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願生生世世生在帝王之家(北京之旅4)
2018/05/13 23:22
瀏覽1,771
迴響2
推薦10
引用0

願生生世世生在帝王之家(北京之旅4

沈政男

四月四日,週三,爬完八達嶺長城,在細雪紛飛之中,穿過純白杏花叢林,來到園區出口時,已是中午十二點多,雖然兩腿有些痠疼,但思古幽情與壯闊美景帶來的滿足,抵銷了身體的疲累。


因為早餐吃得不少,加上還得趕行程,於是沒有吃正餐的打算,只把早上打包的包子與小油條拿出來墊肚子。一咬,那包子好像剛從冰箱拿出來那麼冰涼,但還是不錯吃;小油條則是有些神奇,竟然走了一趟長城,依然那麼酥脆,顯然台灣沒有這樣的油條。也在園區入口處的小吃攤買了一顆川味夾饃,但蒸得太爛,不理想。

下一個景點是明十三陵,也是世界遺產。世上擁有最多世遺的城市就是北京,這是我們第一次來中國旅遊就選擇北京的理由。從八達嶺長城,得坐872公交車過去。等車時,排我們後方的是一對年輕情侶,只穿薄外套,顯得不怕冷,一問才知,原來他們從鄭州過來,昨天白天穿短袖都可以,沒想到今天下起雪來。

等了半個多小時,公交車總算懶懶從外頭轉了進來。上車以後,因為實在太累,看了一會兒路景就睡著了。睡得很沉,偶而被車震搖醒,恍惚中還以為窗外是台灣。

坐了一個多小時,比想像中還久,在下午兩點多來到了明十三陵的定陵入口。十三陵散列在好大一片區域,每個陵墓所在都是一座小村莊,此外就是林園與農田,有些荒涼。

下車以後,上完廁所,就往遠遠的磚紅古典城門走去,顯然那裡是入口。經過一列水果攤,好大的蘋果一顆只賣台幣二十五元,可惜沒有買下。售票口跟台灣一樣都是老鼠洞,我們要買聯票,也就是三景合一的優待票,但售票員說時間太趕,你們看不完,只能單買一區門票。後來證明,我們還是把三區看完。門票很貴,看完三個墓仔埔,一人要價六百台幣。非假日的午後,天氣又那麼陰冷,整個園區空蕩蕩的。

定陵是萬曆皇帝的陵墓,特點是開挖了地宮,也就是將地下陵墓挖開,讓皇帝的棺材曝光。穿過一片公園綠地,從一個不起眼的地上入口走下樓梯,好像走向什麼大樓停車場一般,到了負三樓(當地都這麼說地下三樓),再穿過一條冰冷的石壁長廊,左彎右拐,就來到擺放皇帝與兩位妃子寶座的房間。淺灰色石椅,看起來厚重堅固,邊緣雕刻精緻,但座位前擺著白色蠟燭,座椅上被投擲了紙鈔錢幣,看起來頗為陰寒。石椅後頭的房間是棺材置放處,有好幾座大紅方形木箱,但只是複製品,看起來假假的。

這地宮並不大,可看的就是皇帝與妃子寶座所在的一長列空間,倒是走向前頭盡處再往回看,場面壯觀一些,可見到每個房間入口鑲嵌了宮殿形式的牌樓,因為是淺灰石材,看起來有些像是歐式大理石建築。

浮上地面以後,在走道最前方是一座兩層式城樓,算是入口,不大的空間裡置放了一座超大石碑,用一長串文字寫著大意是某某皇帝之墓的碑文。

離開的時候不禁揣想,有人說,「願生生世世不復生帝王之家」,其實不須這麼祈求,因為重覆投胎在帝王之家的機率,三千萬的平方,等於零。當皇帝這麼舒服,應該說「願生生世世生在帝王之家」才對吧!否則為什麼要蓋這麼宏偉的死後宮殿?不就是想要投胎繼續當皇帝嗎?

