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當「憂鬱」漸漸成「症」
2014/09/25 23:33
瀏覽2,447
迴響11
推薦87
引用0

這是小弟結婚前三年,母親最快樂的一段歲月

但我的心中卻非常痛苦,因為那年正是我們一家人要返回新墨州阿布奎基市教會工作的前一個月。

一來,我捨不得離開母親;二來,我心中極為害怕...

因為老前輩唐佑之牧師已經當面警告了我們,回去牧養這個教會,肯定是艱難無比,肯定是沒有好日子過。

但唐牧師又說,我們若拒絕回去也不好,因為教會早已通過聘用。

「你們真是騎虎難下啊...」

唐佑之牧師當初非常無奈地這樣告訴我和丈夫。


***************************

( 底下這個小故事,是那幾年中發生的一段插曲)

一陣大雨剛過,清晨寂靜的街道、散發著早秋清香的水氣。

我在人行道上散著步,見前面十字路口停下的一輛白色小轎車內,一對像是中國人的男女,正滿面含笑地舉手向我招呼。

定睛一看,原來是病臥在家好久的安玲、和她再婚不到一年的夫婿。

見我雀躍奔來,安玲也快樂地搖下車窗,我們三人興奮地寒喧握手、又說又笑,直到紅燈變綠,我們才依依分手。

「過來玩兒啊!」車子過了馬路,安玲還不斷回頭叮嚀,臉上綻放出那久違了的甜蜜笑容。

認識安玲,大約是七、八年前吧。在她家小坐的那天晚上,前夫談笑風生,而她只是安詳溫柔地坐著,未說一句話。

不知怎的,我對她有個深刻印象。

就這麼才一面之緣,我們舉家就遷去了加州;等到三年後,我們又搬回這山城時,聽說她離婚了。

那一陣子,我的境遇也極艱苦;藉著例行的散步,我每日清晨向山舉目,在禱告中支取一天的力量。

有個早上,我剛從大街轉入幽巷,忽見一張東方臉迎面而來… 

我們這兒住的中國人不多,偶爾遇上一個,是件很令人興奮的事。我們愈走愈近,才彼此認出了對方。印象中那安詳的笑容褪了色,她看來顯得畏怯而冷淡。我們立在那兒稍聊了一會兒,她才慢慢放開。 

「我剛剛病了一場。」終於,她輕輕一句:「是精神方面的失調。」

她無須多說,我能了解。

自那次碰面之後,我們常常在晨走時相遇;有時她會順便邀我去她一人蟄居的小屋中共進早餐。她喜歡水果,常常我們的早點是一大碗冰牛奶,加上乾烤處理過的五穀雜糧以及切成小塊五顏六色彩虹般的芒果、香蕉、甜瓜、蘋果

她總是一面吃一面敘述她的故事,有時說到傷心處,也會落下淚來,但她總是適可而止,把自己控制得恰到好處。

不久,她身體康復起來,我們也都因各自忙碌著工作而不常見面。

安玲再婚的消息傳出,引起了此地華人一陣小小的騷動與喧騰。

婚後,她深居簡出,我們更加不常見面。其實,她的家與我的家只是一條馬路之隔,當我從書房的玻璃窗、望向後院的散笛雅山脈時,眼睛一定會經過她紅瓦屋頂的小樓。 

一個星期天的早晨,我忽然有個感動,想要約她一塊兒去教會,電話也沒打就去按她的鈴,門開處竟站著一個讓我嚇一大跳、零亂潦倒、失了魂似的女人。 

「我已經好久不能睡覺了我感到心裏面好慌好慌

她兩隻手緊抓著奶油色皮沙發的扶手,無助但又倔強地不肯邁出大門一步。

安玲又犯了抑鬱症!而且,看來這次還相當嚴重。

我不是精神問題的專家,只是從過去與人交往的經歷中,稍稍對這方面患者有些了解。

一個人心理上、精神上有障礙,並不是都能讓人察覺。小時候和小朋友吵架,我們常會用「神經病」這詞來罵人。我二哥說,其實每一個人都多少有些神經病,只是程度各有不同而已。二哥說這話時只有十四歲,回想起來還真覺得他說的是有幾分道理。 

