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夢迴紅樓—憶南女歲月
2017/05/10 11:29
瀏覽3,441
迴響28
推薦231
引用0

人一生中,總會珍藏著各種各樣的寶貴記憶,而台南女中六年的青蔥歲月,就像顆曖曖內含光的寶石,在我心深處不時發出質樸溫潤的光芒。

台南女中於1917年以「臺灣總督府高等女學校分校」之名義創立,中間幾度改名,1947年定名為「臺灣省立台南女子中學」,1970年易名為「臺灣省立台南女子高級中學」,簡稱「省南女」,2000年因配合凍省政策,奉令改名為「國立臺南女子高級中學」。今年12月適逢百歲生日,校友會正在編撰百年紀念專書《南女風華一世紀》,邀大家一起來回憶在校生活的點點滴滴。

打開珍貴的記憶匣,記得當年考上口碑甚佳、聲名遠播的台南女中時,鄰居們都來賀喜。我懷著怯奮的心情步入校園,立見一座磚紅色的大樓矗立眼前,頓時被它的古樸莊嚴所吸引。日後我們曾在它二樓的禮堂,聽過景生然校長無數次生動的演講,也在鄰近禮堂的教室上過課,自此與紅樓結下了深緣,我們當時甚至以紅樓一詞代表南女。在生命的長河裡,這段與紅樓共晨昏的青春歲月,給我鏤下了深刻的印記。

景校長因戰亂隻身來台,終生投入教育。她總是身著一襲旗袍,風度優雅從容,且面帶溫和慈靄的笑容,讓人一見就生出孺慕之情。說著一口清脆悅耳的京片子,闡釋「公誠勤樸」校訓,並常提醒我們:身為南女人,要培養「德智體群美」五育的品德,言行舉止要合度,並有大家閨秀的風範。深受她言教與身教的影響,我們循規蹈矩,似乎從不曾有過叛逆的青春期。畢業多年,仍牢記著她與諸位師長的諄諄教誨。

剛自台大法律系畢業的楊慧英老師,亦是南女校友,教我們初一國文,是她,開啟了我對詩詞的愛好,可惜她只任教兩年即離開。我曾好奇地去谷歌搜尋,原來她一直在自己專業領域孜孜矻矻地研習。1992年奉派為最高法院法官兼庭長,並於1994年至2003年出任第六屆大法官。

鄭永言老師教我們幾何,一向讓人頭痛的數學課,在他活潑生動的教法下,竟使我們快速領悟,數學因而變得可愛易懂。一般投考乙組的同學,文史較強,數學較弱,而我大學能考上第一志願,得拜數學成績拉高了總分之賜,鄭老師實功不可沒。萬分感謝他為我數學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每次聽徐鑫華老師講國文課,我都十分專注。她人豪邁,聲音洪亮,總會帶出與課文相關的故事,引起同學們學習的興趣。我那時一邊聽,就一邊想,將來我也要當像她一樣的國文老師,於是把她的教法,連帶她說的故事都一一牢記心中,存為範本。

儘管大專聯考考進了外文系,但我對中文的熱愛未曾稍減。日後方領悟:老師的教法能對學生起到相當大的作用,甚至會影響學生今後一生所走的道路。教得好,學生有興趣,自會多花時間在這門學科鑽研,發揮潛力。

南女教育,不光是課堂上的知識灌輸,還注重五育的均衡發展。佘石陵老師教我們勞作課,寓教於樂。那個年代,學校空地不少,每班分塊地,學習耕種。老師親身示範,如何鬆土、播種、澆水等。課餘時間,大家總跑去看看菜苗長多高了,體會實踐「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的真諦,以及親嚐群力合作下所得成果的快樂。

在老師的帶領下,我們還於校園舉辦過露營。學習如何搭帳篷、生火煮飯,也正好用上了自己種的蔬菜。從沒外宿過,不敢想像不在家過夜,會是什麼情景,那時是既興奮又緊張。白天有童軍結繩比賽及一些活動。到了晚上,大家圍成圈,說故事、玩遊戲、看星星,學習如何尋找北斗七星。擠在帳篷裡嘰嘰喳喳,夜深了,還捨不得睡。如今回憶起來,滿心歡甜,可惜現今空地蓋了高樓,學妹們已無從享受當年我們在校園裡種菜與露營的樂趣了。

學校不僅關心學科上的傳道、授業、解惑,也很注重術科課程,包括體育、軍訓、護理、家政、音樂、美術等。除了田徑,還舉辦各種球類活動,打籃球、網球、排球、羽毛球與乒乓球。允許我們課餘借球來練習,鍛練體魄,同時舉行班際球類比賽與疊羅漢比賽,促進同學間的交誼與良性競爭。台南太陽大,大家細嫩的皮膚都曬成了健康的麥麩色。

