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夢迴燕潭—憶台南公園
2017/06/13 15:05
瀏覽1,866
迴響15
推薦150
引用0

記憶的寶匣裡,藏有兩塊無人可觸及的聖地,一是台南女中,另一是台南公園。

今年12月適逢母校台南女中百歲生日,已展開一連串的慶祝活動,校友會並編撰百年紀念專書《南女風華一世紀》,我寫了篇〈夢迴紅樓——憶南女歲月〉共襄盛舉。

台南公園亦巧於6月開園滿一百年。市政府從一月份起就設計一系列適合不同年齡層的活動,將公園的文史資料轉化成富於想像、創意與詩意的藝術裝置,希望於親子活動時,播下城市記憶傳承的種子,同時在回顧公園百年歷史時,能產生愛護公園與大自然的心情。

我將台南公園深鎖心田幾十年的記憶寶匣一層層揭開,園中的嬉遊、燕潭的泛舟、過節的熱鬧……一一在腦海裡重現。

1949年,大陸失守,許多人撤退來台,大江大海是老一輩人心中不可磨滅的傷痛,而我們家卻早一年,於1948年即遷來此。聽母親說曾住過鹿港、鳳山等地,一城又一城,但對那些城市我毫無記憶。後來父親在台南地方法院謀得一職,遂舉家遷往台南,住在台南中山公園邊上,當時我們簡稱它為台南公園。

假日,父親帶著母親、姊姊與我到公園內一遊,巧與父親的遠房堂兄在公園裡喜相逢。大伯當年隨政府遷台,來台後,離開軍職,輾轉於台南公園落腳,經營露天茶座生意。

看大伯,忙來忙去,生意挺好。於面對著燕潭一池翠綠湖水的樹蔭下,擺上許多張可坐可躺的竹椅,供客人們一邊喝茶,一邊享受徐來的清風。有的客人甚至呼朋喚友,擺上棋盤下棋,或玩撲克牌,或閒聊,消磨整個下午。大伯雖請了幾個工人,仍忙不過來,於是懇請母親過來幫忙,代為掌勺,讓單身的大伯及工人不必老叫外賣,為吃食傷腦筋。母親一向急人之難,立即應允。每天來回走上一個鐘頭的路,上市場買菜,回來後切洗、燉煮、熱炒,她一手好廚藝,博得了大家的讚美,個個吃得心滿意足樂開懷。勤勞的母親,甚至多搭把手,幫他們洗杯子、泡茶,然後再由他們給客人一杯杯送上。

台南公園老照片

重道崇文坊

那個年代,生活簡樸,沒有五光十色的娛樂。閒來,人們總愛扶老攜幼到公園走走。看群花怒放爭艷;看沿湖栽種的垂柳隨風款擺;看盤根錯節、鬍鬚垂地的大榕樹,把洋溢著青春的美景,調入了歲月的沉穩;看建於嘉慶年間極富人文氣息的重道崇文坊,忘情地去撫摸它,一遍又一遍。

母親每天忙個不停,鮮少時間管我這才進小學的小毛頭,而我則樂得在公園裡四處逍遙遊蕩。一放學就跑去鐵籠前逗弄猴子、溜滑梯、坐蹺蹺板、拿竹篾掃把捕蜻蜓、約同學玩踢罐子及跳方格子遊戲。陰雨天時,賣花生的姊妹倆阿珠與阿秀生意不好,於是向她倆買把花生,跟她們玩起彈花生遊戲。運氣好時,贏了她們的花生,拿去餵猴子。

除了茶座,大伯還兼營划船生意。二伯服務軍旅,休假時常來看我們。每回他來時,我們划著船,於燕潭湖心停下槳。他吹口琴,我唱歌。那時正上演根據沈從文小說——《邊城》改編的電影《翠翠》,由當紅的林黛與嚴俊主演,主題曲<妳真美>滿街傳唱。隨著琴音,我嘹亮地唱著:

搖船的姑娘妳真美

茶峒呀找不到第二位

大大的眼睛 長長的眉

白白的牙兒 紅紅的嘴

搖船的姑娘妳真美

茶峒呀找不到第二位

身材哪不瘦也不肥

聲音啊柔軟又清脆

多少人呀想作媒 

哈哈哈哈‥‥

茶峒的城裡那一個配

不知將來便宜誰呀 便宜誰

邊唱邊幻想著,美滋滋地,陶醉得彷彿自己就是那搖船的姑娘翠翠,哪怕自己的年齡還差上一大截!

