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管中窥豹江泽民(3)(读基辛格博士的《On China》)
2012/12/05 14:44
瀏覽1,182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江泽民时代,中国综合国力进步非常大,江泽民最为最高的领导,当然有很大的功劳。然而我还是对江泽民做出了负面的评价,为什么? 我没有任何政治背景,也不忌惮去批评一个所谓的核心,江泽民小时候没有抢过我的糖,也没有不给我弹弓玩,我对江泽民的评价完全是自己通过客观、公开资料观察后做出的结论。

把中国带上改革开放道路的是邓小平,而且89后再次把中国加速带入改革开放道路的也是邓小平,这个是事实。江泽民所做的是在邓小平奠定的、不可逆转之趋势的基础上的继续提升。没有邓小平(包括江泽民前期的所有领导人)打下的根基,江泽民根本没有办法去做。

而且我有理由相信,江泽民所做的事情,换了别人(比如朱熔基)一定会做的更好。

首先,重新启动中美关系,绝对不是江泽民的功劳,当然江泽民在中间发挥自己应该发挥的作用。 中国、美国之间的关系,取决于中国的战略选择(和平发展),和美国的战略应对(继续交往)。基辛格博士在写Bill Clinton 上台后的中国、美国关系的时候,有一些描述,可以证明。

我们知道,Clinton(任期1993-2001) 在第一个任期,对中国交往有很多波折,最根本的原因当然不是89的事情。基辛格博士在描述1992年中国、美国的胶着关系时,清楚写到:”如果苏联还是美国的头号敌人,没有哪个美国总统敢搁置中国关系如此长的时间(89-92年)“。我特意提出来,让大家看清楚:国家和国家之间的关系,是赤裸裸的利益关系,千万不要天真。Clinton 当时压制中国的一个理由就是人权,而且使用的一个重要筹码就是所谓的“最惠国”待遇。

后来的结果我们都知道,Clinton 最后被迫放弃了这样的策略,原因是中国根本不为所动,这样的压制对美国没有好处,因为美国企业的业务在中国很赚钱,有钱赚为什么要做二百五而放弃这个机会,而让别人(日本、欧洲)去从中国赚钱?基辛格博士在书里特别提到一个细节,当时美国方面派出了一个特使(好像是国务卿)去中国施加压力,是李鹏接待的,当时的会见气氛非常差,原文是“The most brutal"。李鹏的意思也就是当时中国领导层的意思:“中国的人权状况,是中国自己的事情,和美国人无关 (Not American's business"。美国碰了一鼻子的灰,最后Clinton 宣布把人权和经最惠国的事情脱钩。

美国人(好像是Albright)说:“中国是一个有着相当份量,非常非常骄傲的国家”。原文好像是:“China is in her own category, and very very proud". 意思就是中国是绝对不可能低头的,美国没有机会象对付伊拉克一样去打压中国。

我详细说这个,就是要阐述我的观点:当时美国在强硬试探后,被迫转向了,不是任何人的功劳,是国家利益决定如此,是中国的强大国力遏制了美国的企图。中国后来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和中国在这个期间的经济发展也不是任何人的功劳,是在中国的经济体制放开后,发挥了全体中国人的聪明勤奋所造成的必然结果。如果硬要说是某一个人的功劳,只有邓小平配,绝对不是江泽民,也绝对不是李鹏,也绝对不是朱溶基。

当然,江泽民作为当时的最高领导,是有功劳的,他在经济上没有走回头路,顺应了趋势而且也有所发展,从这一点来说,江泽民是合格的总书记。然而江泽民个人,没有能够克服自己的弱点,也给中国造成了非常大的损失。

我们上节说过,江泽民的缺点:“不自信、自负、虚荣”,而且我们都有事实做根据,绝对不是乱讲。这样的缺点每个人都有,然而在江泽民身上格外突出,特别作为国家的领袖,还因此给国家带来了麻烦。

一 对于法轮功的过度反应

法轮功是李洪志这个人敛财的工具,本身就是一个骗人的“宗教”。世界上这样的“宗教”很多,我们应该反对。但是骗子是李洪志,再加上少数的为首的一些人,如果这些人不知好歹,闹出了动静,抓几个为首的,哪怕枪毙几个也可以(枪毙没有必要)。可是最后竟然变成了全国性的压制运动,全国各个地方都建立了什么办公室,养了无数的人,烧了天文数字的钱,有这个必要吗?