眾多體育老師中,令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賀斌老師。一提起賀老師,她那爽朗的笑聲彷彿就在耳邊響起。除了「硬性」的體能課程,她還教我們跳「軟性」的土風舞,至今仍記得一些音樂與舞步。於校慶大會,她訓練全體跳木蘭從軍舞,穿上表演服裝,個個成了英姿颯爽的花木蘭。晚會上,還挑選了我們六位同學演出西班牙舞。也曾教我們跳大會舞於運動會上表演,白色的長帶飄舞出各種隊形圖案。一向安靜肅穆的校園,因為有了她,而平添了不少歡聲笑語。

我喜歡上軍訓課,除了學習軍事常識,練習踢正步,還能到校外靶場練習打靶射擊。尤其當換下了白衣黑裙,穿上卡其軍訓服與戴上船型帽時,顯出與平時不一樣的帥氣風姿,常忍不住在鏡前多看兩眼。

女生愛美,每天放學一回到家,即換下制服,將白衣黑裙照著褶縫疊好,放在枕頭底下睡覺時壓著,第二天起床後,穿上它,彷彿熨過似的平整,人顯得格外有精神。

高中班上談得來的同學,結成死黨(如今稱閨蜜),冬艷、肖娟、昌文與我成了「四人幫」。下課後常聚在一起,似有說不完的話,才放學分手,就期盼第二天一早趕緊到校見面。可惜昌文家搬去台北,她隨即轉學北一女。初始,還寫過信,日久終失去了聯繫,而我們其他三人則很幸運地考取了同一所大學,大一還安排住進同一寢室,至今仍時相往來。

雅秀、劉秀、惠英、美雲、貴惠、睦子、安玲等,從小學起一直至高中都同校,雅秀、安玲甚至與我大學也同校。不論分隔多久,我們這幾人間的情誼永不會淡化。

畢業後如風雲流散的同學們,似散落一地的珍珠。十年前,在雅秀與乃賢的號召下,終於串起,於洛杉磯舉辦了第一次的同學會。見了面,大家忘了年齡,擁在一起,笑呀叫地,好不熱鬧,日子似回到了從前。

年華似水流,重溫當年一起走過的日子﹐在在都令人難以忘懷﹐可見往事並不如煙啊,其中還包括當時那說不清也道不明的「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少女情懷——煙雨斜陽下,紅樓沐浴在淡金色的光影中,我斜倚著紅樓,望著窗外景色,沒來由地為那一片迷濛惆悵;鳳凰花開時節,看著那一片燃燒至天際的火紅,輕唱著驪歌,又為那無以排遣的離情別緒傷感………

猶記得畢業典禮上,最後一次聽景校長致辭,心中絲毫沒有今後將「鵬程萬里」的喜悅。典禮結束,大家滿懷著難過與不捨,心情沉重地魚貫步出禮堂。

這一別,幾十年一晃眼就過去了,如今定居北美,遙望故里,不知學校起了多大的變化?夜裡,經常夢迴紅樓。日前還曾寫了一首每行各五、七、五字的漢俳詩:

《行旅》

人生似飄蓬

飛越關山千萬重

不復計西東

不管我們飛離台南女中有多遠,心裡依舊念著它,不時沉浸在緬懷紅樓歲月裡。

遠在異鄉,值母校百歲誕辰,未克返台共慶。於此,遙祝它如松柏長青,南女精神代代傳承下去!

(5/9/2017 刊登於中華日報副刊)

註:照片無名字浮水印係摘自網路/南女同學提供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其他
自訂分類:回憶與鄉愁
上一則: 夢迴燕潭—憶台南公園
下一則: 台大憶往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8) :
28樓. 玉米蘋果
2017/07/15 07:37

 完全是:巾幗不讓鬚眉足感心耶

 直令人觀感其中的神采飛揚

 讚真了不起

謝謝您的誇讚!說得那麼好~“巾幗不讓鬚眉”、“神采飛揚”, 呵呵,當年抬頭挺胸踢正步的那股勁兒又回到眼前。 雲霞2017/07/16 07:19回覆
27樓. Charles Lin
2017/07/04 17:30

謝謝在我小文"夏日早晨的荷塘" (http://blog.udn.com/charleslin9863/105377443)的留言。"胭脂雪"真的好美的名字,漢俳詩也好有意境。

倒是馬上注意到所留文章中的"夢迴紅樓-憶南女歲月"。我是南一中的,很仔細讀了幾次您的大作及留言,看不出是那一年畢業,比我早或晚?不過從讀過南女初中,應該是前輩,記得我那時已沒初中部。賀斌老師我還記得,她在南一中名字也很響亮,當時校長似已是鄭校長?

