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柏林圍牆倒塌三十年
2019/11/09 12:53
瀏覽2,119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柏林圍牆倒塌,三十年了。 

那一天,我正在醫學院苦讀解剖學,但再怎麼自閉於象牙塔,還是無法不抬起頭來,看著電視上傳來的劇變時刻,那標誌著東西冷戰、人類相互傾軋的水泥藩籬,被更為巨大的自由意志敲垮的畫面。 

記得1989,我曾在班刊寫下「冷戰結束,謊言正要流行,新公園仍有明眸逡巡在暗夜」這樣的詩句。政治起了變革,掐住社會生命力的鐵手鬆開,然後其他桎梏就跟著一一裂解了。 

冷戰的歷史意義是什麼?如果用辯證法來看,是人類要消化共產主義與法西斯主義兩大逆流,一下子吞不下去,吃了又嘔出來,所打的一個嗝。 

而柏林圍牆就是為了止住這個打嗝的穢氣,所戴上的一個口罩。 

二戰後,蘇聯崛起,與美英法對壘,德國成了殂上肉,只能任人分割,而分來分去,蛋糕上的那顆櫻桃也得平分,於是柏林被割裂成東西兩半。然後東柏林人紛紛逃往西柏林,導致東德政府與蘇聯越來越難以忍受,而在1961蓋起了柏林圍牆。 

柏林圍牆是人類歷史上最醜惡的一座牆,打從它一夜之間被豎立起來,就成了牆外人們抗議的對象,但因為蘇聯太過強大,也無可奈何。 

直到1980年代,改變之風開始吹起了。 

1984,Alphaville的〈Forever Young〉,看似歌詠青春,實則反映了冷戰底下年輕人的心靈狀態。 

「頌讚領導,我們逐漸和聲一致。」這句歌詞到現在依然適用。 

1985,Sting 石破天驚,大聲唱出了〈Russians〉。 

「赫魯雪夫先生說我們將要埋葬你們,我不同意這樣的觀點,我們希望俄羅斯人也愛他們的小孩。」赫魯雪夫就是同意建造柏林圍牆的蘇聯領導人。 

然後戈巴契夫出現了。柏林圍牆會倒塌,蘇聯得以解體,戈巴契夫是關鍵人物,只是,培育戈巴契夫的土壤與營養從何而來,就是一個有趣的歷史議題了。 

那時,蘇聯開始向西方開放,迎來了搖滾樂,改變之風吹得更明確了。 

1987,Neil Young 刷著強力電吉他,唱了〈Rocking in the Free World〉。 

美國總統雷根就在1987,來到柏林布蘭登堡大門之前,也就是柏林圍牆的起點,對著高牆向戈巴契夫吶喊:拆掉這堵牆吧! 

然後改變之風,再也無法遏抑了,Scorpion於是將它唱成了一首歌,就叫〈Winds of Change〉。 

柏林圍牆只有一個官方的穿越點,其他都是非法偷跑,那個點叫查理檢查哨,記得1988還是1989,我的大學同學肇基到德國旅遊,從那裡帶回了一件紀念T恤給我。 

歷史來到了分水嶺,於是Billie Joel將一百件二十世紀大事寫進了歌詞,當中最後一件大事是China under martial law,中國戒嚴了,因為爆發了六四。 

然後柏林圍牆在同年11月9日,倒塌了。 

柏林圍牆與冷戰,分隔了東西德幾十年,一下子突然要彼此擁抱並不容易,於是有好長一段時間,甚至直到今天,東西德與東西柏林,依然存在差異與扞格,無論是生活與心靈都是如此。 

U2便在1990寫了〈One〉,幽微低吟統一後的甘苦心聲。 

三十年過去了,柏林圍牆如今只剩一小段供旅客拍照,冷戰也早已結束,德國也已重生。 

柏林圍牆倒塌了,冷戰的核彈被收起來了,然而還有諸多無形圍牆,比通電圍牆更可怕的藩籬,將人們分隔在牆內牆外,彼此敵視,準備一講不合,就要拚個你死我活。 

〈One〉這麼唱著: 

「愛是一座神廟, 

愛是更高的法律。」 

柏林圍牆倒塌的歷史意涵林林總總,全都可以歸結在這兩句歌詞。 

愛是更高的法律。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