只是,資料顯示,萬曆皇帝在蓋完定陵以後,有二、三十年竟然荒廢朝政,整天躲在紫禁城裡,似乎過得不快樂,看起來應該是生病了,才會連當皇帝都不快樂。

萬曆得了什麼病?是不是憂鬱症?看來這是一個值得探討的課題,似乎歷史學家沒人提出這樣的假說。

走出定陵,已是下午三點多,要到三站之二的長陵,還有時間,只是,走到停車廣場以後,不曉得公交車什麼時候會來,這時,一位四十出頭的男子走了過來,跟我們說:「車子剛走,要等三十分鐘才會來,不如坐我的車,載你們到長陵,十五塊就好。」

如果是你,接不接受?即使在台灣,我想你都未必會信任對方,但我們信任了。

他的私家車是白色休旅車,看起來像是台灣的國產L牌,很新,乘坐起來也舒適,但車標看了半天看不出什麼牌子,應該是當地品牌吧。在北京,進口車以福斯最多,不然就是國產車,但這裡的進口車都會在車尾打上中文,瞬間俗了不少。

兩分鐘後就到了,真的只拿十五塊人民幣,「賺點油錢」。進了長陵園區,遊客更少了,買了票以後趕緊走向裡頭參觀。長陵是永樂皇帝的陵墓,小魔女說,永樂將首都從南京遷到北京,還蓋了紫禁城。

這裡能看的只有地上宮殿,造型跟生前宮殿沒有兩樣,只是久未打掃擦拭,屋瓦梁柱都褪了顏色。進到殿裡,可見一根根粗壯渾圓的木柱撐起屋頂,相當壯觀;小魔女說,那是金絲楠木,從南方順著河流漂到北京來當建材。是喔!只有皇帝能有這樣的待遇了。

宮殿裡也展示了皇帝的生前用品,包括皇袍與皇冠,幾百年了依然璀璨亮眼,凸顯皇家氣質。

看完一走到殿外,天空飄起了比中午更大的雪花,又引來我們的驚呼,趕緊拿起DV拍下。

天色漸晚,要不要去看最後一站的神道?在停車場考慮了一下,淋了一身雪花,這時,又有位中年男子走了過來說:「等不到公交車了,二十五塊載你們到神道!」有了上一次的經驗,這次我們很快就答應了。一上車,跟司機聊了一下,他說是永定人,來北京工作,偶而利用閒暇賺點油錢。他問說我們是打哪兒來的?小魔女要他猜,結果他很肯定地說我們來自廣東,一定是廣東!

神道是一條兩旁有石像夾道的石板路,原本穿過這裡才能進到陵墓區域,如今開闢成單獨的園區。一開始有巨大的文官與武將的石雕,接著是馬、象等動物的立像,後來動物一一跪下,象徵對皇帝的崇敬。通道兩旁是寬闊的園區綠地,這時,除了我們已無任何遊客,氣氛有些詭譎,加以天色黯淡,細雪紛飛,一脫下手套拍照,幾秒鐘就會凍手到發痛,於是我們趕緊快步走過,來到出口。

問了服務人員,得搭公交車回北京,這時,雪花已轉成小雨,嘩啦啦飄了下來,頗有越下越大的趨勢。北京人說這是雨夾雪,下雨又下雪。還好沒等多久,公交車來了,便趕緊衝了上去。

一上車,我問司機:「會到北京市區嗎?」司機搖搖頭說不會!「怎麼辦?」結果他在下一站讓我們下車,說等另外一線便可以,還不收我們車錢,服務態度算是不錯。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在地生活 大台北
自訂分類:散文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2) :
2樓. 朱翊鈞
2018/05/14 13:27

朱翊鈞雖然二十幾年不上朝,但他本人並非平庸荒淫昏君,
其幼時即受到極為嚴格的教育。

事實上萬曆三大征皆獲全勝,足見神宗本人的能力,
但歷時十餘年的三大征卻喪師數十萬,耗銀千萬兩,使得國庫空虛。

神宗之所以怠政,更多時侯或許是受制於文官集團的一種反撲。

1樓. 明神宗
2018/05/14 11:55
明神宗的遺骸經郭沫若等學者挖掘定陵,顯示其右腳蜷縮且比左腳長,
本身又頗有噸位,這樣的體形要走路確實很吃力。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