顧的﹐不想做不用做的都要算入。香港試過3點多的失業率﹐當時各大報的招人廣告有二寸厚﹗只要會寫字都有工做﹐我求部下出洋差要加錢。另一項是對經濟指數的commitment; 來年歐債等風暴不能不算在內﹐我說過要全民發達只有男盜女娼﹐當說的是too good to be true 時﹐老闆們(人民)就不會放過你的。
並不是翻譯成「仆街」;仆街少女的「原作」就是「仆街」,但是英文無法翻譯「仆街」(比較接近的詞恐怕是 drop dead)。planking 只是一般的「惡搞」。
數量分析(quantitative analysis)並不容易,說「數字不會說謊」和「刀子不會殺人」其實非常相似;從來都不是「工具」本身的問題。 吶吶溪2012/01/26 05:43回覆
5樓. B
2011/12/07 07:01
一針見血的評論
雖然聯結文已經不存在,但完全同意格主犀利的觀點分𥇦!
台灣的行銷模式還處在"大雜燴”的階段,(如同眾多的政策一樣,也常常似是而非本末倒置,既捉不到重奌也少有配套的措施和細節)如果不懂得針對不同客群的需求來”販賣和推廣”,老以台式習慣的全家老少一起出遊的方式行銷,台灣的美和特殊如何能淋灕盡致的展現?又如何能吸引更細緻更多樣的客群?

其實只要拿台灣和瑞士的官方觀光網站來評比立刻能詳見抳端(不過也難怪,畢竟瑞士的觀光業盛行已久)。。。台灣推廣觀光業還有條很遙遠艱辛的學習路!
旅人世界 & B's 心眼 -
遊賞世間美的人、事、物...究境一探,是否真的"物以類聚"?
謝謝來訪並回應。
2004 年初我曾和當時的駐舊金山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的處長見面並簡短聊了大約一個小時,主題就是如何(在網站上)介紹台灣以招徠更多的觀光客。處長人很好,我們聊得也挺高興,只是當他告訴我「上面」有指示明年要「觀光客倍增」的時候我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君不見世上有多少餐廳開始營業的時候是生意興隆通四海,沒多久之後就是門前冷落車馬稀;為了要在如此短期之內「倍增」,很自然的就會做些飲鴆止渴的事;和毛澤東當年搞大躍進一樣。目標可以遠大,但是時間表要夠實際,而且觀光確實需要長遠的規劃,急著想要剪綵拍照邀功的政治環境很難讓專業活下去。 吶吶溪2011/12/07 08:53回覆
4樓. joycelinlin愷悅
2011/12/06 08:40
再聊一下

是的,商業廣告主要目的是有効,能促銷先行。與藝術美感不必然有關。

的確,廣告出發點在"注目輕鬆一下",不應說以為可以美化旅遊動機,應說是"聚焦"吧。我原意藉以說重視商機効果取向,就可能丟開美好價值的注目了。

您上次回覆的最末提示一個觀點,我很同意,要補提一下。藝術雖不一定唯美,強調表達內心也可,但若為使表達受注目,"特意的創新"而抹掉美感元素,很可惜的:

"---個人藝術創作偶而會有為了創造衝擊效果而使用讓人視聽不適的題材。 "

出處: 當仆街不再只是表演藝術 -  吶吶溪的部落格 - udn部落格 http://blog.udn.com/tjkendo/5799308#ixzz1fhzsLWx5
我們還在這裡談,馬上勞委會也「不甘示弱」,弄個主婦即貴婦的廣告來:「在家沒事還能領錢,難怪算命的說我有貴婦命」。自以為是的幽默讓辛苦持家的主婦看得非常不是滋味。
坦白說,我其實沒那麼詫異;台灣這幾年類似像這樣的例子真是層出不窮,凡事以「創意」為上卻忽略創意必須要有意義,創意是為了達到目的而不是目的本身。 吶吶溪2011/12/07 03:33回覆
3樓. joycelinlin愷悅
2011/12/06 00:05
小談一下

想在語意上小談一下。

商業化"取向",是會易於"疏忽"顧及美好價值。

疏於顧,不是不顧。是的,商業廣告也有不少突顯美好價值的,例如突顯家庭和樂的畫面,大自然一體共存共榮的畫面。

"美化",不等於一定會注意到顧及美好價值啊。例如這為輕鬆和趣味的仆街廣告,就是以"仆街"行動藝術想美化"輕鬆一下"的旅行動機吧,但是疏於顧及港人觀感。就似以玩笑的粗俚作題,可能有傷文化尊嚴了。換言之,港人少女好玩式行動作自嘲也行,作行動藝術也行。但借此畫面或借別人模仿此行動作廣告,則會讓港人有不舒服的反應。整體來說就是疏忽於顧及價值面了──本不宜用粗俚作題的,因為粗俚不是美好價值。

