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狀聲詞
2008/12/30 03:24
瀏覽7,036
迴響4
推薦5
引用0
 

狀聲詞

Onomatopoeia

    剛來美國時,覺得說英文的動物都比較蠢,連自己的叫聲都叫不標準。

    例如,大黃狗明明應該叫﹕「 汪,汪,汪」!但是叫到老美耳裏就變成﹕「 握腹,握腹」(woof)! 甚至有時還亂叫﹕「抱屋懊」(bow-wow)!如果是小狗,還會叫出﹕「也普,也普」(yip)!

 

  可愛的小羊咩咩的聲音,變成叭叭(Baa-Baa);蛙鳴不再是呱,呱,呱,美國的洋青蛙是說﹕「擂背」(ribbet);火雞的古盧古盧聲也變成了亂世佳人的男主角,蓋博蓋博(GobbleGobble);鴿子也不咕咕叫了,只會整天的叫苦,苦(coo)!

    最可笑的是,司晨的公雞啼聲明明是﹕「喔喔喔」,到了美國,牠卻叫成﹕「烤客肚抖肚」(cock a doodle doo)!

   布榖鳥當然應該高唱「布榖,布榖」,但此地的布榖鳥則只會罵人﹕「瘋子」(Cuckoo,本為鳥名或鳥鳴聲,但另一意是瘋子。)烏鴉不再「啞啞」的說出不祥的預兆,而是大聲的大叫﹕「靠, 靠」 CAW, CAW!

   唯一會說中國話的是可愛的小貓咪,雖然拼音不同,起碼牠還會叫喵(MeowMiaow)。(註1

   想來應該是因為這些可憐的禽獸生于夷狄之邦,未受華夏文化洗禮,不懂「雅言」之故吧!

   後來漸漸發現,不止美國的動物叫聲不同,其他的許多聲響也不同。例如﹕手錶的聲音是滴滴滴,鐘的聲音則是滴答滴答,但是美國無論鐘錶都一律發出「克力克,克力克」(clickclick)的怪聲。

  東西掉到地上應該會「乒鈴乓朗」的響,但在北美洲,東西掉到地上是發出「萬」wham,或是「棒」 bang的一聲。打人並不「砰」的一拳而是「砲」pow的一拳。

  中國人心跳是﹕「扑通,扑通」,美國人心聲是﹕「蹦,蹦」地真的亂蹦(BUM, BUM)!

中國火車聲是﹕「共七卡七,共七卡七」 或者是「況且況且,況且況且」

(註2 但是美國火車發出的聲音是﹕「咬,咬」(chew chew train

打噴嚏的聲音總該是全球相同了吧?結果中國人打噴嚏是﹕「哈啾!」美國人打噴嚏則是「阿糗」(achew),甚或「阿替咻」(atisshoo

如今久居番邦,聽得多了,也就見怪不怪了,無論是中華物產,還是洋人洋畜,都能「耳順」,甚至自己的舉止言談也沾染不少番氣!碰見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事,不再高呼「我的天」,也不會高叫﹕「乖乖龍地冬」而是「我的上帝」(MY GOD)!遇到不順心的事,脫口而出的不是「他X的」而是「系突」(shit);見到火雞,要逗它叫,也是學叫「嘎博嘎博」了!


(註1  因此,我養了一隻貓,就為了能聽聽還會說國語的動物聲!

(註2 友人寄來之笑話,說小學生造句:老師出題目:況且
               學生答曰﹕「一列火車經過,況且況且況且況且。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創作隨筆
下一則: 是夕大雪
迴響(4) :
4樓. wwkrg
2014/05/23 21:33
3樓. 泰德
2010/10/11 23:03
funny
2樓. 泰德
2010/10/05 09:32
mimi
1樓. didierwei
2009/01/08 07:09
hi 謝謝擬的文章
hi
我剛好也寫了一篇關於英文狀聲詞的網誌
http://www.wretch.cc/blog/didierwei/10886258

ha..
不過,我站在稍微不一樣的觀點。
我覺得中文的狀聲詞,比較含蓄,留給使用文字的人更多的空間去想像聲音。
但是,不真的將聲音確切的描述出來。

相反的,英文由於是用音標造字的,他們會想辦法用母音與子音的關係,拼湊出與該聲音相對應的單字。

以您的例子來說,無論中文的“咕咕咕“ 還是 “喔喔喔“,就文字來說,都無法呈現三個字念起來的區別。不過cock a doodle doo 卻在表明一個節奏和長度。即使他說得不夠真確。

我的煩惱是,這個差別理應給說中文的我們更多空間去形容聲音,去說明聲音,不過相反的,卻因為我們不習慣使用鉅細靡遺的狀聲詞,而沒辦法好好從語言裡表達自己對聲音的關切。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