生理上,沒有人是完全健康的不壞之身;同樣的,精神上,也很難找到一個百分之百心理健全的人。一個有憂鬱症的人,通常在別人眼中只是個表現脆弱、沮喪、愛哭,或是憂慮、焦躁、愛發脾氣的討厭傢伙。

常常我們遇到的這種「令人討厭的傢伙」,其實還不算真正的抑鬱症患者,這類狀況,醫學上還有另外一種名稱,叫做邊緣性憂鬱症(Marginal Depression)

但憂鬱症嚴重起來,卻不是開玩笑的;他們不但失去生活的欲望,並且常有輕生的現象。當患者病到讓人能看出來,有時是瀕臨或是已經到達崩潰的地步。

我唸初中時,班上的一位模範生同學,還有唸大學時、數學系的一位學妹;這兩人都是從輕微的精神異狀,到最後以自殺結束她們痛苦的生命。 

我沒研究醫學,提不出這類病症的生理根源。但從我的經驗與觀察,許多患者是基於某種精神逼迫、心理壓力、或人格傷害以致引發此疾。

精神層面的東西,多半是隱藏在平日生活的面具之下,不大容易表露,更鮮有人願意向別人傾訴。

當聽見別人遇到困境,許多人常有的反應是:啊唷,這一點點苦,算甚麼啊!哪能跟我那時候所受的罪相比? 我還不是也走過來了!我也沒得甚麼憂鬱症!

每一個人不一樣。有的人體質較薄,有的人感情較弱;這些或許是先天遺傳,也或許是後天影響。個人的生命,有他個人的特例和個人的尊嚴,不應當以你我的主觀去論斷。

我的母親也曾經是一個抑鬱症患者。

母親年少遭遇家庭變故,文化大革命時外公跳樓自殺,二十歲隨夫家遷台,從此四十年兩岸相隔不見娘家一人,等到撫養五個孩子都成家立業,又開始面臨空巢的威脅

由於從小照顧身心不大健康的母親,使我特別同情精神病患者。

母親曾靠藥物治療多年,當她病況嚴重時,藥物全無幫助,那時的她,好像陷在一個無底黑洞的恐懼中。

常言說得好,「皇天不負苦心人」、「天助自助者」,這些話聽來陳腔爛調,其實再真不過。母親的痊癒和她的信心很有關係。

母親虔信基督,她在病重時,常常自勉說:「我相信上帝絕不會叫我把這病帶進棺材去。」

我小弟的孝心也功不可沒。

那時,母親和小弟同住美國東海岸,小弟按時帶領母親去看一個說英語的精神科醫生。小弟擔任翻譯時,他不但耐心逐字翻譯,而且還加上一些他自己對母親的安慰話語;母親還以為是醫生對她如此甜蜜,越發心中受到鼓勵,因而加速了她的痊癒。小弟這時趁機會用計、漸漸減低母親藥量,終於慢慢完全不再用藥。

母親今年七十八歲,她的憂鬱症已經治癒十多年了,如今,她是一個活力充沛、滿臉燦爛笑容的美麗老人家。

母親住在加州聖荷西的散塔克拉拉,她和父親常常一塊兒搭巴士去老人中心唱平劇。幾年前她還兩次粉墨登場,一次扮演西施浣紗,一次扮演穆桂英掛帥。母親不但努力背熟一齣齣冗長繁複的唱辭,且唱腔與扮相之美,難讓人相信她已年近八旬。

我喜歡把母親的痊癒經歷說給一些在類似境況中掙扎的人聽,並且鼓勵他們,讓他們知道這不是羞恥,更不是不癒之症。

安玲病重時,我常常在窗口望著山禱告,祝她早日康復。

一個陽光下灑著金色雨點的傍晚,我正在我後院的菜園摘瓜,抬頭忽見一道完美的彩虹、像天橋樣地橫跨整個散笛雅山脈 (Sandia Mountains)