授人以柄倒是小事,反正西方有的是机会去“批评”中国。法轮功被外部势力利用也是小事,西方随时可以找到马仔。关键是这个事情弄得这么大,想想看,在全国所有的县市都成立了办公室,专们养了一大群人去处理法轮功,这些人为了自己的饭碗,一定挖空心思弄出大动静!几千万的法轮功学员,多数都是穷苦的老百姓,这样去整能不招民怨、丢民心?这不是愚蠢?这就是江泽民的“不自信、自负”造成的恶果。在处理之前,考虑后果了吗?这个事情是江泽民一手推动的,绝对没有疑问,江泽民真愚蠢也。

二 对于台湾局势的误判和错误应对:

江泽民有两个失误。一是对李登辉倭的认识不够深刻,江泽民的情报方面出了问题,江泽民的判断有误。江泽民过早向李倭提出了最优惠的统一条件,仅仅要名义上的统一,连自己的国号、国旗、国歌都可以改,这样的策略提的太早,打光了后人所有的牌,而且打给了最不应该的人 : 李登辉。 这样的优惠条件对李倭根本没有任何效果,将来即使李倭下台,这样的谈判条件已经成了废牌,非常可惜!胡锦涛也绝对没有更好的政治牌可出了,江泽民失尽了中国大陆的政治先手。 二是对台湾的民意认识有出入,太倚重大陆方面的军事实力。当时民主化浪潮席卷全球,台湾人觉得开放选自己的总统是非常开心、进步的事情,是走入先进国家的门票,是开天辟地的大事。在这个时候中国大陆大规模军演授人以柄,而且适得其反,结果正是如此。

江泽民对于李登辉的误判也就算了,可以推托为情报失误。江泽民的对台军演,是非常愚蠢的策略。这样的大规模军事演习只有在两种条件下可行:(1)处于守势,自己比对方弱小很多,军演以示决心,让敌方知难而退。 (2)处于攻势,自己比对方强大很多,军演示强,不战而屈人之兵, 这两个条件当时我们都没有。 我们不用考虑(1),因为中国大陆不用担心台湾来犯,那么我们看看(2)。从台面上看,中国大陆是比台湾强大很多,然而有个大问题,就是在台湾那一块,中国大陆并没有绝对军事优势,中国的海空军在某些方面甚至还有劣势,再加上一个虎视的美国,中国方面真正威慑的力量就是导弹,所以那几次军演也是大大发挥了导弹的威力,这是正确的策略,但是使用军演威慑有一大原则,就是不要多,必须要少而狠,否则就被人看破手脚,证明你还是不敢打。江泽民就犯了这个错误,1995年多次演习,没有用。1996年又多次演习,还是没有用,而且美国派出2个航空母舰,更加助长了台独的嚣张。

这样愚蠢的军演,是自取其辱,而且让台湾人离心离德。 中国绝对可以找到其它更好的方法,而且我认为,1-2次军演展示决心就足足够了,大国发威,必须少而狠,否则就要打太极,就装没看见,耐心等待时机,一定会有更好的机会。

我个人认为,果断强取离岛,或用刺客斩首李倭都是更好的办法。如果这两个都不可行,就狠狠军演1-2次,然后枕戈待旦,从长计议。美国绝对不会允许台湾做宣布法理独立的蠢事的。看不破这一点,就是愚蠢。

这也是江泽民的“不自信、自负”造成的恶果。在运作之前,考虑后果了吗,有后手准备吗?

