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管中窥豹邓小平(读基辛格博士的《On China》)
2012/11/29 03:05
瀏覽1,282
迴響1
推薦2
引用0

上接 管中窥豹毛泽东(读基辛格博士的《On China》)

在谈邓小平之前,我要先谈周恩来先生。我知道现在国内外对于周公有很多各种各样的评价,然而周公是一个伟大的外交家,也是一个非常富有人格魅力的人,我们中国人要永远记住。人无完人,在特定历史条件下,人的主观意愿是受制于客观现实的,评价周公就要如此,周公的职业精神和外交模式,应该是我们中国外交的特色和中流,不如此,中国的外交界就是在糟蹋先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我非常佩服周公,特此提出。

毫无疑问,从基辛格博士的《On China》可以看出,基辛格是非常非常欣赏周恩来的,基辛格欣赏周公,首先是作为一个外交同行,从职业水准和职业操守上的佩服。基辛格博士对于周恩来的评价,使用的是“graceful"(优雅)二字。想想看,周恩来先生当时已经是重病在身,快进棺材的人了,得到如此的评价,可见周公做人的功力。

基辛格博士说,周恩来是他一生外交生涯(书是在奥巴马上台后写的)中,最与众不同,令人刮目的人物,他原文使用的是(The most) 我特别在这里提出,因为一些自以为是的人写了一些特力独行的文章,挖苦讽刺周公,我们就让基辛格(一个外国人)的评价给大家一个最客观的标准,以正视听。

基辛格博士说的非常明白,他和周恩来是绝对的“君子之交,淡如水”,为什么呢?因为基辛格博士在《On China》写的很清楚,周恩来在和他谈话的时候,从来没有多谈一句工作以外的话,也从来没有提起过自己在政治上的处境(当时周公非常不容易)。然而,当中国的后来人与基辛格博士谈到周公的时候,经常使用“您的朋友,周恩来”的讲法,对于这个讲法,基辛格博士是不认可的,因为周恩来从来没有机会去跟基辛格做朋友,他们只是谈判的对手。然而,基辛格博士特意白纸黑字写下 “对于这个讲法,我非常引以为荣”(consider this to be my honor)。 通读基辛格书的上下文,可以深切体会基辛格博士对于周恩来先生的尊重和爱惜。

作为一个人,周恩来是为基辛格所非常喜欢的,这和基辛格对毛泽东的看法完全不同。这也与周、毛二人迥异的个人气质和不同的政治地位有关。

在结束对周公的评论之前,我要最后提一下邓小平先生对周公的评价:“周总理在文革中,做了很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说了很多他不愿意讲的话,是违背他本人意愿的,我们的人民了解,也一定会原谅他,因为他不那样做,会给我们的国家造成更大的损失”。我个人认为,邓小平是在一些事情上,和周恩来是有冲突的,但是邓小平对人的评价很得体,也非常客观,邓公很懂大局。

邓小平和基辛格博士的接触,是在邓小平第二次被毛泽东先生起用就开始的,当时的邓小平的一个作用,就是被毛泽东用来去架空周恩来,因为当时的周被毛泽东削去了实权。这个基辛格也非常清楚地在他的书中有写,因为当时的邓小平在和他谈判时,总是避谈关于周的事情,毕竟毛泽东已经作出了决定。

邓小平和毛泽东、周恩来的风格是非常不同的,我认为开始基辛格博士并不是非常看好邓小平的本事的,我是从书中自己揣摩出来的,基辛格是一个做外交的人,说话非常含蓄,但是仔细去品,再动动脑子可以明白。

基辛格博士对于邓小平的直观印象是:“有一双深邃眼睛的,身手灵活的小个子”(我对眼睛的描述可能有出入,因为我完全是凭借自己的回忆,“深邃”可能原文是“伤感”或其它什么)

我为什么说基辛格博士开始并不是很看好邓小平的本事呢?也是我的一家之谈:首先基辛格作为一个和周恩来交往多次的人,很敬重周恩来,而周邓的风格差别巨大,基辛格主观上有些排斥取代周先生的邓,这是为其一。而且基辛格博士使用了一个“develop"词汇(发展)来描述他对邓看法的转变,转变的过程他没有直接说,我后面会讲。我要先说出基辛格博士对邓小平的最终看法:非常钦佩,基辛格博士的原文是"tremendous regard"),既然有”转变“,那么开始基辛格一定不是有"tremendous regard"。 