我一面驚呼,一面返身奔入屋中,給安玲撥了一個電話。

「安玲,趕快打開窗戶,趕快..... 看見沒有,在妳前院的山頭,有一道好漂亮的彩虹!」

安玲的反應不是很熱烈,但我的心中非常高興;至少,她已經願意伸出那隻好久不曾接聽過電話的手。

一兩個星期之後,有一天我正在做晚飯,安玲忽然和她丈夫雙雙出現在我家門口,手上捧著一大盒她自家院子種的水蜜桃。她輕輕對我說了一聲謝謝;從她眼角微潮的笑痕中,我知道,她就快要走出那無底黑洞的痛苦了!

又過了幾個月,有一次我出城歸來,聽見她在電話機中的留言;她的嗓音清脆活潑,我彷彿能看見那一雙明亮流轉的眼睛

「過來玩兒啊,過來玩兒啊....」

安玲的車子已經走遠,她那悅耳的聲音,仍銀鈴般地在我耳畔迴響。

清晨的街道開始忙碌起來,我邁開闊步走回家,一面計劃著今天一天的工作,一面心中默默祈禱:

願天下所有身纏此疾的朋友們都能耐心、恆心地在努力中盼望,盼望早日見到那一道美麗的彩虹!

 

 

【後記】:2014925日清晨8點30分


  1. 這篇拙文,刊載於世界日報家園版,大約有十七年了吧!重讀這篇舊作,心中感慨萬千。
  1. 書寫這篇拙文的時候,是1997年,那正是丈夫在新墨州阿布奎基市教會工作的第三年,也是我們一家人受到極大心靈創傷的第三年。
  1. 那一年,我也正好剛剛經歷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婦科手術。荷爾蒙失調、加上丈夫牧會帶來的壓力和沮喪,自己都幾乎崩潰,真不知當初我是從哪兒來的力量去幫助安玲、以及幫助教會中其他許多需要愛與關心的人。
  1. 更不知當初我是從哪兒來的力量、能寫出這篇文章!
  1. 那時,我們家有全備的醫藥保險。身為一個痛苦的教會師母,我幾次要求丈夫陪我去看不用花錢的心理醫生、或是婚姻輔導。
  1. 心理醫生、婚姻輔導?丈夫聽了,好像遇見毒蛇猛獸似的。他不但不肯帶我去看醫生,他也完全不理會我的痛苦。他說我是「庸人自擾」。
  1. 妙了,我竟然也乖乖聽丈夫的話,從來沒去看過一次心理醫生、或婚姻輔導,就這麼自己靠著耶穌基督的聖靈、一路煎熬過來;一直到1999年,丈夫不顧我的苦苦勸阻,他毅然決定離職。
  1. 丈夫在1995年尚未到任之前,教會內部發生領袖們之間的權力鬥爭;當其中一方鬥敗之後,他們向外散布謠言,說我丈夫在此教會待不了很久。丈夫開始回來此教會工作,幾個重要領袖果然孤立我們一家人。他們不但以不公正的言語態度孤立、 漠視、 中傷我們的孩子,而且四年來,任我如何低聲下氣懇求、 甚至淚流滿面哀求,她們就是不准我這身為「師母」的、加入她們這幾位領袖妻子們所組成的核心姊妹禱告會。在我們那不過幾十人的小小教會哩,那位姊妹領袖冷冷地吩咐我說,「你自己再去組另外一個禱告會就是了嘛!」更糟糕的是,教會那幾位最重要的領袖同工,也完全不聽從我丈夫的領導。(而那位四年來堅決拒絕我的姊妹領袖,正是同工會裡面最具影響力的一員)。而最令我傷心的是,那位拒絕我的姊妹,在我丈夫未受聘回來這教會工作之前,她原是我們一家人在這教會多年的最好朋友。