而比例上說,廣告的利誘吸引,趣味吸引,不都是為數較多的嗎?這是因為重商的取向。

不是如此的。廣告的設計有兩個關鍵,一是了解產品的性質,二是了解主要顧客群的喜好。可口可樂的廣告和女用內衣的廣告劇本非常不同,雖然兩者都是為了促銷。廣告行銷有好幾種「公式」,在此不多談,趣味也罷,利誘也罷,本來就是為了要把產品賣出去。哪一種方法最合適,就用哪一種方法,如此而已。賣高級女用內衣的,「絕對不可能」把廣告拍得很有趣味性。但是賣信用卡的就可以。
仆街少女觀光片的事件會發生,我其實並沒有那麼意外;這和商業導向與否其實並沒有關係。有些人把「創意」變成二字大明咒,覺得只要有創意就好,卻忽略掉在現實上,創意與創新是為了要達到某個特定目的,不能夠只是為了要「不一樣」而創新。
「輕鬆一下」能不能算是「美化」我不知道,這可能因人而異,但是重點在,這個輕鬆一下不是拍廣告的人輕鬆一下,而是要讓顧客覺得來台灣能「輕鬆一下」。我個人的看法是,這件事的問題不在於招攬觀光客是「商業活動」,而是不知道要怎麼宣傳。 吶吶溪2011/12/06 01:47回覆
2樓. joycelinlin愷悅
2011/12/05 00:03
再談

凡是商業化取向,事情就易疏於顧及美好價值吧。

"仆街"是非常無禮的俚語,相當於咒人去死,且不得好死。是早期些的俚語,聞說從英文俚語prook(跌倒)諧音過來的。現在已非常少用了,可能顧忌咒得凶怕會招報應吧。

華人社會好用粗俚不雅?只是看個人修為吧。有些人用,借以發洩,口爽;有些人認為這是庶民語言的特色,會用表示接近庶民,無階級隔閡。這些想法都不應認同吧。社會風氣要向上提升的,怎好慣用粗言穢語大罵或大咒呢?古時候孔子整輯民謠成詩經,挑選過,留下"温柔敦厚"的,以為"詩教",就是提升社會的語言風向啊,也是引導心念淳厚啊。

「華人社會對於使用不雅字眼較不敏感」的陳述指的當然是「現在」還有「大體上」。就跟一般人說「日本人很有禮貌」一樣:日本人當然多得是粗鄙無禮的,至於他們的有禮是否出自內心也是另一回事。
商業化並不代表會不顧美好價值;相反的,為了要博取顧客,商業化反而更會「美化」。反而是個人藝術創作偶而會有為了創造衝擊效果而使用讓人視聽不適的題材。 吶吶溪2011/12/05 03:14回覆
1樓. joycelinlin愷悅
2011/12/04 08:40
也小聊

原本網上少女可能是好玩或發現自己有這姿勢能耐,引起眾人好奇小成風氣。但是,"仆街"是廣東方言俚語,本屬罵人的話(我成長在香港清楚),拿來作宣傳廣告,是沒有清楚方言的含意吧,否則怎敢呢?方言各地不同,大家互聽不懂就是"雞同鴨講"(這也是廣東方言俚語曾在香港電視做為節目命名),容易引起誤會不尊重,這是語言溝通不良了!所以,用方言文字,必須清楚含意,特別是俚語和不雅用語。所以常想:各地方言有其本身歷史傳承,順其自然就好,不必刻意提倡自鄉的方言流行。中華民族這麼多方言數不清,彼此之間真是"雞同鴨講"。中華文字既已是一致,民國以來,又已訂以頗優雅的北平話為基注音成口講國語/普通話(個人覺得那些困難些的捲舌音和多"S"糸發音是聽來優雅悅耳之由),就多多用國語/普通話吧。

謝謝來訪並回應。
雖然我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我的推測,但是以港劇和港製電影在台灣流傳的廣度和時間,我認為台灣人聽過「仆街」這個詞卻不知道它不是好話的機會恐怕很小。華人社會對於使用不雅或是歧視性的字眼向來不覺得有什麼不妥;比如好好的燙萵苣偏要叫「燙大陸妹」,就連大陸妹這個詞本身就已經不是很尊重了。綜藝節目主持人是刻薄當幽默,立法委員之流就更別提了。事實上,事後曾經有記者訪問仆街少女,其中一人的回答就是「輕鬆一下有什麼關係」;換言之,她們就算一開始不知道,但是得知「仆街」真正的意思之後仍然不覺得有何不妥。
我不怪她們。第一,我在文章裡提到,作為個人的表演藝術我並沒有意見;那是他們的創作自由;第二,下一代(的觀念)有錯是上一代的責任,「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觀念不是他們自創的。這件事真正的問題出在觀光局(或是負責的單位);連這樣一點敏感度都沒有還能怎麼替台灣宣傳?觀光局的人雖然也是公務員,但是要處理他們的業務其實需要很好的商業頭腦,或是至少要懂得去請教真正的專家(如嚴長壽先生)。前幾個星期我在另一位網友的版上談到台北市牛肉麵節的翻譯問題,那件事也同樣暴露出政府機關裡承辦這些觀光活動的單位實在需要很多很多的訓練。 吶吶溪2011/12/04 15:5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