基辛格真正和邓小平认识,是在文革后,邓公真正出山的时候了,当时华国锋先生还是名义领袖,而邓只是副总理,却是有有真正大权的。

邓公出山后,在中国的政坛上干了很多事情,但对于基辛格博士来说,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邓公作为副总理的外交出击和邓公运作的对越战争 (基辛格博士称为“第三次越南战争”,第一次是法国对越南,第二次是美国对越南,中国是第三次)。邓小平的这两个动作,在我看来是改变基辛格博士对邓小平先生看法的关键。

基辛格个人认为,毛泽东更象一个皇帝,召见各个国家的使臣,谈话的地点多是在毛泽东的居住地,而且毛喜欢居高临下地做指导,毛爱思考,毛喜欢谈哲学。而周恩来在基辛格看来,是一个楷模型的、非常敬业的中国传统官员,是有儒家风范的。而邓小平,基辛格最突出的印象就是非常果断,每次谈话从来没有多余的客套。这也是他书里的表述,我做的总结。 我说过,外国人看中国领导人,总是有雾里看花的感觉,而邓小平是个例外,基辛格说邓小平是个非常直白的人,属于一讲话就马上进入主题的那种,是“直”不是蠢,两者有本质的区别。

我前面讲过,邓小平的外交出击和中国的对越南战争改变了基辛格对邓小平的看法。为什么?我不想废话描述邓小平访问东南亚、日本、美国的浩大行程,因为很多人都详细写过,我也没有更多的资料去描述对越南战争,这样的书和文章一定非常多,我也没有时间去查,但是我要从基辛格(美国人)的观点来阐述,为什么邓公的作为深刻地改变了基辛格的看法,这个要从当时的国际环境谈。

当时美国和苏联是战略对手,中国是和美国事实的同盟关系。这里我要补充我上篇的一个观点,就是对于当时的美国,中国这个“盟友”的份量是远远超过欧洲和日本的。我要再废话几句,因为很多中国人很自卑,而且也不理解中国的外交政策,对于我这样的说法很不认同,认为我是阿Q, 夜郎自大的自吹自擂。想想看,当时的中国那么落后,而欧洲和日本无论是科技还是经济力量,远远走在我们前面的。

首先,美国对当时中国的倚重远超过欧洲、日本,这不是我说的,是基辛格博士书里的意思,看了他的书你就应该得出这个结论,否则您就根本没有战略脑子,你还是去玩玩乒乓球合适。

再者,中国和欧洲、日本有很大的不同,非常关键,中国是一个外交绝对独立的国家,而且综合国力的份量很重。欧洲、日本是先进,但是他们是服从美国的,是要美国保护的国家,他们连自己的命都需要美国人来保护,怎么可能有独立的外交,怎么可能有独立的战略?他们无论如何强大,也是美国战车上的兵,顶多是军衔不同而已,他们是牢牢控制在美国手中的,美国人当然不用花更大的心思去笼络他们。而中国不同,中国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力量,中国当时,同时反对美国、苏联,这是当时的中国,特别是毛泽东的选择。但是您别忘记,中国可以不这样选择:中国可以选择和美国合作,也绝对可以选择和苏联合作,这一点,中国是有绝对自主权的。大家不要认为中国如果和当时的苏联合作就是投降,中国这种份量的国家,无论和谁合作都一定有相当的自主权。当然,权衡利弊后,毛泽东的中国选择了美国。如果当时是林彪掌权,中国非常可能会走另外一条路,不是吗?中国是美国,苏联博弈胜负的关键,中国偏向谁,那方的博弈就占了优势。

有“聪明”的人一定会问,那中国为什么不明智一点,学习欧洲日本,多从美国那里搞点好处,这样中国人就不会吃那么多的苦头。这个话题太大了,我今天不多谈,只告诉您结论:”中国没有选择“。下面我们回归主题。