  1. 熬了四年,丈夫終於受不了而提出離職,教會領袖卻又上門來拜託我,要我勸勸我丈夫、叫他不要走。我自己當時也希望丈夫再堅持一陣;辛苦了四年,不要功虧一簣啊!但丈夫對我說,如果我不支持他離職,「有一天我突然消失時,妳可不要後悔!」
  1. 嚇得我立刻同意他離職!我對丈夫說,「只要你不要突然消失,不論你做任何決定,我都支持你!」
  1. 感謝主!如今回首,我感謝上帝藉著丈夫的堅定意志,把我們一家人從水深火熱中救出。
  1. 我母親那時已經完全恢復健康,她已經忘了憂鬱症患者的痛苦。那時,母親和二哥從北加州來阿布奎基市;住在我家中時,母親看見這個女兒經常憂傷落淚,她不但未加安慰,反而受不了我,早早和二哥改了飛機票、提前回了加州。
  1. 母親回到北加州第二年,也就是1998年,小弟結婚。新娘子在婚禮當天、逼得她的伴娘大哭一場(原先,弟媳早已規定她的唯一伴娘不准在婚禮中穿白色伴娘服,她規定伴娘只能穿和當天的地毯顏色一模一樣的深黯服裝;婚禮當天,她又好幾次對年紀輕輕的伴娘厲聲責備)。婚禮之後,新娘子又刻不容緩、立馬強手制伏了她丈夫的母親,讓她婆婆每天默默地忍氣吞聲、哀傷流淚。
  1. 弟弟婚後不久,母親終於又犯了憂鬱症。由於這次犯得嚴重、手腳會發抖,醫生誤以為是巴金森症而給母親用錯藥,導致她老人家口舌麻痺、全身癱瘓,幾乎喪命。之後母親雖然痊癒,但因身體平衡較差、在一次院子裡仰天摔倒之後,傷裂的脊椎骨壓到肺部,母親從此身上多了一個肺部的問題。
  1. 昨天去探望母親;雖然時時刻刻戴著氧氣,醫生還是因母親肺部氧氣不足、查出有細菌,現在正在吃抗生素。
  1. 感謝主!雖然母親自從小弟婚後,一直沒停下來吃抗鬱藥,但是,起碼過去這幾年,母親愈老精神愈好!
  1. 感謝主!雖然這女兒一輩子痛心地看著她的母親受苦、自己幾乎也快要被母親感染上憂鬱症....雖然這女兒自己也歷盡滄桑,尤其在阿布奎基市那幾年,幾乎就要崩潰,但卻奇妙地從來沒有吃過抗鬱藥;乃是靠著耶穌基督的大能,走過死蔭的幽谷,重新站立在世人面前!
  1. 自從1999年丈夫離開新墨州的教會工作,接著2001年我們全家又遷移到多倫多牧會,我和安玲早已失去了聯絡。重讀這篇舊作,滿懷感恩之餘,我虔心地祝福安玲,願她永遠幸福!
  1. 並祝福所有在憂鬱症痛苦中掙扎的朋友或您的親友,願上帝賜福您;不論用藥不用藥,陳傳道切切為您祈禱,願主耶穌的醫治,親自臨到!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至深情
迴響(11) :
11樓. 天路
2014/10/05 02:44
牧者的話

有些讓我訝意~

資深的唐牧師在您們接受約聘之前,曾經一起禱告過否?

若清楚是神的託付,再難都將是以馬內利。

師母用真誠分享,我也用真誠回應,直白處,請見諒......

親愛的天路姊妹,

千萬不能責怪唐佑之牧師。

1. 丈夫畢業後應聘前、去見唐牧師,是我丈夫已經接受ACBC教會聘請之後一年的事情。

2. 丈夫接受ACBC聘請後的那一年當中,該教會內部出了問題。

3. 雖然騎虎難下,我老公還是義無反顧地去了。

回想起來,咱老公能在那教會熬了四年,是上帝托住的奇妙恩典!

還有,那四年中,上帝賜給咱們一家人的深度學習,不但不用付學費,還有薪水,多美...

