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管中窥豹江泽民(1)(读基辛格博士的《On China》)
2012/12/01 04:00
瀏覽1,033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上接 管中窥豹邓小平(读基辛格博士的《On China》)

在读者看文章前,我要先提醒读者,我是对江泽民有负面看法的。我希望自己写的更加客观公正,也努力去思考,然而我的主观看法是个事实。

江泽民时代,是中国发展非常关键的时代,是中国真正进入国际社会趋势的大发展,我们说到江泽民,就必须要先谈当时的邓小平,因为邓小平对江泽民后来的政策影响是巨大的,何况邓小平是在1997年才去世,而此时的所谓江泽民时代(1990-2002)已经过了一半。

我们都知道,邓小平在世时,始终是江泽民政权后面的事实掌舵者,这个没有疑问。我对政治人物是没有兴趣的,比如所谓的政治局常委是谁谁谁,我看见这个就皱眉。但是提到江泽民时代,有必要讲,因为这个对了解江泽民的执政有启发的意义。我说过,政治没有什么高深的,中国共产党在深宫刀光剑影,似乎很精彩,但是最后端上来的菜是牛肉还是豆腐,老百姓能明白。

他们自以为了得,在厨房热气腾腾地干了半天,没有人知道他们放的是什么佐料,但是他们一出来,全中国人民都闻到了他们身上的酱油味儿。

江泽民上台是在89年后,原因大家都清楚,为什么选他,大家也基本知道。主要就是他治理了《世界经济导报》,符合当时的政治氛围,他是李先念和陈云推荐,邓小平认可。89年是邓小平政策退缩的年份,也应该是我们中国人永远记住的年份。因为这年发生的事情,应该成为中国人的历史教训。

邓小平是中国经济改革的推动者,这个绝对没有疑义。我个人认为,邓小平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尝试者,只是这个改革夭折了,或者说邓小平先生在政治改革的旅途转向了,因为中国这艘巨轮碰见了巨大的风浪,所以邓公不得已而做出的战略转移之妥协和决定。

基辛格在他的书里清楚写到:“我们在和中国人接触的同时,必须要发展和苏联人的关系,这样才符合我们美国的最大利益”。我希望大家仔细看清楚,中国、美国、苏联之间的博弈是战略级别的,是非常复杂的关系。

中国只有在美国、苏联之间的实力平衡条件下,才能取得最大的游离空间,这个平衡在90年代初被彻底打破,因为苏联开始解体。“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是尝试过走完全倒向西方的道路,而且是由最亲西方的叶利钦总统主导,然而最后走了回头路,被迫和中国建立了苟且的伙伴关系,这是国家利益决定的,和俄罗斯的政治制度没有关系。我个人认为,当时的西方过于自负,战略上犯了巨大的错误,没有能够稳定住俄罗斯人,实在过于贪心,实在太缺乏耐心。

我上面说,邓公是支持政治改革的,我有自己的证据。邓公不是一言堂,虽然功高权重,还是必须要和陈云、李先念、薄一波等老人商量。这个里面的细节我没有去了解,但是这种妥协和谈判是一定存在的。邓公是一个实用主义者,一些自以为聪明的人还因此取笑邓公,认为邓小平没有理论高度,这些人非常天真、非常自负、非常书呆子,所谓的理论必须被实践证明,而且中国的政治环境如此复杂,根本没有形成理论共识的空间,“摸着石头过河”看起来平淡无比,却是最正确、最可行的道路。

为什么我说邓小平是中国政治改革的尝试者?因为胡耀邦和赵资阳都是邓小平所欣赏的人。他们两个人的政治理念是得到邓小平支持的,他们是邓推到前台的人,一旦邓放弃对他们的支持(不是反对,是放弃支持),他们就垮台。在中国这个政治氛围下,邓小平很多话是绝对不可以说的,他可以放手让赵资阳他们去做,但是出了问题一定要由赵资阳承担。邓小平的”一个坚持,四个基本点“,出发点是为了中国的稳定,是邓公实用主义的基石,是邓小平绝对不可能放弃的。“摸着石头过河”是在这个基石上的实践,一旦中国过了河(崛起成功),后面的事情如何?邓小平有自知之明,他控制不住,也不打算控制。

举个例子,当时赵资阳在89前推出了“党政分开”,实质上就是把中国共产党从中国政府的具体运作里分离出来,是逐步实现宪政的尝试,是为中国政治建立长久稳定制度的探索,这个东西没有邓小平的支持是绝对不可能推出来的。邓小平是赞成这样的尝试的,但是有一个最重要的前提:中国的政局必须稳定。即使赵资阳后来下台,从他个人的回忆录里,也可以看明白,赵资阳对邓还是很尊敬的,虽然他满腹牢骚。(我个人也很喜欢赵,认为其未得时,有冤枉)其它还有各样的传闻,但是没有被公开证实,所以我不多说,因为不准确。