拜讀您的大作"夢迴紅樓"及"夢迴燕潭",我似也"夢迴府城"。

“胭脂雪”的確是好美的名字,也謝謝您對我漢俳詩<品荷>的讚美!

台南一中與台南女中有同在一城的鄉情,只要聽到是台南一中畢業的,都甚感親切。

您那時已無初中部,毋庸置疑,肯定比我年輕。沒想到賀斌老師的名字在南一中也很響亮!

雲霞2017/07/05 14:56回覆
26樓. 余學芳
2017/07/01 20:26
重拾記憶!

經常想念那一段白衣黑裙,花間逐影,與紅樓共晨昏的青春歲月。而漸行漸遠的模糊印象,今天透過雲霞的深情妙筆和分享的照片,忽然間一一回到腦際,令我動容......!

感謝雲霞,助當年的南女校友,重拾豐富而珍貴的記憶!

哇,您也是南女校友,好棒!

您說得真好,那的確是一段“花間逐影,與紅樓共晨昏的青春歲月“!人只青春一回,隨著年紀增長,寶貴的它,看似漸行漸遠,實際上一直都珍藏在我們心中。只要一被牽動,那份思念與回味,必是翻江倒海而出。

雲霞2017/07/03 14:18回覆
25樓. 老老
2017/06/29 23:03
我們老一輩的人

看看現在,總之覺得,學校裏烏烟瘴氣的,哪有以前蓬勃朝氣啊!

哈哈!年輕人,一定要說我,過氣人,要淘汰了。

以前學生尊師重道,學校的校訓、公民課教的,還有師長們常教導的禮儀廉恥、四維八德等等,學生們受此教化影響,行為自有規範,也自展現出您所說的蓬勃朝氣。

現在年輕人,隨著科技進步,有比以前超出的地方,但是生活行為準則方面,還是應學習與保留從前好的。您別洩氣,也許有一天,您說的”過氣與淘汰“都會被重新看重。

雲霞2017/06/30 13:14回覆
24樓. 天涯孤鴻 - 唱歌很開心
2017/06/28 22:24

記得,把制服疊好,放在枕頭底下

好帥氣的姑娘,那團體舞,真是無比壯觀

記得射擊完肩膀很痛,多麼美好的記憶呀

我們那時候,好多同學都是這樣,把制服疊好,放枕頭底下壓著,

多謝老師的耐心教導,那團體舞可是讓大家練了好一陣子。

沒錯,射擊時,槍的後座力,常常回去後肩膀會痛,不過,痛歸痛,還是喜歡上軍訓課。

雲霞2017/06/30 12:58回覆
23樓. pearl
2017/06/23 17:24

應該稱呼您“雲霞姊姊”,我也是台南女中畢業的。害羞

您提到的幾位師長,我只記得賀斌老師,雖然我沒上過她的體育課,卻踢過正步,

還有同學把鞋子踢飛了呢。

很高興學妹來訪!

哈哈,把鞋子踢飛了,太好笑了。

賀老師教的時間長,幾乎大家都被她教過似的。

歡迎常來!

雲霞2017/06/24 09:03回覆
22樓. 牧谷(魯菜)
2017/06/12 05:02
台南幫

哈哈哈

船形帽和卡其制服

害我想起南一中的歲月

好熟悉的影像

沒想一晃已經幾十年

那個保守的年代!

台南幫的鄉親來訪,好開心!

那個年代,雖保守,如今回味起來,卻是滋味無窮呢。

雲霞2017/06/12 12:57回覆
21樓. 航迷老叟
2017/06/09 10:41

讀完了格文,也想略高中等學校去看一看,和地同學見些一面。

不為別的,只想一起懷念過去的歲月;

高中生涯,如一口老酒、一首老歌,總會讓人懷念而熱淚盈眶。

「如一口老酒,一首老歌……」您說得真好!

想回去,就找機會回去看看吧,與同學聚聚,一起回憶那段如歌的歲月。

雲霞2017/06/12 12:51回覆
20樓. 侉子
2017/06/06 21:26
厲害!
你們是踢正步,不是幹校的小快步,厲害!

謝謝您的美言!

經您一提,我喜上眉梢。我們雖踢得不是那麼完美,不過大家都一副很認真努力的模樣。

幹校若踢起正步来,肯定比我們這群非“專業”的厲害。小跑步也很不簡單,尤其要做到整齊劃一的話。

雲霞2017/06/08 00:42回覆
19樓. 雲霞
2017/06/05 12:40

@游瑞珠

謝謝告知!誠如您所說,軍訓課具培養紀律與服從的特質,學校竟已無軍訓課了,真覺十分遺憾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