陳正華Julia Chou2014/10/07 00:44回覆
10樓. 漫步在雲端
2014/10/03 00:17

謝謝陳傳道的關心

我很好  並沒受車禍影響

弟兄姐妹的解讀是  神正好在這個時間  讓我幫助這對母女 

感謝神  我沒有受虧損  反而讓我看見自己的豐富

傳道  神賜您多一點的力量   要您牧養祂的羊

讓您走過死蔭幽谷  更加體會青草地 溪水邊的可貴

晚安

 

親愛的雲端,謝謝來訪與留言。

感謝主讓您在這次車禍的前後過程中、為耶穌基督發光做見證。

也謝謝你對陳傳道服事主、牧養主羊的鼓勵與祝福;

願神賜福您!繼續為主發光...

陳正華Julia Chou2014/10/03 02:58回覆
9樓. !!
2014/10/02 22:06
~~

好曲折的過程

還好您母親及您的病症都好了

真是萬幸感謝主耶穌

我也覺得愛的溫暖加上治療

才是最有效的

有時那份對神全備愛的信賴倚望

功效又遠超過了醫療


親愛的石庭,

謝謝妳讀出了陳傳道生命故事的曲折,

更感謝主讓您體會到主耶穌基督的醫治大能....

願上帝賜福你...

陳正華Julia Chou2014/10/03 02:52回覆
8樓. 盹龜雞~ 如果不是櫻花瘋
2014/10/02 15:23

世間情的甘苦 有的時候是苦多於甘. 憂鬱症是情緒生病了, 你母親多虧有你小弟和你的關懷, 加上精神科醫師的開導. 她之後的發病 恐怕是對強勢媳婦的忍讓 讓她委屈到生病了. 您的苦況複雜, 幸而您懷抱大愛,忘了自己的苦而 關心安玲.  這樣的相濡以沫 被人關愛 是憂鬱症患者最需要的. 

猜想到新墨西哥州拜訪你的媽媽提早結束探訪,  就更改機票早點回家, 不是不關心你, 是她的精神也衰弱到不能再稍加負荷, 否則就要發病了.  所以啊 , 我們同是天涯淪落人. 照料好自己的情緒心情是第一要務, 若能接受他人  三不五時的自私 , 讓自己為他人奉獻, 這個時代病 就沾不上人了.

喜歡盹龜雞的來訪與留言;

您的字句中,充滿真情與智慧。

盼望往後常有機會和您多多交流...

陳正華Julia Chou2014/10/02 21:29回覆
7樓. JKTsai 老鼠嫁女兒
2014/09/29 10:40
近年來,我有很多患憂鬱症的親人、朋友、不認識的人,他們看醫生吃藥咨詢,信佛信耶穌不信教的都有,好像都沒有起色,我也愛莫能助有無力感。您、母親、安女郎,如何走過治癒、盼多經驗分享!

謝謝蔡阿公的來訪與回應。

身為一個婚姻、家庭、親子等心靈輔導者,20多年來,上帝不斷地把精神有障礙的人放在我的生命中。

蔡阿公的親朋等如果需要您的幫助,有機會咱們可以交換一下心得。

每一個患者個案,有其個別不同的特色,必須一對一去了解。

如有需要,陳傳道也願意見見他們,為他們把把脈...

陳正華Julia Chou2014/09/29 11:14回覆
6樓.
2014/09/28 14:23

什麼事都是萬事開頭難,但是只要信念不變,只需要執著的堅持,一定會成功的。

Nike運動鞋  adidas運動鞋  愛迪達三葉草上裝 new balance運動鞋  Converse 帆布鞋

謝謝扶持鼓勵,

願上帝賜福您!