公園裡的年度盛事,就是中秋節。人潮洶湧,好不熱鬧。阿珠、阿秀用台語此起彼落地叫賣著花生:「土豆喲!來買土豆喲!」阿新推著手推車,上有小炭爐,賣熱氣騰騰的刈包。平日鮮少出現的老阿公,趁今夜人多,出來謀生。他佝僂著背,帶著年約15歲的孫女,沿桌拉琴賣唱。還記得那是首台語歌<孤戀花>,隨著老阿公抖顫的琴音,孫女帶著扣人心弦的淡淡幽怨唱著:

「風微微,風微微,孤單悶悶在池邊;

  水蓮花,滿滿是,靜靜等待露水滴。

  啊~~,啊~~,阮是思念郎君伊;

  暗相思,無講起,欲講驚兄心懷疑。

  月光暝,月光暝,夜夜思君到三更:

  人消瘦,無元氣,為君唱出斷腸詩。

  啊~~,啊~~,蝴蝶弄花也有時;

  孤單阮,薄命花,親像瓊花無一暝。

  月斜西,月斜西,真情思君君不知;

  青春欉,啥人害,變成落葉相思栽。

  啊~~,啊~~,追想郎君的真愛;

     獻笑容,暗悲哀,期待陽春花再開。」

看他們趑趄的背影,走過一桌又一桌,那份蒼涼,至今仍深印腦海。

許多人自備草蓆,鋪地而坐。大家邊吃月餅、柚子,邊賞月,作徹夜不眠的打算。母親直催我回家睡覺,我雖睏了,可是堅持要在公園守著,以免錯過月裡的嫦娥與小白兔出現。後來實在是撐不住了,眼皮不聽使喚,不知什麼時候闔上,歪躺在草地上睡著了,與露水共天明。

每天我在公園迎朝陽、送黃昏。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我踏遍公園裡的每個角落,公園與我儼然已成一體。有一天,驚聞台南市政府要收回茶座的經營權,重新打造公園。大伯力爭無效,於是這曾帶給我無限美好回憶的茶座,就此走入歷史。

遠離了公園,好像身體的某一部份突然被抽離。我茶飯無思,精神恍惚,就像失了魂!放學後,好幾次想將單車從台南女中拐至公園看看。幾度思量與掙扎,終究沒去。那個年紀,整日「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我,怕承受不了「物是人非事事休」的感傷。從此,將台南公園深鎖心田,成了無人可觸及的一方聖地。好幾次,它在夢裡出現,依稀是湖岸清風送爽,花香滿懷。我恍如往日般,於燕潭划著船,清亮地唱著「翠翠」的主題曲:

搖船的姑娘妳真美

茶峒呀找不到第二位

....................

不知將來便宜誰呀 便宜誰

醒來,燕潭蹤跡已緲,一室寂然。惆悵中,那歌聲似仍在心湖飄渺迴盪。

如同花瓣兒,拂了一身還滿的思念,卻依舊戀戀如昨!

台南公園燕潭現貌

6/12/2017 刊登於中華日報副刊

註:圖片摘自網路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其他
自訂分類:回憶與鄉愁
下一則: 夢迴紅樓—憶南女歲月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5) :
15樓. 天涯孤鴻 - 泛舟碧波
2017/06/28 22:18

謝謝,欣賞了兩首情趣各異的老歌

台語老歌的押韻原來這麼美

14樓. 子平老師。奇門遁甲一局多斷
2017/06/28 19:36
好有趣的台南公園
感謝分享
其實我一次也沒去過說。
13樓. 絲風
2017/06/26 15:11
住了半輩子的台南

除了大學時代,在台北待了很多年,

畢業後,也曾北上住了幾年,

之外,其他的時間都在台南。

 

記得,剛從台北回台南那一段時間,

真是開心極了!

因為,每天都可以看到大片的藍天白雲,

每天可以騎著機車到處跑,

不用再苦苦等候公車了!

因此,最愛的,還是台南,

喜歡它的氣候、與生活方式。

 

不過,台南公園倒是不常去,

可能自小,它離我住處比較遠,

台南女中,也幾十年沒回去看了,

很多事早已遺忘,

倒是你上篇所提的賀斌老師,

勾起了一些模糊的記憶………

 

回到熟悉的地方,以前住這裡的生活方式,不再只是從記憶中尋找,而是再度活生生地顯現。深深了解您因那份愜意,那份優遊自在,而說出:“最愛的,還是台南”!

上篇文章中提到賀斌老師,勾起您一些模糊的記憶,今年台南女中百歲生日,您既住台南,何不回校看看?也許走在校園中,那些模糊的記憶會變得逐漸清晰起來。

雲霞2017/06/28 13:22回覆
12樓. 看雲
2017/06/26 02:56

原來愛唱也是"台南幫",而且跟我一樣念永福國小! 