当时的美国、苏联的博弈是全球性的,在亚洲,苏联的最重要盟友就是越南,而当时的越南刚刚赶走了美国人,气势非常猛,准备建设一个大东南亚联邦,至少包括了现在的越南,老挝,柬埔寨和部分的泰国。当时的越南是有这个实力的,而且这个企图也是整个越南民族的企图,胡志明就是一个最重要的倡议者,中国和美国都明白的很,而且中国、美国都不愿意看到越南成功。

基辛格说,中国和美国对于越南是有共同利益的,就是都从内心支持分裂的越南。龙的传人要告诉基辛格博士“这是你们美国人的看法,中国人没有这么龌鹾,中国人是现实的民族,是尊重别人的民族”。这话我们要让越南人听听,现在美国人不是正在拉拢越南人吗?这话刚合适,中国要学会下狠棋,别总是被美国人忽悠,即使对方是基辛格博士。

为什么美国害怕越南成功?您打开地图一看就明白,东南亚半岛攸关美国的亚洲战略利益,没有了东南亚半岛,日本、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新加坡的命就被美国人的对手苏联掌握了,那么美国在西太平洋就处在非常被动的局势,美国在亚洲的战略盟主地位将非常危险。

美国人处在这么个关键的时刻,问题:为什么美国不出手?答案: (1)美国曾经出手,但是被中国(包括苏联)大力扶持的越南打败了。(2)美国人是精明的,赔本的生意他不做,因为现在有了中国做伙伴。问题:中国为什么这么愚蠢,帮助一个混蛋越南?答案:”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中国不是日本、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新加坡。中国绝对不允许苏联支持下的越南掌握东南亚半岛,因为中国有出手的能量。而且中国的战略后方也绝对不允许再出现一个强大的敌人。中国有绝对出手的理由。曾经有人发屁文,说邓公打越南是为了加入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是在交入场费,写这个混蛋文章的人连乒乓球都不配玩,而是应该去擦擦球桌。

 邓小平治理下的中国,是不会为美国火中取栗的,中国这样做,是为了自己国家的利益。中国从来没有和美国正式结盟,对于这一点,基辛格博士是非常敬佩的。我的看法是,美国一定向中国提出了正式结盟的试探,但是中国没有接受这个邀请。基辛格博士从来没有说,这也是我从他的书中揣摩出来的。

基辛格博士很认可和佩服中国的做法,他的原文大意是:”没有正式的结盟,却把双方 共同的国家利益发挥的淋漓尽致,中国的做法是绝无仅有。如果这个世界的国家都有中国的智慧,就会得出同样的结论:所谓的正式结盟是没有必要的“。

我特意提出这些话,因为我们中国现在面对美国的战略围堵,美国使用”巧实力“怂恿了和美国有”正式结盟“关系的日本、菲律宾。这很重要,因为基辛格说的很清楚,正式结盟的条文是空的,没有共同的利益,在强大的美国人看来,是一张废纸。这个东西日本应该看看,掂量掂量。中国人要学习邓公的智慧,看清楚这一点,最大化自己在东海、南海的利益,因为日本、菲律宾和美国的国家利益不是完全重合的,我们有很多的机会可以出牌,要聪明如邓公,果断、耐心而且沉着。

邓小平的外交出击(东南亚、日本和美国),目的有二:(1)打招呼,中国准备动手修理越南。(2)谈生意,中国准备发展经济,中国需要22年的和平,为什么是22年?因为当时是1979年,邓小平希望和平能够持续到2000年,一共22年,邓公的算术非常好。

中国修理越南,是非常果断和大胆的举动,因为当时的苏联陈兵百万,虎视于中苏边境,而越南和苏联是有”正式同盟”条约的,这个条约才刚刚签署。中国修理越南,用邓小平的话讲,实在是“摸老虎屁股”。 

中国修理越南,是符合美国人利益的,美国人当然开心。但是美国人非常精明,没有提供 实质的支持,连口头的支持都没有。当时的美国总统卡特,甚至对邓小平的计划表示了关切(卡特在私下也写了一个纸条给邓,内容至今没有公开)。当然美国放话给苏联人:“亚洲的事情,外部势力别乱动”。美国给这样的话当然好过没有,但是中国人根本没有必要领情,因为即使美国人不说这话,苏联也不敢乱动。而且越南的坐大,美国人是有责任的。