陳正華Julia Chou2014/09/29 10:34回覆
5樓. 新天新地
2014/09/28 13:49
憂鬱症

我以前常想, 我若早早認識神, 就不會得憂鬱症!(也曾埋怨過神, 為何這樣晚才揀選我?) 如今, 我知道, 就是因為憂鬱症, 我才離開家鄉, 進到神的國度。因著憂鬱症, 我才更多的尋求神, 尋求生命的奧秘。 感謝神醫治了我, 移民的十多年, 我沒有吃過一顆帶來的藥。

因此, 憂鬱症對我而言: 是福(認識了耶穌)不是禍。

但願神使用我們, 讓陳傳道成為牧會群羊的祝福。

介紹耶穌這位大醫生給眾憂鬱症患者, 耶~

親愛的、親愛的新天新地,

清晨看見妳,陳傳道感動、感動不已,

但現在得趕著去教會,下午或晚上,咱倆再好好暢談促膝!

陳正華Julia Chou2014/09/28 22:38回覆

親愛的新天新地,

因為年度會友大會,以及每月最後一個星期日的長執會,

今天我在教會的時間很長,才剛剛到家不多久。剛才去您的查經班探望一下,

滿心感恩,滿心佩服;陳傳道必須說,親愛的新天新地姊妹,是從上帝恩典中綻放出的一朵屬靈奇葩。

陳正華Julia Chou2014/09/29 10:32回覆
4樓. 瑀璇心語udn(昨日的你 好久不見/圓)
2014/09/27 07:53

陳傳道:

人人都有憂鬱的體質,指示或多或少

適當的舒壓 適時地把話說出來

才不會抑鬱成病,而我們每個人不應該以不同的論點去評斷

祝福您的母親及文中的女孩

以祝福您 秋日愉快 闔家平安

瑀璇說得非常有道理;把心中的苦悶說出來,這是非常美好的紓壓方式。

尤其,當人與人溝通交流的時候,不但個人的心事得到釋放,而且彼此的情誼也獲得滋養。

謝謝瑀璇常常來到陳傳道的格子,耐心聽她的心事,

難怪陳傳道那麼喜歡瑀璇...

陳正華Julia Chou2014/09/27 09:03回覆
3樓. 飛飛宇行
2014/09/27 06:25

Hi, 陳傳道您好:

可否請問您現在SF,CA牧會嗎?能請問是哪個教會嗎?! 想給在SF,CA的朋友找教會資訊。

謝謝。

飛飛,很高興認識妳!

是的,我目前在舊金山的三藩市恩典基督教會服事。

歡迎您的朋友來與我們一同敬拜主耶穌基督,

可以請他(她)給我電話,510-709-5709

陳正華Julia Chou2014/09/27 06:45回覆
2樓. 雁~《莊子。逍遙遊》下
2014/09/26 23:50
現代人生活壓力大,難免有形形色色不同肇因的憂鬱感觸。

現代人生活壓力大,難免有形形色色不同肇因的憂鬱感觸。

若紓解得當,使化解於無形,便不成症〈不會成憂鬱症〉。

◎參考《憂鬱症參考資料精華》:

http://www.wayway.idv.tw/a-blue-ref.htm

很高興見到雁兄來訪留言。

您說得甚是,現代人生活壓力大,總會產生憂鬱感觸。一般說來,這還不大會變成憂鬱症。

其實憂鬱症這詞兒也不大正確,如果用抑鬱症(Depression)可能更恰切一些。

人類的抑鬱,頗有歷史。

古老故事中的「杞人憂天」,可能是其中一種抑鬱症,叫做焦慮失調(Anxiety Disorder)。 紅樓夢裡的林黛玉,很可能也有精神上的失調。至於聖經中精神失調的人更多,尤其舊約裡面,有以利亞、但以理、大衛王....

這些人都是聖經中愛神、敬神的偉大屬靈人物,他們都經歷過深度的抑鬱和痛苦。然而,當上帝將他們從死蔭的幽谷救出以後,他們就要成為耶穌基督真理的出口,為上帝大大發光!

親愛的雁兄,我們都是活在充滿罪惡的世上的罪人,但是感謝上帝,藉著耶穌基督十字架的救贖與祂寶血的潔淨,我們都要重新站立在天地之間、一直走向永恆!

陳正華Julia Chou2014/09/27 03:5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