大學室友 開心好蜜 以前也住公園旁,應該是南邊街對面,(往火車站的方向)。

公園也是我們兄弟姊妹小時最喜歡去的地方。後來成了家,在父母親搬離以前,每次回台南還會帶小孩去公園玩。


原來妳大學室友開心好蜜也住台南,在UDN部落格“台南幫”的格友們有好多位呢,大家能於此相聚,幸是有緣!

將台南公園鐫刻在記憶深處,不知什麼時候會回去看看?母親罹癌病中,與她一起回憶過往,我曾好奇地問她:這輩子最懷念的是哪段生活?出我意料,竟回說是在台南公園的日子。啊,母女同心,不過我的是童年,她的卻是美好的青春歲月。

有機會再踏入台南公園時,我會邊走邊在心底告訴母親,來看,這是那棵大榕樹,這是燕潭,這是康樂台,這是玉蘭花樹.......

雲霞2017/06/28 13:02回覆
11樓. 景寔
2017/06/23 20:46
1927年臺南公園設立十周年,詩人蘇大山來此一遊,曾留下二首絕句:
其一
濯濯爭看樹頂圓,幾曾愛好是天然。
誤他海上歸來鶴,無處定巢轉可憐。
其二
猶水何曾民可狎,激之終有在山時。
寄言壓力休爭逞,一笑行過噴水池。

十分感謝博學擅詩的您分享這兩首有關台南公園的詩!

很興奮,第一次得聞詩人蘇大山(1869 - 1967)。上網查,方知他是福建泉州人,前清貢生,曾參加中國同盟會,擅詩,家富藏書等。這兩首詩收藏於他的《紅蘭館詩鈔》之《婆娑洋集》。

盼您多來訪並賜予指教!

雲霞2017/06/24 08:57回覆
10樓. 金金 (jinjin)
2017/06/23 14:54
好文分享
謝謝妳
金金
不客氣!很開心格友們來訪與我共享! 雲霞2017/06/24 08:08回覆
9樓. ynn600
2017/06/20 22:48

"搖船的姑娘你真美", 這首歌小時候聽過, 而且很流行.

有時不知不覺地就會哼些小時候聽來的小調, 別有風味, 只是歌詞都記不的了.

ynn

那個年代,林黛正紅,她演的電影很賣座,連帶主題曲也跟著滿街傳唱,記得《金鳳》裡的插曲~野丫頭、光棍苦、牧羊歌、送情郎⋯⋯

歌詞我也記不全了,嘻,可以谷歌一番。

雲霞2017/06/21 14:25回覆
8樓. 愛馬
2017/06/19 09:25

雖然我從未在臺南住過,讀到這篇文章,心中依舊許多感動。

小時候聽父母説過許多府城舊事,因爲他們的緣故,讓我對這個未曾住過的城市有特殊的感情。

今非昔比,時過境遷,許多記憶放在心中自是最美。想不到雲霞小時候在公園中穿梭自如,跌破眼鏡!

我這假臺南幫的,今天貢獻一點自己的過去。當年考完高中,我也考了臺南師專,而且被錄取了。

雖然後來選擇了別個城市的高中,上榜臺南師專是存於我心中一輩子的榮耀!

 

不好意思,因在外旅遊,此地WiFi極弱,上網不易,沒能即時回覆。

小時候我在公園自由自在,四處遊玩,滿山遍野地跑,跟個野丫頭似的。

經妳提起,其實我也去考過台南師專,蒙錄取,後來還是選擇唸台南女中。以後唸大學時,班上就有畢業自台南師專的,相處時,聊起台南,倍感親切,尤其兩校僅一牆之隔。

雲霞2017/06/21 14:10回覆
7樓. 雲霞
2017/06/16 06:17

@蔡宜芬

大學同學,又住同一宿舍,好難得的緣分!幾十年沒聯繫,欣見來訪與留言,十分開心!

感謝您希望常常看到我的文章!部落格上有許多舊文,如沒看過,歡迎您點閱並請指教。我會記住您的期望,定抽空持續寫下去。

抱歉,我沒用臉書,就於此回應,請見諒。

6樓. 浮生
2017/06/15 20:51
我在台南服兵役期間
只要例假日通常去看電影居多
對於台南公園印象不深
但我能體會府城朋友對它的感情
因為居住中部的我
也對彰化八卦山大佛與台中公園湖心亭戀戀不捨

您服兵役期間,台南公園已非當年風貌,說不定變得比以前時髦漂亮。

在我心中,不管它怎麼變,依舊是舊時風貌好,只因有份情感因素在內,如同您對八卦山與台中公園湖心亭的感受一樣。

雲霞2017/06/16 06:0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