基辛格博士在江泽民任上海市委书记的时候就认识,后来江泽民出任中国共产党总书记,基辛格开始更多接触江先生。 从基辛格博士的书里可以看出,当时邓小平是迫切渴望建立江泽民的威望的。“您有没有见江泽民同志?一定要去见他,他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人”这是邓小平见到基辛格博士后的话。

“邓小平先生让我转告您,我作为党的总书记,全权负责我们的谈话”:这是江泽民告诉基辛格博士的。当时89刚过,苏联开始解体,局势还没有太明朗,美国还没有敢和中国完全闹翻,布什总统派出了特使去见邓小平,言词恳切,希望中国理解美国采取的严厉制裁措施。其中的一个细节就是方励之先生,当时方先生在美国使馆避难。

邓小平亲自和美国特使谈判方励之的事情,因为美国想把方励之弄到美国,而邓非常果断,顺水推舟,提出了以此做交换,取消对中国制裁的一揽子计划。邓小平的这个动作非常干净漂亮,用非常小的代价(一个人)去换来整个国家的利益,是以小取大的经典。当时也的确达成了模糊的共识,因为当时的中国,对于美国、苏联的博弈已经没有那么重要,苏联败局已定。这个模糊的共识始终没有完全被美国真正兑现,比如武器禁运和核心科技的封锁等。

从这以后,邓小平在基辛格的书里就再也没有出现,可见至少在台面上,邓小平完全退出,而由江泽民主导外交。我此时想到邓公,很感动,邓公以他特有的中国四川人的精明,不计小节,不贪虚名,为中国之崛起做了盖世之功,我们要永远记住邓的丰功伟绩。89年是中国的悲剧,是超出邓公的控制的,后来有中肯的西方人评价这次悲剧,说过“谈判是需要有共识的,当时的学生代表们内部混乱,可以随时推翻已经达成的共识,中国共产党方面一筹莫展”。鄙人名微言小,拼拙力为邓公正名,恳请所有的中国人,客观看待89。

基辛格在书中,对江泽民的评价,是以一段中国官方的介绍开始,书是英文,我只能靠记忆来翻译 “江泽民同志祖籍...有都市历练...有学者风度...“

那么,我们这个有学者风度的领袖,是如何带领中国走出自从中国共产党建国后,国内外局势最复杂的阶段呢?下面是江泽民第一任政治局常委名单

江泽民、李鹏、乔石、姚依林、宋平、李瑞环

从上面的名单可以看出,江泽民取代了赵资阳,而胡启立被宋平、李瑞环取代。我们都知道,李瑞环是邓小平比较欣赏的。江泽民也是邓小平所大力扶持的,而乔石是很让江头疼的一个,李鹏被邓小平冷落,没有做上总书记。我个人的看法是,邓小平根本不欣赏李鹏,邓小平可以接受江泽民,但是绝对不可能接受李。从这个名单我们可以看出,当时江泽民的权力基础非常弱,必须要得到邓小平的支持。这未必是邓贪权的选择,因为当时只要邓活着,他就是最高的权威,最后的仲裁。

江泽民是邓小平妥协的产物,我并不是讲江泽民是为邓所不喜欢的,不是的,如果邓想让江泽民下台,邓是可以做到的,然而他最终没有,而且给江泽民了最大的支持和帮助。我们知道,89后有一段时间,中国政治左转得很厉害,当时在中国的人都有体会。

邓小平容忍这样的左转3年不到,开始了他著名的92年南巡。有消息说当时的邓对江泽民、李鹏非常不满意,准备换掉他们,这个绝对不是空穴来风,我们当时在国内的人都能够感觉到,都起了疑心。在中国这个对政治异常敏感的环境下,邓小平一定知道自己说:“谁不改革谁就下台”的冲击,邓小平是有后手准备的,我相信这个看法。

然而江泽民是非常聪明的,转向非常快。基辛格博士对这一段的描述是把邓小平南巡的行程当成是邓江联盟的出击,这个可能性当然有,但是我仔细分析当时邓的语气,我有保留的看法。

我要指出,江泽民本身不是一个左派,江泽民和邓小平一样,是一个实用主义者。这从他后来的三个代表理论的出台,可以验证。那么,为什么江泽民当时要左传呢? 因为江泽民高估了国内外局势的挑战,做的过头了 ,当然他本人也有倒向左派势力的嫌疑,当时的“伪左”实力大,然而江泽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他的政策被邓小平反对,他完全可以倒向邓小平。江对时局反应过度: 我个人认为,这是江泽民执政的一大短板,也是邓小平不可能犯的错误,因为邓比江老道冷静太多。


未完待续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