在江泽民离任前,就台湾问题和基辛格有一次谈话,基辛格专门写了下来。江泽民的意思是:”中国、美国友好符合彼此的利益,但是台湾问题要慎重,如果13亿中国人民的怒火....我不得不...“。基辛格把这个当作挑衅:”如果这样的悲剧发生,虽然我个人向往中国、美国的友好,我们也只好..."。 江泽民这样的说法是非常笨蛋的,想想看:战争或和平是领导人根据局势所决定的,何必非要扯上13亿国人? 扯上13亿的人,就是因为这1个人(江泽民)没有自己的主见和胆识,这就让基辛格(美国人)看破了手脚,反将了一军。 另外一段江泽民的话:“...东方和西方应该彼此包容各自不同的制度,也许这是我个人天真的想法...”. 龙的传人说:“Yes, 江泽民同志,你真的太天真。中国和西方的矛盾或包容,不取决于中国的制度,只取决于利益“。

三 轻信阿谀奉承之徒,仓促访问日本

江泽民在1998年出访日本,也是一个非常错误的举动。 当时一个所谓国事访问,变成了江泽民和日本人之间的唇枪舌剑,看起来很威风解恨,却证明了江泽民的愚蠢。想想看,国家元首访问另外一个国家,就是一个友好的象征,如果连这个表面文章都做不好,那就根本不应该去。

当时中国、日本之间较真的一件事情就是日本对侵略战争的反省,中国方面非要得到一个正式的什么东西,有必要吗?日本这个国家本身就是一个奸诈、不思悔改的国家,而且绝对不可能因为江泽民访问就改变,难道不是?如果访问的目的是为了这么一个纸面上的所谓声明,那么在访问前就应该谈好,否则就别去。 江泽民如果不知道日本的态度,就是江泽民的愚蠢,如果知道日本的态度还非要去,专门在日本国会唇枪舌剑,也根本没有必要,如果江泽民想代表中国人民表述中国人的愤怒,就在中国国内由民间去做好了,一定做的更漂亮、更有气魄。

国家元首出访,一定要有个外交气氛,否则就是自欺欺人,自取其辱。江泽民犯了这样低级的错误,可见江泽民周围的外交团队一定是布满了溜须拍马之徒,即使有敢说真话的人,恐怕江泽民也根本不听。

这对比胡锦涛2008年访日,非常清楚。胡锦涛在小泉纯一郎做首相的时候,根本彼此都不见面,因为气氛不对。一直到福田上台,整个氛围扭转后才去的。元首外交就这么点事,不用多大的心思,本身就应该是一个大忽悠的过程。

四 贪权恋栈,架空胡锦涛 

江泽民最大的错误,就是在自己任期到的时候,没有给胡锦涛创造一个施展的条件。中国自从邓小平后,已经没有强人,而中国的政治局本身就是一种集体领导制度,在这个制度下,各个常委的通力配合非常关键,否则政令就无法畅通。江泽民为了自己能够继续施加影响,留任了军委主席,而且把自己的5个亲信硬放进政治局常委会,下面就是16大后的政治局常委:

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曾庆红、黄菊(2007年6月死),吴官正、李长春、罗干。 这里面一共有5个江泽民的亲信,胡锦涛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如何施政?

邓小平过去虽然有绝对的权威,但是他还是会放手让总书记做事情的。赵紫阳、胡耀邦都是最后出了“乱子”才被换下来的,这是我们都看得到的。而且邓小平也知道江泽民没有根基,所以特意发明了一个“核心”的名词,就是为了加强江泽民的权威,也的确起到了这个作用。

既然已经有了这么个先例,江泽民为什么不萧规曹随? 想想看:中国的政治局常委制度,本身就给总书记设置了很多的限制,内部制衡得厉害。如果是为了国家的利益,就应该放手让胡锦涛去组织一个自己可以合作的团队,因为,即使是胡锦涛挑选的人,也绝对不会只做绣花枕头,毕竟是集体领导,这样的制衡力量是一定存在的,也是健康的。

而现在江泽民在里面放的自己人占绝对多数,这样的制衡有什么目的呢? 除了让这个国家的政令不畅通,让江泽民个人的意志得到发挥,还有什么正面的作用?这样的状况一直到17大后,还是没有彻底改善,9人的常委会里面还是有4个江泽民心腹。胡锦涛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走了10年,中国这个国家在这样的环境下得到了什么?过去10年是中国非常好的战略机遇期,可是因为自己内部的扭曲的权力制衡,中国根本没有大刀阔斧地做些事情,江泽民不是误国误民?

这些问题还只是我们百姓可以公开看到的,那么我们看不到的事情多少呢?我希望中国的政治家能够吸取江泽民的教训,不要再做这样愚蠢、自私的事情。

未完待续 (下节谈胡锦涛)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