后来通过华国锋,邓小平把中国的立场讲的很清楚:“苏联在边境有一百万的军队,但是打中国是不够的”。可见中国是有备而来的,是慎重掂量过的。

问题:苏联的原子弹呢?答案:中国也有。原子弹是吓唬人的,只有疯子才敢对有核国家用,邓小平和苏联人都不是疯子。

中国几十万大军冲入越南,占领(据说也破坏)了几个越南省会,不到30天就退出,苏联发表了“相信英雄的越南人民的力量”声明,根本没有实质军事动作。邓小平摸老虎屁股摸的漂亮。

我不废话多讲当时中国的军事力量损失,当时中国军队是在建国后最虚弱的时期,刚刚从内乱恢复,而且国家封闭了很长时间,中国的军事硬件是非常落后的,越南的装备比我们好的多。但是中国打赢了,中国的军队灭了很多越南的城市、村庄。后来邓小平也很后悔,不应该太快撤军:“应该至少再推进几十公里,彻底铲平通向河内的所有战略屏障”。他是这样对基辛格博士讲的 。

邓小平打击了越南,打出了后面的和平,对当时的中国来讲,发展经济是头等大事,而前提就是和平的环境。如果越南掌握了东南亚半岛,中国的物流咽喉都被他们掐死了,中国的经济发展是没有可能启动的。而且中国也通过这个果断的战争彻底摸清了苏联的底,可以放心地埋头发展,启动改革开放,邓公真睿智也。那么基辛格博士如何评判这次战争呢?

如同多数的西方军事分析家,基辛格也认为中国军队在这次战争损失惨重。然而基辛格认为,中国的越南战争是强大的苏联走向衰落的开端,基辛格的看法非常对。

想想看,越南是苏联在亚洲最强大的盟友,军事实力是很强大的,连这样强大的盟友被中国修理的时候,苏联都只能做壁上观,苏联的窘境让全世界都看到了,这个对苏联在全球战略的影响是巨大的。基辛格认为,中国的越南战争后,苏联就开始走向了衰弱,从战略 进攻被迫转为战略收缩。

后来的苏联唯一的进攻是在阿富汗,而这个进攻也被中国、美国强力阻击。用邓小平的话讲:”苏联无论在哪里伸手,我们就在哪里剁掉他的手指头“。邓公说的是手指头,不是苏联的脑袋,邓公有智慧。

当时的苏联是非常强大的,但是邓小平告诉美国人说苏联没有那么强大,美国人不相信,中国出手掀开了苏联身上的破布,让全世界都看到了苏联的窘境。美国人是非常忌惮和佩服邓小平的,是为邓小平的成功。

美国人对于中国是始终忌惮和防范的,邓小平非常明白,我们中国人也要永远记住,做个明白人。这绝对不是美国的主观意愿,而是强大中国存在的客观现实,不要天真地认为只要我们如何如何,就能修好美国,俄罗斯就犯过这样的错误。

比方说,如果英国和中国一样有战略上的潜力,英国也一定会成为美国的博弈对象。英国没有这样的潜力,所以英国选择做美国的铁杆,英国这样的选择是有目的的,是自己的国家利益所驱使的。同样,法国的潜力要大过英国,所以法国很让美国头疼,而且法国还是美国的正式盟友。

中国和俄罗斯的块头太大,而且潜力也太大,美国一定会永远防范。

我们今天讲到邓小平,是为中国人做参考,毕竟邓小平曾经在面对嚣张、强大的敌人的时候,果断做出了正确的出击。而且邓小平也知道,所谓的”正式盟友“不过是强国控制弱国的工具,对于强国没有制约力的。我们今天在亚洲也在面对美国的”正式盟友“,也在面对美国这个强大的对手,邓公的战略智慧不过时。

下节我有机会再简单谈谈89后的邓公,主谈基辛格博士眼中的,江泽民治下的中国。

未完待续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过客
2016/03/12 23:37

臆想不是事实。

事实是,周恩来曾经正面回应了基辛格的结盟反苏的要求。为此周受到毛泽东严厉的批评,是他对周最严厉的一次。做检查只能自己动笔,不许用秘书。毛还有首打油诗骂他 ”大事不报告,小事天天送,此时不纠正,势必出修正。“

(chiyankun@yahoo.com)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